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1

难道杨武不对自己的受害为奴负责吗? Slaves and Masters

in 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Thu Nov 10, 2011 4:01 pm
by fountainheadkc • 1.369 Posts





陈凯博客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陈凯一语 Kai Chen's Words:

“不自由,毋宁死”还是“好死不如赖活着”? 你作为一个个体必须从这两个生活状态中做出抉择。 选择中间道路只是自欺欺人。

奴隶与奴隶主共同创造、维持了一个奴役制度。 当奴役制收到威胁与挑战的时候,往往奴隶们比奴隶主们会更为拼死地保卫这个奴役制度。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or "Enslaved living is better than death"? You as an individual must choose. There is no middle of the road. Not choosing is an ultimate form of self-deception.

Both slaves and masters have created and maintained the evil system of slavery. When such an evil system faces threats and challenges, more than most people expect, the slaves often are more adamant in defending such an evil system than the masters.


-----------------------------------------------------------------

难道杨武不对自己的受害为奴负责吗?
Slaves Also are Responsible for Slavery


中共以匪治民 岂有男人比杨武更勇敢?

【大纪元2011年11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平综合报导)

近期,深圳宝安区发生联防队员暴力殴打、强奸居民事件,被侵害人的丈夫杨武目睹全过程,因害怕而未制止暴力行为。事件成为中国民众关注的焦点,不少人在网络上发表评论表示,无论是杨武的儒弱还是杨佳的抗争都是中国畸形制度下的产物;每个中国人都是杨武,因为中共以匪治民。

据德国之声报导,10月22日晚,中国深圳宝安区联防队员杨喜利手持钢管、警棍闯进王娟(化名)家中,一通乱砸,并对她毒打和强奸长达一个小时。而她的丈夫杨武(化名)则躲在几米外,不敢做声,眼睁睁看着妻子遭此横祸,一个小时后才悄悄报警。事后,有媒体记者采访杨武时指责他“太懦弱”,另外一大批中国民众将杨武称之为窝囊废。

杨武、杨佳都是畸形制度下的产物

强奸等恶性案件在中国屡有发生,作案者不仅有一般人,甚至还有警察,就在去年10月15日,浙江温岭就曾出现过警察强奸卖淫女的丑闻。强奸案因为太多,所以一般无法成为公共事件,此次发生在深圳的这起强奸案,之所以能成为国内舆论关注的焦点,不是因为强奸案本身,而是因为此案中被强奸者丈夫的表现。

报导称,大多数人都会认为杨武懦弱,不配为男子汉。但在媒体的报导中,杨喜利手持钢管、警棍的细节,只要设身处地想一想,就会觉得杨武的表现情有可原。因为中国大陆制度的作用,中国社会已经日显畸形,在这里,很多人并不具备独立思维和基本的明辨是非能力,所以,在很多案件发生后会出现正反双方水火不容的景象。

事发后,民间有言:“同一个中国,不同的杨武和杨佳”。大家知道,在2008年7月1日,28岁的北京青年杨佳闯入上海市闸北区政法办公大楼,持刀袭击9名警察和1名保安,导致6名警察死亡。3个月后,杨佳被判故意杀人罪,在上海执行死刑。中共当局为了封嘴,把最重要的证人、杨佳的母亲王静梅送到公安部治下的安康精神病院,还改名为刘亚玲。

杨佳袭警案由于司法过程缺少透明性和公正性,当时受到来自各界,包括西方社会的质疑和指责。而“壮士杨佳”的名言:“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流传至今。

虽然杨佳事件的背后,有太多的复杂背景,以及公权力对普通公民权利的侵害,但民间对杨佳和杨武的态度并非一个正常社会所应有的理性态度。应该思索的是在一个极权社会,人们的价值观和性格为什么会扭曲,为什么会产生杨佳和杨武?

百姓评论:中共以匪治民 每个人都是杨武

杨武案持续发酵,成为网络上的热门话题,从大陆媒体对陈光诚、艾未未事件等公共事件的态度以及小悦悦事件中司机的狠毒和路人的冷漠来看,比杨武坚强的男人并不多,在基本人权都无法保障的今天,除了那些敢于跟黑恶势力抗争的人之外,其他人都是“窝囊废”。

中国民众肖勇表示:“我认为有85%以上的中国人是杨武,杨武面对的是妻子被奸不敢吭声,而我们又何尝不是一样?我们面对三聚氰胺、汶川地震、动车事故、强拆强征、计划生育迫害、疫苗受害儿童、陈光诚一家自由被剥夺时,又有几个人站出来对强权说不了呢?别说事不关己的话,这些事都和我们每一个人息息相关!”

