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1

“人民”“大家”- 有专制剧毒的俗用语

in 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Mon Sep 26, 2011 1:03 pm
by fountainheadkc • 1.369 Posts



陈凯博客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人民”、“大家”、、-- 浸满专制剧毒的俗用语
"Human People","Big Family"? - Poisons/Narcotics

请避免有剧毒的中文专制词汇,请创造选用毒素较少的中文词汇

“自由人”对抗“中国人”序列
"Free Beings" vs. "Chinese" Series


陈凯 Kai Chen (Written 2/18/2010, Reprint 7/29/2011)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关于中文本身的弊病及其固有的专制虚无的性质,我已在“从文字笼罐到文字狱” ( http://www.kaichenforum.com/forums/viewtopic.php?t=5410 ) 一文中作了阐述。 每一次当我在自己的脑中从英文语言系思维(阅读)转入中文语言系思维(阅读)的时候,我都有一种从真实的存在消失在虚无幻梦中的感觉。 由此我仔细地思考了这种感觉从何而来并对中文词汇中浸满专制剧毒的大众俗用语做了进一步的分析。 我的结论是中文系统的人们必须对中文的专制常用语有深刻的自省与评判。 他们必须选择去尽量避免使用那些浸满剧毒的专制中文俗用词汇,并尽可能地创造选用那些毒素较少的中文词汇 (一个暂时的缓解毒素的方法)。

好意的人们曾将美国的“独立宣言”翻译成中文,试图去正面影响那些仍在理念与灵魂中被专制绑架的人们。 但他们(翻译者)竟然对自身的被中文的专制与虚无性绑架的真实状态毫无所知、毫无自省。 不求“真”、不认“真”、无神崇祖、用宏大虚无逃避自由与个体责任的中文系的人们竟将“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胡乱翻译成“人人生而平等”。 无怪乎专制共产在中国有着肥沃的语言土壤。“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相对真实一些的中文翻译应是“所有人被创而平等”。 但去进入真实的美国精神意味着一个人必须首先进入信仰基督(神)的精神。 相信“进化论”(We are born equal or We are evolved equal)的人们、 无神崇祖的人们是无法进入真实的美国自由精神的,也因此无法理解自由、人、个体、尊严与生命的意义的真谛的。 安. 兰德的“Atlas Shrugged”被中文系的人们直译成了表象的“阿特拉斯耸耸肩”而完全丧失了“无奈大力神”的本意。 我更不敢想象当那些不知中文本身专制虚无性质的人们在翻译“圣经”与其他西方的著作的时候会出什么样的荒唐的反义的理解与领悟了。 我只知道说中文的教堂与说英文的教堂有着本质的区别: 在中文的教堂中人们常常为自己祈祷更好一些的物质肉体的存活与社会地位的提升。 在英文教堂中人们则为自身的美德与灵魂所祈祷。

我现在仅举一些浸满剧毒的专制俗用语为例来阐述这个至关重要的观点:

“人民”--- “人”与“民”是在哲学与字义上说是属于截然不同的两个范畴: “人”一字在中文中就已经被混淆扭曲了。 它的哲学属性与它的物理属性在中文中被搅在一起成为虚无(我曾在“从‘人’字看中国专制价值与奴役制文化” http://www.ntdtv.com/xtr/gb/2009/01/21/a248804.html 一文中阐述过此观点)。 在这个唯一描述“Human”的中文象形文字中,人已被物化了。 但“人民”中的人本应该是一个哲学意义文字基其个体的属性。 “民”则应是一个群体属性的客观描述字 – 中性而无价值意义。 英文中“people”(无价值中性字)是“individual”的多数 – 个体为本、群体为虚。 英文用具有复数单数的动词去阐述复数单数的名词以使概念清晰化。 英文系的人们也就因英文语言本身的定义与清晰特质不会(并拒绝与避免)将虚无的群体词汇作为不可分的单元。 而中文的动词并没有此特性并因此从基点上混淆了“个体的本”与“群体的虚”。 虚无的群体在病态中文里成了“不可分”的基原本位。 “以民压人”,“以群压个”,“以 多压少”,“以强压弱”则是由中文专制属性而来的必然结果。 中国的人们由此永远认为群体是永恒的与强大的,个体是无奈的、无意义的和被群体定义的。 每一个在中国受辱、受迫害、受奴役的人也在这个病态的语系与对人的变态理解中,不知不觉地成为了自己祖语的最大最终的受害者与害人者。 “人民”在今日的中共党奴朝成了满天飞的“圣牛”也就不足为怪了。

