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1

惊天大发现:汉语是一门低级语言 Troubles within Chinese Language

in 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Sun Oct 16, 2011 1:05 pm
by fountainheadkc • 1.369 Posts



陈凯博客: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陈凯一语:

中文是一种无法进行知识积累、知识查找、知识询问与知识推进的语言。 (如用中文的一、二、三、四也绝不可能产生数学与逻辑。) 将书放在藏经阁里并非知识积累,因为藏经阁里的书只能被写书的人(已死)解读。 后人只能用这种病语去猜测。 知识就此不可能向前演进。

Kai Chen's Words:

Indexation in Chinese is an impossible task. Therefore the Chinese language is a language that impedes knowledge accumulation, knowledge pursuit and knowledge creation. (Using Chinese language can never produce mathematics.) Accumulation of books is in no way accumulation of knowledge. Most Chinese books from ancient times can only be interpreted subjectively to approximate the original meaning, since the writers of the book have long been dead. Thus it is no surprise that in China there are only four inventions in 4,000 years.

------------------------------------------------

Troubles with Indexation in Chinese Language
惊天大发现:汉语是一门低级语言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page=1#3018921


飞龙在半天 于 2009-9-16 18:40:39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我一直在考虑一个问题,为什么中国人几千年来都在说四大发明. 平均一千年才一个发明.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平时交流的时候,大部分不懂得逻辑思维. 这个问题思考了很多年,今天,我终于找到答案. 那就是汉语是一门低级语言.

我们先从数字来说, 我们知道, 只用1234567890这十个数字就能表示从零到无穷大的整数. 你想表示比十万多1的数,好办, 100001就能表示了. 如果加上小数点,还能表示从1到2之间的无限个小数. 如果加上-就能表示无穷小的数. ............全中国13亿人的电话号码都能用只用数字而不用其他符号表示出来,而不会出现两个人同一个号码的情况.

计算机, 只用0和1就能显示出我们人类不能达到的很多功能. 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这是一种进制语言. 上面说的是十进制和二进制.

  进制语言追求的是精确, 你要多大,他就能表示多大. 你要多小,他就能表示多小. 他在从小到大里可以很细致连续的表示出来.(请注意连续一个词,实数就是连续的,有理数是不连续的.)

  进制语言除了可以表达你所需要的任何数外,他还有无限扩充的能力. 从整数扩充到小数和分数.从小数和分数再扩充到无理数,然后扩充到实数,很多人以为实数以后就没有什么数了. 到高中时还有复数.以后还会扩充么? 肯定会.
  
  好了,回到英语,英语也是一种进制语言,采用的是26进制,使用了26个符号(拉丁字母) 他们是有序列的,就像10个数字加上一些符号可以表达你所要大的数,也能表达你所要小的数. 英语也一样,他能表达你所能看到的客观世界, 情感世界, 未知世界, 而且能像1.1 1.2 1.3 那样精确的表达一个从低到高,从大到小, 等不同程度的问题. 也就是说, 英语这门进制语言, 可以做到很精确的情况. 所以大部分科学技术都是使用进制语言的人发明的......

  英语除了精确,也像数字一样可以无限扩充,这种扩充能力使人想到即可做到. 发明创造就是基于这种特性. 比如三角形, 每个点的表示, 使用ABC. 说汉语的人就没有把三角形的三个顶点用汉语世界里的符号表示. 不能表示,知识就不能传递. abc除了表示英语的语音外还可以表示世界任何一种物体.数学公式, 物理公式,化学反应都能用26进制的abc表示.

  在数字之外的客观世界,使用另外一套进制符号来表示, 这就是科学发展的基本条件.英语国家使用10进制的数字表示你所能想到的数,使用26进制的字母表示你所能想到的任何事物. 这两种进制语言的结合,使英语达到一种想到就能做到的境界.

  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资本主义和现代科学起源于西欧而不是中国或其他文明?
  
  汉语呢? 汉语不是一门进制语言. 他没有基本的符号, 符号之间不能排序. 不能排序的语言就不能很好的表达从低到高,从大到小等不同程度的问题. 计算机不是中国人发明的就是一种必然.而不是一种偶然.
  
  那么汉语有没有序列呢? 有, 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等天干,还有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等表示序列的地支. 这些汉字为中国历史的年份表达起到很大的作用, 然而, 因为他们不能表示足够大,也不能表示足够小,他们互相组合从甲子到癸亥能精确的表示60年.之后有从甲子开始往复,因此就不能表示精确的时间. 比如,我们看古典小说时会看到, "午时三刻."这样的表示时间的文字, 还会看到,古人在深夜时用三更半夜等词语. 那么表示比午时三刻多10秒钟的时刻怎么表示呢? 汉语不能表示. 直到阿拉伯数字引进中国才能表示.

