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Search

show search options
  • Topic by fountainheadkc. Forum: 陈凯෹...

    The Chinese Conscience is Actually a Moral Corruption
    中国人的“选择性良知”其实是一个道德堕落与败坏


    Kai Chen/Just a Thought
    陈凯/一思


    根据安全与否(权势者、传统与多数是否接受)而决定是否表达一个人的良知其实是一个人怯懦、混乱与腐败的表现。 
     
    3/11/2013

    The recent anger and uproar over the murder of an infant in Changchun "car thief confession" and the past seemingly display of the "Chinese Conscience" over "Little Yueyue's accidental death" all show me only one thing: The "zombie state" of immorality in China is beyond repair and salvage. Indeed, China needs not to be saved but to be destroyed entirely and start anew.

    I am not talking about the criminals and culprits in the incidents. I am talking about how/when/where the Chinese choose to react to show their indignation toward these incidents. Choosing carefully to display one's anger according NOT to one's own conscience and sense of justice, but ONLY to how safe and how convenient the circumstances are is truly "a morality and conscience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With millions having been murdered by Mao and the communist regime in China, with millions of forced abortions and infanticides, with injustice and atrocities committed by the current Chinese regime every minute in one's own neighborhood, with the biggest mass murderer in human history - Mao's images everywhere and on Tiananmen Square, the Chinese choose to remain silent. While in the case of Changchu "car thief murder" and Little Yueyue cases, suddenly there is an uproar among the Chinese as if they finally have found their inner conscience and a sense of justice. Yet in truth/fact/reality, this seeming indignation over the murder of an infant only shows the Chinese cowardice, moral decay and a state of zombie-like existence.

    Choosing when to show one's anger and indignation according to circumstances and safety is a manifestation of "moral relativism" widely adopted and displayed by the leftists in the West/America. In China's case, this expedient "morality" has always been the "Confucian ethics of hierarchy" since the beginning of China's existence. It has been the MO of the Chinese immoral/amoral/anti-moral display throughout its few thousand of years of history. Some people compare the incidents with the similar cases in the West and America. But a stark contrast is the reality. In China, people has always been told by the government what is good or bad - good is bad and bad is good based upon whether or not one's behavior benefit/damage the collective. They have long castrated themselves of the sense of morality instilled in them only by God. In the West/America, the moral compass has always been in place to guide/direct the society (due to the presence of a Judeo-Christian culture) - good is good and bad is bad regardless of the circumstances/collective interests.

    This stark contrast in one's moral behavior results in Western societies moving forward while the Chinese society revolves around a deadly and nihilistic dynastic cycle. In Chinese zombies' eyes, there is no direction or guidance by a divine entity. There is only a moment to moment existence guided by one's instinct of survival and a culture of moral expediency: You shut up when danger is present. You shout out when government permits you to voice. The bad is never bad and viewed as wisdom even virtue if one can survive physically. Guns and murderers become gods in China. Mao's image being everywhere is not surprisingly the necessary result.

    Indeed, in the West/America, people worship Christ who was murdered by the multitude of morally confused, while in China people (the multitude of morally confused and castrated) worship Mao who murdered tens of millions. Do you still see the eunuchs and zombies in China as moral beings, as displayed by Changchu "car thief murder" and Little Yueyue?

    I rest my case.

  • 陈凯新作/关于幸福 Kai Chen on True HappinessDateMon Feb 25, 2013 11:28 am

    Folks:

    Life is not to be rehearsed but to be lived in full. Life cannot be bargained for but has to be devoted to with one's integrity. Those who want to live a perfect life by rehearsal after rehearsal will miss life entirely. Those who want to bargain with life will find only misery and tragedy waiting for them.

    生活是不能被预演的。 生活是必须被有风险的行为与决定而充实的。 生活是不能被讨价还价的。 生活是必须被诚恳与正直而完整投入的。

    那些总想用一次次的预演追求完美生活的人将最终失去生活的真义。 那些只懂得对生活讨价还价的人最终得到的只是无奈的绝望与痛苦的悲剧。

    May we heed these words and live a full life with true love and true freedom encompassed in our faith/spirit and reason/mind. --- Kai Chen 2/25/13

  • Topic by fountainheadkc. Forum: 陈凯෹...

    陈凯访谈/中国体育腐败之源
    Kai Chen Interview/Corruption in China's Sports


    中国足协反赌扫黑 评举国体制下难遏制图

    February 19, 2013 @ 5:24 pm · Filed under 禁网新闻

    http://bnews.oggix.org/2013/02/19/%E4%B8...88%B6%E5%9B%BE/

    近日,中国足协纪律委员会公布罚单,对在反赌打黑运动中查出违纪的单位和个人进行处罚。(网络图片)

    免翻 墙 直连本站: http://tiny.cc/meyarw

    【新唐人2013年2月20日讯】(新唐人记者田净、刘璇采访报导)

    近日,中国足协纪律委员会公布罚单,对在反赌打黑运动中查出违纪的单位和个人进行处罚。处罚手段包括扣分罚款、退回比赛奖项、终身禁足和禁足5年等。但评论认为,举国体制本身就是腐败的,这个社会整个的政权把这个体育作为一个政治工具,为自己欺骗民众而服务,不废除这个体制仅靠处罚难遏制腐败乱象。

    据大陆媒体报导,2月18日中国足协纪律委员会公布的罚单,其中,58名足球人士遭到处罚,33人被终身禁止参与与足球有关的活动,也有25人被判5年内禁止足球活动,另有12支球队遭罚款或取消奖项。

    报导说,被终身禁足的名单中还有一大部分是涉案的各支俱乐部的原官员,被禁足5年的人员一共有25人,除了贿赂原因外,其余10人则都是因为进行了不正当交易。外界认为,中国足坛打假扫黑终于有了结果。

    然而,体育教练陈凯向《新唐人》记者表示,中国现在是一个没有道德的社会,而体育本身就是腐败的一种工具。

    陈凯指,在腐败社会里人们没有对体育真正的热爱,对艺术的热爱,或者对任何事业的热爱。人们都是对这个东西去赚钱。所以,为什么在中国不会有真正的这种体育精神。体现不出体育精神的伟大。

    〝体育精神应该是从人本性上来做,体现人的意识,人的价值观,人的道德观,不应该跟民族意识紧密挂在一起。大家都知道举国体制是要完蛋,但这些利益者、得利者拚命保护这个制度。〞


    不过,对比3年前的一次处罚决定,当时,3家俱乐部因涉及假球案而遭受处罚,广州医药、成都谢菲联两家中超俱乐部降级至中甲联赛。青岛海利丰俱乐部直接取消联赛注册资格,罚款20万元。因此,报导说,对于这次的处罚要〝温柔〞多了,互联网上,大多数网民也认为〝处罚偏轻〞。

    《法广》发表文章说,从处罚的力度来看,百万人民币的罚金与各俱乐部每年的实际投入相比,可谓杯水车薪,〝没有哪家俱乐部会为这张罚单大皱眉头〞。至于取消当年联赛排名和头衔,对于涉案俱乐部,也根本不算什么。只有罚分,对那些涉案俱乐部造成压力。

    文章还说,中国足协正式公布对中超涉赌球队的处罚结果,一些网友的评论也认为这不过是〝从轻发落〞,虽是出于维持联赛稳定的大局考虑,但这张罚单难称重罚,这样的做法也埋下了隐患,不排除今后还会有球队铤而走险。

    陈凯说,〝因为在中国不是把每一个运动员个体的爱好和认同,每个人都把体育作为工具。一个热爱体育运动的人在中国很难生存。因为中国的社会它是把一个人的热爱、一个职业、一个运动、爱好,周围的人都会用这个东西来要挟你。是非常危险的一件事情。〞

    〝所以用这种心态本身就是腐败。它去惩罚某一个东西,某个人,并不是真正去惩罚腐败,他们去做这件事情的时候,而是对这个政治有好处,对这个政权,或者是产生某种欺骗性的就是一个政治目的,稳定它们的政权。〞


    体育教师鞠宾说,足球踢假球一直是存在的,它牵涉到很多的利益,官场上,还有足协内部的,还有权宜、交易都跟这些有关系。所以很难打破。它这是一个制度的原因。

    〝中国的新闻有这种导向,致使百姓动不动就为国争光,为中华民族争光,这个大帽子没有人能扛得起。很多东西都是用这个东西来引导,而不是来激发你。〞

    鞠宾指出,有些问题大家都知道,你比如说单项协会、举国体制应该把它破坏掉,但是在具体执行的时候,不是真的朝这个方向运作。你应该首先从意识里面,把民族意识和中华民族这种意识把它淡薄。因为你本身把这种意识抬得很高,体育超出了它本身应有的范畴。过强的政治化和民族化是对体育的一种压制和一种歪曲。

    陈凯:〝在国外运动员进入俱乐部是自愿的而不是被胁迫的。每个运动员都会被安排到适合他自己的位置上,发挥出自己的水平,把体育水平往上推,而在中国不是。〞

    因此,陈凯认为,举国体制不取消,体育腐败不可能解决。


  • My Way 我的路http://kaichenblog.blogspot.com/2009/01/...-subtitles.html

    陈凯博客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陈凯再版/让世界多一个幸福人
    One More Free/Happy Soul in the World - Your Power as an Individual


    “自由人”对抗“中国人”序列
    "Free Beings" vs. "Chinese" Series


    陈凯一语: Kai Chen's Words:

    “道德相对”与“文化等同”造成了中国人畸形的奴性的幸福观: 他从不问他自身是否自由与幸福。 他只问他自己的牢笼是否比别人的牢笼更舒适;他只问他是否比其他奴隶从奴隶主那里多得到了一条毯子。 他人的状况是中国人鉴别自身状况的标准: 他人的奴役是自身的自由。 他人的痛苦是自身的幸福。

    只有使自身自由和幸福,世界才有自由和幸福的可能。

    "Moral Relativism" and "Cultural Equivalentism" have created a sick and warped view in some people's, especially the Chinese mindset about freedom and happiness: He never asks whether he himself is free and happy; he is only worried about whether his cage is more comfortable than his neighbor's cage, or whether he has obtained one more blanket from his master than his neighbors. Others' state of living is the standard by which the Chinese judge their own state of living: Others' slavery is their freedom. Others' misery is their happiness.

    Only by making oneself happy and free, the world will have a possibility to become happy and joyful.


    ******************************************

    by Kai Chen 陈凯 (Written 6/28/2006, Reprint 8/4/2011)

    Lenin once said that only by liberating all the people (mankind) in the world, oneself can be finally liberated. According to this view, no one in the world will ever be happy and free, because there is always someone in the world that is unhappy and enslaved. This is "Moral Relativism" carried to the extreme. Of course, only an atheist can have such a point of view, for he is never sure about anything beside yearning for power over others. He will never love anyone, for he has no basis for judging what is love. He will never be happy, for he has no foundation to assess what happiness is. He will never be free, for he has no criterion what freedom really is...

    A person with no faith will never be certain about freedom, happiness and anything else for that matter. Fear, confusion and uncertainty will always accompany him. Abusing and being abused/using and being used is his daily experience.

