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Search

show search options

  • 绝真实的丑态:一个崇尚虚无的受辱无尊严的奴才居然也每一刻都奢望着将造奴作奴的文化心态繁衍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A most powerful image: A slave with an enslaved soul also wants to spread the nihilistic slave culture around the world.


    陈凯博客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对基督的儒化与佛化--华人的信仰病态一观
    Confucianizing Christianity – A Typical Chinese Pathology


    作奴的“中国人”用虚无对抗存在
    How Chinese Use Nihilism against Existence


    “自由人”对抗“中国人”序列
    “Free Beings” vs. “Chinese” Series


    By Kai Chen 陈凯 5/8/11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中国人”用虚无对抗存在,用奴役对抗自由,用受害者无奈与苦难的绝望对抗自由人对尊严与幸福的追求早已不是什么新闻。 但那些来西方反西方,用自由灭自由的“中国人”试图用佛家儒教解义基督精神的丑态怪象仍常使我哭笑不得,不知是想用呕吐来表达我的恶心,还是想用唾辱来表达我的愤怒。

    就像许多“反共人士”总想将“个体自由”从他们的“民主”中删除一样,华语系的所谓“基督徒们”也总是想将“个体自由意志与个体价值”从基督精神中删除。

    你(如果你懂英文)只要到华语系的教堂去听一下看一下就会知道用英文传教/祈祷与用中文传教/祈祷的根本区别了。 “上帝”(Supreme Emperor)与“原罪”(Original Crime)是与英文的God 与“Sin”的原义截然相反的。 God (In one definition - Short for Goodness, 上苍的一个定义--“好”的简称)是有其基督精神的道德含义在其中的:真实,爱,宽容,基于自由的人的幸福与快乐(Joy)是基督精神的内涵实质。 信仰、理性、情感、欲望、自由意志、个体独特是God/上苍在造人的时候就赋予人的深含意义的特质。 消灭/诋毁/否认/扭曲这些God/上苍所赋予的特质是对God/上苍的消灭、诋毁、否认与扭曲。 无怪乎华语系的“基督徒们”往往为自己的物质利益祈祷,而英语系的人们则往往为真实的精神价值祈祷。 (你难道没有想过为什么“中国人”向往“繁荣、昌盛、统一、和谐、、, 而“美国人”则对“正义与自由”不懈地追求?)

    请记住: God/上苍并没有创造希特勒、斯大林、毛泽东、、。 是“反God/上苍”创造了这些恶魔。

    基督精神的伟大在于它是解放人并使人走上自由欢乐的人生的。 基督用他的受难/死亡/再生告知人们不要奢想“人间天堂”,也不要奢想“人”能成“神”。 基督用他的言行告知人们:人对自身“原弊/Sin”的自知自省是人求真、自由、幸福的基点。 基督用他的受难与死亡将人的“原弊/Sin”暴露在人自己的面前。 基督用他的再生解放了人,让人去爱,让人勇敢地去面对自身、面对真实、面对自然、面对未知,让人无畏地用基于良知的理性去探索,去走向未来与希望,去追求真实的幸福。

    将God/上苍装在自己的口袋里作为工具与武器去吓唬、欺蒙、控制与奴役他人是对God/上苍的最大背叛,也是“中国人”常常走入的由“消灭自我”而产生的腐败与邪恶。 用“神佛儒”去消灭/诋毁/否认/扭曲God/上苍是典型的华语系人们对基督精神的虚无化、专制化、工具化与奴役化。 消灭人的自由意志(Free Will)是所有想奴役人、控制人的专制者们共有的特质,不论这个专制是从政府那里来,是从民族家族那里来,是从文化族群那里来,还是从教会/牧师/神父/和尚/师宗那里来。

    不难看出,“中国人”的“佛”是要消灭人的自我与幸福的。 “中国人”的“儒”是要建立奴役人的信仰与文化的。 “中国人”对基督精神的“佛化”与“儒化”是族群对个体的“人”阉割而奴役的一个必然产生。

    中国寺院中的八大金刚恐怖狰狞的、杀气腾腾的鬼像,中国“龙”的图腾的凶恶造型,中国“大肚弥勒佛”的虚无外表、、,无一不是用人心中的恐惧感与人对生命意义的虚无感来奴役人与控制人的。 自由、欢乐、幸福、尊严、正义等普世终极的价值由此被打入十八层地狱。 “中国人”在家中对儿童的辱骂、恐吓、屈辱就是因对腐儒等级专制与对佛家虚无人生的尊崇而衍生的。 专制奴役的文化就此被“中国人”的家庭世代延续下去。 共产邪恶不过只是延用了中国世袭专制(家庭、族群)文化,并贴上了“马克思”的标签为更“完美”的专制在几千年的“屎缸尿盆”中再加了一根强力“搅屎棍”罢了。

    用“佛”与“儒”去理解God/上苍说轻了是如同用“金木水火土”去理解自然界一样,说重了是如同是用空气解渴、用画饼充饥一样。 再说重一点就好像在用炸药去建筑大厦一样。 一切都是庸人、懒人、蠢人、恶人(“善走捷径”而“误入歧途”的人)之举。 用族群意识去除个体的自由意志去谈基督精神犹如阉割自己的睾丸去达到性高潮一样。 用恐惧与惩处去除基督精神中的“爱”与“宽容”犹如用“杀人奴役人”去建立秩序一样。 用虚无与无奈人生去除基督精神中的“意义”与“存在”犹如用砒霜、白面当饭吃一样。 用“无我无私”的“大公大同”去除基督精神中的“个体与God/上苍的沟通”不过是与共产邪恶一样的,在中国“驴拉磨”与“抽陀螺”的几千年的恶性朝代循环中,在“创造又一个更完美的专制”中再晕眩虚无一次罢了。

    God/上苍不是每一刻将刀架在你的脖子上,将鞭子举在你的脑袋上,将你的恐惧感持在手中作为人质而得到满足感的“控制狂”。

    你愿意你的孩子们每天战战兢兢地、如履薄冰地在“人奴”所伪造的牢笼框架中,在虚无人生的无奈中,在死后上天的期待中,在每一刻都要因犯错越轨而被惩罚的恐惧中无所作为地、无幸福快乐地、无感无欲地、无自知无进步地度过他们的一生吗? 如果你选择这样度过你的一生,那无可厚非。 (真怪:“你选择”- 没有“你”,“自我”与“自由意志“,你如何选择?)但强迫任何他人,尤其是你的孩子们与你一起进入对“虚无人生”与“完美专制”的崇拜/崇尚,那就是邪恶的定义。

    望每一个人深思你自身的价值,你的家庭,你的亲人,你的后代。 你懂得“你”在说什么,做什么吗?



  • 陈凯博客: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陈凯再版/中国尿盆文化与人格分裂
    China's Culture of Chamber Pot and Schizophrenia

    灵魂与躯体、价值与行为、爱与性的分离-专制奴役文化的产物
    Integration vs. Separation

    “自由人”对抗“中国人”序列
    "Free Beings" vs. "Chinese"


    陈凯博客: http://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陈凯一语 Kai Chen's Words:

    在专制文化中寻找幸福犹如在尿盆中撒满尿冒充大海去游泳、捕鱼、取乐,是一种极度害人害己的自欺欺人。 中国的专制就像这样一个充满尿液的尿盆,传统专制的毒素、病菌、病毒与寄生虫充斥着中国专制祖先的排泄物。 人们自欺地说着这液体也是咸的,只是有着“中国特色的黄色”,只是与外部大海的蓝色不同而已。 殊不知在这黄色的毒液病液废液之中是永远孕育产生不出健康的生命与有希望的未来。 在这黄色排泄液体中只能产生畸形的怪物、幻觉的高潮与污染毒害世界的虚无文化。

    To seek happiness in a culture of despotism is like to create an ocean in a chamber pot with human urine, wishing to extract pleasure in swimming/living in it. It is an extreme form of self-deception.

    China's despotic culture from ancient to modern is just like such a chamber pot full of human waste with all kinds of poisons, viruses, germs and parasites.... The self-deceiving Chinese boast that to swim in such a chamber pot is just like to swim in the real ocean, for the liquid tastes the same - all salty. The yellow color is only a distinctive "Chinese characteristic", only different from the ocean's blue. But what they haven't told you is that in such a "chamber pot lake", there can never be any healthy form of life, nor can there be any hope and future. The truth? In this filthy liquid of human waste there have already been countless deaths, pain, suffering and misery. There can only be perverted creatures, orgasmic illusions and endless nihilistic pollutant to poison the world.

    -----------------------------------------------------

    陈凯再版/中国尿盆文化与人格分裂
    China's Culture of Chamber Pot and Schizophrenia

    By Kai Chen 陈凯 (Written 9/1/2009, Reprint 4/17/2011)

    在专制文化中寻找幸福犹如在尿盆中撒满尿冒充大海去游泳、捕鱼、取乐,是一种极度害人害己的自欺欺人。 中国的专制就像这样一个充满尿液的尿盆,传统专制的毒素、病菌、病毒与寄生虫充斥着中国专制祖先的排泄物。 人们自欺地说着这液体也是咸的,只是有着“中国特色的黄色”,只是与外部大海的蓝色不同而已。 殊不知在这黄色的毒液病液废液之中是永远孕育产生不出健康的生命与有希望的未来。 在这黄色排泄液体中只能产生畸形的怪物、幻觉的高潮与污染毒害世界的虚无文化。

    你会常常发现在专制奴役的中国,人们会时而表达他们对自由的向往。 但你会发现一旦自由与幸福向他们招手的时候,他们会在逃避责任与未知中选择专制奴役带来的暂时的安逸感。 长期的恐惧与逃避导致了中国的人们自由机能的萎缩。 思维与行为的瘫痪状态是一个普遍现象。 来到西方走入自由后的无能无力感更使得中国的人们怀念古国的专制 -- “愤青”“愤老”就此产生。 在虚无中逃避真实自我的存在便应然成了中国的人们在种种专制的小圈子中(从家庭到各个群体)的行为思维模式。

    “中国人”的爱是没有性的爱。 “中国人”的性是没有爱的性。 一道从“腐儒”到“共产”的崇尚虚无的“精神万里长城”将“中国人”阉割/隔绝成了“精神分裂症者”与“双重人格者/人鬼者”。 人的完整、尊严、自由与真实幸福由此在“中国人”眼中成为幻觉与“西方基督文化的怪癖”。

    一个自由人是一个用自己的躯体表达自己的灵魂、用自己的行为表达自己的价值、用自己的性表达自己的爱的完整一致的自由意志体。 一个被专制奴役文化驱使的人是一个将自己的灵魂与躯体、价值与行为、爱与性分隔开的无能为力的瘫痪体。 对未知的恐惧主宰着这些可怜,可悲而又可卑的人们。 向往自由与爱而又惧怕逃避对自由与爱追求的人们充斥着中国这片古老专制的土地。 病态的中国伪“爱情”故事如 “梁/祝”和“贾/林”的真爱而无性与有性既无爱的传说阉割了中国男女们的完整。 在中国躯体往往被恐惧压迫而反对个体的灵魂与意志,行为往往被混乱抑制而反对个体的价值,性往往被物性荷尔蒙驱使而反对个体真实的爱情。 分裂的个体由此将性行为误解曲解为在肮脏的放纵与驯服的为专制程序传宗接代中的肉体行为。 真实的人的尊严、自由、完整与爱情的故事便由此在追求“虚无假空”的中国文学中彻底地缺失。 那些“无灵体”、“无值举”、“无性爱”、“无爱性”、“无‘人’信仰”便有效地将所有的个体统统扯碎,变成建筑专制长城的血肉砖瓦。 无怪乎“行尸走肉”成了中国人的定义同义语。

    激情的产生与表达只来自于个体的完整与尊严。 专制文化所导致的人格分裂只会使个体感到默默的绝望。 做一个“活着”的人还是做一个“只呼吸着”的人? 选择在于你。 在一个有着完整尊严的自由人和一个物化的崇尚虚无的人格分裂的宦奴娼之间,一个人一定要做出选择。 婊子牌坊是不能并立的。



  • 陈凯博客: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陈凯再版/中国尿盆文化与人格分裂
    China's Culture of Chamber Pot and Schizophrenia

    灵魂与躯体、价值与行为、爱与性的分离-专制奴役文化的产物
    Integration vs. Separation

    “自由人”对抗“中国人”序列
    "Free Beings" vs. "Chinese"


    陈凯博客: http://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陈凯一语 Kai Chen's Words:

    在专制文化中寻找幸福犹如在尿盆中撒满尿冒充大海去游泳、捕鱼、取乐,是一种极度害人害己的自欺欺人。 中国的专制就像这样一个充满尿液的尿盆,传统专制的毒素、病菌、病毒与寄生虫充斥着中国专制祖先的排泄物。 人们自欺地说着这液体也是咸的,只是有着“中国特色的黄色”,只是与外部大海的蓝色不同而已。 殊不知在这黄色的毒液病液废液之中是永远孕育产生不出健康的生命与有希望的未来。 在这黄色排泄液体中只能产生畸形的怪物、幻觉的高潮与污染毒害世界的虚无文化。

    To seek happiness in a culture of despotism is like to create an ocean in a chamber pot with human urine, wishing to extract pleasure in swimming/living in it. It is an extreme form of self-deception.

    China's despotic culture from ancient to modern is just like such a chamber pot full of human waste with all kinds of poisons, viruses, germs and parasites.... The self-deceiving Chinese boast that to swim in such a chamber pot is just like to swim in the real ocean, for the liquid tastes the same - all salty. The yellow color is only a distinctive "Chinese characteristic", only different from the ocean's blue. But what they haven't told you is that in such a "chamber pot lake", there can never be any healthy form of life, nor can there be any hope and future. The truth? In this filthy liquid of human waste there have already been countless deaths, pain, suffering and misery. There can only be perverted creatures, orgasmic illusions and endless nihilistic pollutant to poison the world.

