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1

陈凯访谈/中国社会与体育的病态 Chinese Perversion

in 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Sat Aug 11, 2012 6:12 am
by fountainheadkc • 1.370 Posts



【时事访谈】陈凯:中共强权操控下的中国畸形体育
Kai Chen Interview/Chinese Perversion and Pathology


点击收听http://big5.soundofhope.org/node/278089

在中国,体育是以中共强权为需要,为中共站台的工具,并不是每个个体追求真实的选择。所以中国体育运动是一种畸形发展。

亲爱的听众朋友, 您好!这里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时事访谈】节目, 我是静汝。

据悉,在伦敦举办的2012年奥运会中,对于中国所获得的金牌数不断引来人们的非议。一些相关人士认为,就算中国奥运金牌数远超西方各国,也不能算是一个体育大国,因为全民体育水准严重落后西方半个世纪。也有海外媒体报道指,当16岁的中国女游泳运动员叶诗文,成为奥运史上混合泳单届两项最年轻的金牌得主,特别是400米混合泳的最后一段50米的自由泳速度,超过男子的超常成绩时,使世界各国在惊讶的同时又对她产生了怀疑,有关服用禁药的疑云风暴的评论文章不断围绕着她进行,显然叶诗文所引发的强烈质疑大过赞赏。与此同时,很多中国网民更是声称对奥运没有兴趣,相反,国内目前此起彼伏的大规模民众抗暴却让网民十分关心。有评论者指,举国关注奥运已成为历史。本台记者就此采访了原中国国家篮球队队员陈凯先生。陈凯认为,在中国,体育是以中共强权为需要,为中共站台的工具,并不是每个个体追求真实的选择。所以中国体育运动是一种畸形发展。

下面就请听本台记者对陈凯的采访报道。

记者:陈先生, 您好!我最近看到网上有一组数字,说中国培养一个运动员所花的费用是其它国家的4到5倍还多。

陈凯:我首先用一个逻辑来思考,在中国那个体育制度也好,或者中国社会也好,没有什么东西是民间发起的,全部是政府发起的。前不久天才知道,有一个作者,他看到我的书以后采访我,他觉得最感兴趣的历史就是当时国家体委六十年代、七十年代的时候是什么样的状况,我的书里都有描述。象兵乓球这个运动其实确实你仔细想想共产党取得政权之前的时候,有没听说过中国谁打过兵乓球的。后来他发现发明兵乓球的这个人历史很有意思。这个人在英国的时候,他是个马克思主义者,是个极左派。为什么后来突然李富荣、张燮林、庄则栋这些人为什么到最后这么出名,这个人他第一次发现就是这个人把这个乒乓球告诉毛泽东,告诉周恩来以后,中国就开始自上而下在国家体委成立了这个项目。

开始成立这个项目以后,就开始组织比赛,很多少体校里就开始有这个项目,学校里开始有。因为这个运动本身不需要太多设备和场地,它不象足球,所以很快就在中国发展起来了。这并不是民间引进的,也不是民间发起的,这是政府发起的。所以,中国体育运动的畸形就是一切都是以政府为基准,由政府来决定,它的病态也都是由这块引起的。在这方面,我觉得这中间有很强的文化因素,因为中国没有各个概念的形成,就是每个个体没有创造性。在中国你有没有见到什么人有发明创造?没有这个状态。没有人去真正对自然界的规律发生兴趣。所以,中国你就发现,它的专制造成很多任何社会中正向的发生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任何东西都是从政府发起的,都是为了政治权力和利益,而不是真正为了就像爱因斯坦发现自然界规律。这些东西都是由个体发起的,它们跟政府没有如何关系,是个体追求真实,个体相信真实,个体对真实的信仰,去发现上帝给这个世界所有的规律,这规律不是人创造的。不是说你有枪杆子顶你脑袋,你就一加一可以等于三了。一加一等于二不是人发明的,人发明不了这个东西,人只能去发现这个东西。由政府为基准的社会会产生相反的现象,它们认为人可以命令自然界,就象大跃进,一亩产一万斤,为什么不可以呢?但是自然界没有这个,自然界中有一个特殊的规律,作为人你只能去发现,只能去服从这个规律。人想发明规律的社会都是专制社会,人不能发明规律。共产主义专制社会、无神论的社会经常会有那些比较可笑的事情出现,又可悲的事情出现。