    Due to the potent cultural narcotics under which the Chinese have subjected themselves for thousands of years, many have effectively castrated themselves off the capacity to be ever happy and free. Modern communism has further purified the narcotics and rendered the Chinese complete zombies/vampires without souls preying upon one another: They think an unhappy person can make himself happy by saving others from their unhappiness; they think a self-enslaved person can help others to find freedom. Only a complete narcotic addict can have such a view. Only a complete idiot can believe in such a view.

    Looking around the world and searching throughout history, is there a free country established not by free beings, but by slaves and overlords? Is there a happy country established by a bunch of self-loathing miserable eunuchs, slaves and whores (Eunuslawhores)?

    When I was in China, I had made a promise to myself and my best friend who died from communist persecution that the biggest revenge I would ever exact on the evil regime was to make myself free and happy. Today I have fulfilled that promise. I am free. I am happy. And I think I have become the biggest threat to the evil, despotic Chinese Communist regime, for I will never perpetuate a vicious, despotic, slave vs. overlords, man-eating-man cycle. I have freed myself from that vicious dynastic cycle and from that man-eating cyclone. There is one less destructive element today to ruin other people's lives and to add to the world misery. I have indeed liberated myself.

    Having become an element of freedom and happiness, I feel every moment that I am projecting the light of freedom and happiness around me, onto my own environment, onto others. I have become the most powerful person on earth -- I have become a free being.

    Do not join in the vicious, deceptive cycle of pain, misery and mental slavery! Separate yourself from the destructive cycle and extract yourself from the perpetual man-eating-man quick sand. Then and only then the vicious cycle, the quick sand, the insidious swamp that have swallowed millions of lives will finally lose their power and disappear into the oblivion, into the past. Hereby I urge every living soul: Free yourself to become a happy and joyful being, before you can truly contribute to the cause of liberty and human freedom.

    Only after you have liberated yourself, only after you have become a happy, creative and productive being, the world around you will finally progress toward a better tomorrow. Those who want to save the world but themselves are self-castrating, self-deceiving, God-pretending man-eaters. We have been through many dynasties. We have been through many forms of despotism/tyranny and we have been through Mao - the Devil himself, and the evil spell of communism. We have to ask ourselves:

    What have we ever learned? Are we ever capable of learning and progressing at all?


    Posted by Kai Chen 陈凯 at 9:21 AM

  • Topic by fountainheadkc. Forum: 陈凯෹...

    陈凯新作/关于幸福
    Kai Chen on True Happiness


    About Happiness:

    By Kai Chen 陈凯/“一思” "Just a Thought" , 2/16/2013

    You can feed and cloth your children and take care of them,
    but you can't make them happy.

    你可以照看你的孩子们,
    但你并不能使他们幸福。

    You can help your loved ones and friends,
    but you can't make them happy.

    你可以帮助你的亲人与朋友,
    但你并不能使他们幸福。

    You can make love to your lover,
    but you can't make him/her happy.

    你可以与你的爱人做爱,
    但你并不能使他/她幸福。

    Happiness is a promise one gives to oneself,
    and must be fulfilled throughout his/her life via struggles.

    幸福是你对你自己的承诺,
    是你对你一生搏争的精神满足。

    Happiness is to be achieved by paying a price,
    according to one's own values, conscience, reasons and logic.

    幸福意味着付出代价,
    那代价来自你的价值,良知与理性。

    Happiness is never given by charity and kindness,
    for it is never endowed by others, even God.

    幸福绝不来自施舍与好意,
    因为它不是他人与上苍的产物。

    Yet true happiness does exist,
    and it can only be felt by oneself via uncompromised actions.

    真实的幸福确实存在,
    但它只能被你自身感知,只能通过你的抉择与言行取得。

    Let's strive and struggle to achieve true happiness,
    and share the most precious feelings with each other.

    让我们相信真实的幸福并付出代价去实现它,
    让我们把心中的幸福与爱人、友人、亲人同享。

  • 屎虼螂的颂歌 Sing in Praise of Dung Beetles DateWed Feb 06, 2013 7:14 am

    中国,太监之国/何岸泉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2月06日 来稿)

    中国大陆,一个充满太监情调的国度。在那里,你可以感受到太监的妩媚细腻,太监的阴柔谦卑,还有太监察言(颜)观色的看家本领。更进一步,你或许会发现,大大小小男男女女官员,都具备太监的扭曲变态心理,和阴狠毒辣手段。他们被阉割了尊严,不得不在自卑中寻找恶毒的主意,通过报复社会,陷他人于同等程度的惨痛,来安慰自己因失去尊严而终日淌血的创口。这些被阉割的创口,不一定在裆中央,或者说不一定只在裆中央,更多的是,在自己内心,在他人眼中。

    太监之国,大大小小的太监们,阴柔恶毒有余,勇猛正直不足。太监之国,官僚衙门里,人人是上司的太监,也同时是部下的土皇帝。

    太监,是中国特色系列中,最具中国特色的文化项目。我在寻思,太监,是属于非物质文化遗产,还是属于物质文化遗产?不知道中国政府有没有向联合国申请太监为物质或非物质文化遗产。可能政府太忙了,既要反腐败,又要保卫钓鱼岛,无暇顾及太监。如果没有,我建议有兴趣者尝试去为伟大祖国申请。

    历数中国特色文化系列,有中华料理,中医中药,武术气功,测字算命风水,书生和尚道士,中共法轮金光党,春运春晚洗浴店,青铜瓷器国画,相声小品红歌,八股高考推背图,唐诗宋词元曲,豆腐渣雾霾地沟油,等等。可最具中国风味的,还数太监。

    中国太监,南踢人妖,北打阉伶,东敌艺伎,西击弄臣。中国太监,历史恒久远,最高官至中央政治局常委。

    东汉末年,公元168年-189年间,共有十二位太监,先后担任中央政治局常委,辅助灵帝治理国家。据资治通鉴记载,汉灵帝曾说过:张常委(张让)是我爸爸,赵常委(赵忠)是我妈妈。

    太监,最早称作“阉人”。太监起源,可以追溯到商朝时期,那时的甲骨文上,已经有类似“阉”的字样。西周开始,阉人开始进入中央机关工作,但只是担任服务员保安等工作。直到东汉,国家宪法和法律规定,帝王家前院后院办公室内屋厢房亭子间阁楼厕所阳台车库地下室地窖厨房水牢动物园水族馆的工作人员,必须全部由太监担任。打那以后,太监正式走上领导岗位,开启太监领导国家的新纪元。中国,因此成为太监之国。

    太监治国的优良传统,与中国其他文化共冶一炉,创造出世界文明史上独一无二灿烂夺目的中华文明。太监治国的优越与先进,使中国强盛且领先于世界长达千年,直至满清灭亡。

    为何中华天朝上国在太监治理下,能够保持长久昌盛而不倒?其实,太监之玄妙,一般人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因为一般人只知被阉之太监,而不知未阉之国家干部精英份子比无裆太监有过之无不及。

    中国之太监,分为两种。一种为无档派太监,另一种是有档派太监。百姓说话直,欠文明,呼之有鸟和无鸟太监。说实话,这两种太监,仅仅区别在有档与无裆,其他并无二致。并无二致,指的是他们的思维和行为并无二致。

    中国太监之德性,一一列举如下。

    千年的帝王独裁中央集权制度,完美剥夺了有档无裆太监们的生命权利。帝王随时可以诛杀国家干部,特别是在中央机关工作的领导干部,因为后者离帝王近,一言不爽,看你不顺,立马怒从心头起,恶从胆边生,大喊一声“来人哪,拉下去斩了!”大家想一想,帝王身边,一群随时生命权被剥夺的人,会有什么样的德性?

    自卑,极度自卑;没有自尊,猪狗不如。献媚陪笑,讨好帝王或讨好帝王的宠臣。满脑子坏水,为何?消灭敌人保存自己,把帝王的怒火转移到他人身上,于是,诬陷诬告诽谤,反复操练到能够熟练使用。检举他人是为了突出自己忠于帝王,根据“反对揭发坏人的是好人”这种不平等条约,打小报告背地里说他人坏话栽赃陷害等,成为每一位太监的必修专业,而且还要研习到博士烈度。这还不够,还要炼到毒辣手段使用起来毫无内疚愧疚于心不忍等不良生理心理反应的境界。

    每天上班起,或早朝,或开会,就要提防他人对自己明里暗里的攻击和影射,也要警惕突然发生对自己明里暗里的表扬和关心。啊,气氛不对啊,他今天看我的眼神如此闪烁不安,是不是。。。赶紧回忆前几天他们的言语行为,是否能从中寻找出一些蛛丝马迹,来印证他们对我动机不纯的表扬和关心,是否预示着他们已经开始对我进行弹劾诽谤调查,或准备在帝王领导面前说我坏话?我何时何地在哪件事情上得罪了他们?赶紧回忆倒带索尽枯肠挖掘真相。一旦发现可疑线索,立即找人托关系请客送礼雇小姐抱佛脚,甚至送上老婆女儿也在所不惜。

    你不相信?看看中央开会电视视频,太监们那抽筋的脸,就能体会,他们内心的极度恐惧和不安。因为,他们每一个人,时刻会面临被政敌撂倒,导致低三下四卧薪尝胆的前功尽弃,家破人亡,遗臭万年。翻翻中国历史书吧,不是一个两个,是一大把一大把的太监,他们的下场,是如此清晰,仿佛就在眼前。哪朝哪代,不是如此?最近最新的一个被政敌撂倒的太监,名唤薄熙来。

    另一原因,千年的奴化儒教,彻底地剥夺了太监们的自由思想。在儒教愚忠地鼓吹仁人君子的忠臣孝子,各种清规戒律下,人的自由思想受到了极大的束缚,最终把读书人都驯化成奴才,即有裆太监。所以,千年来,太监们一边唱着儒教的仁义道德,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高调,一边要提防帝王和政敌的毒手,为了活命,太监们不得不用虚伪,两面三刀,坑蒙拐骗,阴奉阳违,见风使舵,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明哲保身,委曲求全,卖身投靠等手段,来保命保家保名声。试想,一个不能平等待人,不能容许人人拥有自由思想自由言论的权利,扼杀新思想新科技新行为的国度,怎么能使人在惶惶不可终日的情况下,为国家真正保有“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壮志宏愿?

    长期的中央集权,长期的一教专制,培养出大批太监精英,造就了奴才加打手的太监式思维。这种太监思维统治着官员干部的思想,由这种思想的太监统治着国家,这样的国家,才会在西方列强入侵国家时,表现一战即溃,表现出君臣一心求和,割地赔款,无视百姓承受灾难痛苦。

    结束语

    中国,一个太监之国,奴颜婢膝之邦,不男不女之地,对百姓蛮横,对外敌畏缩,对专制卑躬屈膝,对自由残酷镇压。在无裆派太监已经绝迹的今天,裆派太监在横行肆虐。他们高居庙堂之上,在其他大大小小的太监簇拥下,给那片大地和百姓,带来了无穷尽的灾难和痛苦。

    一党专制,太监当权,雾霾笼罩,遮天蔽日,民不聊生。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 ‎''It is us, the enemy is within.'' - 邪恶的敌人就在我们身内。(From qbal.latif)

    It is not the tyrant, it is not even the individual despot, it is not the totalitarian, it is the collective attitude imbued with spirit of the 'wrath of Allah' to institute the license promoting good and stopping vice. This is the root of present confrontation of ideas and war of words, that freewill should be destroyed and pedestrianism given accepted as the legal tender. This is the reason that spring has died early and changed rapidly into an autumn of despair.