    -----------------------------------------------------

    陈凯再版/中国尿盆文化与人格分裂
    China's Culture of Chamber Pot and Schizophrenia

    By Kai Chen 陈凯 (Written 9/1/2009, Reprint 4/17/2011)

    在专制文化中寻找幸福犹如在尿盆中撒满尿冒充大海去游泳、捕鱼、取乐,是一种极度害人害己的自欺欺人。 中国的专制就像这样一个充满尿液的尿盆,传统专制的毒素、病菌、病毒与寄生虫充斥着中国专制祖先的排泄物。 人们自欺地说着这液体也是咸的,只是有着“中国特色的黄色”,只是与外部大海的蓝色不同而已。 殊不知在这黄色的毒液病液废液之中是永远孕育产生不出健康的生命与有希望的未来。 在这黄色排泄液体中只能产生畸形的怪物、幻觉的高潮与污染毒害世界的虚无文化。

    你会常常发现在专制奴役的中国,人们会时而表达他们对自由的向往。 但你会发现一旦自由与幸福向他们招手的时候,他们会在逃避责任与未知中选择专制奴役带来的暂时的安逸感。 长期的恐惧与逃避导致了中国的人们自由机能的萎缩。 思维与行为的瘫痪状态是一个普遍现象。 来到西方走入自由后的无能无力感更使得中国的人们怀念古国的专制 -- “愤青”“愤老”就此产生。 在虚无中逃避真实自我的存在便应然成了中国的人们在种种专制的小圈子中(从家庭到各个群体)的行为思维模式。

    “中国人”的爱是没有性的爱。 “中国人”的性是没有爱的性。 一道从“腐儒”到“共产”的崇尚虚无的“精神万里长城”将“中国人”阉割/隔绝成了“精神分裂症者”与“双重人格者/人鬼者”。 人的完整、尊严、自由与真实幸福由此在“中国人”眼中成为幻觉与“西方基督文化的怪癖”。

    一个自由人是一个用自己的躯体表达自己的灵魂、用自己的行为表达自己的价值、用自己的性表达自己的爱的完整一致的自由意志体。 一个被专制奴役文化驱使的人是一个将自己的灵魂与躯体、价值与行为、爱与性分隔开的无能为力的瘫痪体。 对未知的恐惧主宰着这些可怜,可悲而又可卑的人们。 向往自由与爱而又惧怕逃避对自由与爱追求的人们充斥着中国这片古老专制的土地。 病态的中国伪“爱情”故事如 “梁/祝”和“贾/林”的真爱而无性与有性既无爱的传说阉割了中国男女们的完整。 在中国躯体往往被恐惧压迫而反对个体的灵魂与意志,行为往往被混乱抑制而反对个体的价值,性往往被物性荷尔蒙驱使而反对个体真实的爱情。 分裂的个体由此将性行为误解曲解为在肮脏的放纵与驯服的为专制程序传宗接代中的肉体行为。 真实的人的尊严、自由、完整与爱情的故事便由此在追求“虚无假空”的中国文学中彻底地缺失。 那些“无灵体”、“无值举”、“无性爱”、“无爱性”、“无‘人’信仰”便有效地将所有的个体统统扯碎,变成建筑专制长城的血肉砖瓦。 无怪乎“行尸走肉”成了中国人的定义同义语。

    激情的产生与表达只来自于个体的完整与尊严。 专制文化所导致的人格分裂只会使个体感到默默的绝望。 做一个“活着”的人还是做一个“只呼吸着”的人? 选择在于你。 在一个有着完整尊严的自由人和一个物化的崇尚虚无的人格分裂的宦奴娼之间,一个人一定要做出选择。 婊子牌坊是不能并立的。



  • 美国人这样评价中国人:你没有尊严
    An American's Comment on being A Chinese


    陈凯 转载

    (陈凯 按:虽然这篇文章对中国奴朝的文化有相当的分析,但它是从西方/美国左翼的观点写的: 道德腐败与环境毁坏绝不来自资本主义,而只来自毫无个体自由与责任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

    Kai Chen comment: This article though makes a good point, it's nonetheless from the leftist position. Moral corruption and environmental damage are caused NOT by capitalism but exactly by socialism/communism in where no one is responsible for his/her own action.)


    2012-12-31 16:00

    中国人缺乏诚信和社会责任感。中国人不了解他们作为社会个体应该对国家和社会所承担的责任和义务。普通中国人通常只关心他们的家庭和亲属,中国的文化是建立在家族血缘关系上而不是建立在一个理性的社会基础之上。中国人只在乎他们直系亲属的福址,对与自己毫不相关的人所遭受的苦难则视而不见。毫无疑问,这种以血缘关系为基础的道德观势必导致自私,冷酷,这种自私和冷酷已经成为阻碍中国社会向前发展的最关键因素;在中国人的眼中,受教育不是为了寻求真理或者改善生活质量,而只是身份和显赫地位的象征和标志;中国可以培养出大批的高级能人才,但却很少可以培养出合格的可以独立主持的管理级专家。
      
    中国从来就没有成为一个法制社会,因为中国人的思维方式与守法行为格格不入。中国人老想走捷径。他们不明白这样一个事实:即成就来自于与努力工作和牺牲。中国人倾向于索取而不给予。他们需要明白一个道理:生活的真蒂不在于你你索取多少而在于你能给予社会和你的人类同胞多少。
      
    大多数中国人从来就没有学到过什么是体面和尊敬的生活意义。中国人普遍不懂得如何为了个人和社会的福址去进行富有成效的生活。潜意识里,中国人视他们的生活目的就是抬高自己从而获得别人的认知。这样一来,一个人就会对"保有面子"这样微不足道欲望感到满足。"面子"是中国人心理最基本的组成部分,它已经成为了中国人难以克服的障碍,阻碍中国人接受真理并尝试富有意义的生活。
      
    这个应受谴责的习性使得中国人生来就具有无情和自私的特点,它已成为中国落后的主要原因。中国人没有勇气追求他们认为正确的事情。首先,他们没有从错误中筛选正确事物的能力,因为他们的思想被贪婪所占据。再有,就算他们有能力筛选出正确的事情,他们也缺乏勇气把真理化为实践。
      
    中国人习惯接受廉价和免费的事物,他们总是梦想奇迹或者好运,因为他们不愿意付出努力,他们总想不劳而获。很少有中国人明白一个事实,就是威望和成就是通过一步步努力的工作和牺牲实现的,不付出就没有所得。简单来说,如果是为了谋生,那一个人只有去索取;但如果是为了生活,一个人必须要去奉献。
      
    由于在贫穷的环境下生长并且缺少应有的教育,大多数中国人不懂得优雅的举止和基本的礼貌。他们中的大多数人着装笨拙粗鄙却不感到害羞。他们在青少年时所受的教育就是如何说谎并从别人那里索取,而不是去与别人去分享自己的所有。
      
    中国是一个物产丰富的国家。但无限制生育政策所带来恶果使得中国成为了无限廉价劳动力的输出国。这些输出也包括那些受过教育的劳力输出,除了他们的教育水平,实则和其他一般苦力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中国大规模生产的便宜产品降低了输入这些产品的地区的商业信用度。由于技术落后,管理失败,中国制造的单位能耗要比发达国家如日本,美国高出很多。因此,随着出口额的增加,中国在扩大生产的同时丧失着宝贵的能源。同时,这种行为也严重的污染了环境,使中国变为全世界最不适宜人类居住的国家。

    (陈凯 按: Kai Chen comment: This article though makes a good point, it's nonetheless from the leftist position. Moral corruption and environmental damage are caused NOT by capitalism but exactly by socialism/communism in where no one is responsible for his/her own action.)
      
    目前中国正在遭受着资本主义社会2大邪恶的折磨,即环境的破坏与人性的丧失。由于中国人天生的贪婪的本性,它们可以毫无保留的接受资本主义的阴暗面即无止境的追求利润,忽视人的尊严。中国人对西方的技术与产品狂热追求却对西方管理文化所强调的坦率,直接,诚实这些品质漠不关心。
      
    由于中国文化不鼓励敢于冒险这种优良品质,所以中国人极力避免冒险,他们也不想寻求机会来改善自己的生活。中国人对于生活的平衡性和意义性并不感兴趣,相反他们更执迷于对物质的索取,这点上要远远胜于西方人。大多数中国人发现他们不懂得"精神灵性","自由信仰"以及"心智健康"这样的概念,因为他们的思想尚不能达到一个生命(补:即肉体和灵性的并存)存在的更高层次。他们的思想还停留在专注于动物本能对性和食物那点贪婪可怜的欲望上。
      
    在中国人的眼中,受教育不是为了寻求真理或者改善生活质量,而只是身份和显赫地位的象征和标志。中国的知识分子从别人那里得到尊敬并不是因为他们为了别人的幸福做过什么,而只是因为他们获得占有了相当的知识。事实上,他们中的大多数只不过是一群仅仅通晓考试却从不关心真理和道德的食客。
      
    中国的教育体系很大程度上已经成为一种失败和耻辱。它已经不能够服务于教育本应所服务的对象:社会。这个教育体系不能提供给社会许多有用的个体。它只是制造出一群投机分子,他们渴望能够受益于社会所提供的好处却毫不关心回报。
      
    中国可以培养出大批的高级能人才,但却很少可以培养出合格的可以独立主持的管理级专家。服务于一个公司或者社会,光有技术是不够的;还需要有勇气,胆量,正直和诚实的领导才能,这恰恰是大多数中国人所缺少的品性。正如亚瑟.史密斯,一位著名的西方传教士一个世纪前所指出的,中国人最缺乏的不是智慧,而是勇气和正直的纯正品性。这个评价,虽然历经百年,如今依旧准确诊断出中国综合症的病因。
      
    大多数中国毕业生对选择出国并为外国工作不会感到内疚,事实上他们首先欠下了中国人民在教育上为他们所做出的牺牲。随着传统文化价值观的破坏和逐步衰弱,大多数的中国人,包括受过教育的人都徘徊在精神和内心世界的路口,像迷失的狗一样不知何去何从。
          
    我们每一个中国人,看了上述的文字后有何感想?尽管有的话明显带有偏见甚至歧视成分,有的可能是主观意断。然而,我们心静平和地好好想起,有些话,也切切实实让人说到了点子上,切中了我们的要害。有些话的确太不中听了,但是,说得是不是也有些道理呢?其实,据说这是在美国一个论坛上发现的一个美国人评价中国人的普通贴子。怎么样,美国人这么说我们,我们听了是不是很生气?是不是感到很屈辱?是不是气愤得不行?可是,感到悲哀了吗?有心痛的感觉吗?



  • 美国人这样评价中国人:你没有尊严
    An American's Comment on being A Chinese


    陈凯 转载

    (陈凯 按:虽然这篇文章对中国奴朝的文化有相当的分析,但它是从西方/美国左翼的观点写的: 道德腐败与环境毁坏绝不来自资本主义,而只来自毫无个体自由与责任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

    Kai Chen comment: This article though makes a good point, it's nonetheless from the leftist position. Moral corruption and environmental damage are caused NOT by capitalism but exactly by socialism/communism in where no one is responsible for his/her own action.)


    2012-12-31 16:00

    中国人缺乏诚信和社会责任感。中国人不了解他们作为社会个体应该对国家和社会所承担的责任和义务。普通中国人通常只关心他们的家庭和亲属,中国的文化是建立在家族血缘关系上而不是建立在一个理性的社会基础之上。中国人只在乎他们直系亲属的福址,对与自己毫不相关的人所遭受的苦难则视而不见。毫无疑问,这种以血缘关系为基础的道德观势必导致自私,冷酷,这种自私和冷酷已经成为阻碍中国社会向前发展的最关键因素;在中国人的眼中,受教育不是为了寻求真理或者改善生活质量,而只是身份和显赫地位的象征和标志;中国可以培养出大批的高级能人才,但却很少可以培养出合格的可以独立主持的管理级专家。
      
    中国从来就没有成为一个法制社会,因为中国人的思维方式与守法行为格格不入。中国人老想走捷径。他们不明白这样一个事实:即成就来自于与努力工作和牺牲。中国人倾向于索取而不给予。他们需要明白一个道理:生活的真蒂不在于你你索取多少而在于你能给予社会和你的人类同胞多少。
      
    大多数中国人从来就没有学到过什么是体面和尊敬的生活意义。中国人普遍不懂得如何为了个人和社会的福址去进行富有成效的生活。潜意识里,中国人视他们的生活目的就是抬高自己从而获得别人的认知。这样一来,一个人就会对"保有面子"这样微不足道欲望感到满足。"面子"是中国人心理最基本的组成部分,它已经成为了中国人难以克服的障碍,阻碍中国人接受真理并尝试富有意义的生活。
      
    这个应受谴责的习性使得中国人生来就具有无情和自私的特点,它已成为中国落后的主要原因。中国人没有勇气追求他们认为正确的事情。首先,他们没有从错误中筛选正确事物的能力,因为他们的思想被贪婪所占据。再有,就算他们有能力筛选出正确的事情,他们也缺乏勇气把真理化为实践。
      
    中国人习惯接受廉价和免费的事物,他们总是梦想奇迹或者好运,因为他们不愿意付出努力,他们总想不劳而获。很少有中国人明白一个事实,就是威望和成就是通过一步步努力的工作和牺牲实现的,不付出就没有所得。简单来说,如果是为了谋生,那一个人只有去索取;但如果是为了生活,一个人必须要去奉献。
      
    由于在贫穷的环境下生长并且缺少应有的教育,大多数中国人不懂得优雅的举止和基本的礼貌。他们中的大多数人着装笨拙粗鄙却不感到害羞。他们在青少年时所受的教育就是如何说谎并从别人那里索取,而不是去与别人去分享自己的所有。
      
    中国是一个物产丰富的国家。但无限制生育政策所带来恶果使得中国成为了无限廉价劳动力的输出国。这些输出也包括那些受过教育的劳力输出,除了他们的教育水平,实则和其他一般苦力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中国大规模生产的便宜产品降低了输入这些产品的地区的商业信用度。由于技术落后,管理失败,中国制造的单位能耗要比发达国家如日本,美国高出很多。因此,随着出口额的增加,中国在扩大生产的同时丧失着宝贵的能源。同时,这种行为也严重的污染了环境,使中国变为全世界最不适宜人类居住的国家。

    (陈凯 按: Kai Chen comment: This article though makes a good point, it's nonetheless from the leftist position. Moral corruption and environmental damage are caused NOT by capitalism but exactly by socialism/communism in where no one is responsible for his/her own action.)
      