  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等这些汉字并不是汉语的基本符号. 到现在汉语世界里还没有概括出一套有序列的基本符号来. 所以说汉语的人没有发明电, 没有发明声音的录制,没有发明视像的录制, 等等. 甚至圆珠笔,这个使中国人脱离毛笔大大方便书写交流的工具,都不是中国人发明的.
  
  因此, 汉语的一个发展方向是要有一套可以排序的基本符号. 这对促进思维的发展有很大好处.

  说英语是线性语言,汉语是非线性语言, 可能没有说到要害. 我们这样说, 英语是一门进制语言,而汉语是一门非进制语言. 进制语言是高级语言的一个特征, 而汉语不是进制语言,所以汉语是低级语言.

Scroll up

#2

RE: 惊天大发现:汉语是一门低级语言 Troubles within Chinese Language

in 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Sun Oct 16, 2011 1:05 pm
by fountainheadkc • 1.369 Posts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论中国文化的反人性本质

Chinese Culture is Anti-Human


飞虎队

原文发表于2005年5月21日

如果我们要评判一件事物,那么首先我们应该对该事物作出明确的定义,所以本文开首就来对“中国文化”,或者,更普遍性地,对“文化”这个概念作一个明确的定义。

事实上,对“文化”,特别是“中国文化”这样一种概念,从来就没有能做到给出一个真正明确的定义,一般的词典上都是含糊其事地这样解释:人类所创造的所有精神财富和物质财富的总和,侧重于指精神财富。

然而,这种解释是有很大问题的,正是因为人们没有能够对“文化”这个概念做到准确把握,所以只好笼统地把其定义为“所有精神财富和物质财富的总和”,但是这样一种解释,既不能够帮助人们准确地认识到其内在本质,令人易于迷惑,而且,从实际操作上,也是毫无意义的,因为,“总和”这样一个定义域,实际上已经导致了你对其认识的严重不完整性(即使是专家,穷其毕生之力,也不能把某个小领域认识完全),在这个前提下,任何宏观性的文化比较研究都变得毫无意义了。

不过,我们从这个模糊的定义中仍然可以得到一个有价值的信息:“侧重于指精神财富”。确实,我们通常谈论“文化”等问题时,一般都是特指思想理念,文学艺术,等精神方面的内容,即使是某些物质方面的内容,也是因为其附着了思想理念等精神方面的内容,才成其为文化概念。

而且,纯粹物质生产方面的内容,“中国文化”也实在是没有什么可以吹嘘的地方,众所周知的是,近代西方工业革命以后,所创造的物质财富,已经远远超过了整个人类在此之前几千年甚至上万年所创造的物质财富的总和,更不用说现代西方。

虽然现在在某些弱智的中国人中间很流行“古时候中国的GDP占世界的百分之八十(另有百分之五十到九十不等的多个版本)”这样一种白痴笑话,不过只要是对世界史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在中国古代的两个鼎盛时期,汉,唐,同期的罗马帝国和阿拉伯帝国,在领土,人口,生产力上,都是远远超过中国地区的。而且延续时间也比汉唐的生存时间长,罗马分裂之后的东罗马帝国一直延续到了15世纪,达一千年之久(还不算其前身)。

事实上,古代中国所谓“繁华富裕”的假相,跟今天中国地区的靠着残酷剥削广大农村地区和中西部内地的民众,以及城市普通平民,来维持寥寥几个大都市中官商阶层的“繁华富裕”假相的做法,是同出一辙的。这一共同点,两千多年来一直没有改变过。

现在,我们可以重新来给“中国文化”这个概念作一个准确的定义,首先,特指精神方面的内容,其次,区分其外在的表相和内在核心思想,那么,所谓的“中国文化”,就应该是指:中国人特有的一种思维模式,以及由此衍生出来的中国人特有的一种行为模式,或者说生活方式,包括生活哲学。

有了这个定义,我们就能够清楚明白,深入彻底地来了解一下所谓的“中国文化”到底是一种什么东西,来对其作一个抽筋剥皮式的解剖。因为其纷繁复杂,“博大精深”的诸多内容,不过是其主要几种核心思想的附着物,衍生物而已。

在这里要附带说明一下的是,考古学上所说的“文化”概念跟我们通常意义上所说的“文化”概念是不一样的,考古学上的“文化”概念一般用来指石器时代人类遗址,是一个专业术语,这个问题在《所谓五千年文明古国的无稽之谈》一文中已有说明。这里不再赘述。

作为一种精神产物,思想观念,“中国文化”从一开始就是反人性的,其具备神秘主义,专制,反智,愚民,暴力倾向等特征。当然,在上古时代,并不是只有“中国文化”才具备这些特征,但是只有“中国文化”,才在以后几千年里将这些特征发挥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并且完全没有自新的能力,完全陷入恶性的死循环,一直到今天。