    其实并不是什么暴政、暴君或极权者,而是我们每一个人本身的“族群概念”(真主的愤怒)(陈凯/按/或华语系人们的“对西方文化的仇恨与报复)导致了我们文化心态的腐败与堕落与当今世界的理念与言辞的冲突。 我们的“族群意识”导致了我们蔑视个体的自由意志而把多数的意愿当成神愿。 这就是为什么“希望之春”马上就变成了“绝望之秋”。

  • Topic by fountainheadkc. Forum: 陈凯෹...

    禁枪社会与美国在他杀率上的对照
    Contrast of Gun Control Society with America


    How is that strict gun control working out around the world? See the USA statistic at the bottom of the page......Be sure to check out the USA's rating on this list.

    The latest Murder Statistics for the world - from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Murders per 100,000 citizens
    每十万人的他杀率:



    Honduras 91.6


    El Salvador 69.2


    Cote d'lvoire 56.9


    Jamaica 52.2


    Venezuela 45.1


    Belize 41.4


    US Virgin Islands 39.2


    Guatemala 38.5


    Saint Kits and Nevis 38.2


    Zambia 38.0


    Uganda 36.3


    Malawi 36.0


    Lesotho 35.2


    Trinidad and Tobago 35.2


    Colombia 33.4


    South Africa 31.8


    Congo 30.8


    Central African Republic 29.3


    Bahamas 27.4


    Puerto Rico 26.2


    Saint Lucia 25.2


    Dominican Republic 25.0


    Tanzania 24.5


    Sudan 24.2


    Saint Vincent and the Grenadines 22.9


    Ethiopia 22.5


    Guinea 22.5


    Dominica 22.1


    Burundi 21.7


    Democratic Republic of the Congo 21.7


    Panama 21.6


    Brazil 21.0


    Equatorial Guinea 20.7


    Guinea-Bissau 20.2


    Kenya 20.1


    Kyrgyzstan 20.1


    Cameroon 19.7


    Montserrat 19.7


    Greenland 19.2


    Angola 19.0


    Guyana 18.6


    Burkina Faso 18.0


    Eritrea 17.8


    Namibia 17.2


    Rwanda 17.1


    Mexico 16.9


    Chad 15.8


    Ghana 15.7


    Ecuador 15.2


    North Korea 15.2


    Benin 15.1


    Sierra Leone 14.9


    Mauritania 14.7


    Botswana 14.5


    Zimbabwe 14.3


    Gabon 13.8


    Nicaragua 13.6


    French Guiana 13.3


    Papua New Guinea 13.0


    Swaziland 12.9


    Bermuda 12.3


    Comoros 12.2


    Nigeria 12.2


    Cape Verde 11.6


    Grenada 11.5


    Paraguay 11.5


    Barbados 11.3


    Togo 10.9


    Gambia 10.8


    Peru 10.8


    Myanmar 10.2


    Russia 10.2


    Liberia 10.1


    Costa Rica 10.0


    Nauru 9.8


    Bolivia 8.9


    Mozambique 8.8


    Kazakhstan 8.8


    Senegal 8.7


    Turks and Caicos Islands 8.7


    Mongolia 8.7


    British Virgin Islands 8.6


    Cayman Islands 8.4


    Seychelles 8.3


    Madagascar 8.1


    Indonesia 8.1


    Mali 8.0


    Pakistan 7.8


    Moldova 7.5


    Kiribati 7.3


    Guadeloupe 7.0


    Haiti 6.9


    Timor-Leste 6.9


    Anguilla 6.8


    Antigua and Barbuda 6.8


    Lithuania 6.6


    Uruguay 5.9


    Philippines 5.4


    Ukraine 5.2


    Estonia 5.2


    Cuba 5.0


    Belarus 4.9


    Thailand 4.8


    Suriname 4.6


    Laos 4.6


    Georgia 4.3


    Martinique 4.2


    And The United States 4.2


    ALL the countries above the United States have 100% gun bans.



  • 感谢千枫电视台的李茂玄先生再播“我的路” (制作人:赵枫 首播:新唐人电视台/2008年)
    Thanks Mr. Samuel Lee of Thousand Maples TV Station for the re-broadcast of "My Way" (Producer: Fiona Zhao, first broadcast on NTDTV, 2008)

    我的路 -- 四集电视专访节目简介﹕ 陈凯专访 (NTDTV)

    这是一个坚守尊严的无畏的人(陈凯)在心灵上从奴役走向自由的史诗,是一个人从痛苦绝望走向幸福欢乐的真实的故事。 希望每一个看了这个电视连续节目的人能从中找到自己的价值与勇气,无畏地付出代价去争得你的真实的自由与幸福.

    Brief Introduction: This is a true story, a saga of a courageous individual and his arduous journey from slavery toward freedom, from misery toward happiness. I wish everyone who watches this program can pluck up your own courage, find your own values and pay the necessary price to achieve true happiness.

  • Topic by fountainheadkc. Forum: 陈凯෹...

    陈凯访谈/基督精神-四大要素之二
    Kai Chen Interview/Christianity




    视频连锁 Youtube Link: http://www.youtube.com/watch?v=B9oQrfBFYms&feature=youtu.be



    陈凯博客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对基督的儒化与佛化--华人的信仰病态一观
    Confucianizing Christianity – A Typical Chinese Pathology


    作奴的“中国人”用虚无对抗存在
    How Chinese Use Nihilism against Existence


    “自由人”对抗“中国人”序列
    “Free Beings” vs. “Chinese” Series


    By Kai Chen 陈凯 5/8/11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中国人”用虚无对抗存在,用奴役对抗自由,用受害者无奈与苦难的绝望对抗自由人对尊严与幸福的追求早已不是什么新闻。 但那些来西方反西方,用自由灭自由的“中国人”试图用佛家儒教解义基督精神的丑态怪象仍常使我哭笑不得,不知是想用呕吐来表达我的恶心,还是想用唾辱来表达我的愤怒。

    就像许多“反共人士”总想将“个体自由”从他们的“民主”中删除一样,华语系的所谓“基督徒们”也总是想将“个体自由意志与个体价值”从基督精神中删除。

    你(如果你懂英文)只要到华语系的教堂去听一下看一下就会知道用英文传教/祈祷与用中文传教/祈祷的根本区别了。 “上帝”(Supreme Emperor)与“原罪”(Original Crime)是与英文的God 与“Sin”的原义截然相反的。 God (In one definition - Short for Goodness, 上苍的一个定义--“好”的简称)是有其基督精神的道德含义在其中的:真实,爱,宽容,基于自由的人的幸福与快乐(Joy)是基督精神的内涵实质。 信仰、理性、情感、欲望、自由意志、个体独特是God/上苍在造人的时候就赋予人的深含意义的特质。 消灭/诋毁/否认/扭曲这些God/上苍所赋予的特质是对God/上苍的消灭、诋毁、否认与扭曲。 无怪乎华语系的“基督徒们”往往为自己的物质利益祈祷,而英语系的人们则往往为真实的精神价值祈祷。 (你难道没有想过为什么“中国人”向往“繁荣、昌盛、统一、和谐、、, 而“美国人”则对“正义与自由”不懈地追求?)

    请记住: God/上苍并没有创造希特勒、斯大林、毛泽东、、。 是“反God/上苍”创造了这些恶魔。

    基督精神的伟大在于它是解放人并使人走上自由欢乐的人生的。 基督用他的受难/死亡/再生告知人们不要奢想“人间天堂”,也不要奢想“人”能成“神”。 基督用他的言行告知人们:人对自身“原弊/Sin”的自知自省是人求真、自由、幸福的基点。 基督用他的受难与死亡将人的“原弊/Sin”暴露在人自己的面前。 基督用他的再生解放了人,让人去爱,让人勇敢地去面对自身、面对真实、面对自然、面对未知,让人无畏地用基于良知的理性去探索,去走向未来与希望,去追求真实的幸福。

    将God/上苍装在自己的口袋里作为工具与武器去吓唬、欺蒙、控制与奴役他人是对God/上苍的最大背叛,也是“中国人”常常走入的由“消灭自我”而产生的腐败与邪恶。 用“神佛儒”去消灭/诋毁/否认/扭曲God/上苍是典型的华语系人们对基督精神的虚无化、专制化、工具化与奴役化。 消灭人的自由意志(Free Will)是所有想奴役人、控制人的专制者们共有的特质,不论这个专制是从政府那里来,是从民族家族那里来,是从文化族群那里来,还是从教会/牧师/神父/和尚/师宗那里来。

    不难看出,“中国人”的“佛”是要消灭人的自我与幸福的。 “中国人”的“儒”是要建立奴役人的信仰与文化的。 “中国人”对基督精神的“佛化”与“儒化”是族群对个体的“人”阉割而奴役的一个必然产生。

    中国寺院中的八大金刚恐怖狰狞的、杀气腾腾的鬼像,中国“龙”的图腾的凶恶造型,中国“大肚弥勒佛”的虚无外表、、,无一不是用人心中的恐惧感与人对生命意义的虚无感来奴役人与控制人的。 自由、欢乐、幸福、尊严、正义等普世终极的价值由此被打入十八层地狱。 “中国人”在家中对儿童的辱骂、恐吓、屈辱就是因对腐儒等级专制与对佛家虚无人生的尊崇而衍生的。 专制奴役的文化就此被“中国人”的家庭世代延续下去。 共产邪恶不过只是延用了中国世袭专制(家庭、族群)文化,并贴上了“马克思”的标签为更“完美”的专制在几千年的“屎缸尿盆”中再加了一根强力“搅屎棍”罢了。

    用“佛”与“儒”去理解God/上苍说轻了是如同用“金木水火土”去理解自然界一样,说重了是如同是用空气解渴、用画饼充饥一样。 再说重一点就好像在用炸药去建筑大厦一样。 一切都是庸人、懒人、蠢人、恶人(“善走捷径”而“误入歧途”的人)之举。 用族群意识去除个体的自由意志去谈基督精神犹如阉割自己的睾丸去达到性高潮一样。 用恐惧与惩处去除基督精神中的“爱”与“宽容”犹如用“杀人奴役人”去建立秩序一样。 用虚无与无奈人生去除基督精神中的“意义”与“存在”犹如用砒霜、白面当饭吃一样。 用“无我无私”的“大公大同”去除基督精神中的“个体与God/上苍的沟通”不过是与共产邪恶一样的,在中国“驴拉磨”与“抽陀螺”的几千年的恶性朝代循环中,在“创造又一个更完美的专制”中再晕眩虚无一次罢了。

    God/上苍不是每一刻将刀架在你的脖子上,将鞭子举在你的脑袋上,将你的恐惧感持在手中作为人质而得到满足感的“控制狂”。

    你愿意你的孩子们每天战战兢兢地、如履薄冰地在“人奴”所伪造的牢笼框架中,在虚无人生的无奈中,在死后上天的期待中,在每一刻都要因犯错越轨而被惩罚的恐惧中无所作为地、无幸福快乐地、无感无欲地、无自知无进步地度过他们的一生吗? 如果你选择这样度过你的一生,那无可厚非。 (真怪:“你选择”- 没有“你”,“自我”与“自由意志“,你如何选择?)但强迫任何他人,尤其是你的孩子们与你一起进入对“虚无人生”与“完美专制”的崇拜/崇尚,那就是邪恶的定义。

    望每一个人深思你自身的价值,你的家庭,你的亲人,你的后代。 你懂得“你”在说什么,做什么吗?

