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1

来西方学反西方,用自由学灭自由

in 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Tue Sep 27, 2011 10:05 am
by fountainheadkc • 1.369 Posts



陈凯博客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来西方学反西方,用自由学灭自由
Using Freedom to Destroy Freedom


Saturday, January 23, 2010 博讯

- 中国海外学人自古至今的反价值罪恶历史与病态心理的写照 -
A Chinese Perversion of Mind and Soul


By 陈凯 Kai Chen (Written 1/23/2010, Reprint 9/27/2011)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真实、正义、自由与尊严的普世终极价值似乎与中国的人们,尤其是与在海外西方的学人们无缘。 似乎将自己拋除在自由世界之外以拯救中国的人们尤其是中国的学人们的虚荣,拯救中国人祖宗的“脸”与“皮”是中国的人们唯一关心的命题。 西方电影中的那些没有灵魂的、吃人寄生的“吸血鬼”(vampires)、“活死人”(zombies) 的形象自然地就涌现在我的头脑中。 哀哉! 中国的人们为什么非要迷恋在强烈的“反人非人”的思维状态与情感中而拒绝成为真实的“人”?

“东方西方”、“中国外国”这些人们常用的混头蒙脑的伪词汇禁锢着人们的灵智,使人们看不到事物的本质。 从洋务运动中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到“明治维新”的日本到今天“宠孔拜儒”的中国海外学人、、,这一切的实质说穿了只不过是“专制为核,自由为用”、“奴役为实,尊严为虚”、“族群为上,个体为下”罢了。 用自由世界由于真实永恒的人类价值而产生的物质与社会管理的成果为延续中国“孔儒专制”服务(救祖宗的脸、护族群的皮)是自始至终海外学人们的病态迷恋。 “救中国而无视人的尊严与自由”、“保族群而贬辍人的幸福与正义感”、“抬专制祖宗而摈弃人的良知与逻辑”是中国海外学人们的至今共有的反人类价值的通病。 “用麻绳来绑电线”的表象的“中西沟通”是历来中国专制统治者们与中国海外学人们自欺他欺的普遍现象。 “自由与专制实质的绝缘与对立”的本质是这些无灵无智的人们所竭尽全力否认、逃避与回避的。 价值的电流就此永远不能激起对自由渴望与对幸福追求的熊熊火焰。 中国仍旧被黑暗所笼罩,瞎子们也就成了这黑暗的必然孪生物。

从胡适到周恩来、从邓小平到今天台湾的马英九、、,这些海外的学人们从来都是在“镀金”与“维护祖宗的专制传统文化与制度”上徘徊不前。 自由世界的必然的个体责任感与无畏的对真实的追求吓破了他们的胆。 为了“皮脸”的虚荣与个体在族群认同中的“伪安全的确定感”,这些“宦奴娼”心态的海外学人们便在由于自由世界的自由言论与思想而产生的各种学派中精心搜寻那些适用于“祖宗专制传统与思想方法”的“反西方反自由反资本主义经济学说”如萧伯纳、马克思、民族社会主义(纳粹、法西斯)、共产极权与将人分为各种类别的各种左派理论学说。 自然地,民族社会主义的“以族而分”与共产主义的“以阶级而分”的反人理论就与这些中国的“宦奴娼”们的腐儒反人心态中的“君臣父子”“男女老幼”的三纲五常的中国专制等级论连在一起引起奴役伪哲学的巨大共鸣。 再加上马克思与黑格尔的“黑就是白、白就是黑”的“辩证法” 的方法论与中国古典的“阴阳”与“朝代循环”一触即通,自然而然地中国传统专制的“砒霜”与马克思(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氰化钠”就在“难得糊涂”的中式大酱缸中搅为一体,成为一个毒素加倍的、致命的麻醉毒品。 自由世界的本质 – 人的终极道德感(基督精神)、人的个体价值(生命的神圣、自由的宝贵、对幸福的渴望与追求)、分权而立的联邦宪政就被踢在一边成为中国学人们不屑一顾的所谓“西方怪癖产物”。 族群、统一、和谐、僵死的思维、不变的祖宗秩序便成为了“用西方产生的科技与管理”去“维护延续中国的朝代专制”的伪价值体系。 工厂、公司、医院、学校、枪炮原子弹、信息(Google,Yahoo)、太空等所有在自由社会中产生的物质成就与管理手段被永远也不能产生这一切的旨在维护中国专制框架的“宦奴娼”们所抄袭搬用。 新的更毁人毁灵的专制制度就此产生并得到巩固。 今天中国的专制共产法西斯不就是典型的“专制为核,自由为用”的中国人传统病态心理的写照吗?