    目前中国正在遭受着资本主义社会2大邪恶的折磨,即环境的破坏与人性的丧失。由于中国人天生的贪婪的本性,它们可以毫无保留的接受资本主义的阴暗面即无止境的追求利润,忽视人的尊严。中国人对西方的技术与产品狂热追求却对西方管理文化所强调的坦率,直接,诚实这些品质漠不关心。
      
    由于中国文化不鼓励敢于冒险这种优良品质,所以中国人极力避免冒险,他们也不想寻求机会来改善自己的生活。中国人对于生活的平衡性和意义性并不感兴趣,相反他们更执迷于对物质的索取,这点上要远远胜于西方人。大多数中国人发现他们不懂得"精神灵性","自由信仰"以及"心智健康"这样的概念,因为他们的思想尚不能达到一个生命(补:即肉体和灵性的并存)存在的更高层次。他们的思想还停留在专注于动物本能对性和食物那点贪婪可怜的欲望上。
      
    在中国人的眼中,受教育不是为了寻求真理或者改善生活质量,而只是身份和显赫地位的象征和标志。中国的知识分子从别人那里得到尊敬并不是因为他们为了别人的幸福做过什么,而只是因为他们获得占有了相当的知识。事实上,他们中的大多数只不过是一群仅仅通晓考试却从不关心真理和道德的食客。
      
    中国的教育体系很大程度上已经成为一种失败和耻辱。它已经不能够服务于教育本应所服务的对象:社会。这个教育体系不能提供给社会许多有用的个体。它只是制造出一群投机分子,他们渴望能够受益于社会所提供的好处却毫不关心回报。
      
    中国可以培养出大批的高级能人才,但却很少可以培养出合格的可以独立主持的管理级专家。服务于一个公司或者社会,光有技术是不够的;还需要有勇气,胆量,正直和诚实的领导才能,这恰恰是大多数中国人所缺少的品性。正如亚瑟.史密斯,一位著名的西方传教士一个世纪前所指出的,中国人最缺乏的不是智慧,而是勇气和正直的纯正品性。这个评价,虽然历经百年,如今依旧准确诊断出中国综合症的病因。
      
    大多数中国毕业生对选择出国并为外国工作不会感到内疚,事实上他们首先欠下了中国人民在教育上为他们所做出的牺牲。随着传统文化价值观的破坏和逐步衰弱,大多数的中国人,包括受过教育的人都徘徊在精神和内心世界的路口,像迷失的狗一样不知何去何从。
          
    我们每一个中国人,看了上述的文字后有何感想?尽管有的话明显带有偏见甚至歧视成分,有的可能是主观意断。然而,我们心静平和地好好想起,有些话,也切切实实让人说到了点子上,切中了我们的要害。有些话的确太不中听了,但是,说得是不是也有些道理呢?其实,据说这是在美国一个论坛上发现的一个美国人评价中国人的普通贴子。怎么样,美国人这么说我们,我们听了是不是很生气?是不是感到很屈辱?是不是气愤得不行?可是,感到悲哀了吗?有心痛的感觉吗?

  • Topic by fountainheadkc. Forum: 陈凯෹...



    价值一语:Words of Value:

    存在者用他的灵魂,理性与自知给自己的生命赋义定义。 他注重实质与内在。 他常问的是: 我应是什么,我应做什么,我生命的意义在哪。 他的上苍就是他的良知。 虚无者则相反。 他只用他的肉体,迷茫与他人印象(面子)给自己的生命赋义定义。 他只注重表象与数量。 他常问的是: 这是否对我有利,他人对我如何,我是否得罪了谁。 他的上苍就是多数群体与强权。 --- 陈凯

    A human being uses his soul, reason and self-awareness to define his own life. He stresses substance and essence of existence. He often asks: What am I? Who am I? What should I be? What should I do? What is the meaning of my life? His God is his own conscience. A human non-being will be the opposite. He only uses his flesh, his confusion and others', mainly majority's opinion (face) to define his own life. He stresses physical satisfaction, appearances and quantity of life and possessions. He often asks whether or not he can take advantage of others' weaknesses, how others view him, and whether or not he has offended anyone. His God is the majority in the collective, and the ultimate power to control others. --- Kai Chen

    一个是自己肉体奴隶的人不可能是一个自由人。 --- Seneca: Epistolae Ad Lucilium, XCII

    No man is free who is a slave to the flesh. --- Seneca: Epistolae Ad Lucilium, XCII


    *************************************

    灵智肉 - 存在vs.虚无
    To Be or Not To Be, Existence vs. Nothingness


    By Kai Chen 陈凯 (Written 10/8/2006, Reprint 9/26/2011)

    Above quotes are intended to further clarify the terms I often use in my essays and writing -- Existence or Nothingness, Being or Non-being, To be or Not to be... Unless we often ask ourselves these fundamental questions about life and existence, we are in danger of falling into the abyss of nihilism and meaninglessness. If China can ever have a meaning for its existence, it is up to you, the individuals to find meaning in your own life, and with it China can start to have hope and meaningful existence. It is the individuals who give meaning to a nation, NOT the opposite.

    Next month, there will be a reunion of the former members of the August 1st Basketball Team (八一篮球队)in Nanjing. Some of my former teammates will go back to attend the reunion. But I have no intention to go back for such an occasion. The reason is simple: I don't want to waste my time in Nothingness and the nihilistic mumble jumbles. And I don't want to use my presence to verify or solidify some nihilistic non-existence.

    Many of my former colleagues, in their fifties and sixties, have already started to look back in their lives for a little past glory and warmth. In other words, they are already giving up on life and wait for their own deaths with their remaining breaths, maybe find some fake respect from others because of their old age. I pity them, for I have just started an entire new chapter of my life in America: My two daughters will be soon on their own, independent to seek their own lives' meaning. I will be embarking on a new journey to fulfill my own life. It is a very exciting time and I can't wait to find what is in store for me on my journey. I will always look forward to new episodes of my life and new challenges in my life, and maybe only in my deathbed I will turn my head to look back. I am pretty sure that I will be smiling at what I have done in my life, with my life, and immersing myself with a profound sense of serenity and satisfaction: I have never wasted my life.

    Have you noticed how different the Chinese restaurants arrange their own seating for diners from that in Western restaurants? In a Chinese restaurant, seating is arranged with more than two people, while in a Western restaurant, seating is arranged mainly for two. Have you contemplated why? Does this manner of seating reflect what I have just talked about in my quote in the beginning -- existence or nothingness??

    When two people talk, they tend to reveal something substantive in their lives to each other, something that matter to them as individuals. But if you have a crowd of more than two, you will find that the conversation is usually small talks, nothing substantive. Is this just "cultural"? Or is this a fundamental contrast of a culture of Existence against a culture of Nothingness?

    I can list many such "cultural phenomena" to illustrate my point of "existence vs. nothingness". I hope you can also start to notice such essential contrast.

    "To be or Not to be?" This is the fundamental issue in a person's life. Shakespeare and many Western literature giants had often asked this question in their works. I have still yet to find many Chinese starting to ask themselves this substantive question. Why not start now if you haven't?!

  • Topic by fountainheadkc. Forum: 陈凯෹...



    价值一语:Words of Value:

    存在者用他的灵魂,理性与自知给自己的生命赋义定义。 他注重实质与内在。 他常问的是: 我应是什么,我应做什么,我生命的意义在哪。 他的上苍就是他的良知。 虚无者则相反。 他只用他的肉体,迷茫与他人印象(面子)给自己的生命赋义定义。 他只注重表象与数量。 他常问的是: 这是否对我有利,他人对我如何,我是否得罪了谁。 他的上苍就是多数群体与强权。 --- 陈凯

    A human being uses his soul, reason and self-awareness to define his own life. He stresses substance and essence of existence. He often asks: What am I? Who am I? What should I be? What should I do? What is the meaning of my life? His God is his own conscience. A human non-being will be the opposite. He only uses his flesh, his confusion and others', mainly majority's opinion (face) to define his own life. He stresses physical satisfaction, appearances and quantity of life and possessions. He often asks whether or not he can take advantage of others' weaknesses, how others view him, and whether or not he has offended anyone. His God is the majority in the collective, and the ultimate power to control others. --- Kai Chen

    一个是自己肉体奴隶的人不可能是一个自由人。 --- Seneca: Epistolae Ad Lucilium, XCII

    No man is free who is a slave to the flesh. --- Seneca: Epistolae Ad Lucilium, XCII


    *************************************

    灵智肉 - 存在vs.虚无
    To Be or Not To Be, Existence vs. Nothingness


    By Kai Chen 陈凯 (Written 10/8/2006, Reprint 9/26/2011)

    Above quotes are intended to further clarify the terms I often use in my essays and writing -- Existence or Nothingness, Being or Non-being, To be or Not to be... Unless we often ask ourselves these fundamental questions about life and existence, we are in danger of falling into the abyss of nihilism and meaninglessness. If China can ever have a meaning for its existence, it is up to you, the individuals to find meaning in your own life, and with it China can start to have hope and meaningful existence. It is the individuals who give meaning to a nation, NOT the opposite.

    Next month, there will be a reunion of the former members of the August 1st Basketball Team (八一篮球队)in Nanjing. Some of my former teammates will go back to attend the reunion. But I have no intention to go back for such an occasion. The reason is simple: I don't want to waste my time in Nothingness and the nihilistic mumble jumbles. And I don't want to use my presence to verify or solidify some nihilistic non-existence.

    Many of my former colleagues, in their fifties and sixties, have already started to look back in their lives for a little past glory and warmth. In other words, they are already giving up on life and wait for their own deaths with their remaining breaths, maybe find some fake respect from others because of their old age. I pity them, for I have just started an entire new chapter of my life in America: My two daughters will be soon on their own, independent to seek their own lives' meaning. I will be embarking on a new journey to fulfill my own life. It is a very exciting time and I can't wait to find what is in store for me on my journey. I will always look forward to new episodes of my life and new challenges in my life, and maybe only in my deathbed I will turn my head to look back. I am pretty sure that I will be smiling at what I have done in my life, with my life, and immersing myself with a profound sense of serenity and satisfaction: I have never wasted my life.

    Have you noticed how different the Chinese restaurants arrange their own seating for diners from that in Western restaurants? In a Chinese restaurant, seating is arranged with more than two people, while in a Western restaurant, seating is arranged mainly for two. Have you contemplated why? Does this manner of seating reflect what I have just talked about in my quote in the beginning -- existence or nothingness??

    When two people talk, they tend to reveal something substantive in their lives to each other, something that matter to them as individuals. But if you have a crowd of more than two, you will find that the conversation is usually small talks, nothing substantive. Is this just "cultural"? Or is this a fundamental contrast of a culture of Existence against a culture of Nothingness?

    I can list many such "cultural phenomena" to illustrate my point of "existence vs. nothingness". I hope you can also start to notice such essential contrast.

    "To be or Not to be?" This is the fundamental issue in a person's life. Shakespeare and many Western literature giants had often asked this question in their works. I have still yet to find many Chinese starting to ask themselves this substantive question. Why not start now if you haven't?!

  • 价值一语:Words of Value:

    存在者用他的灵魂,理性与自知给自己的生命赋义定义。 他注重实质与内在。 他常问的是: 我应是什么,我应做什么,我生命的意义在哪。 他的上苍就是他的良知。 虚无者则相反。 他只用他的肉体,迷茫与他人印象(面子)给自己的生命赋义定义。 他只注重表象与数量。 他常问的是: 这是否对我有利,他人对我如何,我是否得罪了谁。 他的上苍就是多数群体与强权。 --- 陈凯

    A human being uses his soul, reason and self-awareness to define his own life. He stresses substance and essence of existence. He often asks: What am I? Who am I? What should I be? What should I do? What is the meaning of my life? His God is his own conscience. A human non-being will be the opposite. He only uses his flesh, his confusion and others', mainly majority's opinion (face) to define his own life. He stresses physical satisfaction, appearances and quantity of life and possessions. He often asks whether or not he can take advantage of others' weaknesses, how others view him, and whether or not he has offended anyone. His God is the majority in the collective, and the ultimate power to control others. --- Kai Chen

    一个是自己肉体奴隶的人不可能是一个自由人。 --- Seneca: Epistolae Ad Lucilium, XCII

    No man is free who is a slave to the flesh. --- Seneca: Epistolae Ad Lucilium, XCII


    *************************************

    灵智肉 - 存在vs.虚无
    To Be or Not To Be, Existence vs. Nothingness


    By Kai Chen 陈凯 (Written 10/8/2006, Reprint 9/26/2011)

    Above quotes are intended to further clarify the terms I often use in my essays and writing -- Existence or Nothingness, Being or Non-being, To be or Not to be... Unless we often ask ourselves these fundamental questions about life and existence, we are in danger of falling into the abyss of nihilism and meaninglessness. If China can ever have a meaning for its existence, it is up to you, the individuals to find meaning in your own life, and with it China can start to have hope and meaningful existence. It is the individuals who give meaning to a nation, NOT the opposite.

