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1

屎虼螂的颂歌 Sing in Praise of Dung Beetles

in 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Mon Sep 26, 2011 8:01 am
by fountainheadkc
avatar





陈凯博客: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屎虼螂的颂歌
Sing in Praise of Dung Beetles


价值一语:Words of Value:

Recognizing reality is the prerequisite for seeking truth and building a future. Unless one has the will, the ability and the courage to recognize reality, one will be doomed to live forever in falsehood, therefore eternal despair. --- Kai Chen

承认真实的现状是寻找真理, 创造未来的必要先决条件。 如果一个人没有意愿,能力及勇气去承认真实的现状,他就会永远生活在虚假之中,也因此永远生活在默默的绝望之中。 --- 陈凯

Tolerance of difference is a virtue, but tolerance of evil is the most insidious vice there is on earth. The saddest thing for the Chinese is that they seem to have zero tolerance for difference, but unlimited tolerance for evil. They take the former as a weakness and the latter as a strength and even take pride in their own fear and tolerance toward evil. Such a tendency of moral confusion (a negative culture) can only be defined as corrupt and evil itself. --- Li Bangding (My Father, 1921 - 1988)

容忍不同是一大良德。 容忍邪恶却是一大败坏。 中国的悲哀在于中国人对不同的毫不容忍,而对邪恶的无限怯懦与忍让。 他们还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地将前者作为软弱,并将后者作为光荣,力量与骄傲。 这样一种道德混乱的文化只能被定义为邪恶与腐败的文化。 --- 李邦定 (陈凯的父亲,生1921 - 逝1988)


------------------------------------------------------------------

香香嘴,臭臭腚,硬硬吊 - 满足人体洞穴的功能是一个中国人生命的意义。 孔学就是“孔洞之学”。
Satisfying the functions of one's body cavities - The meaning of life for a Chinese person. Confucianism is about fake-values from human cavities.


***********************************************

陈凯博客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屎虼螂的颂歌
Sing in Praise of Dung Beetles


陈凯 著 By Kai Chen (Written 4/2/2007, Reprint 9/20/2011)

农夫们将自己一生的积蓄带到市场上去购货。 他们想买一件东西来证实他们一生的价值。

市场上卖货的人很多。 他们有不同种族的人们,有不同宗教的人们,有不同文化的人们、、。 他们的货也是多种多样的,五颜六色,五花八门。 农夫们看花了眼,搞不清哪件货值得他们一生的积蓄。 于是农夫们就将注意力集中在卖货人的身上。

最后农夫们决定只从那个长的与他们相近的商人那里买货。 但那个商人的货都是放在一个个四四方方的盒子里的。 谁也看不到盒子里究竟是什么。 商人卖货的唯一条件是买货的人只能在回家以后才能将盒子打开。 商人并让农夫们许诺绝不退货。

农夫们想要知道盒子里到底装了什么,但又不愿从与他们长相不同的商人们哪里买货,即使那些商人们的货品是公开让顾客察看检验的。 农夫们最终决定用他们一生的积蓄去买那些装在盒子里,不能看,不能摸的货。 每一个农夫都将自己一生的积蓄买了一个盒子回家。

当他们回家打开盒子一看的时候,发现盒子里有一个用极为精巧的包装展现的棕色的圆球。 它是潮湿的,拳头大小,有些尚没消化的草叶从中滋出。 一种农夫们非常熟悉的气味从中弥漫出来。 农夫们觉得非常困惑,不知如何鉴定。 只是当他们的孩子们看到后叫出来“驴粪蛋”的时候,他们才恍然大悟。

有的农夫非常愤怒。 但他们已经许诺绝不退货。 他们知道自己受了骗,一生的积蓄已荡然无存。 他们离开了他们的祖地,不断地告诫着他们的后代不要再重犯他们的无知,偏见与愚蠢。 他们决心绝不重蹈覆辙并在新的家园建立新的正义的文化。 他们把那新的家园称之为“美德国度”。

更多的农夫们不光不觉得羞耻与受骗, 他们大骂着他们的后代们并让他们住口。 他们为他们的驴粪蛋起了一个新名称:“黄金蛋“。

他们建立了”黄金蛋“研究所,”黄金蛋“大学,不断地教育,告诫他们的后代们”黄金蛋“的伟大。 他们说黄金蛋之伟大是因为它的得来是不易的,是来自农夫们一生的血汗辛劳。 他们说黄金蛋之伟大是因为它来自”黄金驴“-- 它披着”黄金甲“,食了”黄金草“,喝了”黄金河“的水。 他们不知疲倦地,兢兢业业的将他们毕生的精力投入了”黄金文化“,有所发明地研究着为什么黄金蛋的光泽是那么亮,黄金蛋的味道是那么美,黄金蛋的气味是那么香,黄金蛋的品质是那么纯,黄金蛋的原由是那么古,黄金蛋的价值是那么高、、。 他们发明了”黄金蛋“文学并书写了一卷又一卷不朽的”黄金卷“及”黄金诗篇“,如”黄金游记“,黄金演义”,“黄金浒传”,“黄金楼梦”、、。 近代的最高的“黄金著作”叫做“黄金选集”。 自然地“黄金主义“,“黄金思想”,“黄金理论”,“黄金原则”,“黄金坚持”,“黄金代表”,“黄金荣耻”都应运而生。 他们称着“黄金帝”,舞着“黄金龙”,披着“黄金袍”,打着“黄金旗”,宣扬着“黄金特色”的“黄金主义”。 一批批的“黄金圣人”被一代代的“黄金传人”推上了“黄金祭坛”。 “黄金文化”由此不断发扬光大,一代又一代地千古流传。

那些生活在“美德国度”的人们偶然返回他们的祖地,惊异地发现他们的祖地已经没有了人的存在。 在那满地驴粪蛋的,臭气熏天的大地上,只有大大小小的屎虼螂们兢兢业业的打理着,维护着,建造着驴粪蛋的事业,弘扬着驴粪蛋的文化,唱赞着驴粪蛋的悠久与伟大。


-------------------------------------------------------------

陈凯博客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屎虼螂的颂歌(中英文)
Sing in Praise of Dung Beetles (in Chinese and English)


Recognizing reality is the prerequisite for seeking truth and building a future. Unless one has the will, the ability and the courage to recognize reality, one will be doomed to live forever in falsehood, therefore eternal despair. --- Kai Chen

承认真实的现状是寻找真理, 创造未来的必要先决条件。 如果一个人没有意愿,能力及勇气去承认真实的现状,他就会永远生活在虚假之中,也因此永远生活在默默的绝望之中。 --- 陈凯

Tolerance of difference is a virtue, but tolerance of evil is beyond the most insidious vice on earth. The saddest thing for the Chinese is that they seem to have zero tolerance for difference, but unlimited tolerance for evil. They take the former as weakness and the latter as strength. They even take pride in their own fear and tolerance toward evil. Such a tendency for moral confusion can only be defined as corrupt and evil itself. --- Li Bangding (My Father, 1921 - 1988)

容忍不同是一大良德。 容忍邪恶却是一大败坏。 中国的悲哀在于中国人对不同的毫不容忍,而对邪恶的无限怯懦与忍让。 他们还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地将前者作为软弱,并将后者作为光荣,力量与骄傲。 这样一种道德混乱的文化只能被定义为邪恶与腐败的文化。 --- 李邦定 (陈凯的父亲,生1921 - 逝1988)


--------------------------------------------------------------------------

屎虼螂的颂歌(中英文)
Sing in Praise of Dung Beetles (in Chinese & English)


陈凯 著 By Kai Chen Written 4/2/2007, Reprint 9/20/2011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Translation into English by Kai Chen 12/28/2010

农夫们将自己一生的积蓄带到市场上去购货。 他们想买一件东西来证实他们一生的价值。

Peasants brought their life savings to the market, wanting to purchase one thing that could demonstrate to the world their lives’ worth.

市场上卖货的人很多。 他们有不同种族的人们,有不同宗教的人们,有不同文化的人们、、。 他们的货也是多种多样的,五颜六色,五花八门。 农夫们看花了眼,搞不清哪件货值得他们一生的积蓄。 于是农夫们就将注意力集中在卖货人的身上。

There were many merchants selling their merchandise on the market. All of them were from different places and of different races, cultures and religions. Their goods also reflected this diversity. They were colorful and full of varieties. The peasants had never seen so many goods and they were very excited yet confused and fearful, not knowing what to buy to prove their lives’ worth.

最后农夫们决定只从那个长的与他们相近的商人那里买货。 但那个商人的货都是放在一个个四四方方的彩色盒子里的。 谁也看不到盒子里究竟是什么。 商人卖货的唯一条件是买货的人只能在回家以后才能将盒子打开。 商人并让农夫们许诺绝不退货。

After a tortuous hesitation and a long debate, the peasants decided to buy only from those who looked like themselves with similar racial, ethnic and cultural background. However, all such merchants’ goods were packaged in colorful square boxes and no one knew what was in them. The merchants had two conditions for all buyers of their goods: First, those who buy their goods must go home before they open their packages. Second, the buyers can never return the goods for refund.

农夫们想要知道盒子里到底装了什么,但又不愿从与他们长相不同的商人们哪里买货,即使那些商人们的货品是公开让顾客察看检验的。 农夫们最终决定用他们一生的积蓄去买那些装在盒子里,不能看,不能摸的货。 每一个农夫都将自己一生的积蓄买了一个盒子回家。

All the peasants wanted to know what was in those colorful boxes. They felt uncertain about buying from the merchants with such conditions. Yet they were much more unwilling to purchase anything from other merchants of different looks and backgrounds, even those merchants’ goods were open in the plain sight and everyone was allowed to examine them carefully before they bought them. Overwhelmed by their fear of differences, the peasants finally decided to spend their life savings on those colorful boxes from the merchants of similar looks and backgrounds. Every one of the peasants bought a colorful box and went home.

当他们回家打开盒子一看的时候,发现盒子里有一个用极为精巧的包装展现的棕色的圆球。 它是潮湿的,拳头大小,有些尚没消化的草叶从中滋出。 一种农夫们非常熟悉的气味从中弥漫出来。 农夫们觉得非常困惑,不知如何鉴定。 只是当他们的孩子们看到后叫出来“驴粪蛋”的时候,他们才恍然大悟。

After they returned home, they eagerly opened the boxes. They discovered inside the box there was an exquisitely packaged brown ball. The brown fist-sized ball was moist with some undigested grass sticking out from its surface. A very familiar smell emanated from this brown ball. The peasants were very puzzled, unable to decide what it was that they bought with their life savings. Only when their children yelled out “donkey dung, yak, donkey dung”, running away covering their nose, they suddenly understood.

有的农夫非常愤怒。 但他们已经许诺绝不退货。 他们知道自己受了骗,一生的积蓄已荡然无存。 他们离开了他们的祖地,不断地告诫着他们的后代不要再重犯他们的无知,偏见与愚蠢。 他们决心绝不重蹈覆辙并在新的家园建立新的正义的文化。 他们把那新的家园称之为“美德国度”。

Some of the peasants were very angry, knowing they were cheated. But they had already promised never to return what they bought. Their entire live savings were gone and their lives’ worth was nowhere to be found. They left their own homeland to start a new life somewhere else, all the time warning and educating their own children not to repeat their own stupidity based on bias and fear of differences. They eventually established a new village with a new culture based on individual virtue, justice, courage and rationality. They named their new village “Land of the Beautiful”.

更多的农夫们不光不觉得羞耻与受骗, 他们大骂着他们的后代们并让他们住口。 他们认为如果他们买到的是那么昂贵,那这个货品一定也同样有价值。 他们为他们的驴粪蛋起了一个新名称:“黄金蛋“。

However, most other peasants felt otherwise. They reacted by cursing their own children, calling them names and shutting them up. They reasoned that since they spent their entire life savings on this one thing, it had to be very valuable. So they named their donkey dung “Golden Ball”, just to reflect its preciousness.