其完全是一种早就应该被历史淘汰的有害产物。

既然说到“反人性”的问题,那么,对于“人性”这个概念,也应该有一个清晰的定义,事实上,与历来不同的是,我们并不应该将这个概念简单地定义为褒义或者贬义,人性中既有善的方面,也有恶的方面,但是其主要部分,只是无所谓善恶的中性的对于幸福安康,自由快乐的自然的本能的追求,而这一点,恰恰就是最应该予以保障的。

然而,西方人相对正确地认识到了人性中恶的一方面更占上风,清醒地认识到要对人性中恶的一面或者中性的那些本能性追求更容易滑向恶的倾向需要更重点加以防范,自省;而与此相比,古代中国人在经过短暂的争论之后就自欺欺人地将人性的本质定义为了简单的“善”,并利用此为借口,为自己以后数千年施行种种罪恶制造了理论上的依据,一直到今天,这种思想模式仍然作为主要的政治工具在使用着。

我们说“中国文化”是彻底反人性的文化,不仅仅在于它完全地彻底地扼杀人性中追求幸福自由的方面,以及善的方面,而且更在于其积极鼓动人性中恶的那一方面,将其发展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从中国文化的源头,《易经》开始,其一开始就是充满了神秘主义的,感性的,反理性的特征,并全面影响了中国文化的各个方面,各个思想流派,也是现在中国最大的伪科学--中医的指导思想的根源,一直到现在还在毒害人类,迷惑人心。而事实上,它只不过是一本原始时代的算命书而已,巫术迷信的弱智产物。

实际上,虽然到现在人们仍然在为它里面那些弱智呓语的确切含义争论不休,但是这并不防碍中国的这些江湖骗子,“国学专家”“民间科学家”利用它来装神弄鬼,毒害欺骗民众。

表面上,中国文化的宗教性不强,但那是因为其内容中的专制成分的强势抑制了宗教势力在上层建筑的壮大,然而,在民间,各种巫术,鬼神迷信,邪教一直长盛不衰,根深蒂固。实际上其反理性的倾向毫不亚于那些宗教文明。

这也就决定了“中国文化”从一开始就是反理性的,感性化的,这是它的第一个致命之处。

其次,构成“中国文化”主体部分的儒家思想,虽然现在中国人开始流行对它的种种美化,不过,这一切都篡改不了历史的本来面目,因为它的内容,以及谱系,肮脏罪恶的履历,都白纸黑字清清楚楚地摆在那里,任谁也美化不了,篡改不了。它的思想内容也贫乏弱智的很,没有多少可以引申发挥的空间。

儒家思想,它最能够迷惑打动人的一点就是它所谓“仁义”的主张,我们不否认这是一个美好的承诺,问题是这仅仅只是一个承诺而已,一张空头支票,那并不是它的目的,而只是手段。作为维系专制秩序的手段。它更为强调的是人民对于统治者的驯服和顺从。

来看看人类哲学史上的泰斗,黑格尔是怎样评价孔子学说的:这只不过是一种普通的常识道德而已,没有什么出奇之处,任何一个民族中都能够找得到这种常识道德,甚至还要更好,比如在希腊罗马人那里。

这一评论可以说已经为孔夫子那简单肤浅的“思想”盖棺定论了,那甚至根本不够资格称得上是“哲学”,马克思就说过:中国根本就没有科学和哲学。确实,我们在中国的思想典籍里面看不到有什么思辨色彩的东西,只有零零散散一些装神弄鬼的看似壑智实则弱智的格言,顺口溜。

那么,儒家虽然在思想上乏善可陈,但是如果其目的是好的,而且在现实中起到了好的作用,那么仍然可能有值得肯定的地方。

可惜的是,它的目的,一开始就是,而且一直都是:维系君主专制的统治秩序。现在有一些无耻的“学者”开始厚颜无耻地宣传孔孟学说中蕴含了“民主”的成分,根据仅仅就是因为孟子随口说了几句“民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

这完全是无耻的歪曲。他们拼命揪住这几句心血来潮的呓语作为救命稻草,却完全不顾孔孟等儒家头目的其他多得多的支持专制统治的言论。这件事本身就证明了儒教分子的虚伪无耻,以及儒家文化的伪君子文化本质。

从儒家的原始典籍,到儒家主要创始者的历史言行,无一不证明了儒家的专制文化本质,这一点是无论如何也篡改不了的。

儒家是“中国文化”成其为世界上历史最为悠久,传统最为深厚,性质最为残酷的一种专制文化的一个最主要的根源。没有任何可取之处。

实际上,想靠复兴儒教来挽救今天中国道德全面沦丧败坏,社会全面腐败局面的新儒家分子,他们一直故意忽略了一点:孔子当年所面对的社会局面跟今天其实是没什么两样的,也是一个“礼崩乐坏”的时代,孔子也希望能借复兴古礼来恢复他心目中“尧舜之治”的幻想,但是他从来就没有能够做到这一点,他的徒子徒孙也没有真正做到,他们只是把社会变得更加集权,更加专制,更加腐败,更加虚伪,更加堕落,更加黑暗,更加残酷,更加扼杀人性。