    Next month, there will be a reunion of the former members of the August 1st Basketball Team (八一篮球队)in Nanjing. Some of my former teammates will go back to attend the reunion. But I have no intention to go back for such an occasion. The reason is simple: I don't want to waste my time in Nothingness and the nihilistic mumble jumbles. And I don't want to use my presence to verify or solidify some nihilistic non-existence.

    Many of my former colleagues, in their fifties and sixties, have already started to look back in their lives for a little past glory and warmth. In other words, they are already giving up on life and wait for their own deaths with their remaining breaths, maybe find some fake respect from others because of their old age. I pity them, for I have just started an entire new chapter of my life in America: My two daughters will be soon on their own, independent to seek their own lives' meaning. I will be embarking on a new journey to fulfill my own life. It is a very exciting time and I can't wait to find what is in store for me on my journey. I will always look forward to new episodes of my life and new challenges in my life, and maybe only in my deathbed I will turn my head to look back. I am pretty sure that I will be smiling at what I have done in my life, with my life, and immersing myself with a profound sense of serenity and satisfaction: I have never wasted my life.

    Have you noticed how different the Chinese restaurants arrange their own seating for diners from that in Western restaurants? In a Chinese restaurant, seating is arranged with more than two people, while in a Western restaurant, seating is arranged mainly for two. Have you contemplated why? Does this manner of seating reflect what I have just talked about in my quote in the beginning -- existence or nothingness??

    When two people talk, they tend to reveal something substantive in their lives to each other, something that matter to them as individuals. But if you have a crowd of more than two, you will find that the conversation is usually small talks, nothing substantive. Is this just "cultural"? Or is this a fundamental contrast of a culture of Existence against a culture of Nothingness?

    I can list many such "cultural phenomena" to illustrate my point of "existence vs. nothingness". I hope you can also start to notice such essential contrast.

    "To be or Not to be?" This is the fundamental issue in a person's life. Shakespeare and many Western literature giants had often asked this question in their works. I have still yet to find many Chinese starting to ask themselves this substantive question. Why not start now if you haven't?!

  • Topic by fountainheadkc. Forum: 陈凯෹...


    “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 崇尚虚无的伪道德主宰着“中国人”的“宦奴娼”的存在。Sacrifice your family for some holy/glorious cause??!!

    李银河感慨中国人性:宁愿打麻将不愿做爱

    陈凯一语:

    中国奴朝的文化实质是“虚无”。基督精神/文化的实质是“存在”。 世界历史就是在存在对抗虚无中向前演进的。 作为一个“存在”的个体,你必须选择。

    Kai Chen's Words:

    The essence of Chinese culture is nihilism/nothingness. The essence of Western/Christian culture is existence/meaning. The struggle between the two cultures/mindsets has existed since the beginning of time and history is made by this struggle. As a "human being" in existence, you must choose to have meaning.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月03日 转载)

    来源:东方女性

    原标题:麻将与民族性

    随着年纪增长,我越来越深切地感受到熵增趋势的无情进程,一切美好的事物都在无可挽回地逝去。人的肉体变得丑陋,人的精神变得萎靡,所有曾经美好的关系都趋向于解体和消融。因为人按照本性是懒惰的,好逸恶劳的,除非有非做不可的理由,人自然地趋向于无所事事,游手好闲。过了四十岁,人就连做爱都懒得再做。如果不吃饭不会饿死,人就连吃饭都能免了。林语堂有一次说:中国人跟美国人最大的区别就是,美国人喜欢工作和竞争,中国人喜欢悠闲的生活。虽然林语堂不是社会学家,但是由于他在两个国家都生活过不短的时间,他对两国人的区别的这个感观倒可能是真切的。

    中国古人足够聪明,发明了麻将,它既完全随机,又变幻无穷,就是一个大头傻子都可能碰上一手天胡地胡的好牌,就是一个智商180的机灵鬼也可能碰上一手十三不靠的烂牌,抓耳挠腮,无计可施。所以,麻将真是魅力无穷。就是玩不带钱的,仅仅看概率现象的鬼斧神工,也能感受到它的魅力。如果再带上赢钱输钱,就更加刺激。承受力差的,可以玩一毛两毛的;承受力好些的,可以玩四块八块的;根本不在乎钱的大富豪,还可以玩一万两万的。想行贿官员的,也很方便,只要该胡不胡,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让受贿人把钱赢走。麻将的设计居然能精妙到只要是同一群人玩一次两次有输赢玩较长一段时间就没有输赢的程度。这是典型的概率现象:如果你把一枚硬币抛100次,每一面出现的概率趋向于50%,虽然第一个10次有可能是4比6甚至3比7。

    到过成都的人,都会对那里人对麻将的迷恋留下深刻印象。大街小巷,到处支起牌桌;男女老少,全都如醉如痴。那是全中国人们生活的一个缩微景观。女人过了五十,男人过了六十,麻将就是他们全部的活计,是他们在吃饭睡觉之外全部的快乐所在。无论平常多么沉闷无趣的人,上了牌桌也会变得生龙活虎,趣味盎然,甚至幽默诙谐,妙语连珠。说麻将是中国人最喜爱的娱乐方式,这个判断绝对不会错。

    我有时觉得,麻将是中国人民族性的象征,因为这个游戏的特征是:没有投入,没有产出,没有成功,没有失败,没有目标,没有归宿,没有英雄,没有奸雄,除了随机现象,什么都没有。中国人不信上帝,不信鬼神,全部的心思集中在此生此世。生命本来就没有目的,没有意义,像麻将一样,完全是个随机现象。这一点让西方人接受下来简直就能要他们的命,伤心蚀骨,痛苦异常;而让中国人接纳这一点却容易许多,他们早就在玩麻将的过程中,对这一点心领神会,谙熟于胸。正因为如此,麻将成为中国人无目的人生的一个自然选择。这也解释了五千年的文明史中,没有多少发明,多少创造,多少像样的美术音乐文学戏剧,大家的时间全都花在毫无产出的麻将上了,大家的聪明才智也都在这随机现象带来的快乐中消耗殆尽。

    麻将所象征的民族性是一柄双刃剑,一方面,它像鸦片一样,麻痹了我们的神经,使我们不愿意去做任何事情,只是安于随机的存在;另一方面,它使我们获得灵魂的平静,能够过一种悠闲的生活,能够忍受生命的无意义这个全人类和每一个单个个人都必须面临的痛苦事实,在随机现象带来的随机的快乐中走过无目的的漫漫人生长途,安然迎接无人可以逃脱的自身的死亡、解体和一切或曾有过的意义的消亡。

    本文来源:东方女性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 屎虼螂的颂歌 Sing in Praise of Dung Beetles DateThu Jan 03, 2013 6:41 am

    李银河感慨中国人性:宁愿打麻将不愿做爱

    陈凯一语:

    中国奴朝的文化实质是“虚无”。基督精神/文化的实质是“存在”。 世界历史就是在存在对抗虚无中向前演进的。 作为一个“存在”的个体,你必须选择。

    Kai Chen's Words:

    The essence of Chinese culture is nihilism/nothingness. The essence of Western/Christian culture is existence/meaning. The struggle between the two cultures/mindsets has existed since the beginning of time and history is made by this struggle. As a "human being" in existence, you must choose to have meaning.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月03日 转载)

    来源:东方女性

    原标题:麻将与民族性

    随着年纪增长,我越来越深切地感受到熵增趋势的无情进程,一切美好的事物都在无可挽回地逝去。人的肉体变得丑陋,人的精神变得萎靡,所有曾经美好的关系都趋向于解体和消融。因为人按照本性是懒惰的,好逸恶劳的,除非有非做不可的理由,人自然地趋向于无所事事,游手好闲。过了四十岁,人就连做爱都懒得再做。如果不吃饭不会饿死,人就连吃饭都能免了。林语堂有一次说:中国人跟美国人最大的区别就是,美国人喜欢工作和竞争,中国人喜欢悠闲的生活。虽然林语堂不是社会学家,但是由于他在两个国家都生活过不短的时间,他对两国人的区别的这个感观倒可能是真切的。

    中国古人足够聪明,发明了麻将,它既完全随机,又变幻无穷,就是一个大头傻子都可能碰上一手天胡地胡的好牌,就是一个智商180的机灵鬼也可能碰上一手十三不靠的烂牌,抓耳挠腮,无计可施。所以,麻将真是魅力无穷。就是玩不带钱的,仅仅看概率现象的鬼斧神工,也能感受到它的魅力。如果再带上赢钱输钱,就更加刺激。承受力差的,可以玩一毛两毛的;承受力好些的,可以玩四块八块的;根本不在乎钱的大富豪,还可以玩一万两万的。想行贿官员的,也很方便,只要该胡不胡,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让受贿人把钱赢走。麻将的设计居然能精妙到只要是同一群人玩一次两次有输赢玩较长一段时间就没有输赢的程度。这是典型的概率现象:如果你把一枚硬币抛100次,每一面出现的概率趋向于50%,虽然第一个10次有可能是4比6甚至3比7。

    到过成都的人,都会对那里人对麻将的迷恋留下深刻印象。大街小巷,到处支起牌桌;男女老少,全都如醉如痴。那是全中国人们生活的一个缩微景观。女人过了五十,男人过了六十,麻将就是他们全部的活计,是他们在吃饭睡觉之外全部的快乐所在。无论平常多么沉闷无趣的人,上了牌桌也会变得生龙活虎,趣味盎然,甚至幽默诙谐,妙语连珠。说麻将是中国人最喜爱的娱乐方式,这个判断绝对不会错。

    我有时觉得,麻将是中国人民族性的象征,因为这个游戏的特征是:没有投入,没有产出,没有成功,没有失败,没有目标,没有归宿,没有英雄,没有奸雄,除了随机现象,什么都没有。中国人不信上帝,不信鬼神,全部的心思集中在此生此世。生命本来就没有目的,没有意义,像麻将一样,完全是个随机现象。这一点让西方人接受下来简直就能要他们的命,伤心蚀骨,痛苦异常;而让中国人接纳这一点却容易许多,他们早就在玩麻将的过程中,对这一点心领神会,谙熟于胸。正因为如此,麻将成为中国人无目的人生的一个自然选择。这也解释了五千年的文明史中,没有多少发明,多少创造,多少像样的美术音乐文学戏剧,大家的时间全都花在毫无产出的麻将上了,大家的聪明才智也都在这随机现象带来的快乐中消耗殆尽。

    麻将所象征的民族性是一柄双刃剑,一方面,它像鸦片一样,麻痹了我们的神经,使我们不愿意去做任何事情,只是安于随机的存在;另一方面,它使我们获得灵魂的平静,能够过一种悠闲的生活,能够忍受生命的无意义这个全人类和每一个单个个人都必须面临的痛苦事实,在随机现象带来的随机的快乐中走过无目的的漫漫人生长途,安然迎接无人可以逃脱的自身的死亡、解体和一切或曾有过的意义的消亡。

    本文来源:东方女性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 Topic by fountainheadkc. Forum: 陈凯෹...



    美国人这样评价中国人:你没有尊严
    An American's Comment on being A Chinese


    陈凯 转载

    (陈凯 按:虽然这篇文章对中国奴朝的文化有相当的分析,但它是从西方/美国左翼的观点写的: 道德腐败与环境毁坏绝不来自资本主义,而只来自毫无个体自由与责任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

    Kai Chen comment: This article though makes a good point, it's nonetheless from the leftist position. Moral corruption and environmental damage are caused NOT by capitalism but exactly by socialism/communism in where no one is responsible for his/her own action.)


    2012-12-31 16:00

    中国人缺乏诚信和社会责任感。中国人不了解他们作为社会个体应该对国家和社会所承担的责任和义务。普通中国人通常只关心他们的家庭和亲属,中国的文化是建立在家族血缘关系上而不是建立在一个理性的社会基础之上。中国人只在乎他们直系亲属的福址,对与自己毫不相关的人所遭受的苦难则视而不见。毫无疑问,这种以血缘关系为基础的道德观势必导致自私,冷酷,这种自私和冷酷已经成为阻碍中国社会向前发展的最关键因素;在中国人的眼中,受教育不是为了寻求真理或者改善生活质量,而只是身份和显赫地位的象征和标志;中国可以培养出大批的高级能人才,但却很少可以培养出合格的可以独立主持的管理级专家。
      
    中国从来就没有成为一个法制社会,因为中国人的思维方式与守法行为格格不入。中国人老想走捷径。他们不明白这样一个事实:即成就来自于与努力工作和牺牲。中国人倾向于索取而不给予。他们需要明白一个道理:生活的真蒂不在于你你索取多少而在于你能给予社会和你的人类同胞多少。
      
    大多数中国人从来就没有学到过什么是体面和尊敬的生活意义。中国人普遍不懂得如何为了个人和社会的福址去进行富有成效的生活。潜意识里,中国人视他们的生活目的就是抬高自己从而获得别人的认知。这样一来,一个人就会对"保有面子"这样微不足道欲望感到满足。"面子"是中国人心理最基本的组成部分,它已经成为了中国人难以克服的障碍,阻碍中国人接受真理并尝试富有意义的生活。
      
    这个应受谴责的习性使得中国人生来就具有无情和自私的特点,它已成为中国落后的主要原因。中国人没有勇气追求他们认为正确的事情。首先,他们没有从错误中筛选正确事物的能力,因为他们的思想被贪婪所占据。再有,就算他们有能力筛选出正确的事情,他们也缺乏勇气把真理化为实践。
      
    中国人习惯接受廉价和免费的事物,他们总是梦想奇迹或者好运,因为他们不愿意付出努力,他们总想不劳而获。很少有中国人明白一个事实,就是威望和成就是通过一步步努力的工作和牺牲实现的,不付出就没有所得。简单来说,如果是为了谋生,那一个人只有去索取;但如果是为了生活,一个人必须要去奉献。
      
    由于在贫穷的环境下生长并且缺少应有的教育,大多数中国人不懂得优雅的举止和基本的礼貌。他们中的大多数人着装笨拙粗鄙却不感到害羞。他们在青少年时所受的教育就是如何说谎并从别人那里索取,而不是去与别人去分享自己的所有。
      
    中国是一个物产丰富的国家。但无限制生育政策所带来恶果使得中国成为了无限廉价劳动力的输出国。这些输出也包括那些受过教育的劳力输出,除了他们的教育水平,实则和其他一般苦力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中国大规模生产的便宜产品降低了输入这些产品的地区的商业信用度。由于技术落后,管理失败,中国制造的单位能耗要比发达国家如日本,美国高出很多。因此,随着出口额的增加,中国在扩大生产的同时丧失着宝贵的能源。同时,这种行为也严重的污染了环境,使中国变为全世界最不适宜人类居住的国家。

    (陈凯 按: Kai Chen comment: This article though makes a good point, it's nonetheless from the leftist position. Moral corruption and environmental damage are caused NOT by capitalism but exactly by socialism/communism in where no one is responsible for his/her own action.)
      