他们建立了”黄金蛋“研究所,”黄金蛋“大学,不断地教育,告诫他们的后代们”黄金蛋“的伟大。 他们说黄金蛋之伟大是因为它的得来是不易的,是来自农夫们一生的血汗辛劳。 他们说黄金蛋之伟大是因为它来自”黄金驴“-- 它披着”黄金甲“,食了”黄金草“,喝了”黄金河“的水。 他们不知疲倦地,兢兢业业的将他们毕生的精力投入了”黄金文化“,有所发明地研究着为什么黄金蛋的光泽是那么亮,黄金蛋的味道是那么美,黄金蛋的气味是那么香,黄金蛋的品质是那么纯,黄金蛋的原由是那么古,黄金蛋的价值是那么高、、。 他们发明了”黄金蛋“文学并书写了一卷又一卷不朽的”黄金卷“及”黄金诗篇“,如”黄金游记“,黄金演义”,“黄金浒传”,“黄金楼梦”、、。 近代的最高的“黄金著作”叫做“黄金选集”。 自然地“黄金主义“,“黄金思想”,“黄金理论”,“黄金原则”,“黄金坚持”,“黄金代表”,“黄金荣耻”都应运而生。 他们称着“黄金帝”,舞着“黄金龙”,披着“黄金袍”,打着“黄金旗”,宣扬着“黄金特色”的“黄金主义”。 一批批的“黄金圣人”被一代代的“黄金传人”推上了“黄金祭坛”。 “黄金文化”由此不断发扬光大,一代又一代地千古流传。

Later on, they worked even harder to prove the priceless value of donkey dung and hence the value of their lives:

They established all kinds of institutes and universities to educate their offspring about how great the “Golden Ball” was and how valuable it was to all their lives. They told everyone that the Golden Ball’s greatness was in its price – the price of so many people’s lives and so much hard work. They invented fables, proverbs and folklores to sing in praise of the Golden Ball. They extolled that the Golden Ball was from Golden Donkey – It had Golden Armors on its back. It ate Golden Grass by the Golden River. They wrote many volumes of books to espouse the virtues of Golden Ball Culture. They marketed the Golden Ball with a feverish passion in the world, telling all mankind how beautiful the Golden Ball is, how fragrant the Golden Ball smells, how pure a quality the Golden Ball is if it is from the peasants’ homeland, how historical and valuable the Golden Ball is to all mankind in the world….

Their children have learned all about Golden Ball Culture. They have read Golden Poems, Golden Literature Collections from the ancients, Golden Thoughts from the modern saints and saviors, Golden Theories from sages and gods, Golden Principles from Golden Governments, Golden Rules, Golden Morals, Golden Ethics, Golden Characters, Golden Heroes and Martyrs, etc. etc…. They have worshipped Golden Emperors and Golden Chairmen. They have danced with Golden Dragons. They have upheld Golden Flags. They have fortified a Golden Society. They have forged Golden Generations with Golden Characteristics. They have all knelt before the Golden Alta to chant Golden Scriptures….

A Golden Existence thus has been emerged, prolonged and reinforced in the Golden Land, on and on, till eternity.

那些生活在“美德国度”的人们偶然返回他们的祖地,惊异地发现他们的祖地已经没有了人的存在。 在那满地驴粪蛋的,臭气熏天的大地上,只有大大小小的屎虼螂们兢兢业业的打理着,维护着,建造着驴粪蛋的事业,弘扬着驴粪蛋的文化,唱赞着驴粪蛋的悠久与伟大。

After awhile some peasants who live in the Land of the Beautiful returned to their ancestral land for a visit. To their horror, surprise and amazement, they have discovered that in their ancestral land there has long been a total absence of human beings. On the ancient abyss, enveloped with a nauseating stink of donkey dung, countless dung beetles are hard at work managing countless pieces of fresh and stale donkey dung, singing passionately in praise of a culture of excrement from donkeys and dung beetles.


Last edited Mon Nov 07, 2016 7:41 pm | Scroll up

#2

RE: 屎虼螂的颂歌 Sing in Praise of Dung Beetles

in 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Mon Sep 26, 2011 5:45 pm
by fountainheadkc • 1.369 Posts

陈凯博客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对屎虼螂弹琴?
Wanting Dung Beetles to Appreciate Human Values?

对一个没有“人”的奴化社会,不要谈“人权”而要谈个体自由
In a Slave Society without “Human Beings”, Pursuit of Freedom, Not “Human Rights” is Paramount

“自由人”对抗“中国人”序列
"Free Beings" vs. "Chinese" Series


陈凯 Kai Chen 1/20/2011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自从里根总统执政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一位高声为自由唱赞讴歌的美国政治领袖了。 世界的自由事业也就由此出现了停顿与倒退。 中共党奴朝的所谓“崛起”就是在这样一种美国的政治人物 对美国价值/使命的渎职与道德混乱中而产生的。 今天的奥巴马对胡锦涛的绥靖与他对世界专制政体的妥协与让步只不过是自里根总统执政后的美国历届执政者的对美国建国理念的渎职与道德混乱/腐败的必然结果。 物质/经济、金钱与对权力的争夺早已成了自里根以后的美国政界司空见惯的常态。 人们对美国建国者们在“独立宣言”与“美国宪法”中所阐扬的美国价值与人类的普世终极价值(生命、自由与对幸福的追求)不屑一顾、置若罔闻。

试想,如果世界上没有美国坚守人类自由与尊严的价值,哪一个社会与国度会承担这个主导人类走向自由的方向性的重任呢? 如果美国对中共的“软冷战”的新伎俩不知拒晓而被中共党朝的“精神与道德的艾滋病毒”所感染,(与遍身涂脂抹粉的染着艾滋病的“宦奴娼”的、用“虚无”消灭“存在”的中共党朝欢娱性交必会导致此种悲剧。)那美国的存在本身就毫无意义。 在这个基点上说,今天的美国执政者们背叛了美国的建国精神。 今天的美国正在背离美国建国者们的原则与理念,正在被中共党朝的“精神艾滋病毒”腐蚀侵害并走向“物化”与道德腐败。 我,作为一个真正的崇尚美国价值与建国理念的美国人,会做出我应有的努力去唤醒美国的民众为美国的精神与价值不懈地拼搏。 美国价值与理念的进取就是世界专制社会与国度的衰退与灭亡。

当一个人的行为与言论没有道德与真实的前提(moral and true premises)时,他的所作所为是毫无意义的。 当“精神艾滋病”侵染了人们的灵智的时候,他们竟会对一个没有“人”只有“奴”的社会讲什么虚无的“人权”。 当一个社会的政体是非法的罪犯政体的时候,他们竟会与这个政体进行交易建立条约。 当一个将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杀人魔毛泽东的形象印在所有的钞票上去污染阉割世人的灵魂良知的时候,他们会向这些“崇魔”的刽子手要求所谓的“升高汇率”(currency appreciation), 等等、等等。

里根总统的简明、清晰与深刻的对人类社会走向的理解导致了他在对邪恶政体的博争中占有主动与道德的高点: 对苏联为首的共产政权,里根从不报任何幻想。 “他们撒谎”(They lie.)一句话就是里根对专制国度的定义。 “邪恶帝国”(Evil Empire) 一个词就是里根对共产社会的定义。 “我们必胜,它们必败”(We win. They lose.) 就是里根道德鲜明的政策取向。 里根的道德与理性的“前提”永远是清晰的与正义的。 也正是因为这种简明、清晰、正义与乐观的真正的“美国价值与精神”,共产邪恶势力才无从入手去击败自由。 苏联的垮台与共产邪念的破产在像里根一样的无畏的“美国人”面前只是一个“时间”问题而绝不是一个“是否”问题。

今天的奥巴马的道德腐败与混乱只不过是自里根以来的历届美国执政者们的“渎职”(a dereliction of moral duty) 的巅峰而已。 中共党朝与世界专制(如伊斯兰专制文化)的“蝇蚊”基于它们的专制直觉察觉到了美国“蛋”上的裂缝。 它们蜂拥而上,植入专制价值的腐卵与病毒(孔子学院/孔子课堂,伊斯兰庙/寺院等等)。 今天在美国的华语系人们也普遍扮演这种邪恶侵蚀的媒介。 哈崗学区的学委徐乃星(Norman Hsu) 就是这种媒介的典型例子:他在一封给中共“汉办”官员霍福海的电邮中公开声称他要竭力在南加州学区推广“孔子课堂”,并不是因为美国学生与美国社会的利益,而是因为他是一个“华人”愿为“泛华”的中共党朝而不遗余力。 他更无耻地献媚说他计划将十所“孔子课堂”引入哈崗周围的十个学区。 “来西方/美国学反西方/美国,用自由学灭自由”是普遍的华语系人们的病态心理。

当前世界最需要的是以美国为首的自由世界重新着力推动自由的事业。 依靠一个以古巴等专制为首的联合国“人权组织”去在世界众多的否认“人”的存在与自由的国度中要求所谓的“人权”只是一个自欺自辱的笑话。 在中共党奴朝的奴化的“无人”社会中去要求“人权”是与那些要求“平反六四”的人们的“屎虼螂滚屎球”的痴梦同出一辙的。 奥巴马与胡锦涛的没有“自由”与“个体人”的“人权”诉求自然地也就蜕变成了所谓的“吃饭权”、“生意权”、“生存权”、“发财权”与“发展权”。 这种“反人”的人权与纳粹的“强国强族”的“国权族权”是毫无区别的。

“人”的存在与自由是一切道德合法社会的首要前提。 不承认每一个“个体人”的自由意志与生命的尊严而将群体的“统一”、“和谐”、“繁荣”与“强大”作为伪价值的社会是没有资格谈什么“人权”的。 那些奢想与一个非法的罪犯政体—中共党奴朝搞生意谈条约的人们也必然会自食其果,将世界推向一个战争的边缘。 二战前的西方对纳粹德国的绥靖也会在这种要求“人权”的无奈、无知与无灵的高叫中重演。 我们都知道这种绥靖的结果是什么。

Scroll up

#3

RE: 屎虼螂的颂歌 Sing in Praise of Dung Beetles

in 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Tue Sep 27, 2011 8:24 am
by fountainheadkc • 1.369 Posts

陈凯博客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孝”的反人性
Filial Piety is Anti-Human

“自由人”对抗“中国人”序列
"Free Beings" vs. "Chinese" Series

价值一语: Words of Value:


Some men are born old, and some never seem so. If we keep well and cheerful we are always yong, and at last die in youth, even when years would count us old. --- Tyron Edwards

有些人生下来的时候就老了,有些人到死都不觉得老。 如果我们保持自身的健康与欢愉我们就会一直年轻,即使我们度过百年。 --- Tyron Edwards


*************************************

By Kai Chen 陈凯 (Reprint 6/10/2011)

“孝”,Filial Piety, is a central element in Confucian ethics. The very phenomenon of Chinese society as "Old Men Society" is entirely based on such a dubious and reactionary concept. Yet if you use your common sense and simple logic to analyze it, the fallacy and ridiculousness of such a fake moral is obvious:

"孝“,Filial Piety, assumes that children owe everything they have to their parents, and their parents owe everything to their own parents.... The logic of humanity goes backward, regressing toward ancient time. No wonder Chinese society is "ancestors oriented society", not "future oriented society". No wonder the Chinese themselves lack vision and are blind toward future, have no interest in improving themselves as individuals, and constantly live in a state of silent desperation. No individuals in China owe their own achievements to their own talent, will, courage and effort. Everything in China is relative. "So why bother?" a normal person would ask. But Chinese mentality is just as such.

I have just read a message that the Chinese National Basketball Team just lost to Spain by 47 points in a tournament. I can see why regardless what others say, "Why bother" attitude is so prevalent in Chinese society, since every achievement will not be recorded under any individual's name. It is their parents', their family's, their collective's, their nation's, their skin color's, their ethnicity's, their ancestors' achievement anyway.

Children in China bear heavy burden even before they are born. Yesterday I saw a program depicting the Chinese children in a vocational (Chinese opera) school: All of them say they want to make their parents and family proud, and they cannot fail, and they have to be Number One, and they have to repay their parents' for their sacrifices... All of them are in tears. What a heavy heart for someone so young!

Do we owe our parents anything? Or it is the opposite, that our parents owe us before we are adults? Do you have children just to have some security and support when you are old? Or do you have children because you love children and you want them to be individuals, strong and successful in what they do, joyful and happy in life? Do you want your children to feel guilty toward you, as if they would never repay what you did for them? Of do you want your children to feel free to explore and venture into their own lives, finding their own lives' value and meaning?

Simple logic and common sense tell us that our children never chose to have us. It is we who chose to have children, unless we don't think we are free beings with free will, unless even when we give birth to a child it is NOT our choice, but some obligation to our parents, or family, or society... We must reverse this irrational and vicious cycle by making ourselves free beings. The moment you think you have free wills and are responsible for that free will, you ARE a free being.

Simple logic and common sense tell us that it is the parents that choose to have children. Therefore, parents owe everything to their children , and their children, NOT their parents, are their primary responsibility and concern in their lives. Responsibility comes with choices, and since we choose to have children, we are gladly bearing that responsibility.