  • Topic by fountainheadkc. Forum: 陈凯෹...

    陈凯访谈/个体价值-四大要素之一
    Kai Chen Interview/Individual Values and Free Will




    陈凯博客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摈弃“族群文化”,建立“价值文化”
    Abandon Your Collective Mindset

    “党文化”、“国文化”、“族文化” 对垒 “人文化”、“自由文化”、“价值文化”

    “自由人”对抗“中国人”序列
    "Free Beings" vs. "Chinese" Series


    陈凯 Kai Chen (Written 1/6/2010, Reprint 7/30/2011)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世界历史究竟有没有方向? 人类的终极价值是否存在? 个体的人是否有生命的意义? “文化”是否只是基于群体而自由于“价值”而立? “善”是否是价值? “忍”是否是美德? 人做好事是否为了有好报? 道德与伦理/礼的区别在哪儿? 道德行为的动机究竟应该是什么? 宗教信仰是为了逃避苦难与惩罚还是为了追求意义与价值?

    对这些至关重要的哲学话题,我已经在我的博客与论坛里(陈凯博客、陈凯论坛 www.kaichenforum.com )有许多的论述。 但当我观察中国人追求的动向与海外自由人士的言论时,我发现“人”、“个体”、“价值”、“自由”仍不能被认同而作为普世终极的追求。 “不做坏事”代替了“追求正义”成了“善”的定义。 “有好报”成了“做好事”的动机。 “容忍不同”与“容忍邪恶”混淆在一起成了所谓“忍”的伪美德。 当人们开始摈弃“党文化”的时候,他们却精心地炮制“国文化”、“族文化”、“群文化”、、。 对这些文化中的本应有的“人”的价值、“个体”的存在于意义、“自由”的理念、“正义”的追求、“尊严”的崇尚人们却置之不问、毫不关心,甚至将这些中国文化中所本来就缺的终极道德价值说成是所谓“西方”的怪癖而予以贬低、甚至摈弃去抬高中国本土所产生的专制伦理/礼。

    中国家庭的成员个体行为与对其子女的教育为这种道德价值的虚无奠定了一个极为病态的温床。 “意义虚无”的价值“爱滋病毒”在几乎每一个中国家庭中被用“打亲骂爱”(忠孝节义)的用子女为家族长辈服务作工具的传统方式沿袭继承,甚至发扬光大。 博大精深的专制的“他虐自虐”心态在中国人的家庭中与群体中被“中国文化”的至宝传播到个体与个体间人的关系的习俗准则。 “人”为“国群族”所用作工具奴隶自然就被这种家庭文化投射到社会上成为中国人“生命意义”的准则。 鉴别“人上人”与“人下人”、“强弱内外”、“亲疏中西”、“等级血统”、“君臣父子”、“男女老幼”成了中国文化中的人们运用他们“精明而无智无灵”的头脑的焦点、特质与伪价值的基点。 将在“尿盆里游泳”与“粪池里扒谷”说成是中国人的“自然文化状态”,而将“海洋中的探索”与“按自然规律去播种施肥收割”看成是不懂“走捷径”的傻人们的“西方文化”。 无怪乎在中国历史上充斥着贩卖“炼丹术”的骗子去追求“长生不老”而丝毫也没有去发现探求自然规律的无畏的个体。 自古以来“杀富济贫”的共产农民造反成了人们追求致富走捷径的伪道德经济(人们美名这种强盗土匪的逻辑为“革命”)。“科学”、“理性”、“信仰”、“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自由尊严”也自然就成了中国的人们从来没发现过的、至今也没认同的外来语、外来概念。

    基于这种“个体价值虚无”的文化,自然地“繁荣富强”、“强汉盛唐”、“血肉长城”、“两肋插刀”、“精忠报国”、“恭喜发财”、“衣锦还乡”也就成了中国的人们在宣扬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中最常用的价值虚无的口头语了。

    一个不能被批判分析的文化是一个不能成长进化的文化。 一个“个体价值与意义虚无”的文化只能是一个被专制用来奴役人、奴役人的头脑与灵魂的工具。 我不能想象如果今天的意大利在追求回复“罗马帝国的荣耀”的墨索里尼的统治下会是什么样子。 我可以肯定如果俄国在苏共倒台后的今天仍旧追寻“沙皇帝国”的幻梦,灾难将等待着俄国的人们。 我也可以断言如果在中共倒台之后中国的人们仍旧在道德价值虚无的“强汉盛唐”的迷境中寻找所谓过去的辉煌与骄傲,另一个专制王朝将会使中国的人们陷入难以想象的劫难。

    人类的历史是一个基终极价值、基道德方向向前演进的历史。 真实、正义、自由、尊严就是人类历史的道德指南。 将“大江东去浪淘沙”的“久分必合、久合必分”的道德价值虚无的“朝代与强弱”的伪文化与“好死不如赖活着”的懦夫伪价值抛到人类文化的垃圾箱里去,并建立“个体付出代价并承担选择的责任”的“不自由毋宁死”的进步方向性的“存在”的、“人”的、“自由”的新文化是每一个有尊严的自由人的德不容辞的义务。 我只想说: 我首先是一个自由人,而绝不是一个“国人”,“族人”,“群体人”。 我想用我的生命追求的是“意义与价值”而不是“文化传统”或“伦理规范”。 我曾经追求过、也正在追求、并永远会追求真实、正义、自由与尊严。 我并不在意他人是否会像我一样追求这些道德的价值,因为我懂得一切从一个人开始,一切从“我”与“自我”开始。

    愿一个“真实的、存在的、追求个体生命意义的、崇尚自由尊严的”新文化在我身上开始,在热爱自由的勇敢的中国的人们与世界的人们的生活中传播。 它虽然现在很微弱,但它的生命力是来自上苍的,是永远不会再地球上消失的。 它持续地、激情地搏动着,告知世界上的人们虽然人类的选择会有时而的偏差,但历史是沿着上苍的人的方向性轨迹向前演进的 – 从奴役到自由,从群体到个体,从混乱到清晰,从苦难到幸福,从被动到主动,从绝望到希望。 人类无奈的、无方向的、苦难灾难的、吃人的朝代循环将成为过去。 希望、幸福、欢乐、自由、正义与尊严将在你我身上、在那些完整的人的灵魂中开始一场新的复兴。 “人”- 有尊严的个体,而不是虚无的“人民”将在中国这块大地上,将在世界上站立起来。 你现在就要选择;你现在就要行动;你现在就要付出代价;你现在就要承担责任。 如果你愿意,你现在就可以有尊严,就可以自由。 不要妄期他人与救世主。 不要妄等来世。

  • Topic by fountainheadkc. Forum: 陈凯෹...

    陈凯访谈/联邦宪政-四大要素之三 Kai Chen Interview/Constitutional Federalism



    陈凯博客: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共后时代的标像符号及语言/一些构想
    Symbolism after Communism/Some Thoughts


    真实,正义,自由,尊严
    Truth, Justice, Liberty, Dignity


    陈凯一语: Kai Chen's Words:

    中共政权的末日即将来到。 一个重大的、急切的任务是在后共时代建立新的崇尚真理,正义,自由与尊严的文化和政体。 反映这些新的价值的标像符号及语言词汇是绝对必要的与迫切的。 这需要人的正向的清晰的道德标准和人的广博的想象力。 反映负向价值的标像符号及语言词汇一定要尽快消亡。 反映正向价值的标像符号及语言词汇一定要尽快建立。

    The beginning of the downfall of the China's communist regime has already arrived. An urgent task of an utmost importance in the post-communist era will face us very soon. We must establish an entirely new form of government based on an entirely new culture that values Truth, Justice, Liberty and Human Dignity. To do so means first to establish a set of new symbols and a set of new vocabulary, possibly based on a new language. It is not easy but it must be done.

    To establish this new culture and a new form of government, one must have moral clarity and abundant imaginations. Nonetheless, old symbolism, vocabulary and language that reflect the values of despotism and tyranny must be replaced by a new set of symbols and vocabulary, by a new language that reflects human yearning for freedom and happiness. And this must be done as soon as possible.


    ***********************************************

    By Kai Chen 陈凯 (Reprint 7/20/2011)

    We can all sense the coming demise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regime. And they, the communists themselves, know as well that their reign of tyranny is coming to an end soon. We must now ask ourselves that whether or not we are ready for a new society, a new set of human values, an entirely new kind of culture and an entirely new form of government. We must ask ourselves whether or not our own mind is still controlled by the old symbols, old vocabulary, old language, old habits and old patterns of behavior. [b]If we are not aware of the fact that the poisons in us by our slave masters from the past still effect the way we think and behave, we are doomed to repeat the history.

    I now want to establish a survey here to arouse your own imagination, to challenge your own old habits, to question your own mindset and to cleanse your own cultural poisons by generations and dynasties of despotism. By doing so, you may start a new culture yourself here. You may live in a new state of consciousness. You may finally embark on your own journey, away from the vicious Chinese dynastic cycles, toward human dignity, human freedom and human happiness.


    -------------------------------------------------------------

    下面就是新标像符号与语言词汇的普查 (请贴回复):

    The following is a survey, as well as my own view, on what you would like to establish in terms of symbolism and language in the post-communist era: (You can post your response)

    新标像符号及语言词汇:
    NEW VOCABULARY, NEW SYMBOLS, NEW LANGUAGE:


    1. 国号:
    The New Nation's Title:


    My Own View: United Federation of East Asia (UFEA)

    东亚联邦

    2. 国歌:
    The New Nation's National Anthem:


    My Own View: It must be newly composed. It must reflect the meaning and values of the new nation -- freedom, human yearning for dignity and happiness.

    新国歌必须反映自由,尊严与人的幸福的终极价值。

    3. 国旗:
    The New National Flag:


    My Own View: It must reflect the values of Freedom (color blue must be added). It must reject despotic unity and social hierarchy (no big and small stars). It must reject racism (no color yellow)

    象征自由的蓝色一定要有。 反映等级与专制大一统的标志(大小)一定要拒绝。 反映种族主义与狭隘族群心态的标志(黄色)一定要拒绝。

    4. 政府建筑:
    Governmental Structures:


    My Own View: New governmental structures must be built to reflect the principles of "Separation of Powers" and "Checks and Balances" within the government. Absolutely no past palaces and old structures can be used for new government.

    新的政府一定不能在旧宫殿与旧政府建筑中执政。 新政府建筑一定要体现新的分权,相互制约与服务于人的基本原则。

    5. 天安门广场:
    Tiananmen Square in Beijing:


    My Own View: Old communist symbols on the square must be entirely eliminated. Tiananmen Gate can only be part of the old museum and can not be used for political purposes. Tiananmen Square must be a giant garden and lawn for people to enjoy life.