在中国,他们认为自己是上帝,自己可以发明些规律。比如,为什么我拿个苹果往天上一扔,就能往天上飞吗?它告诉你可以,有枪杆子你就可以命令这个苹果往天上飞。很多中国人也都相信这个东西。为什么你很少看到中国人追求真实的人,因为追求真实在中国没有意义。它既不能给你带来利益,也不能给你带来地位,都不能给你带来。那中国人集中精力追求什么东西呢? 能够在这个社会中取得某种地位,取得某种权力,这他认为,噢,这是他生活成功的一个标志。西方一个基督社会文明里面,从来没有说把权力作为一个人成功的基点,都是说只有真实才能实现自由。把真实,把自由,把信仰,把人的正义感这些东西作为人的基准。但这个基准直到今天在中国建立不起来。

记者:有海外媒体发表评论文章指,从中国运动员的表现看到了中国近乎残忍的训练体制,中共政府也以为体育的胜利能证明政权的正确与强大,

陈凯:到今天你可以看到在中国追求的都是钱和地位。他对自己的幸福视若罔闻,他漠视了,中国人不关心自己是不是幸福。从来没有人问过,说你这个人幸福还是不幸福,你高兴么?你生活中觉得满足么?中国人不问这个东西。中国人说,你汽车多大?你房子多大?你孩子上大学?有文凭没有?讲的是这些。这些东西并不是幸福的标准,你仔细看看,幸福的标准不是这个,幸福的标准是个体的满足感。但是个体满足感怎么来?你必须要有信仰,信念。相信有上帝,相信有真实,相信有爱。

其实,非常重要的一些普世价值,这个价值就是不管你肤色什么样,长什么样,个高个矮,有没有天才? 象美国独立宣言讲的,追求是生命、自由,这些东西不管你在世界任何角落里,这是永远不变的一个真实。这个真实不是你有枪杆子就可以把人性改变,让人不追究这个东西。

在中国为什么说民众开始拒绝这个东西,因为没有人信仰神,也不相信世上有什么普世价值,有什么客观真理,都不相信这个东西。人们认为真理是由枪杆子发明的。象毛泽东讲的:枪杆子里出政权,而且下面一句话是,有了政权就有一切,没有政权就丧失一切。从逻辑上来讲有了枪杆子就有了一切,没有枪杆子就丧失一切。你管共产党执政也好,到哪去也好,它追求的就是拿枪杆子顶着你脑袋说:一加一等于三,一加一等于五。所以为什么说在中国这个畸形的社会一切都是由强权来决定,也就是说不只是体育运动,比如乒乓球世界推广等这些东西,是由自上而下来决定的。连你的生育它就是来管你的,一胎制,告你你不能有第二个孩子,告你到时候你就的堕胎,就得绝育。就象畸形病态的社会。

记者:有海外媒体报道,16岁的女游泳运动员叶诗文目前已经成了世界泳坛的新星,但是她不仅聚集了全球对其是否服用兴奋剂的怀疑目光,而且中国先前的兴奋剂丑闻事件再度被挖出来。

陈凯:兴奋剂是临时的一个药物,使神经系统发生变化。激素是一个训练药物,激素就是女性自然肌肉对脂肪的比例。就比男人的要低,女人的肌肉自然就少,脂肪就多。但象中国的这样的体育运动,或者有些人想走些捷径,她会服用男性激素。这个就是中国现在的运动员她们经常会用的状态,像女子举重运动员啊,说话的声音都变了,说话像男人一样,这不是自然状态。一定是药用激素的状态,药用激素让整个生理都会产生变化。喉头会出来,声音会出来,你会长胡子,这不是由兴奋剂产生,这是激素,男性激素。

服用男性激素的话,你身体的脂肪和肌肉的比例都会产生变化。这个东西都不是自然状态下产生的,不是说你训练可以训练出来的。这是由身体激素的变化而产生的。所以有些女性服用这种东西,将来对自己的生育啊,自己的将来生活都会受到重大影响。但有很多人不管这些东西。因为在中国又缺少这些科学知识,政府又给洗脑,不管你这些。政府告诉你说没事没事,用吧。