I have two daughters. And from the day they were born, my wife and I took all the responsibility in taking care of them. I have to say, with tremendous pleasure: "I owe my children so much for the joy and happiness they have given me by simply having been born." I enjoy so much to see them grow into young adults, much like when I take care of what I plant into the ground, see the plants grow, flower and bear fruit. The plant does not owe me anything, and it has its own patten of growth and sense of purpose, designated by none other than God. If I fulfill my responsibility in taking care of them, I certainly will enjoy the fruit they will bear. But they don't owe me anything. They owe themselves everything, for if I raise my children to be self-sufficient, independent, free and happy beings, nothing will please me more. If they want to thank me for it, I can only say this to them:

"The best way you can ever thank me is to make your children feel the same way toward you."

When my children eventually have their own children and family, their primary concern and responsibility is not my wife and me, it is their children and families. This is the right logic, not the perverse way of Confucian ”孝“. Children are born helpless, yet free. It is our responsibility to make them independent individuals, not depending on us, or anyone else for that matter. But we will become corrupt and perverse if we take away their own freedom by claiming their primary duty and obligation if not to their own family and children, but to us the parents.

The degrading and vicious cycle of Chinese family which extends to Chinese society must be broken by our denouncing resolutely the Confucian fake morals and anti-human ethics. Logic and common sense, based on the value of free will and responsibility, must prevail.

Let's start from ourselves.

Scroll up

#4

RE: 屎虼螂的颂歌 Sing in Praise of Dung Beetles

in 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Tue Sep 27, 2011 8:26 am
by fountainheadkc • 1.369 Posts

陈凯博客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陈凯一语:Kai Chen's Words:

这位读者的观点反映了许多将“中共党奴朝”与“中国人”文化心态分离的人的思维谬误。 “政治上正确”被许多人用来否认真实,回避自身的怯懦。 说毛泽东身上没有秦始皇是对真实的污诋。 说“中国文化”可以用来解决中国的问题是“揪发助飞”的迷梦。 说“中国人”对当今的“中国道德黑洞”的状态没有个体责任而只有“中共”负责是长期吸食文化毒品的奴化心态的产物。 只有唤起每一个人的良知并诉诸每一个人的道德勇气,华语系的人们在能开始走上自由之路。

I am very glad to have a chance to clarify my points through this exchange with this sincere and thoughtful reader. He reflects the majority "anti-communist" people's view. Yet, "political correctness" often plays a big role in such a view. One must face the truth to solve the true problem. Avoiding the truth simply because the problem is too big will never help. My responsibility is to help people like these, with their good intentions, see the magnitude of the problem and to prepare themselves for the coming challenges. We must have will, courage and ability to see the truth to progress toward a better future.


--------------------------------------------------------------------

"Ordinary Chinese" - Mao's Willing Executioners
普通“中国人”- 毛泽东的行刑者


"Free Beings" vs. "Chinese" Series
”自由人“对抗“中国人”序列

A Meaningful Exchange with a Reader
与我的读者的一次有意义的对话


(Thanks Wallace for a thoughtful message.)

By Kai Chen 陈凯 (Reprint 5/22/2011)

The mistake commonly committed by people is that the fruit a tree bears has nothing to do with the tree, or with the soil, or with the climate. The truth is the fruit, in China's case, a most poisonous fruit, is the result of all the factors, not just the fruit itself, or the tree itself, but of the content of the soil and the climate.

No one wants to address the truth, because of "political correctness", or fear of its consequences. But without addressing the truth, the world will never progress. "Only truth shall set you free." There is a book on WWII Holocaust "Hitler's Willing Executioners", documenting how common Germans using Hitler's policy to benefit themselves, killing thousands of Jews in the process. By the same token, Mao himself will be never able to murder 80 million innocent lives during peace time in China. Then who killed? Now all the killers are hiding under the big umbrella of "victims" of Mao. But the truth is: The victims are often victimizers themselves, just as the willing slaves are often harboring evil intentions to become masters (not of themselves, but of others).

What I am addressing with my messages is the truth. As the Nobel Peace Prize winner Mr. Liu Xiaobo (who is still languishing in a Chinese prison) once pointed out: "The tragedies in Chinese history are made both by the victimizers and the victims. Everyone is a producer, a director and an actor in the two thousand years of Chinese tragedy." Most people don't want to face this truth, therefore don't want to face their own responsibilities in producing this tragedy. And you, Mr. Schwam, is not helping by sending a wrong message throughout your contact with the Chinese and others. You are, with your wrong messages, helping the Chinese themselves to omit/deny their own individual responsibilities, so they can go back to their nationalistic fervor against the universal values of freedom and dignity. They will continue to sing in praise of dung beetles in a culture of excrement, rejecting God's law of freedom, justice and truth.

A fish reared in a chamber pot is a sick and poisonous fish. Such a fish may not survive in the fresh water and ocean. It has long mutated into a warped state of being. To prepare the fish to live in a natural environment requires a painstaking effort. It requires will, courage and ability. I hope you pluck up your courage and moral clarity to see the truth, and help the Chinese and the oppressed in the world to wake up and bear their personal responsibilities.

I thank you for your meaningful message and hope to be in touch with you.

Best. Kai Chen


-----------------------------------------------------------------

Message Attachment 附读者原文:

In a message dated 1/17/2011 6:17:54 A.M. Pacific Standard Time, 1c writes:

Greetings Kai Chen,

Sometimes, when I'm reading electricshadow, I feel that there is not enough distinction made between "China", the "Chinese Gov." and the "Chinese People".

As an American, I wish the Chinese People well. I look forward to the day when they will live under a representative government that cherishes freedom. Likewise, my attitude toward "China" is not necessarily hostile. I want China to be a great nation not a hegamoniacal menace. I want to see China so free and non threatening that Taiwan will want closer relations of its own accord. Nevertheless, we have to deal with the present Chinese government; A one party system, totalitarian in its mindset, trampling on dissent, striving to become a global censor. It's this government that we must oppose if the world it to avoid an Orwellian nightmare.

For the above reasons, we must find a way to criticize the Chinese Gov., while holding out hope to the Chinese people, in all of our communications.

With Best Wishes, Wallace Schwam

Scroll up

#5

RE: 屎虼螂的颂歌 Sing in Praise of Dung Beetles

in 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Tue Sep 27, 2011 8:29 am
by fountainheadkc • 1.369 Posts

陈凯博客: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陈凯再版/中国尿盆文化与人格分裂
China's Culture of Chamber Pot and Schizophrenia

灵魂与躯体、价值与行为、爱与性的分离-专制奴役文化的产物
Integration vs. Separation

“自由人”对抗“中国人”序列
"Free Beings" vs. "Chinese"


陈凯博客: http://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陈凯一语 Kai Chen's Words:

在专制文化中寻找幸福犹如在尿盆中撒满尿冒充大海去游泳、捕鱼、取乐,是一种极度害人害己的自欺欺人。 中国的专制就像这样一个充满尿液的尿盆,传统专制的毒素、病菌、病毒与寄生虫充斥着中国专制祖先的排泄物。 人们自欺地说着这液体也是咸的,只是有着“中国特色的黄色”,只是与外部大海的蓝色不同而已。 殊不知在这黄色的毒液病液废液之中是永远孕育产生不出健康的生命与有希望的未来。 在这黄色排泄液体中只能产生畸形的怪物、幻觉的高潮与污染毒害世界的虚无文化。

To seek happiness in a culture of despotism is like to create an ocean in a chamber pot with human urine, wishing to extract pleasure in swimming/living in it. It is an extreme form of self-deception.

China's despotic culture from ancient to modern is just like such a chamber pot full of human waste with all kinds of poisons, viruses, germs and parasites.... The self-deceiving Chinese boast that to swim in such a chamber pot is just like to swim in the real ocean, for the liquid tastes the same - all salty. The yellow color is only a distinctive "Chinese characteristic", only different from the ocean's blue. But what they haven't told you is that in such a "chamber pot lake", there can never be any healthy form of life, nor can there be any hope and future. The truth? In this filthy liquid of human waste there have already been countless deaths, pain, suffering and misery. There can only be perverted creatures, orgasmic illusions and endless nihilistic pollutant to poison the world.

-----------------------------------------------------

陈凯再版/中国尿盆文化与人格分裂
China's Culture of Chamber Pot and Schizophrenia

By Kai Chen 陈凯 (Written 9/1/2009, Reprint 4/17/2011)

在专制文化中寻找幸福犹如在尿盆中撒满尿冒充大海去游泳、捕鱼、取乐,是一种极度害人害己的自欺欺人。 中国的专制就像这样一个充满尿液的尿盆,传统专制的毒素、病菌、病毒与寄生虫充斥着中国专制祖先的排泄物。 人们自欺地说着这液体也是咸的,只是有着“中国特色的黄色”,只是与外部大海的蓝色不同而已。 殊不知在这黄色的毒液病液废液之中是永远孕育产生不出健康的生命与有希望的未来。 在这黄色排泄液体中只能产生畸形的怪物、幻觉的高潮与污染毒害世界的虚无文化。

你会常常发现在专制奴役的中国,人们会时而表达他们对自由的向往。 但你会发现一旦自由与幸福向他们招手的时候,他们会在逃避责任与未知中选择专制奴役带来的暂时的安逸感。 长期的恐惧与逃避导致了中国的人们自由机能的萎缩。 思维与行为的瘫痪状态是一个普遍现象。 来到西方走入自由后的无能无力感更使得中国的人们怀念古国的专制 -- “愤青”“愤老”就此产生。 在虚无中逃避真实自我的存在便应然成了中国的人们在种种专制的小圈子中(从家庭到各个群体)的行为思维模式。

“中国人”的爱是没有性的爱。 “中国人”的性是没有爱的性。 一道从“腐儒”到“共产”的崇尚虚无的“精神万里长城”将“中国人”阉割/隔绝成了“精神分裂症者”与“双重人格者/人鬼者”。 人的完整、尊严、自由与真实幸福由此在“中国人”眼中成为幻觉与“西方基督文化的怪癖”。

一个自由人是一个用自己的躯体表达自己的灵魂、用自己的行为表达自己的价值、用自己的性表达自己的爱的完整一致的自由意志体。 一个被专制奴役文化驱使的人是一个将自己的灵魂与躯体、价值与行为、爱与性分隔开的无能为力的瘫痪体。 对未知的恐惧主宰着这些可怜,可悲而又可卑的人们。 向往自由与爱而又惧怕逃避对自由与爱追求的人们充斥着中国这片古老专制的土地。 病态的中国伪“爱情”故事如 “梁/祝”和“贾/林”的真爱而无性与有性既无爱的传说阉割了中国男女们的完整。 在中国躯体往往被恐惧压迫而反对个体的灵魂与意志,行为往往被混乱抑制而反对个体的价值,性往往被物性荷尔蒙驱使而反对个体真实的爱情。 分裂的个体由此将性行为误解曲解为在肮脏的放纵与驯服的为专制程序传宗接代中的肉体行为。 真实的人的尊严、自由、完整与爱情的故事便由此在追求“虚无假空”的中国文学中彻底地缺失。 那些“无灵体”、“无值举”、“无性爱”、“无爱性”、“无‘人’信仰”便有效地将所有的个体统统扯碎,变成建筑专制长城的血肉砖瓦。 无怪乎“行尸走肉”成了中国人的定义同义语。

激情的产生与表达只来自于个体的完整与尊严。 专制文化所导致的人格分裂只会使个体感到默默的绝望。 做一个“活着”的人还是做一个“只呼吸着”的人? 选择在于你。 在一个有着完整尊严的自由人和一个物化的崇尚虚无的人格分裂的宦奴娼之间,一个人一定要做出选择。 婊子牌坊是不能并立的。

Scroll up

#6

RE: 屎虼螂的颂歌 Sing in Praise of Dung Beetles

in 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Tue Sep 27, 2011 8:31 am
by fountainheadkc • 1.369 Posts

陈凯博客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扒粪取谷 – 华语系人们的“善走捷径”而“误入歧途”
Chinese Way -- Taking Shortcut

看中国人们“取益于他人与祖宗”的病态情结
Taking Shortcut

“自由人”对抗“中国人”序列
"Free Beings" vs. "Chinese" Series


陈凯 Kai Chen (Written 8/31/2010, Reprint 8/2/2011)
www.kaichenblog.blogspotm.com

说华语系人们善于“取益于他人与祖宗”、善于偷窃、抄袭、剽窃、抢掠、骗取、缺失创造力与想象力、迷恋于作奴与作主已不是什么新闻。 但华语系的人们“善走捷径”而“误入歧途”的“扒粪取谷”心态情结仍常常使我惊叹沮丧不已。