    天安门广场上的共产时期的标像符号一定要被销毁。 天安门城楼将被立法成为非政治文物,成为只是故宫博物院的一部分。 天安门广场将被改为一个大花园与草坪供人们休闲消遣。

    6. 法律与教育语言:
    Language to Establish the Constitution and laws. Language for a Foundation of New Educational System
    :

    My Own View: Constitutions and laws must be written first in English and any confusion in the vocabulary must be clarified by English first. English must be the base language in reestablishing the educational system. Chinese language must be secondary and gradually fade away to become only an art form.

    以英文为底书写宪法与法律,以英文为底建立新的教育系统。 中文将逐渐从社会中淡化,至终只淡化为一种艺术。

    7. 新标像符号取代旧标像符号:
    New Symbolism Replacing Old Symbolism
    :

    My Own View: The Chinese Statue of Liberty in 1989 should be the new symbol on Tiananmen Square and nation-wide in general. New symbols reflecting Truth, Justice, Liberty and Human Dignity, such as statues, arts, buildings, etc. must be erected nation-wide.

    1989 的天安门自由女神像一定要成为在东亚大陆上人们新价值的标志。 反映真理,正义,自由与人的尊严的雕像,艺术与建筑一定要在东亚大陆各地大量广泛地建立。

    8. 各独立联邦体自立称号,自立标像符号:
    Each Political Entities Establish Their Own Symbolism:


    My View: Each political entity under the constitution within the Federation must be independent to establish their own set of symbols such as anthems, songs, flowers, animal, flags, etc..

    各入联体将独立建立代表自己的标像符号,包括歌曲,旗帜,花,动物等等。

    9. 禁毛像与共产标像符号:
    Ban Mao's Image and Communist Symbols:


    立法宣布在公共场合展示毛像及共产标志(如镰刀斧头,中共国旗等等)为非法,如同今日德国立法宣布在公共场合展示希特勒像与纳粹符为非法一样。
    The new nation's legislature should legislate to ban public display of Mao's image and symbols of communism such as sickle and hammer/communist regime's flag.

    My View: The new nation's citizens will be fined or sentenced to public services for displaying Mao's image and communist symbols.

    新国度的个体如在公共场合展示毛像与共产标志应按法律受到罚款、劳役服务等处罚。

  • 陈凯访谈/解读中文语言的专制密码 Decipher Despotism in Chinese Language



    从“文字笼罐”到“文字狱”
    From Chinese Language to Despotism/Tyranny

    从中国文字的虚无特质到中国专制文化的虚无特质 – 看中国单音节形象文字与中国专制政治文化的必然联系
    From Nihilism in Chinese Language to Nihilism in Chinese Political Culture

    “自由人”对抗“中国人”序列
    "Free Beings" vs. "Chinese" Series


    By Kai Chen 陈凯 (Written 5/18/2006 Reprint 9/4/2011)

    将这一话题提出实有如有人大叫“皇帝没有穿衣服”一样,定会引起哗然大波。 但我想在人们在恼怒成羞,或恼羞成怒之后,定睛定神地仔细看一看,也许一些人会静下来想一想。 也许一些人会反思反省一下,意识到也许自己的意识形成确实受到了中国单音节形象文字的负向影响与滕缚。

    我想我现在的尝试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开拓: 试图用一种以虚无作特质的文字去阐述一个真实存在的概念。 按逻辑这有如用笼子去解放概念,用镣铐去使奴隶自由。 我曾用英文阐述过这个观点。 那并不难, 基于英文的内在的自由,抽象,逻辑,定义与附义的特质。 英文作底与说英文的人们也很容易懂得我的观点。 但用一种病语去分析,阐述此语的病态,却需要相当的努力,耐心,小心,技巧与勇气。 我决定还是试一下,因为我的读者与听众是运用此病语的人们,(虽然他们的大多数还没有意识到)也是深受其害的人们。

    如果说语言文字是运送、交流信息知识的,内附价值体系的运送工具(Vehicle),中国单音节象形文字有如一辆辆悬空的“笼罐”式无马,无辕,无轮的旧马车。 说“笼”是因为它的囚禁人的思维的特质。但人在笼中最少还能向外看。我用“罐”是指人进入这个牢中后连向外看的可能都被杜绝了。 只有很少的光线可以透过“哈哈玻璃”进入罐内。 自罐中向外望,所有的事物都是畸形的伪物,无一真实。 说“旧”是因为中国文字的甲骨,巫术符号的几千年古源。 说“马车”是因为它起码还是一种语言文字。 说“悬空”是因为它既不前行,也无方向。 说无马是因为它没有始动力。 说无辕是因为它无从依附。 说无轮是说它无路可行。

    在此我给这旧马车加一个力,那就是我。 我也给它加上一个辕与轮,那就是我的自知。 我也给这马车一条实路,那就是英文作底。 我现在试图用我的力量与自知在英文的底线上将一个真实的概念向前拖。 我不知结果会如何。 但我尽力而为。

    中文的基点有两大特性:

    1. 中文的“不可再造”性: 中文有50,000 多字,全是中国人祖先创造遗留下来的。 没有任何个人可以造字。
    2. 改造中文的“官方”性: 只有代表整体的政府,如中共政权,才可简化文字并用权力传播它。

    基于这两大性质,我可用逻辑引申为: 中文创始的前提是人的不自由化、 非个体化与奴役化。 这个前提是:世界上所有的知识与概念已被中国的祖先所发现,所创造。所有后来的中国人只是去记忆,去继承,去遵循,去服从。大部分中国人都认为人没有个人意志,也无个人选择,他只是环境,文化,制度的产物。 这种对人的认识与他们对中文文字的无能为力,和他们的被传统文字,文化奴役感质为相关。 所以讲中文作为中国专制文化制度的帮凶是不为过的。

    另一个引申是:由于这两种性质,中国人的个性从一开始就被灭绝在摇篮里了。 中国人对群体与政府的尊崇是绝对的和来自官方的绝对的文字垄断权上的。

    中国人的无神崇祖的现象从其始就与中国文字的僵化,绝对性相关,基于中文的不可再造性。 中文的创始者从一开始就没有将中国人视为自由的个体。 这种文字产生的基点并不是将语言作为工具,将人作为自由的,主动的,独立的个体去发挥,解放人的创造力的,而是将人作为被动的,消极的奴隶去控制,限制与奴化侍皇,侍群的。 当一个中国的孩子拿起毛笔临摹他祖先的笔法的时候 就是他在开始编织奴役自己的牢笼的时候。从那一刻起,残忍地与必然地,已经没有人将他作为一个自由人。 他自己也将自己的自由锁在那“笼罐”的悬空马车里了。 他将对那灵魂与头脑的自我禁锢付出沉重的代价。 如果他有意愿,能力与勇气,他也要用时间与巨大的努力去打破那他祖先留下的,他自己编造的灵智牢笼,寻求再生。 那是多大的浪费呀! 且不说事实证实只有极少数的人能打破中文的强大禁锢。

    我现在用一点篇幅去阐述中文的具体弊病:

    1. 由于人的生理局限,在五万中文字中,只有五千中文字是常用字。在几千年人类知识的积累中,已经超载的中文字在近代又受到了信息爆炸的巨大冲击。 字义的超载量已远远超出每个中文字的在古代的原设计值。 一字多义,多字一义,一音多字,一字多音,更将原来定义化就低的中文字进一步浑浊化。 每一辆旧马车其实已在这信息爆炸中被炸得粉碎。 或者说每一辆旧马车的过度超载已将中文字浑义,淡义到近于无义,虚义,甚至反义的地步。 试图用这旧马车去装载航天穿梭机只是一个病态人的臆想幻梦。

    仅举“法治”一词为例: 人们从不分“法治”与“法制”之间的区别。我也不知他们之间有何区别。 但在英文中,“Rule of Law”与“Rule by Law”是反义。 前者有“人以法治政”,后者有“政以法制人”的含义。 两词的中译都是“法治”(或法制),孰不知前者是民主中的成分,后者是专制的定义。既不知什么是“法治”,何谓“法治人治”之争。 中国古代的“法家”应解为“君以法治人”,“儒家”应解为“君以礼治人”。两者都以维君权为目的,无本质区别。“儒法之争”也只是虚无的“权力之争”而已,旨在蒙人混脑。

    这种“混义”,“反义”造成了中文的“不赋义”或“泛赋义”性。 任何人都可以将任何字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歪释曲解,随机而用,使中文完全成为主观文字。 这种主观文字只能被定义为“虚无文字”/“专制文字”,因为只有那些手握枪杆子的人才有“语言权”并为他们虚设的伪词汇定义。 基此而言,任何的虚无文字只能作为玩弄“文字游戏”的专制者的专权刑具,而绝不能成为建树未来的民主者的追求自由的客观工具。

    2. 基于人脑两半球的感知分工,中文用形象文字的表象加义输入人的抽象半脑,造成表象与抽象实质在思维时的颠倒与混乱。中国人在辩论,交流时不能在抽象实质的理性空间交锋,而常常沦落到猜忌与人身攻击的权力斗争的泥坑里,沦落到“救脸护皮”的俗套中,就是这个道理。 中文基其形象表达本应输入在人的艺术创作半脑中,这种“理,艺”的冲突输入就是“黄河浑水”的源泉。

    由于冲突输入而导致的思维混乱大大降低了中国人自由,独立的程度与人格人质。 群体的专制(大政府,无社会)便成为了暂时维持表面秩序的唯一共有选择。

    3. 中文中在名词与动词上无复数单数之分。 这直接导致了中国人误将复数群体作为不可分的有机单元。 个附群,群压个,个群不分便成为了与法西斯,纳粹理论有同无异的逻辑特质。人可有可无。 国不可不无。

    4.中文字动词缺少时态。 这导致了中国人思维方向性的经常混乱。 过去,现在与将来在中国人的思维中常常颠三倒四,严重危害了中国人的客观历史感。

    5. 因中文文字音形分离,儿童学习中文字时只通过记忆。这导致了中国儿童晚期阅读,往往比英文儿童晚三年。人的创造力来自拆散组合。 中文因不给人拆散组合的机会而窒息人的创造力。

    6. 由于中文的不定义性,多义性,主观性与虚无性,中文绝不可作为科学与法律语言。 从古至今中国在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领域里是真空,与中文的虚无性因果相关。

    7. 简化中文只是掩耳盗铃之技,解决不了中文的本质的单音节形象弊症,解决不了中文固有的虚无性。

    8. 中文的形象构成与音字分离的特性造成了人们在信息组织与储存(information organization and storage)、信息查找与抽取(indexation)、概念形成与创造(concept development and creation)、新概念的表达(new concept expression)等至关重要的精神理性领域中的重大与不可逾越的障碍。

    中文对人的异化是中国专制文化,中国专制制度对人的异化的基点组成环节。 中文早就应该进入文字考古博物馆里去,早就应该只作为艺术供人研究与欣赏,而绝不能作为工具为人所用创造未来。

    中国人的祖先,由于形象文字的输入和限制,对自然界的认知只能停滞在表象的“金,木,水,火,土”上,而用不能借逻辑的力量走入分子,原子,电子,中子的层次上。 也就如中国的五音乐理,简谱在音乐领域中永远写不出表达多层次的人的心灵感情的宏伟的交响乐章,只有西乐“五线谱”才能承此大任。 再者,你可以想象如没有阿拉伯数字(1、2、3、4、、),你能用中文的“一,二,三,四、、”去产生与研究数学吗?