因为他的终极目标始终只不过是为了维系君尊臣卑的专制秩序,所谓“仁义”只是幌子而已。从来不曾真正施行过。一旦你不能满足统治要求,他们马上就撕下这个面具,动手杀人。

实际上,经常吹嘘中国是什么“礼仪之邦”的人从来就没搞明白的是:中国古代的所谓“礼”,根本不是我们现代意义上的“文明礼貌”“平等待人”的意思,而是专指一整套君尊臣卑的统治秩序的意思。

事实上,中国从来也不是什么“讲文明”“讲礼貌”“讲道德”的国度,而是充满了血腥,黑暗,阴险残酷的宫廷斗争,野蛮的杀戮,令人发指的酷刑的野蛮国度。二十四史每一页都浸透了血泪。

儒家的孔孟之道,这是决定“中国文化”的反人性本质的一个主要根源,并成其为主要特征:集权专制。

那么,诸子百家的其他思想流派呢?说到这里,又要澄清长期以来人们的一个历史误解:春秋战国时期,是中国文化百花齐放的大繁荣时期。不可否认,相比较中国历史上其他死气沉沉的时期,春秋战国时代相对是一个思想文化自由发展,比较活跃的时期,但是这也就只能在中国内部自己跟自己比比而已,拿到世界史上一比较,所谓的诸子百家(其实只是一个夸张的文学描述,真正也就那么屈指可数寥寥几个思想流派),其思想内容实在是贫乏弱智得很。

现在有一些无耻的弱智文人,“学者”,热衷于编造中国古代的所谓“科学奇迹”“先进思想”,如二进制是莱布尼兹偷学了易经的发明,墨子发现了光学原理,牛顿定律(这是那个臭名昭著的李约瑟首先搞出来的),等等,虽然很多都是被驳斥过了无数遍的谎言,但是反复贩卖这些谎言,既能够迎合大众的意淫需要,又能够为这些弱智文人换几个打牙祭的稿费,所以他们就乐此不疲。

我们比较同时期的希腊和印度,波斯等文明,我们就可以发现春秋战国时代的中国思想流派,在思维深度上,逻辑严密程度上,都差得很远。

有一个历史事实无可辩驳地证明了各文化之间的优劣之势:那就是,希腊思想文化曾经深刻地影响了印度思想文化,而印度思想文化继而又深刻影响了中国思想文化,这种影响在三者间基本上是单向的,没有反向的影响。孰优孰劣,高下立判。

实际上,中国早期思想文化的贫乏弱智也决定了它以后难以再有更大发展的空间,果然,历史证明,这之后两千多年里,后代人只能继续弱智地反复在这些弱智思想里面兜圈子,不能推陈出新。虽然也出现过象程朱理学这样改头换面的重新包装,但是只是使它变得更坏,而不是更好。

那么,道家,墨家等思想流派到底有没有可取之处呢?表面上看,道家的思想,崇尚自然,追求身心自由,墨家主张仁爱,似乎也很符合人性,当然,在初期他们也呈现出一些优秀的方面,但是实际上墨家道家自始至终都是肯定专制的,而且极力主张对民众的愚民政策。他们跟儒家并没有本质区别,不同的只是实现手段的不同,这跟希腊罗马早期,人民对统治者不满,就能够自发地驱逐国王,实行公民投票选举执政官的情况完全无法相提并论。

到了后来就更不用说了,墨家这种温和的平民主义根本就没有生存的空间,终于消声匿迹。而道家,极力鼓吹消极避世的人生哲学,压抑人性中追求自由富足的本能,从而实现了对反人性文化主体的妥协,进而也成其为帮凶,蜕变为这个反人性文化体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并以其极端的唯心主义成为中国民间鬼神迷信以及巫术的重要根源。

至于法家,以严刑峻法实施暴虐统治,当然更不用说了。实际上,法家才是中国文化的真正核心,所谓外儒内法,中国历史一直如此,儒家的虚伪无耻与法家的残暴专制结合得天衣无缝,法家彻底决定了中国文化暴力倾向的主要特征。

古代印度和基督教都曾产生了非暴力的思想,在中国,只有墨家有过一些相似的成分,实际上还根本算不上非暴力思想,但是也很快就消声匿迹了。它的难以生存也证明了中国文化中暴力成分的强势地位。

总评中国文化,其作为一种思维模式,是一种彻底的反理性思维模式,反智文化,愚民文化,专制文化,其作为一种行为模式,生活方式,就是最为腐朽堕落的奴才文化,太监文化,伪君子文化;就是奴才的生活方式,太监的生活方式;奴才的思维模式,太监的思维模式。

这样一种扼杀人性的文化体,在它内部,任何最具有自由精神,最具有思想能力的优秀个体,都遭到扼杀,默默地窒息而死。能够存活下来的只有那些在逆向淘汰中选择出来的具备这个邪恶文化体全部特征的卑劣个体,即信奉奴才哲学,太监哲学的那一类人。