    目前中国正在遭受着资本主义社会2大邪恶的折磨,即环境的破坏与人性的丧失。由于中国人天生的贪婪的本性,它们可以毫无保留的接受资本主义的阴暗面即无止境的追求利润,忽视人的尊严。中国人对西方的技术与产品狂热追求却对西方管理文化所强调的坦率,直接,诚实这些品质漠不关心。
      
    由于中国文化不鼓励敢于冒险这种优良品质,所以中国人极力避免冒险,他们也不想寻求机会来改善自己的生活。中国人对于生活的平衡性和意义性并不感兴趣,相反他们更执迷于对物质的索取,这点上要远远胜于西方人。大多数中国人发现他们不懂得"精神灵性","自由信仰"以及"心智健康"这样的概念,因为他们的思想尚不能达到一个生命(补:即肉体和灵性的并存)存在的更高层次。他们的思想还停留在专注于动物本能对性和食物那点贪婪可怜的欲望上。
      
    在中国人的眼中,受教育不是为了寻求真理或者改善生活质量,而只是身份和显赫地位的象征和标志。中国的知识分子从别人那里得到尊敬并不是因为他们为了别人的幸福做过什么,而只是因为他们获得占有了相当的知识。事实上,他们中的大多数只不过是一群仅仅通晓考试却从不关心真理和道德的食客。
      
    中国的教育体系很大程度上已经成为一种失败和耻辱。它已经不能够服务于教育本应所服务的对象:社会。这个教育体系不能提供给社会许多有用的个体。它只是制造出一群投机分子,他们渴望能够受益于社会所提供的好处却毫不关心回报。
      
    中国可以培养出大批的高级能人才,但却很少可以培养出合格的可以独立主持的管理级专家。服务于一个公司或者社会,光有技术是不够的;还需要有勇气,胆量,正直和诚实的领导才能,这恰恰是大多数中国人所缺少的品性。正如亚瑟.史密斯,一位著名的西方传教士一个世纪前所指出的,中国人最缺乏的不是智慧,而是勇气和正直的纯正品性。这个评价,虽然历经百年,如今依旧准确诊断出中国综合症的病因。
      
    大多数中国毕业生对选择出国并为外国工作不会感到内疚,事实上他们首先欠下了中国人民在教育上为他们所做出的牺牲。随着传统文化价值观的破坏和逐步衰弱,大多数的中国人,包括受过教育的人都徘徊在精神和内心世界的路口,像迷失的狗一样不知何去何从。
          
    我们每一个中国人,看了上述的文字后有何感想?尽管有的话明显带有偏见甚至歧视成分,有的可能是主观意断。然而,我们心静平和地好好想起,有些话,也切切实实让人说到了点子上,切中了我们的要害。有些话的确太不中听了,但是,说得是不是也有些道理呢?其实,据说这是在美国一个论坛上发现的一个美国人评价中国人的普通贴子。怎么样,美国人这么说我们,我们听了是不是很生气?是不是感到很屈辱?是不是气愤得不行?可是,感到悲哀了吗?有心痛的感觉吗?

  • 屎虼螂的颂歌 Sing in Praise of Dung Beetles DateTue Jan 01, 2013 6:55 am



    美国人这样评价中国人:你没有尊严
    An American's Comment on being A Chinese


    陈凯 转载

    (陈凯 按:虽然这篇文章对中国奴朝的文化有相当的分析,但它是从西方/美国左翼的观点写的: 道德腐败与环境毁坏绝不来自资本主义,而只来自毫无个体自由与责任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

    Kai Chen comment: This article though makes a good point, it's nonetheless from the leftist position. Moral corruption and environmental damage are caused NOT by capitalism but exactly by socialism/communism in where no one is responsible for his/her own action.)


    2012-12-31 16:00

    中国人缺乏诚信和社会责任感。中国人不了解他们作为社会个体应该对国家和社会所承担的责任和义务。普通中国人通常只关心他们的家庭和亲属,中国的文化是建立在家族血缘关系上而不是建立在一个理性的社会基础之上。中国人只在乎他们直系亲属的福址,对与自己毫不相关的人所遭受的苦难则视而不见。毫无疑问,这种以血缘关系为基础的道德观势必导致自私,冷酷,这种自私和冷酷已经成为阻碍中国社会向前发展的最关键因素;在中国人的眼中,受教育不是为了寻求真理或者改善生活质量,而只是身份和显赫地位的象征和标志;中国可以培养出大批的高级能人才,但却很少可以培养出合格的可以独立主持的管理级专家。
      
    中国从来就没有成为一个法制社会,因为中国人的思维方式与守法行为格格不入。中国人老想走捷径。他们不明白这样一个事实:即成就来自于与努力工作和牺牲。中国人倾向于索取而不给予。他们需要明白一个道理:生活的真蒂不在于你你索取多少而在于你能给予社会和你的人类同胞多少。
      
    大多数中国人从来就没有学到过什么是体面和尊敬的生活意义。中国人普遍不懂得如何为了个人和社会的福址去进行富有成效的生活。潜意识里,中国人视他们的生活目的就是抬高自己从而获得别人的认知。这样一来,一个人就会对"保有面子"这样微不足道欲望感到满足。"面子"是中国人心理最基本的组成部分,它已经成为了中国人难以克服的障碍,阻碍中国人接受真理并尝试富有意义的生活。
      
    这个应受谴责的习性使得中国人生来就具有无情和自私的特点,它已成为中国落后的主要原因。中国人没有勇气追求他们认为正确的事情。首先,他们没有从错误中筛选正确事物的能力,因为他们的思想被贪婪所占据。再有,就算他们有能力筛选出正确的事情,他们也缺乏勇气把真理化为实践。
      
    中国人习惯接受廉价和免费的事物,他们总是梦想奇迹或者好运,因为他们不愿意付出努力,他们总想不劳而获。很少有中国人明白一个事实,就是威望和成就是通过一步步努力的工作和牺牲实现的,不付出就没有所得。简单来说,如果是为了谋生,那一个人只有去索取;但如果是为了生活,一个人必须要去奉献。
      
    由于在贫穷的环境下生长并且缺少应有的教育,大多数中国人不懂得优雅的举止和基本的礼貌。他们中的大多数人着装笨拙粗鄙却不感到害羞。他们在青少年时所受的教育就是如何说谎并从别人那里索取,而不是去与别人去分享自己的所有。
      
    中国是一个物产丰富的国家。但无限制生育政策所带来恶果使得中国成为了无限廉价劳动力的输出国。这些输出也包括那些受过教育的劳力输出,除了他们的教育水平,实则和其他一般苦力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中国大规模生产的便宜产品降低了输入这些产品的地区的商业信用度。由于技术落后,管理失败,中国制造的单位能耗要比发达国家如日本,美国高出很多。因此,随着出口额的增加,中国在扩大生产的同时丧失着宝贵的能源。同时,这种行为也严重的污染了环境,使中国变为全世界最不适宜人类居住的国家。

    (陈凯 按: Kai Chen comment: This article though makes a good point, it's nonetheless from the leftist position. Moral corruption and environmental damage are caused NOT by capitalism but exactly by socialism/communism in where no one is responsible for his/her own action.)
      
    目前中国正在遭受着资本主义社会2大邪恶的折磨,即环境的破坏与人性的丧失。由于中国人天生的贪婪的本性,它们可以毫无保留的接受资本主义的阴暗面即无止境的追求利润,忽视人的尊严。中国人对西方的技术与产品狂热追求却对西方管理文化所强调的坦率,直接,诚实这些品质漠不关心。
      
    由于中国文化不鼓励敢于冒险这种优良品质,所以中国人极力避免冒险,他们也不想寻求机会来改善自己的生活。中国人对于生活的平衡性和意义性并不感兴趣,相反他们更执迷于对物质的索取,这点上要远远胜于西方人。大多数中国人发现他们不懂得"精神灵性","自由信仰"以及"心智健康"这样的概念,因为他们的思想尚不能达到一个生命(补:即肉体和灵性的并存)存在的更高层次。他们的思想还停留在专注于动物本能对性和食物那点贪婪可怜的欲望上。
      
    在中国人的眼中,受教育不是为了寻求真理或者改善生活质量,而只是身份和显赫地位的象征和标志。中国的知识分子从别人那里得到尊敬并不是因为他们为了别人的幸福做过什么,而只是因为他们获得占有了相当的知识。事实上,他们中的大多数只不过是一群仅仅通晓考试却从不关心真理和道德的食客。
      
    中国的教育体系很大程度上已经成为一种失败和耻辱。它已经不能够服务于教育本应所服务的对象:社会。这个教育体系不能提供给社会许多有用的个体。它只是制造出一群投机分子,他们渴望能够受益于社会所提供的好处却毫不关心回报。
      
    中国可以培养出大批的高级能人才,但却很少可以培养出合格的可以独立主持的管理级专家。服务于一个公司或者社会,光有技术是不够的;还需要有勇气,胆量,正直和诚实的领导才能,这恰恰是大多数中国人所缺少的品性。正如亚瑟.史密斯,一位著名的西方传教士一个世纪前所指出的,中国人最缺乏的不是智慧,而是勇气和正直的纯正品性。这个评价,虽然历经百年,如今依旧准确诊断出中国综合症的病因。
      
    大多数中国毕业生对选择出国并为外国工作不会感到内疚,事实上他们首先欠下了中国人民在教育上为他们所做出的牺牲。随着传统文化价值观的破坏和逐步衰弱,大多数的中国人,包括受过教育的人都徘徊在精神和内心世界的路口,像迷失的狗一样不知何去何从。

  • 崔健语出惊人:毛像在 我们都是难民

    作者:文君

    大陆著名音乐人崔健当年《一块红布》隐喻,1949年后中国人被中共“一块红布”蒙住了双眼也蒙住了天,意思是生活在大陆的国人被洗脑了;近日他又语出惊人,称“天安门只要挂着毛主席像,我们就都一样,都是难民。”

    大陆新浪网12月11日发表对崔健的采访报导,针对时下大陆流行的“代沟说”崔健认为“天安门只要挂着毛主席像,我们就都一样。别以为你比我小20岁、30岁,我们就不是一代人。我在很多方面是代表你说话,你要是盲目地觉得我岁数大了就觉得要把我区别开,等于是在伤害你自己。”

    崔健说,他不希望看到同一代人中不停有逃难者上路,他恨铁不成钢。“你就是那个逃难的难民,你只不过有点儿钱而已,生活在一个好时代而已。”

    此话引起社会反响,在大陆论坛和微博,网民纷纷表示对崔健的这番话竖起大拇指,认为他的思想愈发有深度。

    有网友表示: “所有人都跟电影里面被欺负的难民是一样的心态,没有人敢去提出问题。现实里的你就是那个逃难的难民,你只不过有点儿钱而已。”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对于崔健所说的“我们都是难民”,有分析认为,他是在潜意识的表达,自中共夺权(1949年,这就是他所说的毛像挂在天安门)以后,我们都被中共绑架了,自然就是难民,现在年轻人好像比以前有钱了,但国人的“难民”身份一如从前。

    对此,医学界有一种“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精神病,是在一九七三年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一家银行发生的抢劫案后被医学界重视并闻名于世的。当时,受两名匪徒劫持的四名银行职员中,有两人出庭为劫匪辩护,甚至其中一名女士与一名服刑期的匪徒定婚,并在后来嫁给了他。

    这种发生在绑架案受害者身上特别的精神病,显然是一种不可思议的对人性的扭曲,是受害者遭受巨大伤害的表征。可悲的是,这种悲剧却普遍发生在中华同胞身上。

    被中共绑架的中华民族,经历了六十多年的凌辱之后,今天的海内外同胞,在历次所谓的“政治运动”中直接或间接遭受迫害的,在中共灭亡之前极度腐败过程中饱受欺凌的,数以亿计。

    就像纳塔莎把绑架者当作自己生命的一部份一样,因为长期与邪恶“同呼吸”,很多同胞不自觉的就认为自己与邪恶“共命运”,担心没有中共的中国就会乱,正像纳塔莎担心所有的亲人和邻居会被害一样。中共一再宣称没有它的领导中国就要乱,这和绑架者对纳塔莎的威胁如出一辙。

    —— 原载: 大纪元
    本站刊登日期: Saturday, December 22, 2012

  • [转载]汉语汉字让我们的思想浅薄粗陋

    原文地址:汉语汉字让我们的思想浅薄粗陋作者:博客联盟

    博大精深,这四个汉字,非常的无聊,空洞无物,最适合吹牛逼。没见有人神侃中国文化,经常引用这四个无聊的汉字,那些粉中医的,粉功夫的,甚至粉烤鸭的,总是把所谓的“博大精”深挂在嘴边,让人觉得二了吧唧傻逼兮兮的,一个屌丝,张嘴闭嘴的“博大精深”,忽悠谁呢?你扛得住吗?