建议: 请用“人们”、“人”、“民众”等毒素较少的词字替代剧毒的“人民”。

“大家” --- 这是一个在中文系中人们最常俗用的浸满剧毒的专制词汇。 “Big Family”是中文系中编造出来的供个体逃避、掩藏实质与责任的独有伪概念。 将所有的人用“大家”笼罩在一个专制的屋檐之下是今天中国的人们进入不了“真实、正义、自由、尊严”的普世永恒的人的价值的重要原因之一。 今天的台湾居然有众多的人们认为“统一”的“大家”比“自由”的“分家”更重要就是一个中文系语言病态的实例。

建议: 请用毒素较少的“各位”、“各位好”去取代剧毒的“大家”、“大家好”。

“中国” --- 剧毒的专制伪概念: “中国五千年”是弥天大谎。 “中国”的伪专制概念只有近百年的历史。 “中”所意味的“中央”是“朝拜进贡”的“族群沙文主义”的毒发明。 “中”所意味的“中庸、中间”则是中文系中人们不辨真假、不知好坏、不鉴是非的道德虚无、毫无正义感的源头。 所谓的“中国”以前是朝代的无穷轮替,现在则是“中共党奴王朝”的苟延残喘。 “中国”从来也不曾是“国Nation”,今天更不是。 一个“国”(A Nation)一定要有一个被所在民众认可合法的、有基道德理性的政府的、有人的尊严的社会。 今日的亚洲大陆不存在这样一个政体。 用枪杆子、暴力、杀人、囚禁去威逼人作奴的王朝根本就不能称为“国”,更不要说“共和”。 (注:“中”的象形图像实际是一个原地打转、永不向前行的陀螺。)

建议: 请用“支那王朝”和“中共党奴朝”的毒素较少的重组词汇取代剧毒的“中国”。 (我本人也从此尽可能不用“中国”一词。)

“民族” --- 另一个专制中文编造的剧毒词汇: “People Race”是一个英文系中的人们会费解的伪词汇。 这是因为“种族”的恶毒内涵实质是要被专制政治的洗脑机器用“人民”的圣牛美化并遮盖起来去麻痹、蒙骗人的灵智的。 事实是: 谁进入“民族”的伪概念,谁就是专制的维系者与御用者。

建议: 请用“种族”、“族群”、“民众”等毒素较少的词汇取代剧毒的“民族”。

“国家”--- “Nation Family”的伪概念来自腐儒的“君臣父子”的“父母官”与“子民”的腐朽剧毒的专制理念。 进入“国家”伪词汇与概念,“人”就成了永远长不大,站不起来的、叼着专制奶头吸奴奶的奴才。 “Parental Government – Nanny State”保姆政府是对自由与人的尊严的反动。 难怪“不花钱的午餐”与“好政府”和“大救星”是几乎所有中文系的人们所共同向往的。 “完美的专制”也就此成了中国奴的最终理想。

建议: 请用毒素较少的“国度”取代剧毒的“国家”。

“国人” --- 剧毒的专制奴性词汇: 人被上苍(神)所创而非被“国”所限、所奴、所定义。 在自由中每个个体首先属于生命创始者与自我而绝非属于任何“国”、“群”、“族”、“祖”、“家”、、。

建议: 直呼人名或用“人们”、“民众”的毒素较少的词汇取代剧毒的“国人”。

“同胞” --- 剧毒的“血缘论”、“血统论”词汇: 同样肤色的人并不一定有血缘关系。 “同胞”一词是打压人的人性的、只重亲缘祖宗的反价值伪词汇。 我可以有原因尊重热爱那些值得我尊重热爱的人,不论他们的种族、血缘、肤色有什么不同。 我没有理由(责任、义务)首先要考虑服务那些与我同宗、同语、肤色相近的人。