那么,难道西方文明以及其他文化就没有缺点吗?当然是有的,但是问题的关键在于,西方文明的优缺点是一个多少的问题,而中国文化的优点却是一个有无的问题,所以西方文化最终能够自我更新,进化演变成现代文明。而中国文化注定了永远做不到这一点。

中国人在面对西方文化和文明的成功时,有一种很错误的思维模式,即:为什么你做到了,而我没有做到?一定是因为你运气好,而我运气不好。

更无耻更愚蠢的一种想法是:是因为你们西方人偷走抢走了我们的文明成果,你们才成功的。(比如所谓“四大发明”等神话。关于此问题可参考我以前的文章。)

事实上,这种弱智思维的前一点是不无道理的,西方文化的成功,其能够成功地演变到今天的现代文明,彻底改变了整个人类面貌,这种成功,是有一些幸运的成分在里面的,虽然它在一开始就具备了演变为现代文明的若干必要条件,并在后来的发展过程中逐步完善了最后几个步骤。这一点本身就是一种幸运。

这一点,正如进化论所阐明的:人类之所以能进化成人类,并不是一个必然的结果,而是一个偶然的结果,当很多必要条件都凑巧满足时,这一点才成其为可能。我们不应该事后诸葛亮地认为这一切都是必然的。

同样的,为什么西方文明能够进化演变成现代文明,而其他文化和文明都没有?根本原因就在这里。这并不是一个必然的结果,而只是一个偶然的结果。

所以,我们过去的那种思路是完全错误的,思考的方向完全搞反了。我们应该明白,应该清醒地认识到,我们今天能够享受到现代的西方文明,完全是一个偶然的结果,而不是一个必然的结果,进而言之,除了西方文明的其他文明,文化,包括中国文化,其之所以没有进化成现代文明,也就是一件毫不奇怪的事情了。

我们不应该再继续做无用功去愚蠢地绞尽脑汁反复思索为什么它没有成功进化,并为了满足自己对历史的幻想,自欺欺人地去蓄意编造种种“古代中国科学成就”来意淫。

我们应该明白的是:它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是不可能演变进化为现代文明的,而且不仅仅只是中国,除了西方文明的其他所有文明,文化,统统都没有能够进化成现代文明。一场赌博,只有一个赢家,其他都是输家。我这样说你们应该能够明白了。

所以,所谓的“中国文化”,完全是一种早就应该被历史淘汰的有害产物。我们今天要做的,就是彻底地抛弃它。

另外一个常常被用来迷惑人心的问题,即:传统继承的问题,中国人有一种不加思索的认识,即:传统是天然应该被继承的,最开明的看法也不过是需要取其精华去其糟粕而已。

确实传统有坏有好,也有值得继承的东西,问题是我们到底应该继承什么样的传统,事实上,传统有很多种,西方的传统也是一种传统,而我认为,我们要继承的就是这样一种传统,因为它的推陈出新,已经证明了其才是正确的传统,符合人性的传统,符合历史发展潮流的传统,是属于全人类的共同财富。应该为所有人类所继承。

事实上,一个早就应该成为科学常识的事实是:人类都是起源于非洲,大约在几万年前走出非洲来到世界各地,今天中国土地上生活的这些人,也不过仅仅只是一两万年前才来到这里,进入文明时代也不过仅仅三千多年,而且其文明也是经由中亚直接传承自中东而来。

如果我们要继承传统,要寻根,那我们应该到更为久远的历史中去寻找,到人类的共同历史中去寻找。我们四千年前,跟世界上大多数人类并没有什么两样,那时候,我们这块土地上还没有滋生出易经,儒家,道家,法家,程朱理学等等毒素,那时候我们是天真自然的状态,三千年来,我们只不过走了一段弯路而已,三千年跟人类百万年的进化史相比只是一瞬间,跟人类六千年文明史相比也只是小字辈,跟我们的未来相比更是无足轻重,现在我们重新回到人类大家庭的共同轨道上来,是理所当然的,也为时不晚。

我们应该有信心:这是这个邪恶文化体最后的回光返照了,在古代,由于地理位置的极度封闭,偏僻,它得以不受太大干扰地不断重复其改朝换代的低级循环,周边连文字都没有的游牧部落构不成对它的致命威胁,但是现在,面对人类文明的优秀代表,西方文明,它已经全面败退,逃脱不了灭亡的命运,这一次它的灭亡,就将是永远的灭亡。

对“中国文化”,不是纠枉过正的问题,也不存在“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问题,而是应该完全地,彻底地,系统地,予以毁灭性的清算,对于这个人类发展过程中滋长出来的畸形怪胎,恶性肿瘤,这个极端邪恶的产物,这是唯一正确的选择。