我所观察过的中文系的人们常常由于他们的非理性、不一致与无道德常令人啼笑皆非: 有人反中共而不反中国的专制文化;有人反孔儒文化而不反中共党奴朝;有人反毛而不反共;有人反共而不反毛;有人向往自由而崇尚专制秩序;有人希望幸福但要仰望救星;有人渴望过有尊严的生活但拒绝付出代价从自身做起;有人愿意追求真实正义却不想承担个体责任;有人认知中国专制文化与中共暴政的关系但拒绝触动中文“文字语言的圣牛”、、。 他们都想用抱住身边的一个熟悉的伪概念、伪实体去走一个道德的捷径--不用认知真实就可以幸福自由。 然而他们都忽视了这一个真实:

那些想走捷径的人将永远误入歧途。那些相信有似“人间天堂”的乌托邦的人要么是想作奴隶、要么是想将奴役的锁链套在他人身上。 那些专制的“救星们”永远依靠奴隶们的“仰望北斗星”的“被救求救”心态奴役人类。

诚然,中文语言文字的“不可再造性”与“文字定义的强权官方性”与华语系人们的病态情结息息相关: 人们对手术刀、显微镜、望远镜般的英文语言拒绝从实质与道德上的认知。 人们迷恋在用祖宗留下来的“粪耙子”般的中文语言文字在历朝历代专制祖宗留下来的“专制粪堆”中扒粪取谷。 这一病态现象不光是由于缺失对上苍(God)的真实信仰、不光是由于缺失个体价值、不光是由于对强权地位的迷恋崇拜,也是由于数千年专制文化与单音节象形文字所造成的根深蒂固的病态文化习惯—“走捷径”(Taking shortcut)。

画画儿附义伪造文字去描述表象而拒绝探求实质内涵是想“走捷径”;“扒粪取谷”去复古返祖不求创造是想“走捷径”;“劫富济贫”去偷抢他人所得以致富是想“走捷径”;“拜偶像崇人间救星”而回避自救自省是想“走捷径”;“只记不思”的抄袭、剽窃、模仿是想“走捷径”;“随大流、攀大头、取悦于人”爬社会阶梯式想“走捷径”;不用上苍所赐的良知理性去独立思考鉴别而去求“枪杆子里出强权”也是想“走捷径”。 可是,上苍(God)从没有祝福过那些想“走捷径”的蠢人们。 他们所得到的就是今天中文系的人们所得到的:一场无尽的噩梦;一个永远被鞭笞的陀螺;每一个人的默默的绝望与虚无。

在基督文化与信仰中产生了科学与进步并非偶然: 个体与上苍(God)的直接沟通导致了人们不相信“走捷径”是获取真知的途径。 “只有对真实的追求才能使你自由”(Only Truth shall set you free!)_基督的铭言照亮了世界上在黑暗中煎熬磨难的人们争取自由与真实幸福的路。 人们从此摈弃了用强权与自上而下的专制产生的“走捷径”病态情结,走上了不畏强权,不惑实利的追求真实的艰难而漫长的“道德方向”之路。 强权的鞭子抽打着的“朝代循环”的无望被动的“陀螺心态”被基督精神的道德指南彻底击毁。 人类社会从基督的道德指南走上了2010年的良知的路。 人们从基督的教义中认识到: 在追求自由与幸福欢乐的路上是没有“捷径”好走的。 Freedom indeed is not free. 自由从来就不意味着“免费的午餐”。 在个体与神(上苍、God)的沟通中,在人们对自由、尊严、正义与真实幸福的不懈追求中,“人”无畏地用艰辛的努力走向了未知的大海,用上苍(God)赋予每一个个体的良知与理性创造着科学的不断进步与物质财富的丰硕。

然而,“图方便”、“不求真”、“迷捷径”、“走仕途”的中文系的人们直到今天并不认同基督精神与“人不走捷径而求真”的道德心态。 沿袭中文与祖宗的病态专制、用祖宗留下的“粪耙子(中文)”在粪堆中“扒粪取谷”成了中文系的人们摄取伪价值的迷恋。 难怪饥荒、疾病与愚昧成了“扒粪取谷”的人们难以摆脱的恶现象。 学习与运用英文语言以摆脱“奴”而走入“人”的行列不光需要政治意愿、道德勇气与理性智慧,也必然需要人们彻底摆脱由于“善走捷径”的文化心态习性而“误入歧途”的朝代循环的无奈与无望。

进入英文语言系统绝不是另一个“走捷径”。 进入英文语言系统意味着脱离华人传统的专制语言与文化习惯,意味着从虚无走入存在、从思维混乱走入理性清晰、从邪恶的吃人循环走入创造价值的道德方向。 中文语言决不能成为伪信仰的“圣牛”而被作为工具而沿袭。 中文语言应被置放在人类语言博物馆中被作为警讯: 告知人们由中文语言所代表的专制是一条行不通的死路。 对中文语言与文化的研究也绝不是为了继承与发扬专制,而是告诫所有的人们中文语言文化是导致人类悲剧惨案的源头。

运用中文去偷、去抄、去抢、去骗、去模仿绝不是什么真实的创造价值的工作。 它与运用英文去理解、去探索、去创造有着本质的不同:前者是正向的道德的思维行为。 后者是负向的非道德思维行为。 中共党奴朝的反上苍(反良知)与美国的尊崇上苍是反向的区别。

中文的“简洁”与“非定义性”绝不是什么“优秀与伟大”,而是与中文系人们的“善走捷径”而“误入歧途”的悲剧历史息息相关、一脉相承的。 脱离中文语言文化的奴役,走入英文语言文化与基督精神是中文系人们必然要走的、理性的、道德的艰辛、漫长与曲折的通向自由、欢乐、希望与真实幸福的路。 选择在于你。 路要你自己走。

建议: 每一天学习理解一个英文语言概念。 每一天脱离一个中文等级表达习惯。 每一天尝试去做一件你从没有做过的事。 每一天去思考一个你从未想过的题目概念。 每一天从与你不同的人身上观察理解到一个正向的价值。

Scroll up

#7

RE: 屎虼螂的颂歌 Sing in Praise of Dung Beetles

in 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Tue Sep 27, 2011 8:37 am
by fountainheadkc • 1.369 Posts

抽陀螺是“中国人”永远都走不出的思维/行为模式 “Spinning a top" is a typical Chinese way of life

陈凯博客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向前行 – 道德勇者开拓希望的唯一之路
Moving Forward - The Only Way toward Hope


- 中国的未来绝不在中国的过去 -
China's Future is Never in China's Past


“自由人”对抗“中国人”序列
"Free Beings" vs. "Chinese" Series


陈凯 Kai Chen (Written 2/8/2010, Reprint 7/28/2011)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鞭打食诱的拉磨的驴也会有“向前走”的幻觉。 但真实发生的是只有驴的主人在“过去就是今天,今天就是过去”的“朝代循环中”受益。 但即使是这些主人们也只不过是“默默地绝望着”的、维持着自己肉体存活的、在“驴上人”的虐待心理中寻找伪满足、真逃避的行尸走肉罢了。

从一个社会的文化地平线上的滋生物你就会看到、感到、认知到什么是这个社会的文化心态: 古装戏占了中文社会里娱乐界的绝大部分。 现代戏是少部分。 在中共党朝下拍现代戏尤其危险。 艺人们只能是御用的“歌功颂德者”和“助虐而麻醉灵智的产毒者”。 捏造扭曲历史是中国文化中“御用祖用”文人艺人的专长。 在中文文化圈里 科学幻想主题的作品是零。 上帝赋予人的想象力、创造力在中国文化圈子里早就被阉割了。 他们的这种能力都被虐用到为国、为族、为群、为权的“驴拉磨”的、懦夫胆小鬼的、“多年的媳妇熬成婆”的、“想做人上人”的病态追求中去了。

中国的人们似乎从不知道、也不关心什么是“未知”。 对他们而言全世界的知识早就被中国的祖先、被孔儒、被历代专制王朝奴役下的“宦奴娼”知道了。 中国人的职责就是要拼死保卫这个“伟大的崇祖拜偶文明”。 四千年来的所谓“四大发明”被中国的人们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地到处宣扬,似乎中国是世界科学的发源地。 殊不知今天的中国几乎没有一样对人有益的物质产品不是抄来的、搬来的、偷来的、骗来的、抢来的、模仿来的。 唯有一件是中国人致死都不放的顶礼膜拜的本土货 – 虐人奴役人的专制。 外来的共产马克思只不过是中国本土专制奴役手中的“鸟枪换炮”而已。 今天海内外的中国人许多仍在梦想回到“鸟枪专制”的时代, 似乎“自由于自由”的“复辟王朝循环”的古典文化就是中国的未来。

在美国生活的二十八年使我真正懂得了什么是自由、什么是勇敢、什么是创造、什么是闯入未知、、。 对照一下在美国文化地平线上的产物你就可以懂得我在说什么: 古装戏在美国是很少的。 现代戏与科幻片则占美国娱乐界的大多数。 优秀的科幻片与电视节目层出不穷。 “独立日(Independence Day)”、“星际探险(Star Trek)”、“灰暗空间(Twilight Zone)”、 等等举不胜举的、在绝对道德指南下的、充满人的想象力的精神娱乐的优秀艺术产品使人们的生活色彩缤纷。 人对未知探求的渴望在这些有着美好的愿望与想象力的作品中得到表达与满足。 我不能不说美国的确是一个勇敢的、“向前行”的、充满希望与乐观精神的开拓者的社会。

然而“向前行”说起来看起来容易,但实践起来并不容易:

“向前行”的逻辑前提是人的自由与道德的指南: 建筑在“暴力强制”与“物质利诱”的社会不可能是一个“向前行”的社会。 人的上帝所赋予的想象力与创造力只有在人的自由与尊严被保障的前提下才会充分地涌流与释放。 在一个信仰“枪杆子里出政权”的“崇尚权力”的专制社会里人的想象力与创造力是被群体压抑的和被阉割在摇篮里的。 没有任何人可以在暴力与枪杆子的威胁下去思考、去想象、去创造、去进步。 你可以威胁、利诱、强迫一个人去做你想要做事;你绝不可能威胁、利诱、强迫一个人去做他自己想要做的事。 “向前行”的另一个逻辑前提是“道德指南”: 没有“道德指南”人只会在肉体的行走中(在森林中兜圈子)用幻觉欺骗自己、以为自己是在向前走。 在“朝代循环”与“默默绝望”中“行尸走肉”般的存活呼吸是专制文化中人的伪存在的必然模式。 真实、正义、自由与尊严的绝对道德感是信仰层次中的、“指南性”的价值存在,而不是肉感幻觉中的、经验性的伪存在。 基督曾说:“只有真实才能使你自由。” 没有“道德指南”人类就不会有希望感,也就永远走不出“人吃人、人杀人”的“虚无、循环、绝望”的怪圈。

“向前行”的人一定是勇于面对自己、勇于面对真实的人。 那些惯于引经据典的、对祖宗两膝发软的、没有“自我认同”的人不可能是“向前行”的人。 “向前行”的人 对“未知”不光无所畏惧,他会激情地去付出代价进入未知、探求未知、将人类的“已知限圈”用上帝赋予他的灵、智、勇向无穷的“未知海洋”中推进。 人类的“已知限圈”因此无限地扩张,物质价值也因此被无限地创造。 “等号后是零”的“均贫富”社会主义专制的绝望心态与思维模式将被“向前行”(等号后面是无限)的自由人社会的“创造与希望”的“价值被无限扩展”所击垮并取代。

人死人生、日出日落、季来季往,物来物去、、只是人的感知的表象循环而绝非存在的实质意义。 “转”的实质是“地球围着太阳转”;“生死”的实质是“人在存在中寻找意义”。 “万有引力”与“人的精神的存在与追求”是方向性的客观与生命的实质。 个体在“方向与意义”中寻找自己的选择 – 希望、欢乐与真实的幸福就此成为可能。 个体在群体的“酱缸中”、“尿盆中”、“粪池中”,在专制的“朝代循环中”,在“鞭笞陀螺的高速旋转中”无奈地、绝望地、毫无自由与无选择地度过虚无的一生则是人类悲惨、痛苦与病态暴虐的源头。

到头来,我要问你: 你今天对你自己的幸福做出了什么正向的选择与决定吗? 你在追寻自己生命的意义中有何新的发现? 你的每一个选择是出于恐惧与逃避还是出于追求与探索? 这个世界是否由于有了你的存在变得更好了? 你每一刻都在思考吗,都在创造吗,都在进步吗? 你在“向前行”吗?

