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1

一只被砸烂的青蛙 Chinese Understanding of Truth

in 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Fri Oct 14, 2011 3:51 pm
by fountainheadkc • 1.370 Posts



一只被砸烂的青蛙 -- 中国人的语言与无哲学
A Smashed Frog - Chinese Understanding of Truth Hampered by Their Character-based, Syllabic Language




陈凯一语 Kai Chen's Words:

中文是一个情感与艺术语言,是决不能用于逻辑与理性的交流的。 中文本身的无能造成了中国人病态的暴力语言。

用单音节象形文字的中文去追求真理有如用一把锤子去解剖一只青蛙。 你决得不到青蛙的生理知识。 你所得到的只是一只被砸烂的青蛙。 中国人的历史只是一个用尽心思相互杀戳争夺用那把锤子的历史。 他们所得到的也只能是一堆被砸烂的青蛙。

黎鸣先生只表述了他对中国人不求真理,没有哲学的恼怒。 但他没有挖出全部的病根。 中文作为工具不光无能,它也是消灭人类道德的病毒的传播体。 一个对真理绝缘的文化是绝不能建立健康的道德价值的。

Chinese language is an art to express emotions only. It can never be used to express ideas and thoughts with logic. As a result of Chinese language's inability, defects and inadequacy, it is very common for a "Chinese" to resort to violent language in debate and discussion.

Using the Chinese character-based, syllabic language to pursue knowledge and truth is like using a hammer to dissect a frog. In the end, you will not acquire any knowledge about the frog's physiology. Instead, you will only get a smashed frog. China's history can be described as a history of killing each other to grab that hammer. What the Chinese get in the end is never knowledge and truth of anything, but a pile of smashed frogs.

I can understand Mr. Liming's frustration about the Chinese tendency of never pursuing truth and knowledge, of never having anything close to a philosophical discourse. But he fails to dig up all the root causes of such a tendency. Chinese language as a tool is not only impotent in discovering truth, it is a media to spread viruses to contaminate human morality, for a language so impotent to pursue knowledge and truth is a language bound to breed distorted and perverted versions of reality.


*********************************************

Dear Visitors:

I will paste Mr. Liming's article 中国人为什么是个永远都在自我毁弃哲学的民族?here for you to read.

Mr. Liming has yet to grasp the root cause of China' anti-intellect culture -- the Chinese character-based syllabic language itself.

The anti-intellect intellectuals in China have been bred from the very beginning, since the time they pick up a brush to mimic their ancestors' calligraphy of the Chinese syllabic characters, to castrate themselves of their own capacity of any real intellectual debate and discourse. They are impotent facing unknown, facing nature, facing truth and knowledge. They are rendered helpless by their own ancestors' invention -- the Chinese character-based, syllabic language. If you have not grasped this crucial cause of China's problems and its perpetual despotism and tyranny, you are still trapped.

So think again and think hard. You may gradually get it.

Best. Kai Chen 陈凯

-------------------------------------------------------------

Reprint of Liming's Article

2007年12月2日 星期日

黎鸣:中国人为什么是个永远都在自我毁弃哲学的民族?

中国人是个没有哲学的民族。为什么?因为中国人永远,甚至时时刻刻,都在毁弃自己人中有可能涌现出来的哲学,正如我在过去的一篇文章中所谈到的,在漫长的历史中,中国人也永远都在灭绝自己人中时时刻刻都有可能涌现出来(领悟哲学真理)的天才。这是真实,这是中国人两千多年来历史中的千真万确的真实。

什么是哲学?

哲学就是爱智慧之学,也即言智慧、行智慧、思智慧之学。

然而,什么又是智慧呢?

智慧就是由信真理、知真实、爱真诚这三个环节组成的永远不可分的人类精神的三位一体,而其中最关键的,且首当其冲的更又是信真理,以及永远不断地坚持追求和发现更新的真理。这是因为,只有信仰可靠的真理,才能真正有效地知(判断)真实,以及更进一步直觉地爱(体认、体察、体现)真诚。又因为,只有永远不断地坚持发现更新的真理,才能更有效地推进、增长、深化知真实所获得的真知识,才能更充分、更全面地直觉体察到爱真诚对于人类的文明来说将有多么重要和多么美好。更因为,只有如此三位一体不断地循环往复,人类的智慧,更进一步全人类的文明,才可能真正获得有效的进化、发展和提高。

从上所述显然可知,什么是哲学?哲学实质上就是追求、发现、信仰真理之学。舍去真理,将不可能有哲学。这是铁板钉钉,毫无疑义的结论。说得更简明一点,哲学就是求真理之学,或者用前面爱智慧的方式来说,哲学就是言真理、行真理、思真理之学。换言之,无真理,则根本就不可能有哲学。

按照我前面文章的结论,中国人其实是个永远无视真理的民族,所以顺理成章,中国人也是个永远无(视)哲学的民族。而事实上,也确确实实是如此。用我的文章标题来说,即:中国人是个永远都在自我毁弃哲学的民族。

