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1

转一位大陆良知好友的悲愤呐喊 Scream

in 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Tue Nov 15, 2011 9:55 am
by fountainheadkc • 1.370 Posts





陈凯博客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转一位大陆良知好友的悲愤呐喊
Scream from the Deep of the Soul


陈凯一语 Kai Chen's Words:

BZ is a good friend of mine and I am honored to have him respond to my essay "Eagle and Chicken". He recently had his first child - a daughter he treasures. Now I share his article on the little girl who was run over twice with no one helping.

BZ是我的一位好友。 我很高兴他能在我的“鹰与鸡”一文中汲取力量。 他的女儿最近刚出生。 我现在将他的中文文章贴在这里与你共享。


---------------------------------------------------------

From BZ

Hi, Kai Chen:

It has been a long time since last time I contacted you . Today I was deeply moved after reading this story (Eagle and Chicken) below. It's energetic, powerful, bright and warm. I like it very much and I have to say "Thank you!" to you.

下文是我上个月悼念广东孩童被碾死而18个路人不施救写的,是我目前的思想状态,希望可以共勉。 --- BZ


----------------------------------------------------

[size=24]宁愿自己有朝一日战死,也不让自己的孩子被自己的懦弱所放过的独裁政权奴役[/size]

[size=18]----追悼小悦悦 [/size]

By BZ

小悦悦死了,一个两岁的小女孩被车两次碾压倒血泊中,18个路人冷漠地从她身边走过,一如对待一只被碾死的野狗。这就是我们今天生活的社会,一个人性泯灭良知备失的社会,中国----今天无疑已经成为事实上的人间地狱。

这件事对于绝大部分中国人的价值无非只是多了一个茶余饭后谈论的话题,回头可以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继续他们貌似正常的生活。然而究竟还要发生多少这样的悲剧,才能唤醒这些麻木不仁残忍冷酷的国人。这些悲剧离我们是近是远,我们可以做这样的假设,倘若今天我们的小孩在一个陌生的环境被车碾压,我们可否相信看到的人一定会挺身相救?我想我们应该很清楚问题的答案,那就是这样的几率小得让我们胆寒。但我们已经习惯自我安慰: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我和我的家人身上的几率太小了,我们会默默的祈祷我们的家人千万别遭遇这样的事情,如果实在遭遇了只能自认倒霉。我们还会欺骗自己,其实自己过得还不错,至少没有遭遇这样的不幸,我们只是无能为力,我们相信我们只要循规蹈矩老老实实的待着,祸患就会远离我们,我们至少可以保守自己一方安宁。

但是,假如我们的孩子真的遭遇了此事,我们会不会渴望我们躺在血泊中处于死亡边缘的孩子,有人第一时间上前救助,我们会不会对此庆幸和万分感激。一个有人性的社会,一个有人性的人,是不会眼睁睁看着小孩被碾死不管的。这个社会一再发生泯灭人性和良知的事情,我们就应该停下匆忙的脚步,认认真真地检视我们的内心,我们的社会,我们的道德,我们必须意识到,我们正生活在一个怎样可怕的时代。

其实我们很清楚,这个社会的整个道德体系已经崩溃,人性已经丧失,每个人都生活在危险之中,今天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别人那里,我们却没有办法保证同样的事情不发生在自己身上。我们老去的时候如果摔倒了,肯定没有多少人敢过来搀扶,我们的小孩发生危险,肯定不会有毫不犹疑的热心人过来救助,我们如果遭遇了不公和不幸,同样也指望不了他人的关怀。我们只是卑微而绝望地活着,我们自我安慰,今天我还活着,我他妈的就是幸福,我又没有去害人,别人的事与我何干。明天我要是遭遇危难和不幸,我又会痛斥那些坐视不理的人,甚至因没有得到他人的帮助而加深对所有人不幸的冷漠。面对不公不义不幸,我们总是为自己寻找开脱的理由,他是不是骗子,会不会栽赃陷害,他的血会脏了我的衣服,我还有比这更重要事情要处理,我甚至会遭到黑恶势力的迫害。我们只要稍加犹疑,我们就可以轻易回到“鸵鸟埋头”事不关己的状态。而在以后漫长泯灭良知的生活中,我们的灵魂必会感到悔恨和耻辱。