    前几天看到有人在争吵关于汉字与英文谁优谁劣的话题,挺热闹的,都在那梗着脖子说自己的道理,我本想插几句话的,但是我没有,不想给谁心里添堵。人家自以为“博大精深”,我何必给人家当头一棒,大煞风景呢。

    关于汉字,我琢磨过这玩意,感觉挺没劲的,在人类的各种语言之中,属于比较低级的。象形文字,看图说话,本来就是幼儿的学习内容,我说它高级,你信么?

    中国的文字,拼凑到一起,叫汉语了,让外国人来学,人家告诉你,中文没有语法。今天中文的语法是按照西方语言的语法套出来的,什么主谓宾定状,名词动词形容词,这些概念都是西语的语法模式。原本的汉语里面,根本就没有这些。

    没有语法的语言和文字,要说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一个交流沟通吗?吃喝拉撒睡,不耽误事就行了!但是,一个族群成千上万的人使用这个语言文字,一用就是3000年,便有麻烦了,这个人群缺乏逻辑思维。说句大家都能听得懂的话,就是这个族群的人脑子不好使!

    一提中国文化,以“博大精深”为荣的人肯定要说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其实,这里面有个分界线,就是元朝,蒙古人入主中原,几乎废除了科举考试,让喜欢玩填词游戏的宋朝屌丝没了前程。于是,他们都改写曲去了,开始创作为广大的人民群众所喜闻乐见的文艺节目。元曲这中国的文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蒙古统治者的无意之举,对于促进汉语的进步,做出了非凡的贡献。可以说,自打元朝开始,中国人才开始说人话。

    低级的语言,毫无逻辑可言,其严重后果是让这个人族群不能产生深刻的思想家和哲学巨人。孔老二,一个空前绝后的装逼屌丝,后世的统治者把他捧为圣人,儒学作为治国的根本,其实是维稳的根本,如同一块幸福的红布,被蒙在了中国读书人的眼睛上,2000年来,读书人如同一只蠢驴,在那转着圈的拉磨。没有一只驴子能够扯下这块悲催的红布,企图走出这个磨房,去过一种暂新的生活。为什么?没有逻辑思维,脑力不够!

    现在很多人喜欢谈民国范儿,在民国的名人里,有一位金岳霖先生,人们喜欢谈的是他对林徽因的一往情深。此人终生未娶,对林徽因情有独钟,每年林徽因的生日那天,他张罗着宴请好朋友,席间空出一张座位来,那是林徽因的,虚席以待。这个举动真的让人动容。有个女屌丝跟我聊过这事儿,说此生要是能遭遇金岳霖先生这样的男人钟情于自己,足矣!我说你先别忙着足矣,你这辈子估计没这个奇遇!她问我为什么?我直言不讳地告诉她:你不是林徽因!

    都知道金岳霖是一个旷世情种,我之所以提到这人,因为他是大学里的逻辑课老师。我不知道现在的中国大学里有没有逻辑课?我估计是没有!因为,在伟大光荣正确的领导之下,中国人不需要逻辑!

    昨天晚上,跟一个朋友扯蛋,说到了关于文字关于逻辑关于哲学的话题,吵得不亦乐乎,他始终坚持自己的观点,以“博大精深”与我对抗。最后我向他打听一人,问他知道吗?他说是谁啊?我说是雷锋。他说怎么不知道啊,人人都要学习的好榜样!我说你大爷的!一个把雷锋作为道德榜样来学习的族群,其浅薄可窥一斑,你还谈什么博大精深啊?

  • 与魔鬼能做一笔多大的生意?

    作者:余杰
    2012-11-14 03:27:41

    --读玛格蕾特-麦克米兰《只争朝夕:当尼克松遇上毛泽东》

    在尼克松图书馆中,有一组与尼克松交往甚密的“世界领袖”的塑像,其中赫然有毛泽东和周恩来的塑像。陈凯等华裔人士联名抗议,尼克松图书馆馆长纳夫塔利回信说,他从担任馆长的第一天开始,就对毛泽东铜像感到“不舒服”。他向相关人员询问为何尼克松希望在图书馆中设置毛的铜像时,得到的回答是--“尼克松并不了解毛泽东的残暴”。后来,图书馆的管理方在毛泽东塑像旁边立了一个牌子,标注说:“在毛泽东统治中国期间,造成数千万中国人非正常死亡。”后来,又将这个牌子换成一种中性的说法:“对于毛泽东的功过,美国政府不予评价。”

    毛泽东与希特勒、斯大林并称为二十世纪三大独裁者,而毛泽东残杀民众数量之多,让希特勒、斯大林亦望尘莫及。在西方,没有哪个政治家会以“我是希特勒的朋友”或“我是斯大林的朋友”自居,罗斯福图书馆中不会出现希特勒和斯大林的塑像。但是,尼克松和基辛格们却毫不脸红地以“我是毛泽东的朋友”为荣。二零一二年年初,基辛格的新著《论中国》问世,《华盛顿邮报》发表评论,居然刊登了基辛格与毛泽东及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几代独裁者的多幅合影。

    晚年的尼克松长期消失在大众的视野之外。因水门事件黯然下台之后,在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民调都显示尼克松是二十世纪历届美国过总统中名望最低者。然而,尼克松在去世前依然坚称开启美国与中国的关系大门,乃是他从事公职生涯以来的巅峰创举。他认为,中美关系的改善不仅遏制苏联力量的扩张,同时还缔造了亚洲、甚至全世界的稳定与和平。事实真的如此吗?加拿大出身的历史学家和国际关系学者玛格蕾特-麦克米兰以大量档案、访问与口述资料为底本,撰写成《只争朝夕:当尼克松遇上毛泽东》一书,不但深入关键角色的性格,提供双方讨价还价的过程,还以慢镜头重播尼克松访华这件促成当年国际情势剧变的重大事件。这本书提出了一个悬而未决的疑问:与魔鬼能做一笔多大的生意?

    美国外交的两极:现实主义与理想主义

    美国学者沃尔特-拉塞尔-米德在《美国外交政策及其如何影响了世界》一书中指出,几个世纪以来,美国人形成了四种看待外交政策的基本方式。汉密尔顿主义者认为,国家政府与大企业之间的强大联盟是国内稳定和国外有效行动的关键,他们长期关注如何以有利的条件融入全球经济之中。威尔逊主义者认为,美国负有向全世界传播美国民主和社会价值观的使命,并进而创建尊重法治的和平的国际秩序。杰斐逊主义者认为,美国外交政策应当多关心国内安全,不应卷入没有必要的海外同盟关系。杰克逊主义者则认为,美国政府在外交和国内政策方面最重要的目标,应该是美国人民的物质安全和经济富足。

    冷战使得美国的外交政策出现了两极化的演变,即现实主义者与理想主义者的分歧。现实主义者包括所有的杰克逊主义者及许多汉密尔顿主义者,以及少数威尔逊主义者,他们支持一种积极甚至进攻性的不受限制的方法,主张用必要的军事力量、情报手段以及与不友好国家结盟,来对付苏联的狂妄。理想主义者包括许多威尔逊主义者和所有的杰斐逊主义者,他们对冷战采取一种更为高尚的方法,旨在为世界上其他国家树立一个更好、更有力的榜样,从而击败苏联。

    尼克松和基辛格都是彻头彻尾的现实主义者和实用主义者。他们不关心价值、道德和伦理议题,眼中只有权力,权力就是一切。为满足个人的权力欲望,“善变”是其本能。正如美国历史学家德瑞克-李波厄特在《五十年伤痕:美国的冷战历史观与世界》一书中用讽刺的口吻所评论的那样:“尼克松是对杜鲁门和艾奇逊‘丢失’中国提出最严厉批评的人之一,他敦促美国政府给麦克阿瑟复职,对中国大陆进行轰炸,现在这位超级的、可能的现实主义者却称赞毛泽东是本世纪的伟人之一。”尼克松未必多么尊敬和爱戴毛泽东,但能利用缠绵于病榻之上的毛泽东成就其不朽之功业,即便毛泽东是独夫和屠夫,他也顾不上许多了。

    而基辛格不仅是赤裸裸的现实主义者,更是钟情于地缘政治或势力均衡的原则。他最崇拜的是梅特涅、俾斯麦等操作现实政治的欧洲旧式人物,他在哈佛读书时的论文便明确指出:“他们的目标是稳定,不是完美,而权力均衡乃是以史为鉴的古老明训。”然而,这正是深受清教徒传统浸染的美国开国之父华盛顿最为深恶痛绝的流氓思维。难怪基辛格数年来不断抱怨说:“这类政治人物通常不为国人所尊重,因为他们的政策往往需要与其他强权妥协,或违背一个国家的最崇高原则,而这通常很难赢得国内的支持。”多年来,基辛格以“中国通”自居,穿梭于中美两国之间捞取个人利益,甚至在薄熙来垮台前专程赴重庆为其打气。可惜,这一次,这个精明的赌徒下错了注,虽不至一败涂地,却也灰头土脸、颜面无光。

    毛泽东、尼克松、周恩来、基辛格的“麻将桌”

    毛泽东、尼克松、周恩来、基辛格四个人刚好凑成一桌麻将。这个局面的形成缺一不可。《只争朝夕》一书分别为这四个人设立专章论述,在马基雅维利式的“权术大师”的意义上,这四个人还真是一丘之貉。毛泽东的事业离不开周恩来,毛对周恩威并施,两人合作多年却从未建立私人情谊;同样,尼克松的事业离不开基辛格,尼克松认为他在榨取基辛格的能力,而基辛格则认为他在操纵尼克松的思维,这两人一旦跌出权力中心顿时变得冷若冰霜。

    最为精彩的场面则是毛泽东与尼克松破冰般的会面,周恩来和基辛格陪同在侧,充当被调侃的对象。毛老谋深算,开门见山便说:“我们今天吹的问题限于在哲学方面。”尼克松则以恭维毛开场:“我们读了主席的诗词和讲话,我知道主席是一位思想深刻的哲学家。”毛指着基辛格说:“他是博士,今天主讲是他。”基辛格回答说:“我过去在哈佛大学教书时,指定我的学生要读主席的文选。”毛说:“我的那些东西算不了什么。”尼克松说:“主席的著作感动了全国,改变了世界。”毛说:“没有改变世界,只改变了北京附近的几个地方。”尼克松表示,他懂得“只争朝夕”。毛指着基辛格说:“‘只争朝夕’就是他。”重病之后正在康复中的毛,说话困难,说起话来粗涩、猝然。谈到一半,毛突然伸出手来,握起尼克松的手约一分钟。尼克松满心愉快,在日记里写道:“这是动人的时刻。”

    中国学者史云、李丹慧在《难以继续的“继续革命”:从批林到批邓》一书中提供了更有趣的背景材料:这场会面,原定只是礼节性的十五分钟,实际却按照毛的意思延长到一个小时五分钟。会谈一结束,毛便瘫软在沙发上,整整三十分钟不能动弹,随后即卧床休息。这次会见的官方报道中没有出现“神采奕奕”、“身体非常健康”一类的用词。根据中美事先的意向,毛还准备会见尼克松一次,毛自己也有这个强烈欲望,但终究因为身体状况而取消。

    这场会面最大的赢家不是尼克松,而是毛泽东。林彪事件之后,“文革”难以为继,苏联大兵压境,毛泽东众叛亲离,内外交困。美国抛出的橄榄枝,成了毛最后的救命稻草。对于尼克松大肆吹嘘的成功,德瑞克-李波厄特《五十年伤痕:美国的冷战历史观与世界》一书中不无鄙夷地指出:“在两个主要敌人中选择加强较弱一方的力量很难说是什么杰作”。尼克松将恢复邦交看作是扩大和平的迹象,而忽视了它的主要方面:北京对克里姆林宫的复仇怀有深刻和合理的恐惧。

    即便是基本肯定中美关系走向正常化趋势的玛格蕾特-麦克米兰也不禁发出追问:“美国的表现是否渴望过了头,是否让步太多。在不清楚能否见到毛泽东,上海公报能否底定之前,尼克松该不该贸然先造访中国?美国人该不该私下奉送这么多有关苏联的秘密资料,这会不会给人一种美国急于求成、联中制苏的印象?……美国人无意之间不仅让中国领导阶层感到放心,或许还加深了中国人的传统世界观,亦即中国是世界的中心。基辛格有必要这么谦恭,有时甚至近乎逢迎谄媚吗?”

    毛的中国:是东方天堂,还是人间炼狱?