下面,我们就从自我毁弃哲学这一点来认真回顾一下中国的思想史,看看是不是如此。

回到远古。中华民族的祖先并不是不追求真理的祖先。显然的一点,中国人的远祖伏羲画卦,其目的即在追求真理,而并不是用来算命。为什么?大家知道,伏羲是首先发明网罟,以用来捕鱼的发明家,而他也因此而发明了阴阳、三行、六度(易大象)的抽象的网状逻辑,这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网状物可以捕鱼,而网状逻辑则可以捕获抽象的真理。令我们不能不感到惊异的是,阴阳、三行、六度(易大象)的网状逻辑,的确是我们今天才刚刚认识到的语言、数学、思维的全逻辑的最佳表现形式,它们之间的神奇的巧合,的确是值得我们今天中华民族的子孙为我们伟大的祖先极感自豪的事情。关于这种网状逻辑形态的全逻辑(易大象),我以后会有专著进行全面的论述。

可是这种伟大的思维逻辑,到了周文王、周公的手里,却变成了完全用来算命的工具《周易》。从易大象到《周易》,这是在中国人的历史上发生的第一次最严重地自我毁弃哲学的事件。当周文王、周公急功近利地为伏羲的卦画进行具象的命名(乾坤震巽坎离艮兑等等),并把他们的最粗鄙的愿望(祷告辞)也都相应地变成了卦辞、爻辞之时,这就好有一比,伏羲发明的网状逻辑中的每一个网眼,都被周文王、周公们利用日常运用的语言垃圾给封堵死了。请大家想想,堵死了网眼的渔网能够捕鱼吗?不能。同理,堵死了网眼的网状逻辑也不再是能够捕获真理的真逻辑了,而只能是一堆废物。而《周易》,再加上儒家的所谓《易传》,其实就是不折不扣的一堆文字废物。正是因此,追求真理的伏羲,最后变成了无视真理的周文王、周公;相应地,创造了伟大的哲学逻辑的伏羲,最后也显然变成了完全无视和毁弃哲学逻辑的周文王、周公。这时的周文王、周公,作为人,他们实际上已经不自觉地完全丧失了追求真理的人类灵性的自我,而完全变成了盲目撞运气而向天命,其实是向宿命乞讨的乞儿,而且更糟糕的是,他们把自己的最粗鄙的生活经验、愿望(他们关于卦辞爻辞的祷告的祷辞),竟然变成了严重地影响了后来两三千年之中的中华民族所有后人的垃圾读物《周易》,而使之陷入了让他们永远都只能极其狭隘地认识世界的 深井,而中华民族的后人,在后来的两千多年中,几乎真就全都变成了在这座深井之中坐井观天的井底之蛙,甚至直到今天,还难以爬出这座井来。而中华民族也只有自认倒霉,不能不变成了一个愈来愈逐渐向愚昧的深渊苦难地爬行的民族。然而,让《周易》直接变成中国人两千多年来的垃圾读物,甚至儿童发蒙教材的人,也即直接造成中国人从此对世界的认识深深地陷入了这座极其狭隘的坐井观天的深井中的人,他究竟是谁呢?我告诉大家,他正是中国人直到现在还在迷信、崇拜的圣人孔子。尽管实际上,对于人类的智慧和文明来说,孔子确确实实只是一个满怀乡愿的十足的庸人,一根祸害中华民族文明的巨大的搅屎棍,一条实实在在长期以来糊弄中华文明的丧家犬。他一味只知道要尊崇君君臣臣等级制度的周礼,却根本就不知道人类最需要的本应是认识世界的真理。他或许本不是一个最坏最坏的人,但他的确为中华民族做了最坏最坏的事情;由于历代极权专制统治者对他和他的儒家的情有独钟的选择,从而他个人的愚昧和乡愿式的昏聩,事实上已经让中华民族整整愚昧、落后、遭罪了两千多年,也即让中华民族的文明和智慧整整停滞发展了两千多年。说白了,是让中华民族两千多年中所有曾经生活过的人们几乎全都毫无价值地也即不知真理为何物地白活了一生。关于孔子,有人说他和他的儒家只不过是历史的替罪羊(参见从台湾来的付佩荣先生)。这种说法本身即是盲目尊孔者的极其无知之谈,然而这种说法并不能丝毫减轻孔子及其儒家本身对于中华民族的严重的历史罪责。我后面还将继续讨论下去,直到中华民族子子孙孙中的绝大多数人能够真正从深深愚昧的历史重负之中完全清醒过来为止。

可以看到,孔子把完全是文字垃圾的《周易》(当然也还得加上历代极权专制统治者及其御用文人们不断的推波助澜),竟然规定为两千多年来中华民族子子孙孙最重要的发蒙教材《六经》之首,这是中国历史中的一个何等严重的文化误导,更甚至是一个何等严重的文化的犯罪?它不仅仅只是坚持周文王、周公们的自我毁弃哲学的行为,而且还更把这种自我毁弃哲学的行为当成了中国人从此以后当然的历史传统,而要求后人重重复复、永永远远地继承下去,乃至一直到了今天,类似的行为还在当然地继续发生。而作为文字垃圾的《周易》,至今仍被许多人捧上了天,两千多年来多少人为它皓首穷经,终生糊涂而一无所获。实际上,中国人根本就已经丧失了对它进行任何真理性判断的能力。正是因此,《周易》永远是伟大的《周易》,它事实上已经变成了中国人永远的精神鸦片。读(毒)了还要读(毒),吸了还要吸,永远读(毒),永远吸,终于造成了中国人简直就是一个永远坚守痼疾、永远愚顽不化的民族,这真是中华民族的一个多么巨大的文化历史的悲剧!