如果这种病态心理来自中共党朝控制利用的海外侨团、学生会、御用媒体、五毛奴、、也就罢了。 但我早就发现许多自称反共的人士们也都抱有同样的对病态伪价值与方法论的崇尚迷恋。 他们精心地在自由文化的自由表达中挖掘反自由的言论与伪价值:今天几乎所有在美国与西方的研究中国文化与社会的人们都是被专制收买与被恐吓而屈服的左派社会主义人士。 80% 以上的美国学术界是由反美的崇尚“完美专制”的人士们组成的。(无独有偶的与毫不奇怪的,80%以上的在美华人在每次选举中都会投票给民主党和代表左派大政府救星的政客们。) 已被中共洗脑的、“历史与道德残疾的”、隔绝于美国社会的(从不打工而只钻学业拼文凭的)来自中国的学人们(包括某些“职业反共”人士)在美国(西方)的学院机构中被迷恋群体,阶级,种族,强权的左派学术界再一次洗脑。 “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 “Morning Sun”)这样的被卡琳之流所制的颂扬红卫兵的纪录片与“鲜为人知的文化大革命”(“Unknown Cultural Revolution”) 这样的被韩东平之流所著的吹捧毛泽东的书在美国被左派的大多数人们宣扬炫耀着,就像当年斯诺的“红星照耀中国”(”Red Star over China”)的毒害欺蒙自由世界人们灵智、美化共产毒蘑/魔的书一样。 这些“环境奴”、“文化奴”对像“"超越自由与尊严"(”Beyond Liberty & Dignity”)这样的宣称“人没有自由意志”的西方左派垃圾书更倍加青睐。 今天中国的学人们与过去中国的学人们一样,继承着“来西方学反西方,用自由学灭自由”的罪恶传统与病态心理,旨在维系巩固一个专制的心态与制度,不管这个专制会用什么样动听的标签。 今天美国(西方)的左派“崇完美专制”的人们也仍旧与他们的前辈们如斯特朗与斯诺一样,从宣扬斯大林到美化毛泽东,旨在动摇世界上自由的人们的信念、腐蚀自由社会的基石。 中国崇专制反自由的人们包括海外学人们与美国(西方)左派崇专制反自由的人们遥相呼应,形成了当代社会邪恶势力的喉舌话筒、不断繁生着新的专制语言词汇。 新的强大的专制理念正在“政治正确”、“公费保健”、“世界暖化”、“政府当救星”的族群阶级为基点的口号概念中向自由发动着前所未有的攻势。 一个不可避免的价值与伪价值、自由与专制间的决战就要到来。

我希望那些来美来西方的“崇尚自由追求幸福”的人们坚守你们“自由人”的坚贞,对那些崇尚专制的中国与美国(西方)的病态行为与言论用你们个体的方式做出及时的有力的回击。 在21世纪自由退缩、专制进取的时代中,每一个自由人都要基道德责任感做出正义的抉择。 自由反击专制的时刻到了。


Last edited Mon Nov 28, 2011 11:01 am | Scroll up

#2

RE: 来西方学反西方,用自由学灭自由

in 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Mon Nov 28, 2011 11:03 am
by fountainheadkc • 1.369 Posts



陈凯博客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哪儿有自由,哪儿就是我的家
My Home is Where Freedom Reigns

我不是“流亡者”,我是“追求者”
I am Never an Exile from My Ancetral Land. I am a Pursuer of Freedom and Happiness


By Kai Chen 陈凯 (Written 12 /17 /2009, Reprint 9/26/2011)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我常常听到一些反共的民运人士将自己来到美国与西方称为“流亡”。 这好像在说“我到一个自由的国土上是不情愿的”或者“我并不认同美国与西方的价值”。 这也在暗示他人“我的存在是我的出生地、我的血缘、我的环境与文化决定的”。 当我感到中国的人们与“价值虚无”认同,与“血统家族”认同,与“祖宗专制文化”认同的时候,我不知是想哭还是想笑。