    随同尼克松访华的美国国务院官员何志立,二战前夕在北京生活过,在记忆中那是一个生机勃勃的城市,他对眼前的变化大感震惊:“当我从汽车窗帘的缝中窥视北京,感觉它几乎就像是一座鬼城。街上行人稀稀疏疏,他们动作迟缓,表情僵硬,仿佛‘文化大革命’让他们经历了某种战斗后的疲惫。”从一九六六到七六年,有三百万中国人死于“文革”浩劫。这还不包括中国官方自己承认,遭到兽行虐待的数百万受难者。有位意大利精神科医师,在尼克森成行不久之前到中国访问,他对四处可见脸部肌肉抽搐的人,大表震惊。

    玛格蕾特-麦克米兰写道:“一九七二年的美国访客对于这人间炼狱所知不多。中方东道主个个表现彬彬有礼,让远来的访客有宾至如归之感,但就是不愿触及敏感话题。”中国虽然面临严重的经济困难,却“竭天朝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周恩来亲自落实在美国客人下榻的房间内放置的点心和水果的种类,友谊宾馆房间内马桶的木质盖子也被油漆一新,可惜崭新的油漆让不少美国客人的屁股产生了严重的皮肤过敏。

    在上千人出席的盛大国宴上,精美的菜肴让客人目瞪口呆,没有人相信这个国家物资匮乏。尼克松作了热情洋溢的祝酒辞,他说,他们的目标是“缔造一个和平、正义的世界架构,让人人都能同样有尊严地站在一起”。而残酷的“文革”正在折磨中国人民,武器弹药也源源不断地向南运往河内杀害越南人民和美国士兵。尼克松引述毛的话:“毛主席曾经写过,‘多少事,从来急,天地转,光阴迫。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他以舞台总监般的自信向不在场的毛致敬,也向周恩来等高级官员敬酒。白宫幕僚长霍德曼说:“这实在太壮观了。”

    然而,不是每个人都有同样的感觉。尼克松刻意拉拢并邀请同行的威廉-巴克莱--美国保守派的领袖,《国家评论》杂志的创办人--毫不客气地评论说:“那种感觉好像就是,纽伦堡大审判的时候,检察官萧克罗斯爵士从自己的席位上起身走下来,热烈拥抱戈林、戈培尔、邓尼茨、赫斯等纳粹元凶,乞求他们加入打造美好世界的行列。”此行之后,威廉-巴克莱彻底放弃了尼克松,转而支持真正反共的保守派政治家里根。

    毛泽东统治的中国,不是东方天堂,而是人间地狱。正如玛格蕾特-麦克米兰所说,尼克松与基辛格会晤的那个毛泽东,虽不是天生的冷酷暴君,但漫无限制的权力早就他成为一个专制独裁者。不管是内政或外交,只要毛有心为之,他就垄断了中国的所有决策能力。毛即使病入膏肓,依然是左右中美关系变化的最终决断者。而与毛泽东这个魔鬼共舞的尼克松,本身也是一个极度自恋的小人,参拜毛泽东与水门事件之间有着草蛇灰线般的联系。对美国立国精神的践踏与败坏,终于让他声名狼藉。尼克松图书馆中的毛像,则将这一段丑陋的历史定格下来,让世人长久地警醒。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2012-11-07
    http://www.rfa.org/mandarin/zhuanlan/wen...2012111448.html

  • 奥巴马连任后/陈凯一语 Kai Chen's WordsDateFri Nov 09, 2012 5:53 am

    Bullseye Quote:

    Some people have the vocabulary to sum up things in a way that you can quickly understand them. This quote came from the Czech Republic. Someone over there has it figured out. It was translated into English from an article in the Prague newspaper Prager Zeitungon:

    "The danger to America is not Barack Obama, but a citizenry capable of entrusting a man like him with the Presidency. It will be far easier to limit and undo the follies of an Obama presidency than to restore the necessary common sense and good judgment to a depraved electorate willing to have such a man for their president. The problem is much deeper and far more serious than Mr. Obama, who is a mere symptom of what ails America. Blaming the prince of the fools should not blind anyone to the vast confederacy of fools that made him their prince. The Republic can survive a Barack Obama, who is, after all, merely a fool. It is less likely to survive a multitude of fools, such as those who made him their president."

  • 奥巴马连任后/陈凯一语 Kai Chen's WordsDateThu Nov 08, 2012 7:27 am
    Topic by fountainheadkc. Forum: 陈凯෹...

    陈凯一语 Kai Chen's Words:

    When people use votes to put other's money into their own pockets, democracy is doomed. This is because such a "democracy without individual freedom" violates God's moral principles - “Thou shall not steal, lie, rob, hurt, kill...”

    当人们用投票的方式将他人的所得放到自己的口袋里的时候,民主作为一种政体就彻底失败了。 因为这种“无自由的民主”违反了上苍的道德原则 - 你不可以偷、抢、骗、伤、害。

    I am not worried about those who become rich and famous before they get into the White House (before they acquire power). I am always worried/suspicious about those who become rich and famous after they get into the White House (after they acquire power).

    我并不担心那些在进入白宫获得权力之前就获得财富与名声的人。 但我总会警惕与怀疑那些进入白宫获得权力后致富成名的人。


    Folks:

    Brace yourself for a “New Dark Ages" and a perfect storm for decades to come.

    Last night marked an irreversible downhill transformation Obama intended on America. Mankind will indeed be thrust into a dark age with no end in sight.

    Sometimes I truly wonder who finally has the last laugh in the Cold War. Our own moral confusion and corruption has led us to this point: People worry and care about their pocket money more than their moral clarity. With no spokesman like Ronald Reagan to articulate American founding principles and freedom, the devil who entices the mankind with empty promises and free lunches has the upper hand for quite some time.

    2012 is indeed a doomsday for mankind, not in a material sense, but in a spiritual sense. There may be a hundred years of dark days ahead of humans on earth, until a new Renaissance wakes up them. I will be at Yorba Linda Country Club to give a speech for Pat Nixon Republican Women's Group, Thursday, 11/15, at 7:00 pm. I hope you will be there. May God bless this last bastion of human freedom - My beloved home America.

    My best wishes to you and to us all. Kai Chen


    --------------------------------------------------------

    Kai:

    Well said. Corruption won last night. Like a drunk or drug addict who has to reach rock-bottom before they "see the light," so goes America. Unfortunately, for those of us who were awake-and-alert as to what the Democrat Party has become, we all as one nation are now going "down with the ship."

    Not only did a dumbed-down electorate speak last night, but so did God. Today - begins America's second Chastisement - the first being in 2008 - where the "good will suffer with the bad."

    Since Madelyn Murray O'Hare successfully threw God out-of-the-classroom in the 1960's, God has looked down on a population that doesn't allow Him in the public square, acknowledgment at sporting events, objections to saying the Pledge of Allegiance because God is mentioned which this President concurs, celebration of winter solstice over His birth, Christmas, the forced financial support of Abortion-on-demand and the future of mandatory Euthanasia for the elderly, chronically sick, disabled and mentally-challenged, etc.

    God has silently answered back to His creation, and now we all will pay the price for our arrogance and dismissal of our Creator. Many of us have been on our knees for months praying that this election would turn our country back to God and seek His guidance, but He is too offended by our neglect so at this time, our prayers go unanswered. We must now endure the wind at our back pushing us ever more quickly over the abyss of what will begin a real "Hell on earth for the nation."

    Margie Tiritilli, California

  • Topic by fountainheadkc. Forum: 陈凯෹...

    《自由中国》重返好莱坞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11/6/n37...4%E7%95%8C.html

    记录片《自由中国:有勇气相信》(Free China:the Courage to Believe)11月4日参加好莱坞“真相电影节”(Awareness Film Festival)展映,获好评。图为谴责中共活摘器官国际联盟南加代表丘吉尔医生(右)和前中国男篮运动员陈凯。 (摄影:刘菲/大纪元)

    【大纪元2012年11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刘菲洛杉矶报导)

    已经是四项国际电影节赢家的记录片《自由中国:有勇气相信》(Free China:the Courage to Believe)11月4日再次来到好莱坞,参加“真相电影节”(Awareness Film Festival)展映,给各界观众留下深刻印象。

    《自由中国》是由新唐人电视台和美国导演麦克‧波曼(Michael Perlman)联合制作的记录片,以美裔华商李祥春博士和前中共党员曾铮女士的亲身遭遇为经纬,交织出中国万千法轮功学员至今还在遭受迫害的血泪史。该片与中共当局狂砸银弹于纽约时代广场华丽宣传形成鲜明对比,特别是其揭露的中共活摘学员器官牟利等骇人听闻的罪恶,曾让普利策获奖诗人CK Williams看完影片后发出感叹:“我希望我所知道的不是真的。”

    电影放映结束后,主办单位并邀请若干嘉宾上台发表评论兼回答观众问题。曾经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至劳教所的加州法轮功学员李斌向观众描述了在劳教所中被用电棍电击、强迫做奴工的悲惨经历。洛杉矶著名人权组织视觉艺术家协会会长刘雅雅表示,影片令她深受感动,特别是主人翁曾铮在揭露迫害的同时没有回避自己被强迫转化的经历,真实地向世界展现了中共对信仰人士的身心摧残。

    陈凯:法轮功受迫害也是美国人的事

    前中国国家男子篮球队队员陈凯在看完影片后评价说:“人在非常困难的状况下能够坚守自己的信仰,拷问自己的良心,这在整个中国大陆是很少见的。”

    他希望每个人都能像法轮功学员一样为中国的自由做出个人的一份努力,“每个个体都是有能力的。你看他们(曾铮、李祥春)就自己写书或者站出来说话。” 陈凯对法轮功学员“不合作”的精神表示赞赏: “法轮功学员通过很和平的方式,‘我不跟你合作’,这就很好——我不会诉诸暴力,也不相信暴力。但是我可以用不合作的方式。在中国如果用不合作方式……(中共)不会(维持)太久。”

    同时,他也表达了对美国作为自由世界领袖的失望情绪,“我不满意的也是:美国对中共的性质不理解。里根当政的时候,他每次到苏联访问首先要求会见异议份子,先跟异议份子谈话才跟苏联政府谈。现在我说中国没有戈尔巴乔夫,在美国也没有里根。所以共产党很多事情就可以得逞。因为没有一个人在美国作为道德领袖站出来。里根他就会讲——这是一个‘邪恶帝国’,他不管自己的下属告诫这样做会得罪别人。”

    不过陈凯仍对美国充满希望,“我相信在美国一定要出现一个道德的巨人,像里根一样。” 正值美国总统大选和中共十八大即将召开的时刻,两个日子如此接近,陈凯分析道:“中共它为什么要定在11月8日(开十八大)。它也要观察美国对中国的态度,美国新总统当选以后它怎么呼应。因为中共是没有道德原则的……而美国有原则。美国独立宣言里讲个体有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这个道德理念不仅是美国内政的基点,也是美国外交政策的基点。每个人、包括法轮功,在中国受到迫害也是我们美国人的事,不可能不是。在这个基点上我们承担的是道德领导责任,因为在我们的独立宣言和宪法里面表达的不止是美国精神而且是人类的精神。”

  • 18大前 民众大规模撕毛像声援四青年(组图)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11/3/n37...E%EF%BC%89.html

    【大纪元2012年11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陈静慧综合报导)中共十八大召开前夕,河南郑州四青年一起撕前中共党魁毛泽东画像,以示唾弃毛思想。11月1日,四青年中一位叫曹晓东的青年被警方传唤,随后另外两名撕像青年也联系不上,疑遭警方传讯。消息传开,引起民众的强烈不满,激发大规模的撕毛像活动,并称其为:“撕八大”。

    大学生撕毛像 呼吁“去毛化”

    10月25日,郑州律师姬来松、爱滋病维权人士曹小东、程帅帅和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大学生在河南省郑州市紫荆广场公开撕毁毛泽东画像,以示对危害中国人民的前中共党魁毛泽东的唾弃,呼吁中共“去毛化”。

    11月1日,撕毛像四青年之一的曹晓东被郑州经八路派出所警察带走,彻夜未归。另外两名青年也下落不明,引起民众的高度关注。
    11月2日,曹晓东的朋友(新浪微博名为“V蓝无忧”)发消息说:“晚七时许,我和小东女友进入经三路派出所接人。我见到了小东,并提醒警察已到时间。警察说:‘知道,还有点事问。’我外出买点食物。十分钟左右返回,该警及门卫称小东与女友已走。但,包括我在内,无人能与他俩取得联系。”

    据《网易》新闻介绍,程帅帅和曹小东是爱滋病志愿者,曾经筹资建爱滋公寓,为到郑州看病的爱滋病患者及其家属提供免费住宿。

    撕毛像遭警方24小时传讯 引起民众的愤怒情绪

    仅仅因为撕毁中共前党魁毛泽东的画像就遭到警方24小时的传讯,此举引起了民众的极度愤怒,网路沸腾。许多作家、记者、律师、名人等纷纷发声,要求警方立即放人。

    民众“铁流老右”拨通郑州警察的电话,要求立即放人:“请大家关注郑州曹小东等四青年因撕毛头像被警察扣押,目前在派出所接受调查一事。看,文革血腥恐怖一幕在郑州重演了!刚才我给郑州警察刘队长去电话 (18638188903),问曹犯了什么法?他不回答,叫我找派出所。我说,我就撕了上百张毛像,欢迎来调查!绝不准许文革复僻,绝不准许郑州警察重演文革闹剧。……我又给郑州刘警官去了电话,问他凭什么拘曹等四青年?他说他们依法办事?再问那条法?他答不出。我厉声指责他们破坏十八大,为薄熙来撑腰打气,必须立即放人,否则承担一切后果,现在网路上已沸腾了,我说一小时后再去电话。”

    作家草军书表示,警方传讯四名撕像青年显示出权力的霸道蛮横。撕碎一张印刷品有什么罪?……。

    邢建民律师表示:“郑州曹小东等四青年因撕毛头像被警察扣押,法律依据何在?曾几何时,家家必备的毛画像、毛语录、毛像章现在都到哪里去了?撕毁、烧掉、丢弃、当破烂儿卖了....如果这些行为都应处罚,那70年代以前出生的国人大概无人能幸免!包括正在参加斯巴达的当朝大佬!”

    小说作者夏商也表示声援:“……在民主国家,撕毁乃至丑化政治人物头像根本不算什么。毛像印在人民币上,我们随身携带,每天都用,不代表喜欢这个人。这只是将政治人物物化,和将毛像印在卷筒纸上擦屁股没本质区别。”

    民众“远征锋”痛骂道:“网传,郑州撕毛像者已有三人被拘留,另一人正在抓捕。你大爷,吓得老子尿都出来了。赶紧把钱包从屁股兜拿出来,撕个像就拘留,老子这还不得给枪毙呀!明天一定要找根红绳子,把个钱包系在头上!×,那个王八蛋设计的百元钞票,害得毛爷爷天天被人坐屁股底下!”