纵观全部中国的思想史,尤其在汉武帝决定独尊儒术之后的中国思想史,没有受到过孔子及其儒家的精神毒害的人几乎根本就不存在。正是因此,即使近现代最著名的中国学人,例如胡适、冯友兰、梁漱溟等等,更不要说其他研究中国哲学的人们,仍然全都视孔子为中国古代最重要乃至最伟大的哲人之一,而儒学更是成了中国最大的哲学流派。这真是一个多么巨大而尖锐的文明的自我嘲讽?既荒谬之极,更荒诞之极。孔子及其儒家何来哲学,更如何还成为了哲人?难道天下竟有如此无视真理,甚至如此反对和毁弃真理的哲学和哲人么?

如果真要在中国古代寻找哲人,除了最早的伏羲,也就只有老子和墨子等极少数的几位了,然而就是这极少数的几位,也全都遭到了根本性的毁弃,例如老子,就被儒家文人们改造得面目全非,老子的著作《道德经》遭到了根本性的曲解,常道被颠倒成了非常道,从而老子也被强行变成了无视真理、毁弃哲学的儒家的同谋了。至于墨子,由于儒家的遮蔽,整整被中国人遗忘了两千多年,直到清末才被人重新提起。总之,他们的哲学全都被儒家的文人们毁弃了。而在秦汉之后的两千多年之中,由于孔子及其儒家的严重的遮蔽和歪曲,更加上历代极权专制统治者的极端残酷的迫害,中国的哲人简直就完全绝迹了,而惟一只剩下了永远不断自我毁弃哲学的无哲学、无真理的完全是一片黑暗的中国无思想史。

自我毁弃哲学的现象,在近半个多世纪的中国也同样在发生。近半个多世纪以来,我们中国虽然没有自己的哲学,但也同样拒绝外来真正的哲学。我可以负责任地说,近半个多世纪以来在中国学校里所宣讲的哲学并不是真正重要的哲学,而只是外来哲学中的并不十分重要的枝枝叶叶,而且是经过了一些无知者大量歪曲和篡改的虚假的枝枝叶叶。

什么是近现代真正重要的哲学?我认为近现代真正重要的哲学只能是真正孕育了西方近现代人类科学技术精神和民主自由精神的西方近现代哲学,而西方近现代哲学的核心逻辑是形式逻辑(包括数理逻辑),至于其他的逻辑,例如辩证逻辑、现象学逻辑等等,全都只能是思维方法上的极其有限的补充或变种,它们根本就不可能单独有效地运用,而最多也只能是在形式逻辑的基础上起一点点辅助性的作用。令人不解的是,在中国的学校只能讲从苏俄舶来的唯物辩证法哲学,即经过了前苏联的一些显然是哲学偏见者所编篡的所谓《马克思列宁主义哲学》,而根本就不讲与形式逻辑密切相关并真正孕育了近现代人类科学、民主、自由精神的近现代西方哲学;而且更有害的是,把形式逻辑颠倒地宣判为孤立、静止、片面的错误的甚至反动的形而上学。曾经有一个故事。50年代初著名的中央党校哲学大教授艾思奇先生到清华大学讲学,批判形式逻辑的错误,甚至反动。而主持这次演讲会的清华大学哲学教授却是从西方留学归来的形式逻辑方面的专家金岳霖先生。可以想象金先生当时的尴尬。金先生在结束语中幽默地,但也是不得已而自我解嘲地说:艾思奇同志今天的报告也还是符合形式逻辑的。

现在回顾起来,从爱智慧的意义上看,近半个多世纪以来中国人对形式逻辑的批判和拒绝是极其错误甚至极其反动的,实质上是批判和拒绝人类思维的最基本的规律和真理,事实上也同样是在自我毁弃哲学。因为真正说起来,直至今天,也只有形式逻辑真正反映了人类最基本的思维规律,也即思维的真理;而拒绝了形式逻辑规律和真理的辩证逻辑,最后几乎全都变成了人们为自身错误甚至邪恶进行狡辩的诡辩逻辑和大讲废话的套话逻辑。这种诡辩和套话的例子,在中国近半个多世纪的历史中简直俯拾皆是,甚至现在还在不断地继续发生。

(请网友直接进入我个人的网页:www.liming1944.com,谢ฃ...。);

張貼者: NCN Editor 位於 12/02/2007 08:50:00 下午 標籤: 中国文化, 思想理论


Last edited Wed Nov 20, 2013 8:45 am | Scroll up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Visitors
0 Members and 5 Guests are online.

We welcome our newest member: ancientgroundhog
Board Statistics
The forum has 895 topics and 1431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