    以英文为主的西方多音节字母文字是符合人的生理结构的“人”的文字。 它以抽象符号的自由组合与拆散组词、赋义输入人脑的抽象、理性的语言半球。人由此自由于表象与实质的输入冲突。 它以人的自由,独立为前提而设。它是为人服务的交流,储藏工具。 任何人可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出于任何目的将字母拆散组合,自造新字去表达新创造,新概念,用不着任何人的许可。 它的内在的逻辑性,定义性,客观性使它成为理想的科学与法律语言。 它是自由的语言,解放人的创造力的语言,表达人性,人的灵智的语言。 它是道德的语言。

    用英文取代中文,成为中国人共用的法律、科学、教育语言,成为中国人走入人性,走向未来的工具,已是理不容辞,德不容辞,大势所趋。 陷在“国粹”的怪圈里的,崇祖拜中文的人们应该醒醒了。 请用你们头脑中的人性特质去思考,用逻辑,理性,道德去反省反思,而不要用你们的脸面,肤色,文化习性与虚无的群体认同去思考。 1+1 在任何人的脑子里都等于2。

    请加入人的行列。在那人的行列中,只有自由与尊严,没有耻辱。

  • Topic by fountainheadkc. Forum: 陈凯෹...

    陈凯访谈/英文语言-四大要素之四
    Kai Chen Interview/English Language

    解读中文语言的专制密码 Decipher Despotism in Chinese Language




    从“文字笼罐”到“文字狱”
    From Chinese Language to Despotism/Tyranny

    从中国文字的虚无特质到中国专制文化的虚无特质 – 看中国单音节形象文字与中国专制政治文化的必然联系
    From Nihilism in Chinese Language to Nihilism in Chinese Political Culture

    “自由人”对抗“中国人”序列
    "Free Beings" vs. "Chinese" Series


    By Kai Chen 陈凯 (Written 5/18/2006 Reprint 9/4/2011)

    将这一话题提出实有如有人大叫“皇帝没有穿衣服”一样,定会引起哗然大波。 但我想在人们在恼怒成羞,或恼羞成怒之后,定睛定神地仔细看一看,也许一些人会静下来想一想。 也许一些人会反思反省一下,意识到也许自己的意识形成确实受到了中国单音节形象文字的负向影响与滕缚。

    我想我现在的尝试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开拓: 试图用一种以虚无作特质的文字去阐述一个真实存在的概念。 按逻辑这有如用笼子去解放概念,用镣铐去使奴隶自由。 我曾用英文阐述过这个观点。 那并不难, 基于英文的内在的自由,抽象,逻辑,定义与附义的特质。 英文作底与说英文的人们也很容易懂得我的观点。 但用一种病语去分析,阐述此语的病态,却需要相当的努力,耐心,小心,技巧与勇气。 我决定还是试一下,因为我的读者与听众是运用此病语的人们,(虽然他们的大多数还没有意识到)也是深受其害的人们。

    如果说语言文字是运送、交流信息知识的,内附价值体系的运送工具(Vehicle),中国单音节象形文字有如一辆辆悬空的“笼罐”式无马,无辕,无轮的旧马车。 说“笼”是因为它的囚禁人的思维的特质。但人在笼中最少还能向外看。我用“罐”是指人进入这个牢中后连向外看的可能都被杜绝了。 只有很少的光线可以透过“哈哈玻璃”进入罐内。 自罐中向外望,所有的事物都是畸形的伪物,无一真实。 说“旧”是因为中国文字的甲骨,巫术符号的几千年古源。 说“马车”是因为它起码还是一种语言文字。 说“悬空”是因为它既不前行,也无方向。 说无马是因为它没有始动力。 说无辕是因为它无从依附。 说无轮是说它无路可行。

    在此我给这旧马车加一个力,那就是我。 我也给它加上一个辕与轮,那就是我的自知。 我也给这马车一条实路,那就是英文作底。 我现在试图用我的力量与自知在英文的底线上将一个真实的概念向前拖。 我不知结果会如何。 但我尽力而为。

    中文的基点有两大特性:

    1. 中文的“不可再造”性: 中文有50,000 多字,全是中国人祖先创造遗留下来的。 没有任何个人可以造字。
    2. 改造中文的“官方”性: 只有代表整体的政府,如中共政权,才可简化文字并用权力传播它。

    基于这两大性质,我可用逻辑引申为: 中文创始的前提是人的不自由化、 非个体化与奴役化。 这个前提是:世界上所有的知识与概念已被中国的祖先所发现,所创造。所有后来的中国人只是去记忆,去继承,去遵循,去服从。大部分中国人都认为人没有个人意志,也无个人选择,他只是环境,文化,制度的产物。 这种对人的认识与他们对中文文字的无能为力,和他们的被传统文字,文化奴役感质为相关。 所以讲中文作为中国专制文化制度的帮凶是不为过的。

    另一个引申是:由于这两种性质,中国人的个性从一开始就被灭绝在摇篮里了。 中国人对群体与政府的尊崇是绝对的和来自官方的绝对的文字垄断权上的。

    中国人的无神崇祖的现象从其始就与中国文字的僵化,绝对性相关,基于中文的不可再造性。 中文的创始者从一开始就没有将中国人视为自由的个体。 这种文字产生的基点并不是将语言作为工具,将人作为自由的,主动的,独立的个体去发挥,解放人的创造力的,而是将人作为被动的,消极的奴隶去控制,限制与奴化侍皇,侍群的。 当一个中国的孩子拿起毛笔临摹他祖先的笔法的时候 就是他在开始编织奴役自己的牢笼的时候。从那一刻起,残忍地与必然地,已经没有人将他作为一个自由人。 他自己也将自己的自由锁在那“笼罐”的悬空马车里了。 他将对那灵魂与头脑的自我禁锢付出沉重的代价。 如果他有意愿,能力与勇气,他也要用时间与巨大的努力去打破那他祖先留下的,他自己编造的灵智牢笼,寻求再生。 那是多大的浪费呀! 且不说事实证实只有极少数的人能打破中文的强大禁锢。

    我现在用一点篇幅去阐述中文的具体弊病:

    1. 由于人的生理局限,在五万中文字中,只有五千中文字是常用字。在几千年人类知识的积累中,已经超载的中文字在近代又受到了信息爆炸的巨大冲击。 字义的超载量已远远超出每个中文字的在古代的原设计值。 一字多义,多字一义,一音多字,一字多音,更将原来定义化就低的中文字进一步浑浊化。 每一辆旧马车其实已在这信息爆炸中被炸得粉碎。 或者说每一辆旧马车的过度超载已将中文字浑义,淡义到近于无义,虚义,甚至反义的地步。 试图用这旧马车去装载航天穿梭机只是一个病态人的臆想幻梦。

    仅举“法治”一词为例: 人们从不分“法治”与“法制”之间的区别。我也不知他们之间有何区别。 但在英文中,“Rule of Law”与“Rule by Law”是反义。 前者有“人以法治政”,后者有“政以法制人”的含义。 两词的中译都是“法治”(或法制),孰不知前者是民主中的成分,后者是专制的定义。既不知什么是“法治”,何谓“法治人治”之争。 中国古代的“法家”应解为“君以法治人”,“儒家”应解为“君以礼治人”。两者都以维君权为目的,无本质区别。“儒法之争”也只是虚无的“权力之争”而已,旨在蒙人混脑。

    这种“混义”,“反义”造成了中文的“不赋义”或“泛赋义”性。 任何人都可以将任何字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歪释曲解,随机而用,使中文完全成为主观文字。 这种主观文字只能被定义为“虚无文字”/“专制文字”,因为只有那些手握枪杆子的人才有“语言权”并为他们虚设的伪词汇定义。 基此而言,任何的虚无文字只能作为玩弄“文字游戏”的专制者的专权刑具,而绝不能成为建树未来的民主者的追求自由的客观工具。

    2. 基于人脑两半球的感知分工,中文用形象文字的表象加义输入人的抽象半脑,造成表象与抽象实质在思维时的颠倒与混乱。中国人在辩论,交流时不能在抽象实质的理性空间交锋,而常常沦落到猜忌与人身攻击的权力斗争的泥坑里,沦落到“救脸护皮”的俗套中,就是这个道理。 中文基其形象表达本应输入在人的艺术创作半脑中,这种“理,艺”的冲突输入就是“黄河浑水”的源泉。

    由于冲突输入而导致的思维混乱大大降低了中国人自由,独立的程度与人格人质。 群体的专制(大政府,无社会)便成为了暂时维持表面秩序的唯一共有选择。

    3. 中文中在名词与动词上无复数单数之分。 这直接导致了中国人误将复数群体作为不可分的有机单元。 个附群,群压个,个群不分便成为了与法西斯,纳粹理论有同无异的逻辑特质。人可有可无。 国不可不无。

    4.中文字动词缺少时态。 这导致了中国人思维方向性的经常混乱。 过去,现在与将来在中国人的思维中常常颠三倒四,严重危害了中国人的客观历史感。

    5. 因中文文字音形分离,儿童学习中文字时只通过记忆。这导致了中国儿童晚期阅读,往往比英文儿童晚三年。人的创造力来自拆散组合。 中文因不给人拆散组合的机会而窒息人的创造力。

    6. 由于中文的不定义性,多义性,主观性与虚无性,中文绝不可作为科学与法律语言。 从古至今中国在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领域里是真空,与中文的虚无性因果相关。

    7. 简化中文只是掩耳盗铃之技,解决不了中文的本质的单音节形象弊症,解决不了中文固有的虚无性。

    8. 中文的形象构成与音字分离的特性造成了人们在信息组织与储存(information organization and storage)、信息查找与抽取(indexation)、概念形成与创造(concept development and creation)、新概念的表达(new concept expression)等至关重要的精神理性领域中的重大与不可逾越的障碍。

    中文对人的异化是中国专制文化,中国专制制度对人的异化的基点组成环节。 中文早就应该进入文字考古博物馆里去,早就应该只作为艺术供人研究与欣赏,而绝不能作为工具为人所用创造未来。

    中国人的祖先,由于形象文字的输入和限制,对自然界的认知只能停滞在表象的“金,木,水,火,土”上,而用不能借逻辑的力量走入分子,原子,电子,中子的层次上。 也就如中国的五音乐理,简谱在音乐领域中永远写不出表达多层次的人的心灵感情的宏伟的交响乐章,只有西乐“五线谱”才能承此大任。 再者,你可以想象如没有阿拉伯数字(1、2、3、4、、),你能用中文的“一,二,三,四、、”去产生与研究数学吗?