    毛泽东被称为20世纪“三大屠夫”之一

    大陆民众对前中共党魁毛泽东在执政期间,多次发起党内党外运动,数千万中国人在迫害中死于非命;1960年前后3年的大饥荒人祸,造成约4千万人死于饥饿,更发动文化大革命,毁灭性的破坏了中华传统文化的实物和精英深感痛恶。毛泽东的残暴独裁与希特勒和斯大林臭名相齐,而被称为20世纪“三大屠夫”之一。

    因此,郑州警方的举动激起了愤怒民众的强烈反弹,更有人发起大规模撕毛像活动,以声援撕毛像四青年,并将此活动称为“撕八大”。

    (责任编辑:李熙)



  • 【时事访谈】陈凯:中共强权操控下的中国畸形体育
    Kai Chen Interview/Chinese Perversion and Pathology


    点击收听http://big5.soundofhope.org/node/278089

    在中国,体育是以中共强权为需要,为中共站台的工具,并不是每个个体追求真实的选择。所以中国体育运动是一种畸形发展。

    亲爱的听众朋友, 您好!这里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时事访谈】节目, 我是静汝。

    据悉,在伦敦举办的2012年奥运会中,对于中国所获得的金牌数不断引来人们的非议。一些相关人士认为,就算中国奥运金牌数远超西方各国,也不能算是一个体育大国,因为全民体育水准严重落后西方半个世纪。也有海外媒体报道指,当16岁的中国女游泳运动员叶诗文,成为奥运史上混合泳单届两项最年轻的金牌得主,特别是400米混合泳的最后一段50米的自由泳速度,超过男子的超常成绩时,使世界各国在惊讶的同时又对她产生了怀疑,有关服用禁药的疑云风暴的评论文章不断围绕着她进行,显然叶诗文所引发的强烈质疑大过赞赏。与此同时,很多中国网民更是声称对奥运没有兴趣,相反,国内目前此起彼伏的大规模民众抗暴却让网民十分关心。有评论者指,举国关注奥运已成为历史。本台记者就此采访了原中国国家篮球队队员陈凯先生。陈凯认为,在中国,体育是以中共强权为需要,为中共站台的工具,并不是每个个体追求真实的选择。所以中国体育运动是一种畸形发展。

    下面就请听本台记者对陈凯的采访报道。

    记者:陈先生, 您好!我最近看到网上有一组数字,说中国培养一个运动员所花的费用是其它国家的4到5倍还多。

    陈凯:我首先用一个逻辑来思考,在中国那个体育制度也好,或者中国社会也好,没有什么东西是民间发起的,全部是政府发起的。前不久天才知道,有一个作者,他看到我的书以后采访我,他觉得最感兴趣的历史就是当时国家体委六十年代、七十年代的时候是什么样的状况,我的书里都有描述。象兵乓球这个运动其实确实你仔细想想共产党取得政权之前的时候,有没听说过中国谁打过兵乓球的。后来他发现发明兵乓球的这个人历史很有意思。这个人在英国的时候,他是个马克思主义者,是个极左派。为什么后来突然李富荣、张燮林、庄则栋这些人为什么到最后这么出名,这个人他第一次发现就是这个人把这个乒乓球告诉毛泽东,告诉周恩来以后,中国就开始自上而下在国家体委成立了这个项目。

    开始成立这个项目以后,就开始组织比赛,很多少体校里就开始有这个项目,学校里开始有。因为这个运动本身不需要太多设备和场地,它不象足球,所以很快就在中国发展起来了。这并不是民间引进的,也不是民间发起的,这是政府发起的。所以,中国体育运动的畸形就是一切都是以政府为基准,由政府来决定,它的病态也都是由这块引起的。在这方面,我觉得这中间有很强的文化因素,因为中国没有各个概念的形成,就是每个个体没有创造性。在中国你有没有见到什么人有发明创造?没有这个状态。没有人去真正对自然界的规律发生兴趣。所以,中国你就发现,它的专制造成很多任何社会中正向的发生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任何东西都是从政府发起的,都是为了政治权力和利益,而不是真正为了…就像爱因斯坦发现自然界规律。这些东西都是由个体发起的,它们跟政府没有如何关系,是个体追求真实,个体相信真实,个体对真实的信仰,去发现上帝给这个世界所有的规律,这规律不是人创造的。不是说你有枪杆子顶你脑袋,你就一加一可以等于三了。一加一等于二不是人发明的,人发明不了这个东西,人只能去发现这个东西。由政府为基准的社会会产生相反的现象,它们认为人可以命令自然界,就象大跃进,一亩产一万斤,为什么不可以呢?但是自然界没有这个,自然界中有一个特殊的规律,作为人你只能去发现,只能去服从这个规律。人想发明规律的社会都是专制社会,人不能发明规律。共产主义专制社会、无神论的社会经常会有那些比较可笑的事情出现,又可悲的事情出现。

    在中国,他们认为自己是上帝,自己可以发明些规律。比如,为什么我拿个苹果往天上一扔,就能往天上飞吗?它告诉你可以,有枪杆子你就可以命令这个苹果往天上飞。很多中国人也都相信这个东西。为什么你很少看到中国人追求真实的人,因为追求真实在中国没有意义。它既不能给你带来利益,也不能给你带来地位,都不能给你带来。那中国人集中精力追求什么东西呢? 能够在这个社会中取得某种地位,取得某种权力,这他认为,噢,这是他生活成功的一个标志。西方一个基督社会文明里面,从来没有说把权力作为一个人成功的基点,都是说只有真实才能实现自由。把真实,把自由,把信仰,把人的正义感这些东西作为人的基准。但这个基准直到今天在中国建立不起来。

    记者:有海外媒体发表评论文章指,从中国运动员的表现看到了中国近乎残忍的训练体制,中共政府也以为体育的胜利能证明政权的正确与强大,

    陈凯:到今天你可以看到在中国追求的都是钱和地位。他对自己的幸福视若罔闻,他漠视了,中国人不关心自己是不是幸福。从来没有人问过,说你这个人幸福还是不幸福,你高兴么?你生活中觉得满足么?中国人不问这个东西。中国人说,你汽车多大?你房子多大?你孩子上大学?有文凭没有?讲的是这些。这些东西并不是幸福的标准,你仔细看看,幸福的标准不是这个,幸福的标准是个体的满足感。但是个体满足感怎么来?你必须要有信仰,信念。相信有上帝,相信有真实,相信有爱。

    其实,非常重要的一些普世价值,这个价值就是不管你肤色什么样,长什么样,个高个矮,有没有天才?…… 象美国独立宣言讲的,追求是生命、自由,这些东西不管你在世界任何角落里,这是永远不变的一个真实。这个真实不是你有枪杆子就可以把人性改变,让人不追究这个东西。

    在中国为什么说民众开始拒绝这个东西,因为没有人信仰神,也不相信世上有什么普世价值,有什么客观真理,都不相信这个东西。人们认为真理是由枪杆子发明的。象毛泽东讲的:枪杆子里出政权,而且下面一句话是,有了政权就有一切,没有政权就丧失一切。从逻辑上来讲有了枪杆子就有了一切,没有枪杆子就丧失一切。你管共产党执政也好,到哪去也好,它追求的就是拿枪杆子顶着你脑袋说:一加一等于三,一加一等于五。所以为什么说在中国这个畸形的社会一切都是由强权来决定,也就是说不只是体育运动,比如乒乓球世界推广等这些东西,是由自上而下来决定的。连你的生育它就是来管你的,一胎制,告你你不能有第二个孩子,告你到时候你就的堕胎,就得绝育。就象畸形病态的社会。

    记者:有海外媒体报道,16岁的女游泳运动员叶诗文目前已经成了世界泳坛的新星,但是她不仅聚集了全球对其是否服用兴奋剂的怀疑目光,而且中国先前的兴奋剂丑闻事件再度被挖出来。

    陈凯:兴奋剂是临时的一个药物,使神经系统发生变化。激素是一个训练药物,激素就是女性自然肌肉对脂肪的比例。就比男人的要低,女人的肌肉自然就少,脂肪就多。但象中国的这样的体育运动,或者有些人想走些捷径,她会服用男性激素。这个就是中国现在的运动员她们经常会用的状态,像女子举重运动员啊,说话的声音都变了,说话像男人一样,这不是自然状态。一定是药用激素的状态,药用激素让整个生理都会产生变化。喉头会出来,声音会出来,你会长胡子,这不是由兴奋剂产生,这是激素,男性激素。

    服用男性激素的话,你身体的脂肪和肌肉的比例都会产生变化。这个东西都不是自然状态下产生的,不是说你训练可以训练出来的。这是由身体激素的变化而产生的。所以有些女性服用这种东西,将来对自己的生育啊,自己的将来生活都会受到重大影响。但有很多人不管这些东西。因为在中国又缺少这些科学知识,政府又给洗脑,不管你这些。政府告诉你说没事没事,用吧。

    很多人都认为这个危险是值得去做的,一生就这么一个机会。而且很多在中国尤其是女性运动员,因为中国女性是二、三等公民,堕胎的话首先堕的就是女性,所以发现胎儿是女性就坠胎,是男孩就要着。很多女人在中国作为运动员来说,她认为运动是提升她个体地位的几乎是唯一的途径。你要在农村里,女人就是做饭生孩子,你还能干什么?国家体委看中了你,看你身材不错,耐力也好或跑的快,他就把你挑上,专门培养你。就是在中国的有些女性巴不得有这种机会呢,还会管自己用药还是不用药呢?用激素还是不用激素?她们不考虑这个。所以在中国这种现象就会越来越普及,越来越普遍。不光用药,它这个是政府在系统给用药。究竟它怎么用药的档案如果共产党不倒就出不来,就像东德一样。东德大家都知道在用药,可你查不到。那什么时候查到呢,是东德共产政权倒台以后才查到的。所以这些东西我们都知道她们有违反规则或者这样走捷径的状态,用药取得成绩,为政府站台,我们都知道,但是你又没有证据,因为共产党没倒。等共产党倒了以后你才能拿出证据。

    记者:您刚刚谈到中国的畸形体育是中共强权操控所造成的。那您曾经是中国国家篮球队队员,请您谈谈您是怎样摆脱政府的操控而追求真实?

    陈凯:我非常幸运(Lucy),我也是非常奇特的一个人,就是说我从那个社会出来以后,作为一个体,没有被他们变形,没有被他们变成一个怪物,仍然就保持了我自己的逻辑,清醒的头脑。保持了自己对生命的热爱,对性格的追求,保持了这些东西,我仔细想想我写书也好,或者做活动也好等各方面,我就发现是一个非常神奇的故事,就是说从那个环境下出来的话,你居然就能以做一个自由人出来,说明什么问题?第一个你自己的自由幸福是可能的;第二个你要付出代价。决定去追求自由,追求幸福,追求真实的时候,代价是很重大的。那就是说你必须有勇气去追求这个东西,你必须脑子里有一种信念。

    我当时在中国时我自己脑子里经常就有这种想法,就是我有可能是被诅咒的。因为没有人去追求真实,也没有人去追求幸福,也没有人去追求自由,为什么我要去追求这个东西呢?我每次去追求都受到强大的压力,给你处分,打击你,开批判会,每天干这个。但是如果我不去这样做,不去追求这些东西的时候,那我的生命有什么意义呢?我在中国时把这个看成是对我生命的诅咒,因为你要去追求这些东西的时候,你在中国就取得不了地位,你不光是取得不了地位,你对周围那些追求地位的人产生威胁。

    我到美国来以后才发现,哦,我不属于那个地方。在这有这么多追求幸福,追求自由的人。有这么一个自由国度,有一个我觉得是家的地方。所以我就把这个结论转过来了,我是一个被上帝祝福的人,并不是被诅咒的人。今天我对幸福,对真实有了追求。我用我的故事告诉所有在中国的人,一切从个体开始,不用去抱怨生命,抱怨生活,就是从自己开始,慢慢建立自下而上的一个社会,也就是从个体到群体的社会。不要一个从上到下,从政府、群体到个体的社会,这都是假的社会。真正的正向的社会是一个自下而上的社会,也就是从每个人自己做起,每个人自己的操守,与神的沟通。这样的话才可能慢慢才能走向一个正向的轨道,正向的途径。

    中国是对上帝的背叛和一个亵渎,整个社会的存在就是这个样子,把黑的说成白的,指鹿为马,这些事情在中国频频出现。坏就坏在什么地方呢? 坏就坏在它已经造成一种文化(党文化),就是让你接受现象。很通俗的话就是说,在中国它就认为不强奸,不卖淫你就不能生育。所以很多人就认为没共产党,中国不就乱了吗?不相信人们可以有爱,有尊严正义感的生活。这不是说可以用科学可证实的东西,这是一种信仰。信仰人可以自由。

    比如在美国当时独立的时候,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不是王国的,怎么会产生一个社会它会相信可以自己治理自己呢?为什么在美国就可以做?而且做到了,美国就冒着这样的风险从专制的状态下解脱了出来,走向自由,而且相信我们可以自己治理自己。每一个个体都可以为自己的幸福,自己的自由,自己的健康作合理的决定,这就是美国的信念,也是美国自由女神所代表的、所体现的信念。

    我们不需要政府告诉我们怎么做,我们只需要我们的良知,我们的理性,我们用不着政府来告诉我们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你只要心中有神的话,你自然就知道。可是在中国这个社会你就可以看出,形成政府是什么父母官啊,所有的民众成都成为一种幼儿状态,不能为自己的幸福作决定的状态。

    听众朋友,今天的【时事访谈】节目就到这里,我是静汝,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Content created by fountainheadkc
posts: 1373
place: Los Angeles, California,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Sex: male
Page 6 of 50 « Page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50 Page »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Visitors
0 Members and 7 Guests are online.

We welcome our newest member: ancientgroundhog
Board Statistics
The forum has 899 topics and 2068 posts.



Xobor Create your own Forum with Xob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