Scroll up

#8

RE: 屎虼螂的颂歌 Sing in Praise of Dung Beetles

in 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Tue Sep 27, 2011 8:39 am
by fountainheadkc • 1.369 Posts

陈凯博客: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从“母”与“狗”谈“国”与“家”
From “Mother”and “Dog” to talk about “State” and “Family”

“自由人”对抗“中国人”序列
“Free Being” vs. “Chinese” Series


陈凯 Kai Chen (Written 1/12/2011, Reprint 7/28/2011)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是那些“爱国而贬人虐人”的“中国人”常挂在嘴头上的、为自己的道德虚无与道德腐败奠基的俗用借口。 但他们从不去问:如果你的父母每天强奸虐待你,你觉得他们是“丑”还是“恶”? 你如果因为要顺服腐儒“伦礼”而拒绝分辨“丑贫”与“邪恶”,那你又是什么人,是什么样的一种存在?

有一点良知理性的人不难看出:那些高叫着“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的人们不过是患了严重“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持伦礼而反道德的“宦奴娼”而已。 真实是:他们在用“奴不嫌主恶”去为自己将来“做主虐人”奠基找托词;他们在用“狗依家咬人”为自己的反道德与无道德的每一天的犯罪的、虐人虐己的行为奠基找托词。

我从来就反对将“国”(nation,country,state, regime, dynasty, party-state…)与“家”(family, home)等同去定位我的个体认同。 但腐儒的“忠孝”的反道德“伦礼”用洗脑与暴力杀人将“国”与“家”重锤打造在一起。 “忠孝节义”说到底不过是“以国反人(以群体反个体)”,“以老反少(以过去反未来)”,“以男反女(以生理反选择)”,“以‘亲疏’反‘正邪’(以虚无反存在)”的腐朽专制的“主奴心态”的投射而已。 今天中共党奴朝的“尊孔”与历朝历代的“独尊儒术”同出一辙 --- 用反道德的“伦礼”去消灭每一个个体的良知与理性,将“自由人”用“腐儒阉割术”变成“宦奴娼”的“中国人”。

将“国”视为母亲父亲是所有专制社会的写照: 纳粹德国称希特勒的国度为“父亲国”(Fatherland)。 共产国度如前苏联与现中共党奴朝称斯大林与毛泽东的国度为“母亲国”(Motherland)。 “中国人”又独出心裁地发明了“祖国”(Ancestral land),旨在将“祖宗”与“专制”在基因上嫁接为一体,使专制极权永远融入“中国人”的血液。 今天的“中国人”就是这种畸形变异的、用反道德的专制基因工程(腐儒社会主义)孕育出来的无灵、无智、无勇、无自由、无幸福的、“精明的小人社会”的“宦奴娼”。

看一看“中国人”的“家”是一个什么样的畸形变态的“囚灵囚智囚人性”的牢笼,你就会懂得为什么“中国人”的“国”是一个专制奴役的社会了。 在一个“中国人”的家庭里,父母与子女从没有过“分离阶段”。 这与自由国度与社会的家庭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在美国,子女到了十八岁就被视为成人(adult),他/她从此要为自身的行为负责并承担所有作为成人的法律与道德责任。 在犹太人的家庭中有子女的“过渡成人节”(Bar Mitzvah)。 在庆祝这个节日时成人们嘱托勉励他们的子女们要独立自由地去生活并勇敢地去选择与承担个体责任。 然而在“中国人”的家庭中,从没有过自由、独立与承担个体责任的概念。 “腐儒奴们”永远在父母的庇护,监督与虐待下苟且偷生。 【家、春、秋】的小说就是描述在这种“腐儒家庭”中人们的非人生活的。 在今天的“中国人”家庭中,又有多少子女有意愿、勇气与能力独立于他们的父母家族呢? 有多少“中国人”的新富们不是他们家族与父母权威的畸形产物呢? “我爸是李刚”绝不只是中共党朝的产物,而是华语系人们几千年专制王朝的腐儒文化的产物,只不过今天的中共用反自由反人性的、来自西方的反西方的马列与社会主义给自己的“国家”打一个新的包装罢了。 “中国人”离了“中国”便不知道自己是谁、便无所适从。“中国人”离了“国家”与政府便去担心“乱”,担心下一顿饭从哪来。 宣扬自由国度的“合同政府与有限政府”的“自由人”哲学对于倾心于腐儒伦礼的“中国人”来说不过是“对蟑螂弹琴”而已。 (对牛弹琴牛还能多产点儿奶。)对于一个“中国人”来说:人可有可无,“国家”不可不无。 为了“国家(国与家)”去“虐人、贬人、灭人”对“中国人来说是荣耀,而不是耻辱。 为了生存去撒谎、去偷、去骗、去抢、去杀人、去虐人、去献媚、去送红包、去撅起屁股来让权贵们操、、、也是“中国人”不得不为的“中国特色”而已。

专制的“国家”要基于专制腐儒的“忠孝”伦礼将反自由、反独立、反个体的基因打入每一个“自由人”的血液,使他们蜕变为反自由的“中国人”。 只要“中国人”存在一天,华语系的人们便无法摆脱专制的桎梏。 掀起一场以“自由人”对抗“中国人”的文化反思反省浪潮是个体的“人”从奴役走向自由,从绝望走向希望、从虚无走向存在的一个开始。 我希望每一个华语系的个体付出努力与代价走出“中国人”的虚无认同,走入“自由人”的真实存在,走入独立与尊严的个体认同。 请懂得这一真理: 没有你内在的“自由人”,没有你的真实的、道德的个体认同,就绝不会有什么“新中国”。

Scroll up

#9

RE: 屎虼螂的颂歌 Sing in Praise of Dung Beetles

in 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Tue Sep 27, 2011 8:40 am
by fountainheadkc • 1.369 Posts

陈凯博客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从比谁最“忠毛”到比谁最“反共”
From "Who is Most Loyal" to "Who is Most Rebellious"


从反刘晓波获诺奖中看华人反人性专制文化心态的顽固
From Liu Xiaobo's Nobel Prize to See Chinese Pathology

Chinese Pathology – Pursuing Power by Creating Enemies


“自由人”对抗“中国人”序列
"Free Beings" vs. "Chinese" Series


陈凯 Kai Chen (Written 11/15/2010, Reprint 7/28/2011)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敌友”、“内外”、“强弱”、“亲疏”从史至今都是华语系人们反自身人性的伪价值的标准。 从反刘晓波获诺奖的各种病态噪音中,我不难看出专制文化心态在华语系人们身上的顽固与延续。 没有敌人,华语系的人们便手足无措、失去重心。 殊不知,真正的敌人就是人们自身的原弊,就是人们自身的无自知、无反省的道德混乱与虚无。 真正的“共产党”、真正的“邪恶”并不在身外而在身内: 没有人可以任意压迫虐待任何其他人,只有一个人由于自身的恐惧、混乱与腐败允许其他人任意压迫虐待自己,只有一个没有正义感的人群在看到有人任意压迫与虐待时袖手旁观、庆幸每个人自己的一时走运。

突然间,刘晓波在或诺奖前后成了众多“比刘晓波更反共”的人的敌人。 刘晓波被这些人们指责为“软骨头”、“西方/美国走狗”、言行不一、两面三刀,甚至有人指责刘晓波与中共政府一唱一和玩双簧。 在刘晓波在押服刑、不能为自己辩护、说明的时候,用歇斯底里的癫狂攻击一个因为良知入狱的人实在令人恶心反胃。

从比谁更“革命”到比谁更“忠毛”到比谁更“爱国”到今天的比谁更“反共”,华语系的人们从不反省自身的原弊,也因而从不发掘自身的“英雄”与“伟大”。 他们自身的伪价值是从他人的认同与反对,是从“寻友”与“树敌”的幻觉中树立的。 人类的普世终极价值与对人性中的原弊的认知是与被专制文化心态奴役的华语系人们绝缘的。 一个从不与自身、与神对话的群体中的侏儒是一定要与“敌人”吵架和向“朋友”献媚的。 “捧”与“贬”便成了华语系人们与他人交流的精髓焦点。 我很少在华语系人们中看到有谁关心“我想要什么”、“我能做什么”、“我到底是个什么人”、“我想做一个什么样的人”。 似乎他人是什么、他人要什么、他人做了什么是人们最关心的题目。 由此比较他人更如何以确立自身的(伪)价值便成了华语系人们迷恋的心态情结。

华语系人们的道德参照系并不是自我与神/良知的一体与完整。 华语系人们自觉是好人一定要在比较他人中感到。 他人的不足、错误与缺陷就是华语系人们个体自我幻觉到优越的基点。 他人的成就与优秀就是华语系人们自感渺小的嫉妒心态之源。 拼命挖掘他人的瑕疵与过失成了华语系人们原地打转、停滞不前的习惯行为与基点原因: 如果你说自由的西方好,他们会拼命挖掘西方以前怎么不好,或拼命挖掘中国的王朝们是怎么的好。 如果你说你感到痛苦,他们马上会找出有人或自己比你还痛苦。 如果你说你看到什么东西美,他们会立刻证明有比你说的东西更美的。 如果你说你认为什么发生很伟大,他们会即时指出有比你说的更伟大的。

普世终极的价值是一个“方向”与“质”的选择。 在这种选择中是黑白分明的、没有中间道路的与不可能有“有一点儿怀孕”的病态心理的。 专制虚无的伪价值是一个“等级”与“量”的比较。 习惯于用“比较”去决定自身是否存在与自身的价值是华语系人们专制虚无心态的外在表露。 当华语系的人们在不得不面对普世终极价值的时候,他们对什么是真假、是非、好坏、对错,正义与邪恶,自由与奴役也会习惯地用专制的“等级”与“量”的衡量去看待“方向”与“质”的代价性、责任性选择。 本来一个正常的、有价值的人会认可与褒扬所有他能意识到的伟大的闪光,但一个华语系的人的道德虚无与精神的扭曲会让他用“比较”去否认与贬低任何伟大的闪光。 他会说:“他也有过什么什么卑鄙与渺小,或什么其他人比他要伟大。” 在这种专制虚无的“比较”病态心理中,伟大与渺小被混为一谈,强权、虚无与谎言成为这些专制怪物们的迷恋追求。 毛泽东就在这种病态心理下,由于杀人超过秦始皇、超过斯大林与希特勒,被浸染了“比较”的爱滋病毒的华语系人们推上了“伟大”的宝座。

邪恶的人是在自己作恶犯错后没有自省,反思与忏悔的人。 刘晓波本人在他的作品中有着许多令人深思的自省、反思与忏悔。 在刘晓波获奖后去查他的三十年历史去寻找他不该获奖的瑕疵,并用“比较”他人的优秀去贬低刘晓波灵魂中伟大的闪光只暴露了他们本人的专制虚无心态。 当你看到一个伟大的闪光时,你能用“还有比这更伟大的”去抹杀贬低那闪光的伟大吗? 当你看到一个邪恶的时候,你会用“还有比这更邪恶的”去逃避你个体的正义感与道德责任吗?

