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1

“好政府” vs. 被监控、被人限、自限政府

in 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Mon Sep 26, 2011 9:24 am
by fountainheadkc • 1.370 Posts



陈凯博客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好政府” vs. 被监控、被人限、被自限的政府
“好人/圣人” vs. 自知瑕弊、求真、负责的自由人
Good Government vs. Limited Government
Perfect vs. Perfecting


腐儒的专制文化对人性的歪解曲解导致专制王朝的循环与延续

“自由人”对抗“中国人”序列
"Free Beings" vs. "Chinese" Series

价值一语: Words of Value:


"It is hardly too strong to say that the Constitution was made to guard the people against the dangers of good intentions. There are men in all ages who mean to govern well, but they mean to govern. They promise to be good masters, but they mean to be masters." --- Daniel Webster

说到底,(美国)宪法其实就是一部抗拒由“人的良好愿望”带来的邪恶与危险而保卫人的自由的原则法。 人类历史上一直有人声称他们要当好执政者,其实他们就是想要权力罢了。 人类历史上一直有人声称他们要当好主人,其实他们不过是想奴役人罢了。 --- 丹尼尔 . 崴布斯特

“Those who do things for you will always do things to you.” --- Unknown

那些最为他人着想的人往往也是最伤害他人的人。 --- 无名者

"Only a virtuous people are capable of freedom. As nations become corrupt and vicious, they have more need of masters." --- Benjamin Franklin

只有具有美德的人们才有能力自由。 当世界上的国度都逐渐走向腐败与邪恶的时候,人们就会自然地向往主子/救星。 --- 富兰克林


------------------------------------------------------

陈凯 Kai Chen (Written 2/25/2010, Reprint 5/6/2011)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一个健康的成年人用所谓“良好的愿望”为借口去为另一个健康的成年人做决定是道德败坏的行为,也是一个文化专制性质的定义与写照。

中文系文化的专制传统就是天子/皇帝“自为上苍”:“人”在这种社会心态中只是无奈的为社稷服务的、被政府(父母官)喂养教育的、永远灵智瘫痪残疾的“子民、百姓”。 中文系文化的专制现实就是“中共党奴朝”的“驾驭上苍”去改变人性并用强权、物质与经济成长去创造所谓的“社会主义新人”— “世代宦奴娼”。 从“政府自为上苍”到“政府驾驭上苍”,中文系文化的人们在复古返祖的退化中越走越远。 他们也因此离真实、正义、自由与尊严的人的精神实质与永恒价值越离越远。 今天,纵观海内外的“反共人士们”,我不得不正视一个悲哀的现实: 大部分的中文系文化中人们并不向往自由、尊严与对幸福的追求。 他们的普遍认同是:“中国”的问题在于“没有好政府、好皇帝”。 “中国”的专制之路还走得不够远。 “中国”的专制还不够“完美”。 “中国”的“人”需要被“好制度”、“好政府”、“好总统”所改良。 “有着‘良好意愿与能力’的‘救星们’应站出来“救中国”、“救人”、“救世界”。 “无助、无望、无奈”的“百姓”正等着我们这些“共后”的“救世主们”去为他们着想做决定呢。

对照美国的文化价值观(个体价值与基督精神),一个人不难看到自由与专制冲突的焦点。 在美国人的对美国精神的誓言中有这样的词句:“One nation, under God, indivisible, with liberty and justice for all.”(“一个在上苍之下的、不可分割的国度,将把自由与正义带给所有的人们。”)专制与自由的国度区别在于:专制的国度是政府等于上苍或政府高于上苍,而自由的国度是政府在上苍之下的国度。 在美国所有的钞票上有一句铭言:“In God We Trust”(“我们只相信上苍/神”)。 在一个正常、自由的国度中,人们绝不会认为自由与真实的价值来自任何政府(即使政府有权印钞票),也因此绝不会将希望寄托在任何政府身上。 也正因如此美国的宪法将政府看成是对人(个体)的自由的最大威胁。 所有美国宪法的条款与修正案都是针对、基于保障人的自由与限制政府权力的。 基于“上苍/神赋人权”与“所有人被(上苍/神)创而平等”的自然法则,美国建立了三权鼎立,相互制衡的联邦宪政制度,旨在将“公”限制在“私”之下,将“群体、民众、多数”限制在“个体人的权利“之下,将“政府作救星”的基人的“原弊与软弱”产生的病态崇权崇救星的冲动限制在人的灵魂、道德与理性之下。 “言论自由、结社自由、新闻出版自由”起到了监控政府的作用。 “选举与任期”使个体有了主动的限制政府的决定权。 “分权制约”则将政府“自限”在相互争、辩、夺的平衡控权中。