    以英文为主的西方多音节字母文字是符合人的生理结构的“人”的文字。 它以抽象符号的自由组合与拆散组词、赋义输入人脑的抽象、理性的语言半球。人由此自由于表象与实质的输入冲突。 它以人的自由,独立为前提而设。它是为人服务的交流,储藏工具。 任何人可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出于任何目的将字母拆散组合,自造新字去表达新创造,新概念,用不着任何人的许可。 它的内在的逻辑性,定义性,客观性使它成为理想的科学与法律语言。 它是自由的语言,解放人的创造力的语言,表达人性,人的灵智的语言。 它是道德的语言。

    用英文取代中文,成为中国人共用的法律、科学、教育语言,成为中国人走入人性,走向未来的工具,已是理不容辞,德不容辞,大势所趋。 陷在“国粹”的怪圈里的,崇祖拜中文的人们应该醒醒了。 请用你们头脑中的人性特质去思考,用逻辑,理性,道德去反省反思,而不要用你们的脸面,肤色,文化习性与虚无的群体认同去思考。 1+1 在任何人的脑子里都等于2。

    请加入人的行列。在那人的行列中,只有自由与尊严,没有耻辱。



  • Amazon Book Link 购书连锁: http://www.amazon.com/China-Will-Never-R...+rule+the+world

    作者结论 Conclusion from Author:

    “支那(China)自古至今一直是一个专制极权社会。 支那(China)作为一个专制文化没有任何值得世界借鉴的人的价值。” "China is still a totalitarian society and China has nothing to offer to the world."

  • Topic by fountainheadkc. Forum: 陈凯෹...



    Amazon Book Link 购书连锁: http://www.amazon.com/China-Will-Never-R...+rule+the+world

    作者结论 Conclusion from Author:

    “支那(China)自古至今一直是一个专制极权社会。 支那(China)作为一个专制文化没有任何值得世界借鉴的人的价值。” "China is still a totalitarian society and China has nothing to offer to the world."

  • Topic by fountainheadkc. Forum: 陈凯෹...



    感谢千枫电视台的李茂玄先生再播“我的路” (制作人:赵枫 首播:新唐人电视台/2008年)
    Thanks Mr. Samuel Lee of Thousand Maples TV Station for the re-broadcast of "My Way" (Producer: Fiona Zhao, first broadcast on NTDTV, 2008)

    我的路 -- 四集电视专访节目简介﹕ 陈凯专访 (NTDTV)

    这是一个坚守尊严的无畏的人(陈凯)在心灵上从奴役走向自由的史诗,是一个人从痛苦绝望走向幸福欢乐的真实的故事。 希望每一个看了这个电视连续节目的人能从中找到自己的价值与勇气,无畏地付出代价去争得你的真实的自由与幸福.

    Brief Introduction: This is a true story, a saga of a courageous individual and his arduous journey from slavery toward freedom, from misery toward happiness. I wish everyone who watches this program can pluck up your own courage, find your own values and pay the necessary price to achieve true happiness.


  • 绝真实的丑态:一个崇尚虚无的受辱无尊严的奴才居然也每一刻都奢望着将造奴作奴的文化心态繁衍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A most powerful image: A slave with an enslaved soul also wants to spread the nihilistic slave culture around the world.


    陈凯博客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对基督的儒化与佛化--华人的信仰病态一观
    Confucianizing Christianity – A Typical Chinese Pathology


    作奴的“中国人”用虚无对抗存在
    How Chinese Use Nihilism against Existence


    “自由人”对抗“中国人”序列
    “Free Beings” vs. “Chinese” Series


    By Kai Chen 陈凯 5/8/11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中国人”用虚无对抗存在,用奴役对抗自由,用受害者无奈与苦难的绝望对抗自由人对尊严与幸福的追求早已不是什么新闻。 但那些来西方反西方,用自由灭自由的“中国人”试图用佛家儒教解义基督精神的丑态怪象仍常使我哭笑不得,不知是想用呕吐来表达我的恶心,还是想用唾辱来表达我的愤怒。

    就像许多“反共人士”总想将“个体自由”从他们的“民主”中删除一样,华语系的所谓“基督徒们”也总是想将“个体自由意志与个体价值”从基督精神中删除。

    你(如果你懂英文)只要到华语系的教堂去听一下看一下就会知道用英文传教/祈祷与用中文传教/祈祷的根本区别了。 “上帝”(Supreme Emperor)与“原罪”(Original Crime)是与英文的God 与“Sin”的原义截然相反的。 God (In one definition - Short for Goodness, 上苍的一个定义--“好”的简称)是有其基督精神的道德含义在其中的:真实,爱,宽容,基于自由的人的幸福与快乐(Joy)是基督精神的内涵实质。 信仰、理性、情感、欲望、自由意志、个体独特是God/上苍在造人的时候就赋予人的深含意义的特质。 消灭/诋毁/否认/扭曲这些God/上苍所赋予的特质是对God/上苍的消灭、诋毁、否认与扭曲。 无怪乎华语系的“基督徒们”往往为自己的物质利益祈祷,而英语系的人们则往往为真实的精神价值祈祷。 (你难道没有想过为什么“中国人”向往“繁荣、昌盛、统一、和谐、、, 而“美国人”则对“正义与自由”不懈地追求?)

    请记住: God/上苍并没有创造希特勒、斯大林、毛泽东、、。 是“反God/上苍”创造了这些恶魔。

    基督精神的伟大在于它是解放人并使人走上自由欢乐的人生的。 基督用他的受难/死亡/再生告知人们不要奢想“人间天堂”,也不要奢想“人”能成“神”。 基督用他的言行告知人们:人对自身“原弊/Sin”的自知自省是人求真、自由、幸福的基点。 基督用他的受难与死亡将人的“原弊/Sin”暴露在人自己的面前。 基督用他的再生解放了人,让人去爱,让人勇敢地去面对自身、面对真实、面对自然、面对未知,让人无畏地用基于良知的理性去探索,去走向未来与希望,去追求真实的幸福。

    将God/上苍装在自己的口袋里作为工具与武器去吓唬、欺蒙、控制与奴役他人是对God/上苍的最大背叛,也是“中国人”常常走入的由“消灭自我”而产生的腐败与邪恶。 用“神佛儒”去消灭/诋毁/否认/扭曲God/上苍是典型的华语系人们对基督精神的虚无化、专制化、工具化与奴役化。 消灭人的自由意志(Free Will)是所有想奴役人、控制人的专制者们共有的特质,不论这个专制是从政府那里来,是从民族家族那里来,是从文化族群那里来,还是从教会/牧师/神父/和尚/师宗那里来。

    不难看出,“中国人”的“佛”是要消灭人的自我与幸福的。 “中国人”的“儒”是要建立奴役人的信仰与文化的。 “中国人”对基督精神的“佛化”与“儒化”是族群对个体的“人”阉割而奴役的一个必然产生。

    中国寺院中的八大金刚恐怖狰狞的、杀气腾腾的鬼像,中国“龙”的图腾的凶恶造型,中国“大肚弥勒佛”的虚无外表、、,无一不是用人心中的恐惧感与人对生命意义的虚无感来奴役人与控制人的。 自由、欢乐、幸福、尊严、正义等普世终极的价值由此被打入十八层地狱。 “中国人”在家中对儿童的辱骂、恐吓、屈辱就是因对腐儒等级专制与对佛家虚无人生的尊崇而衍生的。 专制奴役的文化就此被“中国人”的家庭世代延续下去。 共产邪恶不过只是延用了中国世袭专制(家庭、族群)文化,并贴上了“马克思”的标签为更“完美”的专制在几千年的“屎缸尿盆”中再加了一根强力“搅屎棍”罢了。

    用“佛”与“儒”去理解God/上苍说轻了是如同用“金木水火土”去理解自然界一样,说重了是如同是用空气解渴、用画饼充饥一样。 再说重一点就好像在用炸药去建筑大厦一样。 一切都是庸人、懒人、蠢人、恶人(“善走捷径”而“误入歧途”的人)之举。 用族群意识去除个体的自由意志去谈基督精神犹如阉割自己的睾丸去达到性高潮一样。 用恐惧与惩处去除基督精神中的“爱”与“宽容”犹如用“杀人奴役人”去建立秩序一样。 用虚无与无奈人生去除基督精神中的“意义”与“存在”犹如用砒霜、白面当饭吃一样。 用“无我无私”的“大公大同”去除基督精神中的“个体与God/上苍的沟通”不过是与共产邪恶一样的,在中国“驴拉磨”与“抽陀螺”的几千年的恶性朝代循环中,在“创造又一个更完美的专制”中再晕眩虚无一次罢了。

    God/上苍不是每一刻将刀架在你的脖子上,将鞭子举在你的脑袋上,将你的恐惧感持在手中作为人质而得到满足感的“控制狂”。

    你愿意你的孩子们每天战战兢兢地、如履薄冰地在“人奴”所伪造的牢笼框架中,在虚无人生的无奈中,在死后上天的期待中,在每一刻都要因犯错越轨而被惩罚的恐惧中无所作为地、无幸福快乐地、无感无欲地、无自知无进步地度过他们的一生吗? 如果你选择这样度过你的一生,那无可厚非。 (真怪:“你选择”- 没有“你”,“自我”与“自由意志“,你如何选择?)但强迫任何他人,尤其是你的孩子们与你一起进入对“虚无人生”与“完美专制”的崇拜/崇尚,那就是邪恶的定义。

    望每一个人深思你自身的价值,你的家庭,你的亲人,你的后代。 你懂得“你”在说什么,做什么吗?

  • 从“平反六四”看华人理性自省的缺失 DateThu Jan 03, 2013 9:21 am


    绝真实的丑态:一个崇尚虚无的受辱无尊严的奴才居然也每一刻都奢望着将造奴作奴的文化心态繁衍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A most powerful image: A slave with an enslaved soul also wants to spread the nihilistic slave culture around the world.


    陈凯博客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对基督的儒化与佛化--华人的信仰病态一观
    Confucianizing Christianity – A Typical Chinese Pathology


    作奴的“中国人”用虚无对抗存在
    How Chinese Use Nihilism against Existence


    “自由人”对抗“中国人”序列
    “Free Beings” vs. “Chinese” Series


    By Kai Chen 陈凯 5/8/11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中国人”用虚无对抗存在,用奴役对抗自由,用受害者无奈与苦难的绝望对抗自由人对尊严与幸福的追求早已不是什么新闻。 但那些来西方反西方,用自由灭自由的“中国人”试图用佛家儒教解义基督精神的丑态怪象仍常使我哭笑不得,不知是想用呕吐来表达我的恶心,还是想用唾辱来表达我的愤怒。

    就像许多“反共人士”总想将“个体自由”从他们的“民主”中删除一样,华语系的所谓“基督徒们”也总是想将“个体自由意志与个体价值”从基督精神中删除。

    你(如果你懂英文)只要到华语系的教堂去听一下看一下就会知道用英文传教/祈祷与用中文传教/祈祷的根本区别了。 “上帝”(Supreme Emperor)与“原罪”(Original Crime)是与英文的God 与“Sin”的原义截然相反的。 God (In one definition - Short for Goodness, 上苍的一个定义--“好”的简称)是有其基督精神的道德含义在其中的:真实,爱,宽容,基于自由的人的幸福与快乐(Joy)是基督精神的内涵实质。 信仰、理性、情感、欲望、自由意志、个体独特是God/上苍在造人的时候就赋予人的深含意义的特质。 消灭/诋毁/否认/扭曲这些God/上苍所赋予的特质是对God/上苍的消灭、诋毁、否认与扭曲。 无怪乎华语系的“基督徒们”往往为自己的物质利益祈祷,而英语系的人们则往往为真实的精神价值祈祷。 (你难道没有想过为什么“中国人”向往“繁荣、昌盛、统一、和谐、、, 而“美国人”则对“正义与自由”不懈地追求?)