在那些所谓“比”任何人都“更反共”的人对刘晓波的攻击中,我将刘晓波所写过发表过的文章再贴到我的博客与论坛里,让人们重新在他的原话中看到与欣赏那些伟大的闪光。 看到刘晓波内在的英雄并不是为了寻找专制心态中的“救星”,而是去发掘,承认与表达我们每一个个体内在的英雄。 刘晓波获奖是一个从专制虚无的文化心态走向个体心灵自由的重要转折点。 那些反共而不反自身专制虚无心态情结的人们本应该在刘获奖后深深地反省自身,并在刘晓波身上看到自由的可能与专制虚无文化解体的可能。 但令人失望与愤怒的是人们仍被自身的专制虚无文化所奴役:造谣、谎言、无中生有、贴标签、树敌拉友,在“比谁最反共里”寻找道德高度、追求强权、感知自身的伪存在与伪价值。

如果你真的懂得普世终极的价值:真实、正义、自由与尊严,你用不着比较其他存在就可以知道你自己是否在说谎、是否在争权、是否在嫉妒、是否在依靠、是否在虚无中寻找意义与价值、、。 用比较去衡量的一定不可能是普世终极的价值。 普世终极的价值只能被发现、被传播、被人们选择而去指导自己的言行。 真的就是真的,并没有什么“更”真的。 正义的就是正义的,并没有什么“更”正义的。 自由的就是自由的,并没有什么“更”自由的。 有尊严的就是有尊严的,并没有什么“更”有尊严的。 用比较去衡量确定价值的人一定是一个“物化”的人而绝非“精神”的人。 物化的人是行尸走肉,是最容易被奴役的人。 精神的人是有真实价值、与自我的内在、与神/上苍对话沟通的人。 精神的人绝不会奴役他人,也绝不会被他人所奴役。 “物”是可以用“量”比较与衡量的。 “精神”的价值只能在“质”与“方向”的概念中被认知与选择。

用比较而得到的自由是伪自由;用比较而感到的存在是伪存在;用比较而发现的真理是伪真理;用比较而获取的正义是伪正义;用比较而品尝到的尊严是伪尊严;用比较而颂扬的伟大是伪伟大;用比较而享受到的幸福是伪幸福。 用比较才能鉴别邪恶只说明比较者的麻木、混乱与虚无。

你想感知什么是伟大吗? 不要到身外去寻找。 那伟大就在你自己身上,在你的灵魂里。 当你发现、承认与表达自身的伟大的时候,你也会发现你周围的人们身上与灵魂中伟大的闪光。 当你看到那伟大的闪光的时候,不要沉默、不要畏缩、不要恐惧、不要退缩、不要虐虐捏捏地走中庸。 鼓起你的勇气、拿出你的良知去承认、褒扬并完整地拥抱那伟大的闪光,因为只有在你完整地、无畏地去拥抱那伟大的闪光的一刻,你将不再是一个被自身的原弊、自身的恐惧、自身的混乱与专制祖宗强加于你的专制虚无心态所奴役的“文化奴”与“环境奴”。 你将走上一条“自由人”的路。 在那充满未知与艰险的、同时充满着欢乐与幸福的、永不停息探索的自由之路上,你会真正懂得人的价值。

Scroll up

#10

RE: 屎虼螂的颂歌 Sing in Praise of Dung Beetles

in 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Tue Sep 27, 2011 8:44 am
by fountainheadkc • 1.369 Posts

陈凯博客: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从精神世界的毒化到物质世界的毒化
From Poisoned Mind to Poisoned World

- 再谈由“毛的厨房”而代表的华人病态心理情结 –

“自由人”对抗“中国人”序列
"Free Beings" vs. "Chinese" Series


陈凯 Kai Chen (Written 11/15/2008, Reprint 7/28/2011)

一棵有毒的树能结出营养人的果实吗? 一个有毒的政体文化能孕育出有益人类的经济实体吗? 一个病态的家庭能正向地引导教育它的子女走向伟大幸福的人生吗? 一个精神与道德上扭曲的个体能有建设性的成就吗? 一个专制邪恶的国度能是 一个伟大的国度吗? 一个杀人如麻、强奸人意的专制屠夫能是你崇拜的偶像吗?

对华人的病态心理与道德上的混乱腐败,我一直有一种极度恶心与厌恶的感觉。 但2007年阿罕布拉市 的“毛像事件”与我近期发现的洛杉矶“毛的厨房”使这种恶心厌恶的感觉上升到惊骇的程度。 我发现华人们有一种惊人的精神世界与物质世界的隔绝分离。 “行尸走肉”的描绘自然地涌入了我的脑海。 当你细看这些“行尸走肉”的时候,你会发现在他们的眼睛里没有丝毫对生命意义的追求,对美好人生的渴望,对真实、正义、自由、尊严的崇尚。

这些“行尸走肉”也知道保护自己的后代亲人: 当他们呼吸着污染的空气,喝着肮脏的饮水,吃着有毒的食物,用着至癌的日用品的时候, 他们也会大哭着抱怨生活是多么地不公平,人心是多么地险恶,世道是多么地艰辛、、。 但也就是这些“行尸走肉”高呼着“中国伟大”去支持一个虐杀过几千万无辜的非法邪恶的党政。 “北京奥运”、“神七上天”、“三峡水坝”、、、 一个个使邪恶合法化的政治工程都是这些“行尸走肉”引为自豪骄傲的贴金长脸得化妆品。 由这些政治工程所构成的“精神白面”是这些“行尸走肉”每日吸食、赖以产生“伪道德心理高潮”的存在依据。 也就是说: 没有中国党政的“伟大”,这些“行尸走肉”就没有存在的心理靠山。

如果说在中国有谁“喜欢”毛泽东,我想这太夸大了。 但如果说今天在中国崇拜毛的人大有人在,我认为这倒是事实。 这就是专制社会人的心态与自由社会人的心态的鲜明对照。 在专制社会中没有人喜欢专制者,但大多人会崇拜专制者。 在自由社会中人们会喜欢或不喜欢被选出的执政者,但很少有人会崇拜执政者们。 “崇拜”在自由社会中只是对上帝与良知而言。 在今天的中国,没有多少人“喜欢”共产党政。 但在精神上,心理上,政治上,尤其是在经济上“依靠”、“利用”共产党政的人大有人在。 这些“行尸走肉”是些可怜、可悲、可耻而又可恨的小怪物。 他们也是共产党政赖以生存延续的基点。

今天中国党政对世界的危害看上去是物质的: 毒奶粉,毒食品,毒用品,毒水源,毒空气、、、。 但这些都只不过是一颗毒树上的毒果子。 中国专制邪恶的党政所精心炮制散布的只崇尚金钱强权的道德虚无的“精神白面”,以及那些道德沦落的毒瘾成性的“行尸走肉”才是今天中国毒化全球的罪魁。 他们既是害人者,也是受害者。

当你在抱怨毒奶粉害了你的子女的时候,你有没有问一问你自己是不是在每一天的道德选择中支持了,利用了,默许了,依靠了那个产生了毒奶粉的罪恶的文化与制度了呢? 你是不是在用你的商业选择延续了像“毛的厨房”那样的道德腐败的企业生意了呢? 请不要用你自身的不道德言行毒害你亲生子女的身心吧! 婊子与牌坊是不能并立的。

Scroll up

#11

RE: 屎虼螂的颂歌 Sing in Praise of Dung Beetles

in 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Tue Sep 27, 2011 9:01 am
by fountainheadkc • 1.369 Posts

陈凯博客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反竞争、反真实 – 中国专制文化心态的实质
Anti-Competition, Anti-Truth – The Core of Chinese Despotic Culture

“自由人”对抗“中国人”序列
“Free Beings” vs. “Chinese” Series

By Kai Chen 陈凯
7/10/11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反竞争的体育、反市场的经济、反多党的政治、反真实的文化、反自由与尊严的个人、、, 是我一直反复地强调的“中国人”的病态文化心理: 几乎所有的人都是“胜王败寇”的、见风使舵的“墙头草”。 “输赢”而不是“对错”,“得失”而不是“真假”, “权势”而不是“是非”是所有“中国人”关注的焦点。 “朝代的恶性循环”而不是“历史的良性演进”也就必然成为“中国”的专制特色。 这是一个逻辑的必然延伸: “中国人”迷恋在“输赢”、“得失”与“权势”的“抽陀螺”的“术”与“谋”中而不能进入追求“向前行”的哲学与智慧的开拓也就成了撰写“孙子兵法”、“三国演义”、“儒林外史”与 “厚黑学”“的动机。 “玩儿心术”、“斗心眼儿”、“杀人越权“的巫术小人如毛泽东也自然地成了“中国人”崇拜仿效的偶像。 道德与智慧的典范如林昭在中国也必然成为虚无与人所回避、敬而远之甚至诽谤唾弃的言论禁区。 推进世界历史向前演进了2011年的基督的道德智慧也被“中国人”不屑一顾地认为只是西方外来的怪物怪癖。 (例:中国的人们从不过问为什么一个星期有七天。)

为什么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从没有产生过“体育运动”的概念与现象? 回答是很简单的: 因为中国“反竞争”的专制文化心态的强大禁锢。 “杀人”是消灭竞争的最佳手段。 中国的历史从一开始是一部王朝的“杀人史”。 从秦始皇到毛泽东, 谁杀人越多,谁在中国的历史上就越伟大辉煌,谁就越得到“中国人”的崇拜与青睐。 中国古代的“擂台”也都只能是一些毫无规则法律的“打死为止”的合法杀人场所。 中国的商业也只能是一个“害人、骗人、掠夺越货”的“无商不奸”的坑人场。 中国的政治当然也都是“无官不贪”的“杀人越权”的官场谋略。 自此,“杀人”也就成了“中国文化”的精髓。

“中国人”从不懂得“人被上苍(God)所创”与“人的存在的伟大”,就如中国人从不懂得体育精神的伟大并不在输赢一样: 中国体育的“举国体制”就是要消灭在中国国内的体育竞争的。 为什么中国国内的(反竞争)体育运动与中国国内的(反竞争)官僚经济一样,都是腐败的呢? 国家队、八一队的组建与长期存在就说明中国国内的体育运动是反竞争的: 政府、军队有权将最优秀的体育天才“充公”。 这样,所有的民间培养体育人才的机制就被消灭殆尽。 奴役制的文化洗脑又将这种“充公”说成是民间应有的“为国为民族奉献”的骄傲。 人们“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地将这种非人(非个体)的“举国体制”说成是有“中国特色”的体育。

对比美国的NBA选材机制,你就不难鉴别自由竞争的真实文化与消灭竞争的虚假文化: 每一年的NBA的选材是由往年比赛成绩最差的队公平抽签最先取材的。 导致最大、最自由的竞争的基点是不断完善 法律与规则。 NBA的篮球竞赛规则也是不断根据竞争、娱乐与经济效益的目标不断进行新的尝试、调整与改变的。 裁判的误判漏判也因实行了“即时审查录像”的新规则而减少到最低。 客观的胜负就此成为可能与现实。 运动员、教练员的个体品质、努力、发挥与天才就此成为输赢的最关键因素。 体育的“求真”的精神实质就此被“求真”的美国政治文化逐渐完整地体现出来。

“真实”(Truth)并不总是使人高兴与快乐, 但只有对真实(Truth)的不懈追求才能使人自由,才能使历史向前演进。 体育运动本身对真实(Truth)的暴露往往是无情的与残酷的,但只有这种无情与残酷的暴露才是公正的(Just, Fair)。 在昨天女足世界杯的四分之一决赛中,日本女足以1:0战胜了东道主德国女足,以弱胜强。 德国的女足姑娘们虽然进了最大的努力,拼搏了120分钟,但终因发挥失常而败。 许多人因而懊悔落泪。 但真实毕竟是真实。 真实的、伟大的体育精神是通过真实的、公平的、客观的、透明的体育竞争而产生的。 做了手脚的体育竞争如“充公”、“黑哨”、受贿、赌博、举国、吃激素而产生的输赢胜负是腐败虚假的自欺欺人。 为了“伪政权的合法性”而建立的体育是伪体育。 在这种伪体育中,金牌是以人(个体)的道德沦丧为代价的。 “中国人”的金牌数量不过是道德腐败的人们减轻自己因道德虚无而产生的失落感不断为自己打的“吗啡针”,是因恐惧与逃避真实(Truth)麻醉自己而吸食的“可可因”罢了。

一个真正的体育家的伟大精神在于他的真实: 他真实地面对自身,真实地面对世界,无所畏惧地在客观的、无情的竞争中投入自己全部的品质、意志、能力、努力、、。 流血、流汗、伤痛、挫败、讥讽、嘲笑、、,他必须勇敢地面对这一切。 他完整地、激情地投入他的全部,但绝没有成功与胜利的保证与许诺。 当我观看一次拳击冠军赛时看到拳手的血流满面的博争,我不禁为运动家们的体育精神所深深感动。 每一次的体育竞争都是一个体育家自身品质与意义的真实体现。 他们在这种残酷、无情、公正与透明的激烈角逐中体验着自身的存在与意义。 他们在那真实的“一瞬间”体验着“人生的 永恒”。 奇怪的是,大多数的“中国人”惧怕、回避、憎恨这种残酷、无情、公正与透明的激烈角逐。 他们会用“野蛮”等字眼去描述这种体育竞争。 但扭曲与冲突的是这些“中国人”也会无条件地服从专制并接受/欣赏毛泽东杀了八千万无辜人们的“伟业”。 他们用对自由与个体责任的恐惧与逃避尊崇着那些杀人魔,也从来不认为这些无视生命、自由与尊严的杀人魔们是“野蛮”。 多么病态的人们啊!