中文系文化的腐儒伦理/礼病态地将对人性的解释说成是“人之初,性本善”: 似乎人的良好动机是最重要的,而不是对人性的真实认知。 “明君、昏君”、“赃官、清官”、“繁荣、富强”因此成了中文系文化中人们的病态迷恋。 基督精神的“原弊说”与“求真而谋自由”的价值观奠基了美国社会的联邦宪政制度。 “自限、自约”的联邦宪政只是基督精神中人的“自限、自约”在社会群体中的投射。 “好”的定义在基督精神中并不是“基于良好愿望”去作他人的“救星”。 一个“好人”首先是一个“自知原弊”的真实的人。 一个“好人”首先是一个“求真”的“自由人”。 一个“好人”首先是一个“尊崇上苍”的、“尊重自己与他人自由”的、有“尊严”的人。 在中文系文化中对“好人”的解释则是与此相反: 在中文系文化环境中,一个好人是对“国家”、对政府、对“民族”、对群体、对他人有好处有用的人。 一个“好人”是使其他人,尤其是使高于他/她的社会等级的人们高兴的人。 一个“好人”是一个无视自身幸福与自由、自阉忠国/族/君的人。 一个“好人”是一个不知是非、不识真假、不辨正邪的无神崇祖、无灵保家、无智无理无道德而卫国卫族卫文化卫偶像卫伦理/礼的小人。

一个理想的国度绝不可能是一个“完美”的国度。 一个理想的国度只能是一个自由人的国度。 一个自由的人并不可能是一个“完美的人”而是一个“自知不完美的人”。 美国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理想的并基于理想的”社会,基于基督精神对人性的真实解义。 这个理想的“人”的社会是建筑在人对自身“不完美/原弊”的自知、对个体自由与尊严的保障、对更美好的明天的追求与对未知的无畏的探求上的。 一个理想的社会是一个用人的道德指南与理性思维对待、处理那些不理想的、不完美的、罪恶邪恶的现象的社会。 一个专制的社会则是用暴力强权、用“良好愿望”的遁词借口、用人性中的软弱、恐惧与懒惰压抑、消灭那些由于人的自由而产生、暴露的不完美现象。

你对中文系社会的未来的期待是什么呢?

是另一个奴才与主子的社会吗? 是另一个“父母官”与“子民百姓”的社会吗? 是另一个“救星们”与“无奈者们”相互依存寻找伪意义的社会吗? 是另一个“鞭笞陀螺自转不前”的“阴阳循环”的僵死绝望的社会吗? 是另一个由“站着死”的烈士们与“跪着生”的奴隶们组成的崇尚“宏大的虚无”的社会吗? 还是一个你本来早就应该期待并为之尽力而重建的新社会 – 一个由不完美的、自由的、自知的、自尊的、自己负责的、不断向前行的勇者个体所组成的真实的联邦宪政。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方向是清晰的;抉择是困难的;旅途是渐进的;博争是艰险的。


Last edited Tue Oct 18, 2011 8:45 am | Scroll up

#2

RE: “好政府” vs. 被监控、被人限、自限政府

in 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Tue Oct 18, 2011 8:42 am
by fountainheadkc • 1.370 Posts



陈凯博客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一位向往自由的大陆青年的动人来信
A Moving Letter from a Freedom-Loving Person in China


“自由人”对抗“中国人”序列
"Free Beings" vs. "Chinese" Series

陈凯一语: Kai Chen's Words:

取得了作者的同意后,我将这封动人的大陆青年的来信贴在这里,意在激励所有华语系的人们从“中国人”的道德虚无与混乱的群体认同中走出来,进入“自由人”的道德清晰的个体认同中去。 EB先生的个人经历与他的道德清晰与道德勇气使我深深感动。 他与像他一样的华语系青年们应懂得他们选择自由之路的勇气与攀登自由之峦的艰险。 我为他们--那些追求自由的无畏心灵们而感到骄傲与欣慰: 他们无愧于“生来就是美国人(自由人)”,“只是生错了地方罢了”。

I have obtained the author's permission to post this moving letter to me from a young man in China. I want to post this message to inspire those who are still struggling in the black hole of despotism/tyranny in China and in the world, to encourage those who yearn for freedom and happiness to free themselves from the shackles of collective identity of "being Chinese" and enter the realm of "Free Beings". Mr. EB, using his own personal ordeal and experience to demonstrate with courage and moral clarity, to himself and to God, that freedom exists, that existence exists.