今天发生在小悦悦身上的事如果不能引起全社会的反省和忏悔,那明天这样的事情就一定会发生在我们自己身上。我们有必要现在就保持清醒和痛苦,不断追问问题的本质,反复拷问自己的良心,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答案其实就在我们每个人的心中,我们很清楚导致社会道德溃败的根源在哪里,我们只是没有胆量大声说出来,因为这很可能会招徕麻烦甚至以生命为代价。但是今天这个社会至此,对邪恶的纵容对不幸的漠视,我们每个人都是罪人!谁也别想在道德的至高点独善其身。

很多人劝我不要对现实和社会太过抱怨,人总要往好的方面看,不能总盯着社会的阴暗面沉陷其中。其实我不是总盯着他们,而是他们不断地出现我没有选择漠视和遗忘,社会的诸多不公和悲惨事件,我只是尽我所能发出我自己的一点声音,多少给予些改变和扭转。我只是想尽量保守我不多的人性,不至于沦为僵尸一样的国人,如果说关注和援助他们的不幸和不公是多管闲事瞎操心,那么那些对每天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悲惨事件选择漠视的人,实际上就等同于漠然从小悦悦身边走过的18个人。这样的人是我们所痛恨的,我们也应该痛恨我们自己。

有人曾对我说,你拖家带口的,你去掺和什么呢,你难道就不怕你的家庭受到牵连,如果有一天你遭遇不幸,你的小孩谁来养,你的老婆如何生活,你的父母谁来照顾。

我想说,这真的是一个很艰难的选择。但我想我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我的小孩长大后,如果他像芸芸众生一样平庸,被奴役终其一生,那她一定会为她的父辈没有为她的时代做过一点抗争而心生鄙夷和恨意,如果她不幸成为我这样了解社会运行构架权利统治黑幕以及人性罪恶的人,那她就一定会拼命抗争,甚至为此丧命。一个是做一个痛苦的苟活于世的奴隶,一个是做一个为真理拼命的亡命徒,我相信任何一个做父母的人都不希望自己的子女有这样的人生。我们今天的不作为不是真正为家庭和后代的考虑,而是借故为自己撇开担当正义的逃遁。如果你今天只想保全性命苟活,那你的子女也就必然会如此,你今天过得痛苦,你的子女就必然延续你的痛苦。

所以今天我在此立下誓言,我宁愿自己有朝一日与独裁政权战死,也不让自己的孩子被自己的懦弱所放过的独裁政权奴役,我希望她所处的年代不会像今天一样一再发生泯灭人性的事情,我希望她不会因为自己想表达思想和有所作为而遭到迫害,我希望她拥有属于她自己的幸福人生。仅此而已。


Last edited Tue Nov 15, 2011 12:12 pm | Scroll up

#2

RE: 转一位大陆良知好友的悲愤呐喊 Scream from Deep of Soul

in 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Tue Nov 15, 2011 9:57 am
by fountainheadkc • 1.370 Posts





陈凯博客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鹰与鸡
Eagle and Chicken


献给我的爱 – 人的自由之灵
To My Love – the Spirit of Human Freedom


“自由人”对抗“中国人”序列
“Free Beings” vs. “Chinese” Series


By Kai Chen 陈凯 (Written 3/22/2011, Reprint 9/2/2011)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从没有人知道是谁把一只鹰卵放到了鸡巢里的。

当雏鹰被孵化出来的时候,她在蹦蹦跳跳的雏鸡群中艰难地移动中,勉强获取她生命的必需。 与其他雏鸡不同,她的眼睛总是常常看着天: 她的眼前总是晃动着一个盘旋翱翔的影子。 她自己也不确定那是幻觉想象还是真实存在,是一个幽灵还是一个真神的造物。

“你看什么呢?” 短视的小白鸡嘲弄着她。 “天上除了云、雨、风、闪电、雷鸣,什么都没有。 我们必需的东西都在地上呀。 你看: 这儿有草籽、小虫、蚯蚓,还有农夫在食槽里给我们的谷物。 你的眼睛应该往地上看。 一切你想要的就在你的身边。”