我有一个完整而系统的写作计划,但是由于时间所限,我只能不定期地逐步完成,而本文,只是提供给大家对“中国文化”进行认识和批判的一个简略的思想纲要,在细节上是不够充分的,留待以后逐步分类解析。但是你们只要按照本文的思路去进行了解,一样可以得到很多全新的认识,全新的结论。

Scroll up

#3

RE: 惊天大发现:汉语是一门低级语言 Troubles within Chinese Language

in 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Sun Oct 16, 2011 1:06 pm
by fountainheadkc • 1.369 Posts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飞虎队:四大发明的鬼话和汉字表达之关系

The Fraud of "Four Inventions" and Chinese Language


(博讯2004年09月28日发表)

我曾经写过至少三篇文章来揭示所谓的“四大发明”“古代中国科学发现”等等巫婆神汉之类鬼话的荒诞无稽,但是始终都感到批判得不到位,好像没怎么抓住要点,自己也不太明白是哪里出了问题,明明在心里是搞得很清楚明白的一个问题。

直到我在本坛接触到启明等网友关于汉字思维的局限性等若干论述,给我很多启发,结合我以前对此问题的思索和总结,我突然明白这个问题(四大发明的鬼话)的关键是什么了。

这完全是因为汉字这种思维载体本身的弱智和低能,其能够承载的信息量的贫乏有限,其表达概念的模糊性,不精确性,简略性,可随意组合而导致的多歧义等等原因造成的思维混乱。

汉字是一种单音节文字,每个单字通常都具有其独立的意义,成为单音节词,但是在近代以前,这种以数量有限的单音节词为主的简略的文字(思维载体)所能够表达的思想和所能承载的信息量都是极其有限的。

到了近代,面对从西方社会如潮水般涌来的新概念,新思想,东方人(包括日本人和中国人)在自己的文字中找不到相应的表达方式,不得不采取生搬硬套的办法,用汉字那种有限的单音节词组合成新的多音节词来表示这些新概念。

但是由于组成新词的每个单字本身都具有独立而且多元的意义,这就很容易使人对由单字构成的新词望文生义,产生与原来含义不同而且多元的理解,造成思维混乱。

虽然英文的词汇大多数也是由具有一定含义的词根和前后缀组合而成,但是其词根本身并不能作为词汇单独表达含义,而是要与其他成分组合在一起才有意义,这就使得英文词汇的意思得以严格定义,含义表达清晰而准确,对概念的分类细致而且界限明白。

而且因为这个特点,英文的词汇量得以扩展得很巨大,而每个词汇的意义又准确明白,定义严格。使得英文总体上能够承载的信息量很大,各个概念间又界限分明,不易混淆。

而汉语呢,只能跟在英文的发展后面,人家有了什么新概念,新词汇,自己才能生搬硬套地用原本就有歧义的单字生造出相对应的新词出来,不仅含义表达不清楚,而且其简略化的缺点仍然无法改变。

简略化的文字导致了简略化的思维,所以就有了以下这些笑话:

比如说“火药”这个词汇,他们就能用这么两个简单的单字拼接在一起组成一个新符号就稀里糊涂地把千千万万种毫不相干的不同产物囊括在一起了,然后再白痴呓语般地来一句“是我们发明的”就都成了自己的功劳了。

所以我指出,火药有黑火药和黄火药两大类,而且两者毫不相干,这些家伙就开始倒打一钉耙,反倒指责起我“用词不规范”“不专业”“混淆概念”。

好嘛,我仅仅只是把“火药”做了个“黑火药”和“黄火药”的简单概念划分,他们都接受不了,我要是再把“黑火药”和“黄火药”这两个概念再进一步细分下去,告诉你咱们中国人“发明”的只是用这个笼统的词汇含含糊糊地牵扯在一起的千千万万毫不相干的产物中的某一种而已,他们能理解得了吗?我要是不用这种通俗的表达方式,大家肯定都还会以为近现代枪炮火箭炸弹导弹用的都是咱们“发明”的“火药”呢。

所以构成近现代整个军事工业基础的黄色炸药,棉花火药,无烟火药,双基火药,黑索金,TNT等黄火药系列是无法用汉语的简略表达方式表述清楚的。

至于“黑火药”,也不可能含混地算作是咱们中国人的功劳。这个问题,请参考《从头审视所谓四大发明等说法的种种谬误》等文章。

又来说说“印刷术”。我好歹也还接触过一点印刷工艺,我就怎么也想不通,这些家伙怎么脸皮就这么厚,这么死皮赖脸地就把“印刷术”算作是自己“发明”的了?你们到印刷厂去看看好不好,看看到底那个“印刷术”是不是跟官方宣传中胡扯的所谓“毕升的印刷术”是一回事。不要人云亦云。

这不是某些人辩解的那样是什么“材料的不同”“工艺复杂程度不同”,而是方法,原理根本就不同。本质上就有区别。

关于毕升的所谓“印刷术”,不过是一个既没有实物证据和印本传世而仅仅只有野史杂书中三言两语记载的孤证的这样一个传说,中国官方就能够厚颜无耻地把它宣传成是“发明”了“印刷术”,还死皮赖脸地硬要把人家古登堡发明的铅活字版机械印刷术说成是“从我们这里传过去的”,也不知道这个子虚乌有的毕升那所谓的“印刷术”连他本村本乡都没有传出去,却莫名其妙地凭空传到了数万里之遥的德国古登堡哪里,也不知道是怎么“传”的,是托梦,还是心灵感应?