I pray for him and people like him, in their brave struggle to free themselves from the nihilistic collective identity to establish their individual identity. I want them to know that they have come a long way when they have chosen a life of individual freedom, for Freedom is indeed Not free. On their journey toward freedom, there will be setbacks, danger, pain, doubt and effort. Yet it is the only path toward joy, happiness, hope and human dignity. I am very proud of them for their achievement in their individual growth. They are indeed "Born Americans and Born Free", only "Born in the wrong places".


--------------------------------------------------

陈凯先生:

您好!作为您的博客长期以来的忠实读者,我认同您关于美国社会文化与国际时事等议题的评论,尤其令我感到欣慰的是,您完全是以一个美国人的视角对以上那些议题进行分析判断,而与您同时代的大部分华裔美国人却依然自觉或非自觉的处于某种形式的角色混乱之中,对于他们自己应该是美国人还是中国人缺乏一个明确的界定,从而导致他们在看待美国与世界的方式上始终与传统的美国人存在着巨大差异。他们即使在身处自由国度、能够接触真实信息的前提下,仍接受来自专制中国的谎言洗礼,致使他们不认同代表美国精神的价值观,对自由、个体主义等概念甚至没有基本的认识。他们非但不清除残留在心灵上的精神污秽,相反却倾心于共产主义的伪学说,进而公开诋毁、污蔑美国社会的传统价值与理念。更有甚者试图将中共与中国数千年的专制体系加以区别对待,处心积虑的美化后者,在某种程度上强调它的优越性,这种现象其实是海外华文媒体长期以来种族主义宣传的结果,而种族主义却正是一切专制的基石之一。事实上,种族主义是集体主义最低劣、最野蛮的原始形式,这种理论把道德的、社会的和政治的的意义归因于一个人的遗传血统。那意味着在实践中,对一个人的判断不是根据他自身的性格和行为,而是根据其祖先的集体性格和行为。种族主义者断定,在一个人出生前,他的信念、价值和性格就被他无法控制的生理因素决定了。其实,种族主义只不过是穴居人在先天观念或遗传知识上的教条,并只对野蛮人有利。因此,大部分华裔美国人既不可能像本土出生的美国人那样作为一个自由人生活在那块伟大的土地上,也无法像其他亚裔美国人(例如日裔、韩裔、台湾裔、印度裔)那样努力融入美国社会的各个层面,换言之,他们只是过客,而非真正意义上的美国人。而您个人独特的生活经历犹如一个经典的实例,再次向世界证明了如下这个不言而喻、不证自明的道理:美国不是一个种族或民族,更不是一本护照;美国是一种理念,是一种让人们自由的理念。

我从2009年开始关注您的博客,主要浏览您发表的一些极具创意的短文。通过观看题为《我的路》的视频节目,使我对您的生活历程有了基本的了解,其中对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关于您的家庭。就我个人认为,您与您夫人的婚姻堪称典范,因为两个属于不同种族与生活背景的人,能够以彼此心灵上的融合而最终聚在一起,这种形式的婚姻应该是最值得推崇的。此外,您的两个女儿在成长过程中的几乎每一个瞬间都得到了您的充分重视与呵护,例如您在他们学生时代参加的每场篮球赛中都亲临赛场给予鼓励,这种方式恰好是传统美国家庭生活的真实写照之一。美国社会的家庭关系始终遵循这样的原则:父母必须将孩子视为一个独立的个体来对待,充分理解并尊重孩子的权利,不能将孩子视为父母自身形象的投射。正如您所说的那样:【每一个人生命的真实意义既不是国家政府给予的,也不是父母给予的。 每一个人生命的真实意义只有他与上苍明了。】有关这一点,不得不让人联想到所谓的中国家庭关系的现状。准确的说,中国从古至今普遍存在的那种“伦理体系”不仅没有道德的基础,也缺乏现实的意义,但即使是这种产物也受到了来自中共的彻底清理。可以这样认为,在共产中国极权制度下的每个中国家庭实际上都是共产党社会工程学的产物,由此衍生出的那种“家庭关系”,本身就是扭曲不堪的。归根结底,一切问题的根源在于极权体制与几千年有毒文化对中国人不间断的严重摧残。在有关这一点的分析上,我认为您是华裔美国人当中极少数能够对此具有正确认识的政治评论家之一,而在某些具体的方面,您甚至走得更远。我倾向于认为在自由理念受到无端质疑、专制势力蠢蠢欲动的这个时代背景下,您对于国际时事的许多独特见解具有深远的启发意义。