有意义的体育是道德的、客观的竞争体育。 有意义的社会是道德的、自由的、通过竞争而体现真实的正义社会。 有意义的个体是敢于面对自己、不懈追求真实的勇者。 有意义/合法的政体是一个通过自由竞争而产生的被“赋政者们”(Government by the consent of the governed)认可同意的政体。 “中国”并不是一个有意义的“国”(Nation-state)。 “中国”只是一个非程序法(无选举)、非道德法(无真实信仰与人性)的“党政”(Party-state)或更真实地说是一个“党朝”(Party – dynasty)。 “中国”的“体育运动”也只是一个虚假的为非法的“党政”、“党朝”服务的御用工具与“吗啡针”、“可可因”罢了。 如果李娜能为60万人民币而昧着良心改嘴说假话为中共党朝唱赞歌,那她的网球冠军又能代表着什么呢? 是真实吗(Truth)? 是道德 (Morality)吗? 是意义(Meaning)吗? 是良知(Conscience)吗? 是“正义感”(Justice)吗?

如果“钱”(Money)与“权”(Power)能收买一切,如果“输赢”、“胜败”、“权势”、“地位”能决定一切,那“中国”到底是什么呢、到底代表什么呢? 这样的“中国人”不作也罢。

Scroll up

#12

RE: 屎虼螂的颂歌 Sing in Praise of Dung Beetles

in 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Tue Sep 27, 2011 9:25 am
by fountainheadkc • 1.369 Posts

“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 崇尚虚无的伪道德主宰着“中国人”的“宦奴娼”的存在。
Sacrifice your family for some holy/glorious cause??!!

用宏大的虚无逃避真实与自由
Using Nihilism to Oppose Existence & Freedom

- 不要相信那些“为国为民为族为祖捐躯”而漠视自身幸福与自身灵魂健康的人 –

“自由人”对抗“中国人”序列
"Free Beings" vs. "Chinese"

By Kai Chen 陈凯 (Written 1/28/2010, Reprint 4/23/2011)

陈凯博客: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自古以来,中国的崇尚宏大(博大精深)虚无的人们就精心地炮制着逃避真实价值(真实、正义、自由、尊严)与真实的自知与自省的伪语言词汇: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社稷”、“君臣父子”“民族”、“国家”、“大家”、“世界人民”、“中华”、“共和”、“和谐”、“繁荣昌盛”、“荣耻脸皮”、、、。 举不胜举的宏大博大的虚无词汇充斥毒害着人的灵魂与头脑。 谁越宏大、谁越虚无、谁越博大精深、谁越八股玄妙、谁越不可一世、、、,谁就越被中国的宦奴娼们永世赞颂。 谁越“自阉忠君”地去“精忠报国”,谁就越“平凡伟大”而“永垂不朽”。 谁越“伟光正”地去“杀人谋统一”,谁就越会被“代代相传”而“万寿无疆”、、、。

表达真实价值、概念的词汇无一不是从西方语言翻译来的。 然而这些真实的概念一经中文也大都变成了泛义、反义与无义的表象游戏了。 关于中文的弊病我已在“从文字笼罐到文字狱”一文中阐述过了。 在此就不多叙。

你能相信一个连自己是谁、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连自己的家人与自身幸福都不管不顾不关心的人能真的为“国”、为“民”、为“大家”、为真理、为正义、为自由、为尊严吗? “大河有水小河满,大河无水小河干”的反逻辑专制谬论不是至今始终主宰着亿万灭灵贬智的中文词汇系统中的人吗?

“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的古话是几乎所有中国的人们熟悉并引为是中国“民族道德精神”的典范的。 殊不知这样的虚无宏大的伪道德行为在自由世界(西方)正常心态的人们中是要被讥讽与笑掉大牙的: “也许大禹在外面有二奶了。” 我的一位朋友曾用玩笑评论道。 我不禁想起了华盛顿将军在独立战争一结束时所要做的第一件事: 回家探望家人、装修房屋、静度庄园的私人生活。 美国的人们是绝不会信任一个不顾自己家人、无视自身幸福的“为社稷、民族、国家、天下”的“无私”之人的。 在美国的总统竞选中,人们会特别关注竞选人的心态、家庭的健康与个体的品质与真实历史。 务实而贬虚、重价值而藐权力、褒真实而辍虚假是每一个自由社会必须建立的思维、行为与心理精神的特质。 一个赤足简衣的木匠 -- 基督的精神为这样一个自由社会奠基了健康的灵魂基础:“只有真实才能使你自由。Only truth shall set you free.”

对比一下中国的人们与其专制文化的心态: 所有的人都在用“为他人、为民族、为社稷、为国家”的宏大的虚无为自身的卑鄙行为、自身的胆怯与渺小、自身的被动不负责与受难找借口寻遁词。 “诉苦抱怨”成了中国人们习惯与迷恋的求同情、求怜悯、无奈绝望的求助手段与确定的个体行为方式。 近代的共产专制又将中国古代专制的宏大虚无的词汇量翻了几番:“人民”、“世界大同”、“共产主义”、“阶级斗争”、“唯物唯心”、“法治人治”、、。 数不胜数的博大精深的宏大虚无伪词汇加剧了中国古典专制中本来就充斥的“满嘴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的丑恶现象。 今天中国语系中的人们很少有具有清晰逻辑思维与清晰道德准则的人。 引经据典、数典念咒的祖宗奴与文化奴充斥着中文文化的地平线。 我所接触的许多海外“反共人士们”也脱不掉这样的病态思维行为方式。 他们一面高叫着反共,一面逃避着自由。 自知、自省、自我完美、自身幸福、爱情家庭、子女教育、个人财经、、是这些自命高尚的中国(后共)未来新专制的主子们所要全力回避逃脱的。

一个生活的逃避者与旁观者不可能是一个真实的自由人。 一个不关心自己心态健康、自己家庭成员幸福、自己生活的满足感的人是 所有的人们都要警觉小心的危险的野心人物。 毛泽东摈弃家人用宏大虚无的伪价值去满足自身的专制野心造成了七千万无辜生命的灭绝。 中国的人们竟将此作为“伟大”为一个世界上最大的罪恶屠夫建庙立堂。 (注:毛曾经亲自主持传播了许多宏大虚无的专制词汇如“万岁”等等。) 今天中共党朝的专制者们正在沿袭所有中外专制者们的宏大虚无的巫术传统,将“崇族崇国崇民崇大崇统崇祖”而灭个体灭自由的病态毒素用像“孔子学院”式的中华“艾滋病原体”传播到世界上去毒害每一个人的灵智。 可悲的是: 那些本来就缺少个体认同而只有群体认同的人们由于自身的恐惧感(惧怕在宇宙中找不到自身的定位)在他们反共的思维与行为中自觉与不自觉地沿袭了充满毒素的病态心理: 人身攻击、拉帮结伙、消灭异己、分类戴帽、用虚击实、造谣中伤、背后议论、取悦于人、重数而灭理、重名而灭灵、重利而灭尊、重群而灭个、重他而灭己、、就成为普遍的必然。

建立“个体”,“自我”,“自知”,“真实信仰”是中国的人们追求人生的真实价值的先决必须。 我希望每一个“反中共党朝”的人士经常地自我反省询问:“我是不是正在用宏大的虚无逃避自由的责任与真实的价值呢?” 确实的,不断地自诲自问“我是谁? 我在说什么? 我在做什么? 我想要什么? 我的生命有何意义? 我是否自由与幸福?”是个体推动世界向前演进的必经之路。

上当一次是骗子的罪过。 再次上当则说明被骗者的病态愚蠢: 中国人世世代代地在“找救星”与“被救星杀、抢、骗”中,被专制的鞭子“陀螺”似地抽转了两千年。 难道中国的人们还不该反省自身的病态和愚蠢吗? 难道中国的人们还要在高速旋转的“僵死不前”、“朝代循环”的幻觉中与“无神政府”的“大公无私”的偶像救星的搜寻中逃避自由与真实的价值、逃避自身的存在与个体道德责任吗? 方向性的选择与选择的代价与责任是中国未来(共后)唯一的走向希望的自由之路。 我愿以我奔向自由的选择与心历路程与你共勉共行。

Scroll up

#13

RE: 屎虼螂的颂歌 Sing in Praise of Dung Beetles

in 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Tue Sep 27, 2011 9:39 am
by fountainheadkc • 1.369 Posts

陈凯博客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难得糊涂" - 中国虚无文化的精髓
Confusion - a Queer Chinese Virtue


陈凯一语: Kai Chen's Words:

Confusion is the essence of nihilism in the Chinese cultural tradition and the ultimate excuse to escape individual moral responsibility. In fact, the essence of Confucianism is indeed Confusion itself.

混乱糊涂是中国传统文化中虚无主义的精髓与逃避个体道德责任的最佳借口。 实际上,孔儒伦理的精髓就是道德虚无与混乱。

*************************************

By Kai Chen 陈凯 (Written 5/4/2006, Reprint 9/3/2011)

Many Chinese use "难得糊涂”as their motto of lives. "Confusion not only NOT as a vice, but a Virtue".

No wonder the Chinese are not only Morally Confused, but Intellectually Muddle-Headed. They actually value Confusion. Many Chinese hang this motto in their living room. Even the English translation of "孔子“ has a connotaion of confusion - the "Confucious". Maybe this English translation means to convey what the Confucian ethics are trying to propagate: The utter, complete Moral Confusion.

I have always amazed about what the Chinese value: ”糊涂"(Confusion) maybe one of the most amazing/puzzling value the Chinese treasure. Maybe this has a lot to do with the Chinese character-based syllabic language, which can never define anything, but only portray and describe appearances. Abstracting thinking and concepts are almost none-existent among the Chinese masses. So Morals - an abstract, intangible and invisible faculty intrinsic to humans, are far removed from the Chinese consiousness, since they see and judge everything only with their appearances.

People with moral clarity and intellectual depth are often ostracized and persecuted. People in China only worshipped those who are loyal to the Chinese emperors and Chinese state and Chinese race. 屈原, 岳飞, 杨家将 ... all have become national heros for their loyalty to the dynasties and emperors. National holidays are designated to their names. Yet the Chinese have no iota of concept about what Morality is, what Truth is, what Conscience is, what Decency is, what Liberty and Happiness is... They are covered under the bloody reg Chinese National flags, covered by their own racial appearances, covered by their despotic symbols such as the Great Wall and Forbidden City and Qin Tomb... They are mired in an endless dynastic cycle and seem never able to extract themselves from it. The helplessness and the desperation being trapped in a blackhole prompt most Chinese to think there maybe NO moral absolutes and objective scientific principles. Passing time, instead of Living, quantity instead of quality, have become the Chinese preoccupation.

So maybe “糊涂”(Confusion)as a fake value can save them from the morass of human degradation. And now it has indeed become the ultimate Chinese virtue.

Take care of yourself and your mind/soul. Please do not let “糊涂”(Confusion) swallow your true existence.  

Scroll up

#14

RE: 屎虼螂的颂歌 Sing in Praise of Dung Beetles

in 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Tue Sep 27, 2011 10:08 am
by fountainheadkc • 1.369 Posts

陈凯博客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来西方学反西方,用自由学灭自由
Using Freedom to Destroy Freedom


Saturday, January 23, 2010 博讯

- 中国海外学人自古至今的反价值罪恶历史与病态心理的写照 -
A Chinese Perversion of Mind and Soul


By 陈凯 Kai Chen (Written 1/23/2010, Reprint 9/27/2011)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真实、正义、自由与尊严的普世终极价值似乎与中国的人们,尤其是与在海外西方的学人们无缘。 似乎将自己拋除在自由世界之外以拯救中国的人们尤其是中国的学人们的虚荣,拯救中国人祖宗的“脸”与“皮”是中国的人们唯一关心的命题。 西方电影中的那些没有灵魂的、吃人寄生的“吸血鬼”(vampires)、“活死人”(zombies) 的形象自然地就涌现在我的头脑中。 哀哉! 中国的人们为什么非要迷恋在强烈的“反人非人”的思维状态与情感中而拒绝成为真实的“人”?