而且,这个问题上,还有一个被蓄意误导之处,那就是所谓毕升的“泥活字印刷术”,根本就不是什么真正的“活字印刷”,他之所以把单个字符分开刻印,只是为了解决整版刻印容易刻坏版的问题,因为整版刻印,一旦刻错一个字,整块版就坏了。所以当时所谓的“活字印刷”,仅仅只是把字符分开单独刻好以后,再拼在一起使用,而拼在一起的胶泥字符就粘在一起了,根本不能再拆下来反复使用了,跟我们通常所理解的“活字印刷”根本就不是一回事,这个谎言应该结束了。

如果这就算是“发明”了所谓“印刷术”,那么各个民族,各个国家,类似的“发明”都多得是,比如说:印章,从早在公元前两千多年前的希腊米诺斯文明时期和印度哈拉巴文明时期,都早就有了。

我没有必要再在这里解释西方印刷术的历史源流,技术特征,以及“凸版印刷”“凹版印刷”“平版印刷”“孔版印刷”“丝网印刷”“铅版印刷”“滚筒印刷”“印刷油墨”“铅字铸模”“排版”这些概念了,读者可参考《再谈四大发明的神话完全是一种虚假宣传》等文章。

如果谁还要继续坚持毕升“发明”了“印刷术”这样一种弱智论调,那就请你继续使用毕升泥活字印刷吧,不要一边用着西方人发明的印刷术,一边又恬不知耻地吹嘘自己多么有骄傲的本钱。

还有很多阿Q式的傻瓜常喜欢炫耀的那段从西方人编写的历史故事小册子中断章取义拼凑而来的“没有我们的四大发明,就没有你们的资本主义,文艺复兴,科学,民主”一类的蠢话,本来这只是西方人惯有的那种夸张的语言习惯。跟西方人打过交道的人知道,西方人恭维人时是不吝啬于使用极为夸张的形容词的,结果这些阿Q式的傻瓜就真的把这些哄小孩子开心的奉承话当作值得夸耀的资本了,也够滑稽的。

其他诸如此类的“古代中国科学发现”,都是用这样指鹿为马的拙劣手段胡乱炮制出来的。(此问题我将会有专文论述)

怎么样玩弄文字游戏,炮制没有任何社会价值没有任何智力贡献的无聊鬼话,就是某些中国人的“专业”,就是他们赖以混口饭吃的“专业”。

这些蠢货,他们根本不需要去进行任何有创造价值的思想劳动,只需要嘴巴一张,胡乱把几个汉字拼接在一起,偷换一下概念,就轻轻松松,无中生有地把整个人类智慧的成果都算作成了自己的功劳了。

这些所谓的“古代科学发现”,其实只不过是一些跟现代科学技术性质完全不同的似是而非的原始手工艺技术或粗浅的感性认识,甚至干脆就是一些从民间传说神话故事野史杂书中挖掘拼凑出来的所谓“国粹”,“民族遗产”。最接近的也不过就是一些夭折了的技术雏形。而其他国家同样的这类技术雏形早早晚晚的也多的是,只不过他们故意不提或干脆就不知道。

另外一个相类似的笑话,就是所谓“五千年文明古国”“四大文明古国”之类的顺口溜。他们连“文明”这个概念到底是什么含义都搞不清楚,却嘴巴一张就是“五千年”“四大”,多么轻松。

所以大家应该明白了,越是智力有缺陷越是不愿意思考的人就越是能吹牛,越是喜欢吹牛。因为这能够掩饰他们在智力上的缺陷和思维上的懒惰无力。(关于此问题,可参考《所谓五千年文明古国的无稽之谈》一文)

自从李约瑟这个喜好猎奇的巫术爱好者考证出所谓的“四大发明”之后,以及象斯塔夫里阿诺斯之流的文科出身的书呆子跟着一吹捧,中国的这些“民族主义者”“爱国者”就如获至宝,仿佛自己一下子就有了面子似的,仿佛得了洋人的脸似的。逢人就恬不知耻地象一帮傻X似的大肆炫耀(还是用虚假的材料):是我们发明了四大发明,才有了你们西方的整个文明和科学,怎么样,了不起吧?