或许是因为我对美国历史文化的热爱,所以平时更多的关注美国国内的政治与社会议题,因此,我这次撰写这封电子信的初衷是为了在这里写一些相关方面的个人评论,以便与您就某些问题交换意见,如有任何认识上的误区,恳请您务必指正。

-----------------------------------------------------

关于我

首先请允许我进行简短的自我介绍,我的名字是EB,现年22岁,居住在中国XX省XX市。我只有大专学历,不曾就读过大学。我早在小学时期就已表现出对欧美文化的浓厚兴趣,那时的我经常阅读欧美文学名著,但总体上在那个时期自己对欧美文化的理解仅仅属于感性的认识。直至进入中学时代,我在原有的基础上拓展了更广泛的知识面,阅读范围扩大到了从美国社会历史、欧美哲学到欧美艺术史等多个不同领域。这其中至今对我影响巨大的著作数不胜数,但对于形成我的人生价值观尤为重要的当属20世纪美国哲学家安•兰德(Ayn Rand)的客观主义哲学,她的作品从问世至今,其在美国的销售量仅次于《圣经》,前所未有的深刻影响了数代美国人的思想与行为准则。

随着时间的推移,同时伴随着自己认知能力的不断提升,直到高中毕业以后,我开始着重关注美国政治、经济等方面的新闻,这也成为过去几年来个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事项。我在学生时代因为没能意识到学习英文的重要性,导致自己的英文基础非常薄弱,只能通过浏览某些诸如右派网、大纪元之类的中文网站去了解美国及国际动态。因此,为了能够直接浏览Washington Times、New York Post、Fox News、Newsmax、The Wall Street Journal等在美国国内极具影响力的新闻网站,我在今年正式决定自学《新概念英语》(New Concept English)。同时,我意识到英文作为全球唯一通用语言的发展格局必将得到延续,尤其是随着数字信息时代的全面推进,使得这一趋势在可预见的未来成为了具有现实基础的人类共识。在此种情况下再比较英文与中文间的优劣性,答案是显而易见的。无论是在包括物理、化学、数学在内的自然科学领域,还是在社会科学领域,英文内在的严密逻辑性决定了它能够在其自成一体的语言架构内准确清晰的解构与诠释各种抽象概念。英文连同它巨大的词汇量、无可匹敌的构造和适应新词的能力、以及精细微妙的文法和语法,这些都是中文所无法与之相比拟的。更何况目前中国使用的中文属于白话文,更无法与拥有数千年发展历史的英文相提并论,归根结底,无论是从技术层面的分析,还是在思想深度方面的考量,英文都远远优越于中文。

因为我在KFC(肯德基)工作,平均每天需要工作8—9个小时,只能安排有限的时间用于学习,但凭借着自身对美国文化的无尽热爱,我相信只要付出努力,就完全能够掌握这门语言。

如果说究竟是什么促使我彻底改变了看待世界的方式——至少是解读中国人奴性心态方面,那么它就一定是发生在2009年8月16日晚上的悲剧。那天晚上,我在电脑上浏览右派网上的一篇关于中共迫害中国国内基督教与法轮功等宗教团体的文章,令我感到意外的是,我的那个所谓的“父亲”竟然悄悄站在我的身后,也看到了该文章。结果,他先把我拉到一旁,然后当着我的面将电脑主机连同显示器一起狠狠地摔到地上,它们当场被摔得粉碎。紧接着,暴力便开始了,他把我推倒在地板上,用手抓着我的头部不断向地上重重撞击,同时用拖鞋猛烈抽打我的脸,之后又用手使劲掐住我的脖子,足足持续了大约1分多钟。我至今依然清晰记得在最后那二三十秒里,自己差一点便要失去知觉。在这整个过程中,我的那个所谓的“母亲”自始至终一直呆在卧室里,故意视而不见,即使在她的那段婚姻中她始终是家庭暴力的受害者。当晚将近22点时,我的那个所谓的“父亲”通过电话把几乎所有的亲戚都召来,共同讨论该怎样处理我。他们将我的“错误”归结为以下几点:

1.接触“邪教内容”
2.接触“帝国主义学说”