我在中国生活的二十八年是被在中国的人们认为“‘熬’到了成为‘人上人’”的二十八年,是我被屈辱与非人的“工具奴隶”心态折磨的二十八年,是我在与内心的逐渐死亡与默默绝望斗争而逐渐奔向心灵自由的二十八年。 我在中国的生活与心历路程证实了“自由、尊严”的存在。 我在中国的生活向我自己证实了“人”并不是其出生地、血缘血统、种族群体、环境文化的奴隶。 “人”是上苍所创的、有尊严有意义的自由体。 “人”绝不是政府、家族、群体的附庸、财产与工具。 我在中国的搏争向我自己证实了“我存在”与“我决定我的存在状态”。

我在美国生活的二十八年是我向自己再证实了“自由与幸福是可能的与可贵的”二十八年,是我回归到了人的自然状态的二十八年,是我激情地设计自我追求幸福的二十八年,是我珍惜生命中的每一刻并发现自身生命意义的二十八年。 我对美国与其所代表的价值只有尊崇与感激。 美国确实是一个“人”而不是“奴”的社会,是一个有着人的尊严与正义感而摈弃人的无奈绝望的社会,是一个“人追求幸福欢乐并实现每一个人的潜力天才的走向未来的勇者”的社会。 我只能骄傲地向世界宣称: 我生下来就已经是一个“美国人”,只是我生错了地方。

在一个“负向文化筛选”的中国,像我这样的崇尚尊严、追求自由的人只有被专制虚无文化困扰折磨、只有逐渐在心灵上默默死亡与在肉体上被专制虐杀的下场。 在一个“正向价值吸引”的美国,我激情地生活了二十八年,并在其中品尝着每一个充满意义的时刻。 我实在不懂为什么那些来美来西方已久的中国的人们非要将自己置于自己的肤色、文化、出生地、语言的困扰奴役之下,为什么将自由的美国说成是“异国他乡”而将专制的中国说成是“祖国家园”。 如果将到美国与西方说成是“流亡”,那你们追求的价值是什么呢? 如果你们不能认同美国所代表的普世终极的人的价值 – 生命、自由与对幸福的追求,那你们到底想追求什么呢?

如果“共产垮后”的中国仍旧在试图建立一个所谓“专制下的民主”、所谓“奴役下的自由”、所谓“虚无中的存在”、所谓“反美反西方的东方国度”、、,我不光不会认同这样的“新中国”,我会作为一个“美国人”与其抗争到底。

将不能定义的“中国”与不能批评分析的“中国文化”作为“圣牛”并作为一种伪宗教信仰去顶礼膜拜是一种极为有害的病态扭曲。 纵观人类,在世界历史上从没有一个向前演进的文化与宗教是不许人用其上苍所赐的道德良知、理性常识去分析评判的。 那些不许人发问、暴露、分析与评判的文化与宗教是对人有害无益的、没有前景的、僵死不化的为专制极权所用的工具与其杀人杀灵的武器。

文化(宗教)与种族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 文化(宗教)是由后天的教育与影响而立,当然它是可以、也是必须被批判分析的(如果这种文化是有活力与前行力的话)。 种族与血缘是先天形成的、不是由个体选择而有的,所以对种族与血缘的评判只能是一种偏见与歧视。 文化可能是优秀的或邪恶的、进步的或落后的。 种族与血缘并没有好坏对错之分。

我曾说过“共产党垮后未来的中国只能是一个‘自由人’的国度,而不能是一个不能定义的、道德虚无混乱的‘中国人’的国度”。 只有崇尚人的尊严、热爱自由、追求幸福的国度我才可以认同与支持。 “被动的‘流亡’与被‘国’被‘土’被‘血’被‘祖’定义再也不能成为中国的人们对‘人’的理解与对自我的认同。 “价值”而不是“文化”将成为人们追求的目标。 “道德”而不是“伦理/礼”将成为人们行为的准则。 人将从追求中寻找意义而不是从“被流亡”、“被迫害”、“被定义”中的无奈受害者心态寻求自己与他人的怜悯与同情。 个体的主动、独立与强大将成为普遍。 个体的被动、无奈与渺小将成为过去。 “人”而不是“国”或“族”将成为新文化的行为与思维基点。 “人”而不是“民”将最终在中国这块土地上站起来。 人将永远不再在“跪着生”与“站着死”之间选择,而是在追求“站着生”中寻找生命的意义。 未来的中国人应是自由的、有道德与尊严的、“站着生”的人。 那个时候我才会骄傲地说:我是个中国人。

Scroll up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Visitors
0 Members and 4 Guests are online.

We welcome our newest member: ancientgroundhog
Board Statistics
The forum has 894 topics and 1428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