这些蠢货,自己本钱都还不知道在哪里,就开始在盘算着怎么向别人收利息了。

他们应该自己摸着良心问一下:如果不是西方人来了,教会了中国人科学,民主,法治,等等这些使用汉字作为思维载体的脑袋瓜根本产生不了的思想,概念,如果不是这样,毫无疑问的,现在大家都还会在给官老爷磕头,打屁股,白天刨地晚上点油灯的野人一样的生活中麻木地行尸走肉地苟延残喘着。

要不是汉语实现了欧化,毫无疑问地,现在大家都还在操着那只有有限的几个双音节词和单音节词的弱智的古汉语,象傻瓜一样继续重复着那“之乎者也”的白痴一样的呓语。

我根本不会试图去说服这些愚蠢的所谓“民族主义者”“爱国者”,因为他们的愚蠢和偏持根本上是由基因决定的(请参考《中国人的专制习性是不是因为遗传原因》等文),事实的真相对他们来说无关紧要,他们只愿意相信那些能够给他们带来虚幻的荣耀的消息,哪怕那是谎言。

至于炮制这些鬼话出来愚弄“民族主义者”“爱国者”们以为政治目的服务的那些在背后操纵的师爷们,当然就更不存在说服教育的可能性了,他们当然知道自己炮制的这些东西只是谎言,要愚弄欺骗别人的人自己当然还不至于愚蠢到自己都把自己的骗局当真的地步。

我只想提醒那些跟我一样,曾经被官方的愚民教育所蒙蔽,却又良知未泯,仍然想要追求真理的人们,不要再轻易相信这一类的鬼话了。

Scroll up

#4

RE: 惊天大发现:汉语是一门低级语言 Troubles within Chinese Language

in 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Sun Oct 16, 2011 1:11 pm
by fountainheadkc • 1.369 Posts



Book Link 图书链锁: ”The Writing on the Wall" - How Asian Orthography Curbs Creativity

【显而易见 - 为什么亚洲基于汉语的象形文字损害阻碍人的创造力】


http://www.amazon.com/Writing-Wall-Ortho...ef=cm_cr-mr-img

陈凯博客: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陈凯一语:

汉纳斯的关于汉语阻碍人的创造力、想象力的精彩论述"The Writing on the Wall" 【显而易见 - 为什么亚洲基于汉语的象形文字损害阻碍人的创造力】是每一个愿意并勇于了解自身文化语言的中文系的人们必读的良书。 望每一个汉语的受害者与害人者深思并寻找答案与替代语言。

Kai Chen's Words:

William Hannas' courageous and deep analytical book on Chinese character-based Asian orthography needs to be read by everyone Chinese character-based Asian language user. Thus people can understand why the Asians lack creativity and imagination. Courage with strong will to face the truth is needed and only through a thorough understanding we can start to find solutions and replacement.



Creativity Only For The State
汉语--被“国”“政府”控制的语言/创造


June 10, 2003

This review is from: The Writing on the Wall: How Asian Orthography Curbs Creativity (Encounters with Asia) (Hardcover)

by Lee

http://www.amazon.com/gp/cdp/member-revi...ostRecentReview

"The Writing On The Wall" by William Hannas opens eyes and minds to new arguments about nature or nurture. The timeworn topic is well worth exploring, and it is especially interesting when a Westerner looks across several Asian regions to address it. Fortunately, the author speaks Vietnamese, three dialects spoken in China, Japanese, and Korean. His perspective is unique among Westerners and his views are worthy of careful note.

The book reminds us that China was an empire with a central authority, and all were subordinated to the emperor. So it was for thousands of years; and so it is today with the Communist Party as emperor. Where is there a need to be creative unless it is to devise methods to bring greater glory and power to the State?

This seems similar to the Middle Ages in Europe. Kings and barons ruled fiefs, and their subordinates curried favor. Again, what else was there to do? But, when the kings and other powerbrokers began to speak and write the languages of the little people rather than Latin and French, things began to change. In East Asia today the powerbrokers write in a language [character based] that the little people do not easily comprehend. Memorizing 3,000 characters certainly supports exercising form over substance. And, as in Mandarin times, having completed the form, one could enter the elite. Today, one must perform what work to enter the elite? Answer: memorize 3,000 characters, perform exceptional Party (emperor) work, or be closely related to one who has.

The main job today in China is to accrue power and hegemony. There's little scope for creativity here, given the thousands of years China has practiced at it. So how creative does today's Chinese elite need to be? Only enough to keep the West away from the door, for example by fanning the fires in the Middle East and being able to hold the U.S. 7th Fleet at bay. These seem like simple tasks that can be accomplished with a bit of technology transfer to upgrade antiship weapons and build nuclear strategic deterrence. The technology transfer is well documented in the book and woe to the West for letting it happen so easily.

So is it nature or nurture? Hannas clearly notes that there are many Chinese who have emigrated to the West who have demonstrated creativity. The role of spoken and written Asian languages in creativity is worthy of consideration, and it is well covered in this book.


The following contents have been linked to this post:

Scroll up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Visitors
0 Members and 7 Guests are online.

We welcome our newest member: ancientgroundhog
Board Statistics
The forum has 894 topics and 1428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