建议: 请用“亚裔人”、“华语系人”等毒素较少的表达取代剧毒的“同胞”。

专制剧毒的词汇与翻译语多不胜数: 如“白宫”本应翻为“白宅”、“上帝”本应翻为“上苍或神”、“原罪”本应翻为“原弊”、“总统”本应翻为“主持人”等等、等等、、。

我只希望中文系的人们在运用中文专制病语撰文、交流的时候意识到中文本身的弊病与专制(表象与虚无)的本质。 试图改变中文是徒劳无义的。 用英文替代中文成为人们追求真实、正义、自由与尊严的工具是理不容辞、德不容辞的必然。 中文本身只能作为艺术(NBA的职蓝球员常把中文字刺在身上作为美观装饰)或人类语言发展的研究进入人类语言的博物馆,而决不能作为人们前行走向未来与希望、建立并传播终极价值的法律、科学、经济、财政与教育的载体。 望人们在写作、会话、交流时三思后再用词用语。


Last edited Wed Oct 26, 2011 8:50 am | Scroll up

#2

RE: “人民”“大家”- 有专制剧毒的俗用语

in 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Wed Oct 26, 2011 8:53 am
by fountainheadkc • 1.369 Posts



陈凯博客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群体幻觉是暴政赖以存在的基素
Collective Mindset Prompts Tyranny/Despotism

“自由人”对抗“中国人”序列
"Free Beings" vs. "Chinese" Series


陈凯一语: Kai Chen's Words:

族群仇恨是中共依赖以维持专制的有效手段。 缺少道德信仰及个体价值的中国人会往往陷于族群仇恨而受制于专制。南斯拉夫的共后族群厮杀与波兰共后的和平演进形成有无信仰人们的鲜明对照。中国的传统“义和团”病态心理则正在被中共提升利用造成中外,藏汉仇恨以持续其罪恶统治。

Hatred among groups is one effective tool the Chinese communist regime adeptly uses to maintain its own criminal enterprise. The Chinese, due to a total lack of faith in morality and a lack of concept of individual freedom, often walk in a violent circle of collective hatred prompted by the despots. The ethnic cleansing occurred in the former Yugoslavia and the peaceful evolution of Poland after communism give us a stark contrast between the faithless and the faithful. The traditional pathology of the Chinese "Boxers", with their xenophobia and moral confusion, is being exploited and used by the Chinese communist regime in the Tibetan crisis today.

----------------------------------------------------------

By Kai Chen 陈凯 (Written 4/3/2008, Reprint 8/16/2011)

The continued reign of terror by the communist regime over the Chinese population has a lot to do with a lack of faith in morality and a lack of concept of individual freedom in the Chinese cultural tradition.

The despotic oppression over the Chinese population can be easily achieved by the criminal regime with manipulation and exploitation over racial and ethnic conflicts, distracting people from the real enemy - the illegitimate communist government. This has been done repeatedly in Chinese history. Boxers' Rebellion is only one prime example.

Even today in Taiwan, a democratic society, issues are not debated over their moral and ethical contents, but sadly mostly about groups of different ethnicity based on birth. Chinese society will never progress from the morass of violent dynastic cycles toward future, unless it first establishes a culture of moral absolutes and individual freedom. Christianity should easily provide both.

The Tibetan crisis today is once again exploited by the Chinese communist regime to fan hatred toward outsiders among the majority Hans. Right and wrong, truth and falsehood, good and evil are all blurred into a senseless soup of nothingness. The Chinese continue to suffer, not only under the criminal communist regime, but by their own unwillingness to adopt the Western concept of moral faith and individual freedom.

Scroll up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Visitors
0 Members and 2 Guests are online.

We welcome our newest member: ancientgroundhog
Board Statistics
The forum has 894 topics and 1428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