我的一个所谓的“舅舅”(他是中共党员)威胁说如果我继续浏览那些“反动”的网站,就把我遣送到劳教所。可以肯定的是,经历了那一晚所发生的事情以后,那种被称作“亲情”的东西对我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总之,我非但没有因为发生的事而感到任何恐惧,相反却下定决心以最大的勇气去做所有那些自己认为是正确的事情。我不愿继续在谎言中挣扎,渴望成为一个有独立人格与尊严的真正意义上的自由人。事发当晚我前往朋友的住所过夜,第二天便在外面租赁了一套单人公寓,至今都没有返回过那个令人愤恨的“家”。对血缘的依赖是有尽头的,如果血缘带来的苦难远多于幸福。

请原谅我的不专业性,在这里叙述了一些题外话。迄今为止,我相比以往更强烈的意识到一个基本事实,即我始终相信自己只有在自由的土地上才能真正展现个人的才华,充分实现自我,从而拥有一个美好的人生,而美国恰恰是唯一能够提供这种机遇的舞台。就在撰写这封信之前,我在您的博客上浏览了一篇题为《我生来就不是“中国人”》的文章,个人觉得您在这篇文章里所表达的思想观点异常深刻。对于像我这样追求自由的人而言,只要内心深处认同代表美国价值的那种伟大理念,并签署一些文件,这样无论是在道德层面,还是在法律上,我完全可以自豪地宣称——我是一名美国人,而且生来就是美国人!

这确实是我目前的所思所想,虽然“美国梦”占据着自己心中最重要的位置,但对我而言要获得“绿卡”似乎有些遥不可及,美国现行的移民政策有很大的不足之处,例如对南美拉丁裔及非法移民一路绿灯,而欧亚地区的移民申请相对而言则是异常困难。当然,一切都应该稳步有序的发展,我坚信只要确立了人生目标,并且在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生活自然会给我展现的机会。

这是我生平第一次给不曾谋面的人写信,我认为唯一的原因或许是您与我一样有着共同的价值理念,我们都具有一种崇尚自由、捍卫自由的大无畏精神,更重要的是我们彼此都拥有这样一种信念:在争取自由的过程中,平凡普通的人也可以在划时代的大事件中做出非凡的事情。

这次就写到这里,如我个人的观点有任何不足之处,恳请您在回信时予以指出。

EB
January 10, 2011

-----------------------------------------------------------------

Dear EB:

I am deeply moved by your thoughtful and sincere letter. Sometimes I thought I was just too ahead of most of the Chinese to be understood. Now I read your letter, I realized that my messages are very important to those who yearn to be free in the black hole of despotism/tyranny. Though I have always felt alone, since most Chinese speaking people (especially those overseas Chinese) do not understand or appreciate who I am and what I say, I have never felt lonely, for I do believe the power of the individual and I have faith in the Almighty. Now your existence further demonstrates the point I have made repeatedly: Even one is in a most despotic environment with most dire consequences facing him, as long as one has faith and courage, he can truly set himself free.

Your feedback is the most encouraging, the most moving message I have ever read among the Chinese speaking population, especially since you are from the mainland. The inner struggle of one's "free being" with his ascribed identity of "Chinese" is essential if one truly wants to be free. If you don't mind, I will post your message online, (without your name and personal information, of course). I also like, with your permission, to add your email address on my mailing list (if that will not endanger your safety). I send out many valuable articles in English and Chinese everyday to my contacts on the mailing list. But if that endangers you in anyway, I will not do it.

I value your message and opinions about culture, education, international affairs, American politics, family, etc. I want very much to keep in touch with you personally via email. I hope one day you will visit or even come to the US to live. I know and understand people like you, for I have gone through the same kind of struggle, both inside of myself and with the evil government in China. I hope you study English hard and prepare yourself mentally, intellectually, psychologically and physically for the up coming challenges in your life. You have not chosen the easy way out or taken a short cut. You have chosen the "Journey toward Freedom", which is arduous and often painstaking. You have to pay a dear price for your freedom. But in the end you will be glad you did, for Freedom is priceless.

I will keep your message in my file and when you give me your permission, I will post it online without your personal information. Best wishes to you. Now at least you have me and you are not alone anymore. My heart goes out to you and all the people who yearn and struggle for freedom in China and in the world. I do indeed love you all.

With utmost respect. A Free Being's salutations. Kai Chen

Scroll up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Visitors
0 Members and 9 Guests are online.

We welcome our newest member: ancientgroundhog
Board Statistics
The forum has 895 topics and 1431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