很多人都认为这个危险是值得去做的,一生就这么一个机会。而且很多在中国尤其是女性运动员,因为中国女性是二、三等公民,堕胎的话首先堕的就是女性,所以发现胎儿是女性就坠胎,是男孩就要着。很多女人在中国作为运动员来说,她认为运动是提升她个体地位的几乎是唯一的途径。你要在农村里,女人就是做饭生孩子,你还能干什么?国家体委看中了你,看你身材不错,耐力也好或跑的快,他就把你挑上,专门培养你。就是在中国的有些女性巴不得有这种机会呢,还会管自己用药还是不用药呢?用激素还是不用激素?她们不考虑这个。所以在中国这种现象就会越来越普及,越来越普遍。不光用药,它这个是政府在系统给用药。究竟它怎么用药的档案如果共产党不倒就出不来,就像东德一样。东德大家都知道在用药,可你查不到。那什么时候查到呢,是东德共产政权倒台以后才查到的。所以这些东西我们都知道她们有违反规则或者这样走捷径的状态,用药取得成绩,为政府站台,我们都知道,但是你又没有证据,因为共产党没倒。等共产党倒了以后你才能拿出证据。

记者:您刚刚谈到中国的畸形体育是中共强权操控所造成的。那您曾经是中国国家篮球队队员,请您谈谈您是怎样摆脱政府的操控而追求真实?

陈凯:我非常幸运(Lucky),我也是非常奇特的一个人,就是说我从那个社会出来以后,作为一个体,没有被他们变形,没有被他们变成一个怪物,仍然就保持了我自己的逻辑,清醒的头脑。保持了自己对生命的热爱,对性格的追求,保持了这些东西,我仔细想想我写书也好,或者做活动也好等各方面,我就发现是一个非常神奇的故事,就是说从那个环境下出来的话,你居然就能以做一个自由人出来,说明什么问题?第一个你自己的自由幸福是可能的;第二个你要付出代价。决定去追求自由,追求幸福,追求真实的时候,代价是很重大的。那就是说你必须有勇气去追求这个东西,你必须脑子里有一种信念。

我当时在中国时我自己脑子里经常就有这种想法,就是我有可能是被诅咒的。因为没有人去追求真实,也没有人去追求幸福,也没有人去追求自由,为什么我要去追求这个东西呢?我每次去追求都受到强大的压力,给你处分,打击你,开批判会,每天干这个。但是如果我不去这样做,不去追求这些东西的时候,那我的生命有什么意义呢?我在中国时把这个看成是对我生命的诅咒,因为你要去追求这些东西的时候,你在中国就取得不了地位,你不光是取得不了地位,你对周围那些追求地位的人产生威胁。

我到美国来以后才发现,哦,我不属于那个地方。在这有这么多追求幸福,追求自由的人。有这么一个自由国度,有一个我觉得是家的地方。所以我就把这个结论转过来了,我是一个被上帝祝福的人,并不是被诅咒的人。今天我对幸福,对真实有了追求。我用我的故事告诉所有在中国的人,一切从个体开始,不用去抱怨生命,抱怨生活,就是从自己开始,慢慢建立自下而上的一个社会,也就是从个体到群体的社会。不要一个从上到下,从政府、群体到个体的社会,这都是假的社会。真正的正向的社会是一个自下而上的社会,也就是从每个人自己做起,每个人自己的操守,与神的沟通。这样的话才可能慢慢才能走向一个正向的轨道,正向的途径。

中国是对上帝的背叛和一个亵渎,整个社会的存在就是这个样子,把黑的说成白的,指鹿为马,这些事情在中国频频出现。坏就坏在什么地方呢? 坏就坏在它已经造成一种文化(党文化),就是让你接受现象。很通俗的话就是说,在中国它就认为不强奸,不卖淫你就不能生育。所以很多人就认为没共产党,中国不就乱了吗?不相信人们可以有爱,有尊严正义感的生活。这不是说可以用科学可证实的东西,这是一种信仰。信仰人可以自由。

比如在美国当时独立的时候,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不是王国的,怎么会产生一个社会它会相信可以自己治理自己呢?为什么在美国就可以做?而且做到了,美国就冒着这样的风险从专制的状态下解脱了出来,走向自由,而且相信我们可以自己治理自己。每一个个体都可以为自己的幸福,自己的自由,自己的健康作合理的决定,这就是美国的信念,也是美国自由女神所代表的、所体现的信念。

我们不需要政府告诉我们怎么做,我们只需要我们的良知,我们的理性,我们用不着政府来告诉我们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你只要心中有神的话,你自然就知道。可是在中国这个社会你就可以看出,形成政府是什么父母官啊,所有的民众成都成为一种幼儿状态,不能为自己的幸福作决定的状态。

听众朋友,今天的【时事访谈】节目就到这里,我是静汝,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Last edited Sat Aug 11, 2012 4:25 pm | Scroll up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Visitors
0 Members and 1 Guest are online.

We welcome our newest member: ancientgroundhog
Board Statistics
The forum has 895 topics and 1433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