民众@ranyunfei:“懦弱不可耻,爱上懦弱比较可耻,爱上懦弱将其合理化是耻上加耻,爱上懦弱并鄙视那些要保住做人底线的反抗者很可耻。做人质被绑架不可耻,爱上绑架者比较可耻,爱上绑架者并为自己的懦弱开脱耻上加耻,爱上绑架者且视那些不屈的反抗者为怪物很可耻。这与制度有关,但决定者还是人。”

民众@qiumazha:“勇敢是杨佳的墓志铭;懦弱是杨武的准活证。无论你选择哪一个,都逃不脱被镇压的命——不是被恶法枪毙,就是被口水溺死。这就是中国的现实。”

民众Suyutong:“同样的天朝,不一样的杨佳和杨武,杨佳牺牲三周年纪念日,11月26日,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

民众@kunlunfeng:“‘上帝亦救不了不自救之人。’仅以此语送给既同情杨武,又理解杨大侠的人们。中庸与矜持是你们的美德,但美德之人少有不装逼的,因为死亡本身就不是一件矜持的事情。”

民众@shenzhen_litie:“看看杨武的事情,看看小悦悦事件,就应该知道几年前附图文字中那段话‘这说明人们不敢站出来,已不是道德问题,这已是一种特定牢笼下形成的文化。不要再对其他人发难,觉得正确就自己站出来!’”

民众@staciezy:“官方回应称施暴的联防队员为临时工,你们敢不敢有点新藉口啊?干脆把中国那7千万全认证为临时工得了,免得每次都要说一次费事!”

民众@MyDF:“深圳联防队员打砸强奸一案衍生新鲜词汇:以匪治民。”


Last edited Fri Nov 11, 2011 8:55 am | Scroll up

#2

RE: 难道杨武不对自己的受害为奴负责吗? Slaves and Masters

in 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Fri Nov 11, 2011 8:17 am
by fountainheadkc • 1.369 Posts

深圳强奸案-民众:做不了杨佳就做杨武


深圳强奸案目前在大陆民众中引起热议。有人认为,在现今社会下,既然做不了杨佳就只能做杨武。不是“世界上最窝囊的丈夫”太窝囊,而是社会纵容坏人的暴虐,对好人缺乏应有的保护。图为杨武紧握妻子缠着绷带的手。

【大纪元2011年11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乔琪、李平报导)

深圳宝安联防队员当丈夫面强奸其妻子一事在大陆民众中引起热议。受害者丈夫杨武痛苦地表示自己是“世界上最窝囊的丈夫”。有民众谴责杨武“太窝囊”、“太懦弱”;也有民众认为,在现今社会下,底层民众的暴力反抗权,已被消解到令人发指的地步;“既然做不了杨佳,就只能做杨武”;“中共以匪治民 每个人都是杨武”。有媒体评论认为,杨武、杨佳都是中共畸形制度下的产物。

10月23日夜晚,深圳宝安区联防队员杨喜利手持钢管、警棍,闯进杨武家打砸,杨武妻子王娟阻止反遭毒打、强奸。杨武躲在杂物间,由于害怕没有出来制止这场暴行,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妻子被人糟蹋,1小时后才报警,妻子王娟被送医治疗,却又因付不起钱只能返回家中。事后杨喜利家属威胁杨武要求其撤诉。

据悉,29岁的受害者王娟近乎精神失常,半月来不吃不喝,还数次试图割腕自杀。据《南方都市报》报导,11月9日此案再掀波澜,由于被部份媒体指为“通奸”,王娟该日早上割腕自杀,目前在医院抢救。该报又称受害者家属已经搬离原住处,电话全部关闭,外界无法与之联系。

大陆媒体称,杨武在受访时自称是世上最窝囊的男人。对于杨武看着自己的妻子被强奸却不敢反抗的行为,网民们争相谴责杨武懦弱;也有人认为,在现今社会下,底层民众的暴力反抗权,已被消解到令人发指的地步,“既然做不了杨佳,就只能做杨武”;有民众反思表示,“中共以匪治民 每个人都是杨武”。有德国媒体评论认为,杨武、杨佳都是中共畸形制度下的产物。