“东方西方”、“中国外国”这些人们常用的混头蒙脑的伪词汇禁锢着人们的灵智,使人们看不到事物的本质。 从洋务运动中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到“明治维新”的日本到今天“宠孔拜儒”的中国海外学人、、,这一切的实质说穿了只不过是“专制为核,自由为用”、“奴役为实,尊严为虚”、“族群为上,个体为下”罢了。 用自由世界由于真实永恒的人类价值而产生的物质与社会管理的成果为延续中国“孔儒专制”服务(救祖宗的脸、护族群的皮)是自始至终海外学人们的病态迷恋。 “救中国而无视人的尊严与自由”、“保族群而贬辍人的幸福与正义感”、“抬专制祖宗而摈弃人的良知与逻辑”是中国海外学人们的至今共有的反人类价值的通病。 “用麻绳来绑电线”的表象的“中西沟通”是历来中国专制统治者们与中国海外学人们自欺他欺的普遍现象。 “自由与专制实质的绝缘与对立”的本质是这些无灵无智的人们所竭尽全力否认、逃避与回避的。 价值的电流就此永远不能激起对自由渴望与对幸福追求的熊熊火焰。 中国仍旧被黑暗所笼罩,瞎子们也就成了这黑暗的必然孪生物。

从胡适到周恩来、从邓小平到今天台湾的马英九、、,这些海外的学人们从来都是在“镀金”与“维护祖宗的专制传统文化与制度”上徘徊不前。 自由世界的必然的个体责任感与无畏的对真实的追求吓破了他们的胆。 为了“皮脸”的虚荣与个体在族群认同中的“伪安全的确定感”,这些“宦奴娼”心态的海外学人们便在由于自由世界的自由言论与思想而产生的各种学派中精心搜寻那些适用于“祖宗专制传统与思想方法”的“反西方反自由反资本主义经济学说”如萧伯纳、马克思、民族社会主义(纳粹、法西斯)、共产极权与将人分为各种类别的各种左派理论学说。 自然地,民族社会主义的“以族而分”与共产主义的“以阶级而分”的反人理论就与这些中国的“宦奴娼”们的腐儒反人心态中的“君臣父子”“男女老幼”的三纲五常的中国专制等级论连在一起引起奴役伪哲学的巨大共鸣。 再加上马克思与黑格尔的“黑就是白、白就是黑”的“辩证法” 的方法论与中国古典的“阴阳”与“朝代循环”一触即通,自然而然地中国传统专制的“砒霜”与马克思(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氰化钠”就在“难得糊涂”的中式大酱缸中搅为一体,成为一个毒素加倍的、致命的麻醉毒品。 自由世界的本质 – 人的终极道德感(基督精神)、人的个体价值(生命的神圣、自由的宝贵、对幸福的渴望与追求)、分权而立的联邦宪政就被踢在一边成为中国学人们不屑一顾的所谓“西方怪癖产物”。 族群、统一、和谐、僵死的思维、不变的祖宗秩序便成为了“用西方产生的科技与管理”去“维护延续中国的朝代专制”的伪价值体系。 工厂、公司、医院、学校、枪炮原子弹、信息(Google,Yahoo)、太空等所有在自由社会中产生的物质成就与管理手段被永远也不能产生这一切的旨在维护中国专制框架的“宦奴娼”们所抄袭搬用。 新的更毁人毁灵的专制制度就此产生并得到巩固。 今天中国的专制共产法西斯不就是典型的“专制为核,自由为用”的中国人传统病态心理的写照吗?

如果这种病态心理来自中共党朝控制利用的海外侨团、学生会、御用媒体、五毛奴、、也就罢了。 但我早就发现许多自称反共的人士们也都抱有同样的对病态伪价值与方法论的崇尚迷恋。 他们精心地在自由文化的自由表达中挖掘反自由的言论与伪价值:今天几乎所有在美国与西方的研究中国文化与社会的人们都是被专制收买与被恐吓而屈服的左派社会主义人士。 80% 以上的美国学术界是由反美的崇尚“完美专制”的人士们组成的。(无独有偶的与毫不奇怪的,80%以上的在美华人在每次选举中都会投票给民主党和代表左派大政府救星的政客们。) 已被中共洗脑的、“历史与道德残疾的”、隔绝于美国社会的(从不打工而只钻学业拼文凭的)来自中国的学人们(包括某些“职业反共”人士)在美国(西方)的学院机构中被迷恋群体,阶级,种族,强权的左派学术界再一次洗脑。 “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 “Morning Sun”)这样的被卡琳之流所制的颂扬红卫兵的纪录片与“鲜为人知的文化大革命”(“Unknown Cultural Revolution”) 这样的被韩东平之流所著的吹捧毛泽东的书在美国被左派的大多数人们宣扬炫耀着,就像当年斯诺的“红星照耀中国”(”Red Star over China”)的毒害欺蒙自由世界人们灵智、美化共产毒蘑/魔的书一样。 这些“环境奴”、“文化奴”对像“"超越自由与尊严"(”Beyond Liberty & Dignity”)这样的宣称“人没有自由意志”的西方左派垃圾书更倍加青睐。 今天中国的学人们与过去中国的学人们一样,继承着“来西方学反西方,用自由学灭自由”的罪恶传统与病态心理,旨在维系巩固一个专制的心态与制度,不管这个专制会用什么样动听的标签。 今天美国(西方)的左派“崇完美专制”的人们也仍旧与他们的前辈们如斯特朗与斯诺一样,从宣扬斯大林到美化毛泽东,旨在动摇世界上自由的人们的信念、腐蚀自由社会的基石。 中国崇专制反自由的人们包括海外学人们与美国(西方)左派崇专制反自由的人们遥相呼应,形成了当代社会邪恶势力的喉舌话筒、不断繁生着新的专制语言词汇。 新的强大的专制理念正在“政治正确”、“公费保健”、“世界暖化”、“政府当救星”的族群阶级为基点的口号概念中向自由发动着前所未有的攻势。 一个不可避免的价值与伪价值、自由与专制间的决战就要到来。

我希望那些来美来西方的“崇尚自由追求幸福”的人们坚守你们“自由人”的坚贞,对那些崇尚专制的中国与美国(西方)的病态行为与言论用你们个体的方式做出及时的有力的回击。 在21世纪自由退缩、专制进取的时代中,每一个自由人都要基道德责任感做出正义的抉择。 自由反击专制的时刻到了。

Scroll up

#15

RE: 屎虼螂的颂歌 Sing in Praise of Dung Beetles

in 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Tue Oct 18, 2011 8:10 am
by fountainheadkc • 1.369 Posts



陈凯博客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从“纳粹”、“伊粹” 到“儒粹”
From National Socialism to Islamic Socialism to Confucian Socialism (From "Nazi" to "Iszi" to "Conzi")

用反自由的“泛族群”社会主义起义造反-埃及与中国专制解析
Using Anti-Freedom Collectivism against Despotic Tyranny

“自由人”对抗“中国人”序列
“Free Beings” vs. “Chinese” Series


陈凯 Kai Chen (Written 2/7/2011, Reprint 5/21/2011)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反自由、无自由的“民主”比赤裸裸的专制更邪恶阴毒: 它用选票给暴政反人的政体披上了一层蒙人混脑的“合法”的外衣与盔甲。 希特勒、哈马斯(Hamas)、查韦斯(Hugo Chavez)仅是这种“选票极权”的几个例子。

从过去的希特勒德国的“纳粹”"Nazi"(National Socialism)到今天的以埃及造反为代表的“伊粹”“Iszi"(Islamic Socialism)到中共党朝正在堆积的“儒粹”"Conzi"(Confucian Socialism),且不提前两者的“反犹”,它们的共同基点都是建筑在反自由、反个体、反价值、反良知、反美、反资本主义自由经济的“泛族群社会主义”上的。

今天在埃及发生的“蜕变革命”的主要成分是反犹反美的“泛伊斯兰主义者们”(包括“穆斯林兄弟会”Muslim Brotherhood)与反资本主义的左派社会主义的青年激进分子们。 它们的合伙不只是反穆巴拉克的专制暴政,更隐含的目标是要建立所谓的“泛伊斯兰社会主义”的同盟。 难怪美国及西方的左派们也迫不及待地要求穆巴拉克下台并标榜埃及的造反革命为“民主行动”(Pro-Democracy)。 用世界大乱来削弱、推倒美国的力量与领导地位并建立所谓“世界新秩序”(New World Order)一直是自冷战以来西方左派、中共党朝与所有世界专制力量不遗余力的图谋。 中东的动荡着实带给了这些自由的敌人们一个绝佳的机会。

在华语系的文化圈子中,一个有趣的与令人发笑作呕的现象是:那些声称热爱美国价值与自由的所谓“右派”、“保守派”人士们突然与那些崇尚中国传统专制的“儒粹”反共人士们和西方/美国的左派社会主义者们结为一体,大声标榜埃及的“泛伊斯兰社会主义”革命是世界民主的榜样,是中国未来用“泛华儒粹”社会主义推倒共产极权的榜样。 2011年的埃及纵然不是1979年的伊朗。 2011年的埃及更不是1989年的天安门。 崇尚美国自由价值的,被中共坦克压成碎片的“自由女神塑像”绝不会出现在今天的埃及。

今天主导天安门广场的标志除了毛泽东的腐尸与魔像外,是一座孔子的塑像。 当代的极权与古代的专制混为一体,堪称极具“中国特色”的“儒粹主义”的绝妙写照。 中共党朝的“孔子学院”、“孔子课堂”、“孔子塑像”打碎了海外反共人士们的伪道德制高点 – “泛华与爱国”,将这两者的争斗搅混/低俗成“权力斗争”。 既然两者都“爱国”,都“尊孔”,都在用“宏大的虚无/统一/泛华”去贬低、逃避、诋毁与憎恨个体自由与人的尊严,那人数、强权、枪杆子就成了争斗的基点交合。 无怪乎那些追求“儒粹”社会主义的“群体奴”、“文化奴”、“环境奴”们都在打击、贬低、淡化刘晓波的精髓与实质 – 崇尚自由与西方的人的价值,反对中国的当代极权与传统专制文化。 连那些所谓刘晓波的伪支持者们也都用他们不赞同刘晓波的“反中国专制文化”的实质作为他们与刘分道扬镳的骄傲夸口。 他们支持刘晓波不过是因为刘是华人,有一张黄皮肤,说华语,是“族群一员”罢了。

“儒粹” "Conzi"(Confucian Socialism)正在华语系人们的文化心态中形成,如同今天正在崛起的“伊粹”"Iszi"(Islamic Socialism)一样,它正在挑战以美国为代表的自由价值与对人的尊严的崇尚。 当今反共人士们对“儒粹”的妥协与认同是对“共后”自由社会逐渐形成的重大威胁与障碍。 反共人士们的伪道德制高点 – “泛华与爱国”早已被真实击的粉碎。 所谓的“中共不是中国”早已是虚无的“大一统”心态的变形重演。 “人”、“个体”、“自由”、“正义”、“尊严”早就被崇尚“儒粹”的中共与“泛华”的反共的人士们抛到一边。 “走捷径”的崇权心态早就成了华语系人们共同的专制情结。 台湾的蓝营对“大中国”(泛华)的统一 诉求与绿营的“族群至上”的狭隘心态至终归结到了“反美”、反自由的浊流之中。

自基督文明导向的文化开始以来,人类已走过了2011 个年头。 尽管人类的里程经过了各种曲折与艰险。 整个人类的走向是在基督的“只有真实才能使你自由”(Only truth shall set you free)的道德指南下逐渐从奴役走向自由,从仇恨走向爱与宽容,从绝望走向希望。 美国及其代表的自由价值就是基督文化精神的巅峰。 我虽然对人类的未来充满乐观与希望,我不对中国共后的前景报大的期待。 原因在于我所遇到的反共人士们几乎无一不是对“儒粹” "Conzi"(Confucian Socialism)迷恋钟情的人们,几乎无一不是用宏大的虚无逃避真实的存在,用族群认同逃避/诋毁个体认同的懦夫小人。 一个伟大的社会首先是一个道德的价值社会。 一个伟大的族群是不可能由渺小的、虚无的、毫无个体认同与个体价值的人所组成。 一个追求“儒粹”的、由“宦奴娼”所组成的社会/族群/政体只能是一个“抽陀螺”的、“驴拉磨”的无尽的恶性循环的朝代。 连方向都找不到也不感兴趣去寻找的人们是没有希望的人们。 “活死人”与“吸血鬼”就是中国未来/共后的“儒粹”社会的必然产物。

由美国代表的基督精神与自由价值早就为人类指出了方向。 你有勇气去选择走自由的路吗? 你有意愿付出代价去争取你真实的幸福吗? 如果你有,请你现在就做出选择: 摈弃“中国人”的族群认同,做一个勇担责任与风险的、有良知与真实信仰的自由人。

Scroll up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Visitors
0 Members and 8 Guests are online.

We welcome our newest member: ancientgroundhog
Board Statistics
The forum has 894 topics and 1428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