    请记住: God/上苍并没有创造希特勒、斯大林、毛泽东、、。 是“反God/上苍”创造了这些恶魔。

    基督精神的伟大在于它是解放人并使人走上自由欢乐的人生的。 基督用他的受难/死亡/再生告知人们不要奢想“人间天堂”,也不要奢想“人”能成“神”。 基督用他的言行告知人们:人对自身“原弊/Sin”的自知自省是人求真、自由、幸福的基点。 基督用他的受难与死亡将人的“原弊/Sin”暴露在人自己的面前。 基督用他的再生解放了人,让人去爱,让人勇敢地去面对自身、面对真实、面对自然、面对未知,让人无畏地用基于良知的理性去探索,去走向未来与希望,去追求真实的幸福。

    将God/上苍装在自己的口袋里作为工具与武器去吓唬、欺蒙、控制与奴役他人是对God/上苍的最大背叛,也是“中国人”常常走入的由“消灭自我”而产生的腐败与邪恶。 用“神佛儒”去消灭/诋毁/否认/扭曲God/上苍是典型的华语系人们对基督精神的虚无化、专制化、工具化与奴役化。 消灭人的自由意志(Free Will)是所有想奴役人、控制人的专制者们共有的特质,不论这个专制是从政府那里来,是从民族家族那里来,是从文化族群那里来,还是从教会/牧师/神父/和尚/师宗那里来。

    不难看出,“中国人”的“佛”是要消灭人的自我与幸福的。 “中国人”的“儒”是要建立奴役人的信仰与文化的。 “中国人”对基督精神的“佛化”与“儒化”是族群对个体的“人”阉割而奴役的一个必然产生。

    中国寺院中的八大金刚恐怖狰狞的、杀气腾腾的鬼像,中国“龙”的图腾的凶恶造型,中国“大肚弥勒佛”的虚无外表、、,无一不是用人心中的恐惧感与人对生命意义的虚无感来奴役人与控制人的。 自由、欢乐、幸福、尊严、正义等普世终极的价值由此被打入十八层地狱。 “中国人”在家中对儿童的辱骂、恐吓、屈辱就是因对腐儒等级专制与对佛家虚无人生的尊崇而衍生的。 专制奴役的文化就此被“中国人”的家庭世代延续下去。 共产邪恶不过只是延用了中国世袭专制(家庭、族群)文化,并贴上了“马克思”的标签为更“完美”的专制在几千年的“屎缸尿盆”中再加了一根强力“搅屎棍”罢了。

    用“佛”与“儒”去理解God/上苍说轻了是如同用“金木水火土”去理解自然界一样,说重了是如同是用空气解渴、用画饼充饥一样。 再说重一点就好像在用炸药去建筑大厦一样。 一切都是庸人、懒人、蠢人、恶人(“善走捷径”而“误入歧途”的人)之举。 用族群意识去除个体的自由意志去谈基督精神犹如阉割自己的睾丸去达到性高潮一样。 用恐惧与惩处去除基督精神中的“爱”与“宽容”犹如用“杀人奴役人”去建立秩序一样。 用虚无与无奈人生去除基督精神中的“意义”与“存在”犹如用砒霜、白面当饭吃一样。 用“无我无私”的“大公大同”去除基督精神中的“个体与God/上苍的沟通”不过是与共产邪恶一样的,在中国“驴拉磨”与“抽陀螺”的几千年的恶性朝代循环中,在“创造又一个更完美的专制”中再晕眩虚无一次罢了。

    God/上苍不是每一刻将刀架在你的脖子上,将鞭子举在你的脑袋上,将你的恐惧感持在手中作为人质而得到满足感的“控制狂”。

    你愿意你的孩子们每天战战兢兢地、如履薄冰地在“人奴”所伪造的牢笼框架中,在虚无人生的无奈中,在死后上天的期待中,在每一刻都要因犯错越轨而被惩罚的恐惧中无所作为地、无幸福快乐地、无感无欲地、无自知无进步地度过他们的一生吗? 如果你选择这样度过你的一生,那无可厚非。 (真怪:“你选择”- 没有“你”,“自我”与“自由意志“,你如何选择?)但强迫任何他人,尤其是你的孩子们与你一起进入对“虚无人生”与“完美专制”的崇拜/崇尚,那就是邪恶的定义。

    望每一个人深思你自身的价值,你的家庭,你的亲人,你的后代。 你懂得“你”在说什么,做什么吗?


  • 绝真实的丑态:一个崇尚虚无的受辱无尊严的奴才居然也每一刻都奢望着将造奴作奴的文化心态繁衍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A most powerful image: A slave with an enslaved soul also wants to spread the nihilistic slave culture around the world.


    陈凯博客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对基督的儒化与佛化--华人的信仰病态一观
    Confucianizing Christianity – A Typical Chinese Pathology


    作奴的“中国人”用虚无对抗存在
    How Chinese Use Nihilism against Existence


    “自由人”对抗“中国人”序列
    “Free Beings” vs. “Chinese” Series


    By Kai Chen 陈凯 5/8/11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中国人”用虚无对抗存在,用奴役对抗自由,用受害者无奈与苦难的绝望对抗自由人对尊严与幸福的追求早已不是什么新闻。 但那些来西方反西方,用自由灭自由的“中国人”试图用佛家儒教解义基督精神的丑态怪象仍常使我哭笑不得,不知是想用呕吐来表达我的恶心,还是想用唾辱来表达我的愤怒。

    就像许多“反共人士”总想将“个体自由”从他们的“民主”中删除一样,华语系的所谓“基督徒们”也总是想将“个体自由意志与个体价值”从基督精神中删除。

    你(如果你懂英文)只要到华语系的教堂去听一下看一下就会知道用英文传教/祈祷与用中文传教/祈祷的根本区别了。 “上帝”(Supreme Emperor)与“原罪”(Original Crime)是与英文的God 与“Sin”的原义截然相反的。 God (In one definition - Short for Goodness, 上苍的一个定义--“好”的简称)是有其基督精神的道德含义在其中的:真实,爱,宽容,基于自由的人的幸福与快乐(Joy)是基督精神的内涵实质。 信仰、理性、情感、欲望、自由意志、个体独特是God/上苍在造人的时候就赋予人的深含意义的特质。 消灭/诋毁/否认/扭曲这些God/上苍所赋予的特质是对God/上苍的消灭、诋毁、否认与扭曲。 无怪乎华语系的“基督徒们”往往为自己的物质利益祈祷,而英语系的人们则往往为真实的精神价值祈祷。 (你难道没有想过为什么“中国人”向往“繁荣、昌盛、统一、和谐、、, 而“美国人”则对“正义与自由”不懈地追求?)

    请记住: God/上苍并没有创造希特勒、斯大林、毛泽东、、。 是“反God/上苍”创造了这些恶魔。

    基督精神的伟大在于它是解放人并使人走上自由欢乐的人生的。 基督用他的受难/死亡/再生告知人们不要奢想“人间天堂”,也不要奢想“人”能成“神”。 基督用他的言行告知人们:人对自身“原弊/Sin”的自知自省是人求真、自由、幸福的基点。 基督用他的受难与死亡将人的“原弊/Sin”暴露在人自己的面前。 基督用他的再生解放了人,让人去爱,让人勇敢地去面对自身、面对真实、面对自然、面对未知,让人无畏地用基于良知的理性去探索,去走向未来与希望,去追求真实的幸福。

    将God/上苍装在自己的口袋里作为工具与武器去吓唬、欺蒙、控制与奴役他人是对God/上苍的最大背叛,也是“中国人”常常走入的由“消灭自我”而产生的腐败与邪恶。 用“神佛儒”去消灭/诋毁/否认/扭曲God/上苍是典型的华语系人们对基督精神的虚无化、专制化、工具化与奴役化。 消灭人的自由意志(Free Will)是所有想奴役人、控制人的专制者们共有的特质,不论这个专制是从政府那里来,是从民族家族那里来,是从文化族群那里来,还是从教会/牧师/神父/和尚/师宗那里来。

    不难看出,“中国人”的“佛”是要消灭人的自我与幸福的。 “中国人”的“儒”是要建立奴役人的信仰与文化的。 “中国人”对基督精神的“佛化”与“儒化”是族群对个体的“人”阉割而奴役的一个必然产生。

    中国寺院中的八大金刚恐怖狰狞的、杀气腾腾的鬼像,中国“龙”的图腾的凶恶造型,中国“大肚弥勒佛”的虚无外表、、,无一不是用人心中的恐惧感与人对生命意义的虚无感来奴役人与控制人的。 自由、欢乐、幸福、尊严、正义等普世终极的价值由此被打入十八层地狱。 “中国人”在家中对儿童的辱骂、恐吓、屈辱就是因对腐儒等级专制与对佛家虚无人生的尊崇而衍生的。 专制奴役的文化就此被“中国人”的家庭世代延续下去。 共产邪恶不过只是延用了中国世袭专制(家庭、族群)文化,并贴上了“马克思”的标签为更“完美”的专制在几千年的“屎缸尿盆”中再加了一根强力“搅屎棍”罢了。

    用“佛”与“儒”去理解God/上苍说轻了是如同用“金木水火土”去理解自然界一样,说重了是如同是用空气解渴、用画饼充饥一样。 再说重一点就好像在用炸药去建筑大厦一样。 一切都是庸人、懒人、蠢人、恶人(“善走捷径”而“误入歧途”的人)之举。 用族群意识去除个体的自由意志去谈基督精神犹如阉割自己的睾丸去达到性高潮一样。 用恐惧与惩处去除基督精神中的“爱”与“宽容”犹如用“杀人奴役人”去建立秩序一样。 用虚无与无奈人生去除基督精神中的“意义”与“存在”犹如用砒霜、白面当饭吃一样。 用“无我无私”的“大公大同”去除基督精神中的“个体与God/上苍的沟通”不过是与共产邪恶一样的,在中国“驴拉磨”与“抽陀螺”的几千年的恶性朝代循环中,在“创造又一个更完美的专制”中再晕眩虚无一次罢了。

    God/上苍不是每一刻将刀架在你的脖子上,将鞭子举在你的脑袋上,将你的恐惧感持在手中作为人质而得到满足感的“控制狂”。

    你愿意你的孩子们每天战战兢兢地、如履薄冰地在“人奴”所伪造的牢笼框架中,在虚无人生的无奈中,在死后上天的期待中,在每一刻都要因犯错越轨而被惩罚的恐惧中无所作为地、无幸福快乐地、无感无欲地、无自知无进步地度过他们的一生吗? 如果你选择这样度过你的一生,那无可厚非。 (真怪:“你选择”- 没有“你”,“自我”与“自由意志“,你如何选择?)但强迫任何他人,尤其是你的孩子们与你一起进入对“虚无人生”与“完美专制”的崇拜/崇尚,那就是邪恶的定义。

    望每一个人深思你自身的价值,你的家庭,你的亲人,你的后代。 你懂得“你”在说什么,做什么吗?

Content created by fountainheadkc
posts: 1373
place: Los Angeles, California,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Sex: male
Page 5 of 50 « Page 1 2 3 4 5 6 7 8 9 10 50 Page »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Visitors
0 Members and 4 Guests are online.

We welcome our newest member: ancientgroundhog
Board Statistics
The forum has 899 topics and 2068 posts.



Xobor Create your own Forum with Xob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