民众:做不了杨佳,就只能做杨武

西乡中学一位男性老师对大纪元记者表示,联防队员的兽性行为是最该谴责的,对于处于弱势的杨武,可能平时在社会低层受惯了欺侮,对他一时懦弱的行为,也能理解。

西乡中心小学一位女老师受访时表示,联防队员本身已经没有了任何基本道德,从人身安全的角度来看,杨武的行为也有他的合理性,在这种手无寸铁的状况下,面对带着凶器、处于强势的联防队员,如果他为了保护妻子而出面制止,可能会牺牲自己的生命,这当然很伟大,但这事的真相可能会被隐瞒,他也只会白白牺牲;如果杀死了对方,下场也会很惨,会以杀人罪被收监。

该老师进一步说,任何一个男人都不能容忍自己的妻子被糟踏,她相信杨武也是这样,在妻子受凌辱的那一刻,面对强权,自知弱势的他起不了作用,忍一时,保住2人生命,让对方绳之以法,也不能说是他的错。

也有民众认为,在现今社会下,既然你做不了杨佳,就只能做杨武,也就没资格去指责杨武。

杨武14岁丧父辍学后一直在外打工流浪,10年前到深圳宝安区西乡街道开了家电器维修小店,属社会弱势群体中的一员。民众孙旭阳在网上的论坛表示,弱势群体饱尝生活艰辛,他们在城市里受尽了轻贱和白眼。对他们来说,逆来顺受不仅是一种生活态度,更是一种宿命。不要怪他们窝囊,面对坏人,他们早就学会了退缩与忍让。这样的人,构成了社会上沉默的大多数。不是“世界上最窝囊的丈夫”太窝囊,而是社会纵容坏人的暴虐,对好人缺乏应有的保护。

Scroll up

#3

RE: 难道杨武不对自己的受害为奴负责吗? Slaves and Masters

in 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Tue Nov 15, 2011 10:32 am
by fountainheadkc • 1.369 Posts

杨武事件揭开了国民人格最后的遮羞布
The Emperor's Clothes


作者:何清涟
2011-11-15 01:22:11

【右派网按:自古至今,各种问题本质上都是人的问题。不是外在的物质,而是人里面的问题。中共国的问题,归根结底是中共国人的问题。“以人血建城,以罪孽立邑的有祸了。”“祸哉,那些称恶为善,称善为恶,以暗为光,以光为暗,以苦为甜,以甜为苦的人。”】

最近的杨武事件,从杨武的怯懦成为采访热点,再到人们反思媒体的“伦理底线”,一时之间非常热闹。但检视一下各种批评、同情及反省,我觉得与其说是杨武的卑怯让国人感到不堪,还不如说人们从杨武事件中看到了更不堪的社会土壤与自身面临的生存状态。事实上,面对强权及暴力如杨武一般怯懦者大有人在,如同杨喜利这种附着在权力骥尾之上的狐假虎威者更大有人在。国人当中有不少属于这两类人,有的人则两种特性兼而有之。杨武的不幸在于发生了其妻被众恶棍当其面强奸这件挑战人类尊严底线的事情,将其怯懦淋漓尽致地展现在互联网及媒体聚光灯下。

中国人的尊严是如何逐渐流失的?

杨武事件关系到人的尊严,而且是人之所以为人不能失去的最后一点尊严。对杨武的感觉,我只能用“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这8个字来形容。不管人们用无数理由来为其辨白并施予同情,他在那两小时内无所作为的坐视,已经彻底出卖了他的妻子,抛弃了他最后的一点尊严。杨喜利这类垃圾,本就是天朝物产,从古到今从未绝迹,只是本朝特别多,这点,我早就用“精英流氓化,下层社会痞子化”来说明。

但杨武的卑怯、懦弱,以及他将活着看得比人格尊严重要,所有这些品格特质与观念,都应该归功于他生于斯长于斯的中国社会。在长途客车上坐视女友或未婚妻被辱的事情其实在中国早就发生过若干起,杨武事件遐迩皆知,只是拜互联网之赐。但施暴者母亲事后还那么理直气壮地指责受害女子勾引其儿子,只能说社会有病,个体有病。社会有病,病在不少人已经丧失社会良知,杨喜利的母亲就是丧尽良知者。个人有病,病在不知于人而言,生命的意义在于尊严。但中国人的人格尊严,不是在杨武身上失去的,早就在生活中一点一点地流失,只是大家假装看不见罢了。