雏鹰没说话。 她的锐利的鹰的目光盯在天上那个盘旋翱翔的影子。

“是呀。” 勤劳的小黄鸡用爪子飞快地扒着身下的土,并用嘴轻快地在土中挑出草籽,谷粒和小虫,津津有味地品尝着各种食品的滋味。 “你看,地上的食物真多。 在这些食物中我能体验到幸福与快乐。”

雏鹰没说话。 她的敏感的耳朵正听着那风的呼叫与海的咆哮。

“你怎么不说话? 你聋了还是哑了?” 勇敢的小黑鸡挺着自己红红的冠子,一边与另一只小雄鸡搏斗打架,一边扭着他的脖子嘲弄着雏鹰。 “看你就不顺眼: 你的嘴是那么丑,像个钩子。 你的羽毛是那么硬,那么粗,碰到谁谁都会疼。 你的眼睛是那么尖利,一下就看到其他鸡的心底。 谁见你谁都躲着走。 你不会有朋友与知音的。 你真可怜。 你会永远寂寞孤独的。”

雏鹰没说话。 她的心在激烈地跳荡着。 她的血在脉中奔涌。 她对天空的激情逐渐将鸡群们所绝不可能察觉的力量汇集到她的翅膀中、、、。

农夫来了。 他将谷物倒在鸡槽中。 鸡群一拥而上,厮打着,争抢着,吼叫着,踩踏着其他的鸡,吞咽着那槽中的食物。

雏鹰没有动。 她静静地站在地上。 她的头高傲地仰视着天空。 她的尖锐的视觉与不倦的搜寻终于使她清晰地看到了那天边翱翔的影子: 他盘旋在蓝天上,出没在云朵中,随着气流的波动而起伏翱翔,吸允着太阳的能量,俯视着地面上的一切。 他的嘴和她的一样锋利。 他的羽毛和她的一样坚硬。 他的眼睛和她的一样清纯而不妥协。 她看到了他的灵魂。 她看到了她自己。

突然间,那云朵中的精灵发出了一声撕裂长空的尖叫。 地上的鸡群被那声尖利的嘶喊震惊,吓得四下奔逃,躲入鸡棚灌木丛中。 只有雏鹰没有恐慌。 她的心被那声撕裂长空的尖叫震撼了。 她终于懂得了她自己的真实存在。 她终于懂得了她是一只雌鹰,她根本就从不属于这充满污秽肮脏的鸡棚与那低下的,虚无的,被农夫喂养与被农夫宰割的鸡的生活。 她终于懂得了那撕裂奴性灵魂的,来自天空宇宙的自由的呐喊是只为她而发出的,呼唤着她张开她强有力的双翅飞向长空,飞向自由,飞向上苍,飞向他的怀抱。

雏鹰挺起她那高傲的头,展开她那矫健的双翅,张开她那尖利的嘴,发出了她自己也难以相信的震撼长宇的呐喊。 她拼力扑打着她的双翅,冲向天空,冲向风暴,冲向闪电,冲向太阳,冲向上苍,冲向她的本质,冲向她的爱、、。

一瞬间,地上的鸡群被雏鹰的起飞惊呆了。 但他们马上就又恢复了原状 – 扒地,寻虫,啄米,争食,夺雌,排便,被屠、、、。 毕竟,他们只是些在污秽中与同伴夺食与在农夫的喂养、取蛋、屠宰中寻找安逸与满足的鸡。 他们永远不会懂得鹰的追求与爱。

、、、长空中,在金色的阳光下,那两个自由的精灵在彼此的爱慕中,在自然的拥抱中,在欢乐的激情中,在向未知的进军与挑战中翱翔着、拼搏着、嘶叫着、召唤着那些在仍旧鸡群中的雏鹰们、、、。

Scroll up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Visitors
0 Members and 5 Guests are online.

We welcome our newest member: ancientgroundhog
Board Statistics
The forum has 895 topics and 1431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