近30年以来,最能说明中国人的人格尊严流失的是男人对自己至爱的姐妹妻女的态度。早在90年代初中期,我亲眼目睹了中国社会底层成员大量将姐妹妻女当作脱贫致富工具。东南沿海一带的低级妓女,许多人就是为了让家里早日脱贫,盖房为兄弟娶亲。在当时我们这些受过高等教育者月工资不过一、二千元之时,这些小学初中文化程度的乡村女子能够往家里数千上万地寄钱,家里人并非不知道她们干的什么营生,不但接受,只嫌不够。

那时候我还在国内,媒体报道这些现象时,几个常见的理由一是个人堕落,二是强调卖淫者家中父母生病,均说成是被迫。虽然我了解的许多人根本不属于这类情况,他们只是将妻子姐妹的姿色当作“资源”利用。但毕竟没法做社会学意义上的调查。只能在那篇“灰色女性及其他”的文章里谈说一番罢了。

《南方周末》(2002年12月19日)发表的那篇“被‘鸡头’改变的村庄”彻底颠覆了“被迫卖淫”这种精神自慰。记者们经过调查,终于揭露了湖南省溆浦县低庄镇25个村庄上千名“鸡头”组织逾千名农村女童和女青年卖淫脱贫的过程:先是鸡头拐卖女童,受害人刚开始抗争,但因女儿致富之后,便心安理得地把它当作既成事实接受;村民们先是鄙视卖淫发财之家,后是艳羡和效仿,再后来,年轻男子娶妻都以相貌好为第一条件,因为相貌好,意味着卖相好。

这时候的谴责还主要是针对底层社会成员。但与此同步,中国社会的中上层也纷纷堕落。

从商界的性贿赂发展到公务员献妻谋升迁

性贿赂在90年代末期就已经盛行,但多是贿赂方将与自己无血缘或无婚姻关系的美貌女子重金养之并献上,比如福建陈凯找到自己喜爱的美貌女子后,发现自己有所求的官员也喜爱这位女子,忍痛割爱。到本世纪初发生的性贿赂则挑战男人的尊严,开始是上级官员让下级女公务员奉上肉体,报之以升迁等“照顾”,丈夫假作不知。其中可以在国内公开讨论的“极品人物”,是重庆市公安局经侦总队党总支书记、总队长陈光明,这位二级警监除了本部门的职务之外,还荣膺中共十七大代表,“全国三八红旗手”,第五届“中国十大女杰”等各种政治荣誉;后来是男性官员为了贿赂上级,奉上自己妻子。这类现象在腐败案件中屡有所闻。比如中共河南开封市委组织部长李森林共与300余位女公务员发生关系,其中好些是女公务员丈夫为了升官主动奉上。据说李森林对这类女性伴有个称呼,叫做“贡女”。这种情况本质上与贫穷农村人卖妻女姐妹相同,都是将妻女的肉体视为商品,去交换好处。差别在于交换者的社会等级越高,所交换的标的物也越高。小民是拿妻女姐妹换钱,官员是换取升迁机会。后者人格上一点也不比那些让妻女姐妹卖淫的穷人高尚。正因为本质上是“交换”,交换目的没达到,才会有愤而举报者,李树森案件中,据说就是因有一百余位没拿到“好处”的“贡女”集体出面举报。

这些男女公务员典卖妻子及自身的行为,其实比杨武更不堪百倍。前者是在没有暴力胁迫之下发生的违背人伦底线的交易,目的是通过性交易换来政治资源,是出卖灵魂与肉体的的双重卑劣;杨武则是弱者面对众强者的暴力凌虐彻底丧失了抵抗意志,是彻底的怯懦。

人们常用道德堕落来形容目前中国人的生存状态,其实上述现象已不能用道德堕落来形容,而是无耻,是彻底丧失人之为人的羞耻感。杨武事件其实掀开了中国人最难面对的真实国情:中国人已经彻底失去了人格尊严。我写这篇文章,不是为了批评杨武这一卑微如尘埃的可怜人。他今后可以改名换姓,从公众视野消失,重新开始生活。但如果中国人不通过这一事件认真反思一下中国为何盛产杨喜利与杨武,这类耻辱恐怕永远将伴随中国人。

--原载:《VOA》,2011-11-14
http://voachineseblog.com/heqinglian/201...ang-wu-tragedy/

Scroll up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Visitors
0 Members and 6 Guests are online.

We welcome our newest member: ancientgroundhog
Board Statistics
The forum has 894 topics and 1428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