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1

人鬼谈 On Being Good or Evil

in 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Sun Oct 16, 2011 3:16 pm
by fountainheadkc • 1.369 Posts



人鬼谈
On Being Good or Evil


- 从中国人两面中庸看中国的恶性朝代循环 对照西方基督文化的绝对道德价值及其方向性进步历史 -

陈凯 6/12/2006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我常常听到中国人议论美国人(西方人)。 这些议论大都出不了几种范畴模式: 如美国文化跟中国文化不一样;或美国人简单,天真,傻,人情淡漠;或美国人没有文化传统,太自由,不规矩、、等等。 大部分的议论多是描述性的,时常暗示贬义的,有时中性无义的,有时讥讽的,有时嘲笑的、、。 很少有人对中美的政治文化进行有道德取向的,有逻辑推理的分析。更少有人褒扬美国人(西方人)的价值,道德取向。 似乎中国人就应该与美国人不一样 言外之意当然是中国文化的高深,中华文明的悠久,中国人原本应有的优越与高人一等、、。

甚至大部分所谓的中国精英们也在对中西文化分析中取折中,中庸之道。他们拼命地在东方专制的精神毒品中挖取伪价值,伪营养,将鸦片白面标签为传统养身秘方推销给那些没有价值取向的灵智弱残的人。 同时又拼命地在美国(西方)的线性的,方向性的进步历史中挖取那些早已被西方的绝对价值取向摈弃的负向行为理念和历史丑闻。似乎将美国(西方)早已从自身肌体排泄摈除的垃圾废物挖出来会使中国人的虚荣脸面得到某种补偿与满足。 甚至一些西方的左派们也用所谓完美社会说 抨击西方的方向性进步文化,并试图从东方,中国的精神毒素中汲取所谓智慧营养。文化等同论与道德相对论就是这些西方左棍们吸食中国精神鸦片白面所产生出的畸形怪物。

你看,美国也有过奴隶制,教会也迫害过哥白尼,伽利略,西方也有过中世纪的黑暗、、。 所以我们不能搞全盘西化,我们不能抛弃中国传统中的好东西、、。

中国的国粹者们也借西方左棍们的昏头舞唱着,跳着。一时大宣二十一世纪是中国世纪的狂言病语。 一些原主张全盘西化的人们也对自己的主张产生了一些踌躇,迷茫与犹豫。

那什么是西化呢? 西化就是人化,就是进步化,就是价值方向化。 衡量一个人的品行质量的标准并不在于他的一生经过了什么,而在于他在他一生的经历中学到了什么,得到了什么,有什么价值方向的取向。 衡量一个文化的优劣好坏的标准也是这样。 美国基于其宪法的价值绝没有将奴隶制,种族主义当作价值去褒扬追求。 相反的是,美国的内战是去消灭奴隶制的;美国的人权运动是去排除种族主义的残余的;美国的教科书,节假日纪念是林肯,马丁路德、金的。 哥白尼,伽利略是西方宣扬追求的偶像;那些中世纪的红衣主教们并不在人们的价值语言里。 我提倡全盘西化就是提倡建立导致人化,进步化,价值方向化的一套文化价值体系和政治架构。 这有如我想要的并不是一个毒瘾成性的,病态的,垂死的人的恶性循环的机能,机制与心态,而是一个健康的人的新陈代谢,良性循环的机能,机制与心态。这种良性机能,机制与心态可以排除糟粕,抵抗疾病,汲取营养,成长进化。

那什么是中化呢? 中化就是非人反人化,就是鬼化,奴化,就是价值浑浊化,就是恶性循环化,毒瘾成性化,停滞不前化。 一般中国人病态地,糊涂地认为:一个人的经历,环境为其优劣好坏下定义。 一个人的外表与血肉就是其存在的证明。 所以在中国有血肉筑长城的国歌。 灵魂与价值取向从不在中国人的语言里。 中国古代所有文学历史记载都是关于争权夺势,朝代循环,血肉生死的,从未有捍卫真理,追求精神价值,崇尚人的尊严与完整的 人的褒扬与记载。

中字本身的两种含义都是虚无价值和反价值的: 中央意味着等级制。基于这一层意思人与人,国与国之间都是不平等的。 君臣父子,进贡敬皇就是基于这个中的。 中庸是另一个含义:不辨真伪,不识好坏,不置可否,各打五十大板是这个中的引申,也是中国人对正义的歪解。 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是中国人普遍的行为规范,也是中国人自欺的,精明诡诈而毫无智慧的反价值哲学的写照。 孙猴子七十二变与变色龙是中国人对智慧的定义和对道德鉴别,道德责任的永远推卸的借口伎俩。

在中国人本善的哲学前提里,鬼的存在是被否认的。 鬼是被人恐惧的外来物,而不是人的灵魂的内在产生。 人们不光不知鬼,不觉鬼,人们反而学鬼,崇鬼,与鬼认同。 今天在中国崇毛,神毛的现象就是中国人由怕鬼而学鬼,崇鬼的灵魂的暴露。 中国人今天的自恨,自怨,自贬 (常反映在对他人的他恨,他怨,他贬上)就是中国人人鬼心态的外在表露。人们只是直觉感到毛就是他们灵魂中鬼的象征,但他们选择的不是用人限鬼,斗鬼,灭鬼,而是否认鬼的存在,与鬼谋和,与鬼谋存,供鬼求权(全),贡鬼求平免乱。 如果说西方基督文化价值中的忏悔 是人在灵魂中限鬼,斗鬼,灭鬼的工具途径,中国人亦不知灵魂是何物,更不要提将忏悔作为工具和武器。 基督精神中的承认鬼(devil)和 原弊(sin)的存在并与鬼和人的原弊斗争而走向人性与希望的教义是中国文化中从始就无的绝对道德概念。

人鬼不分,人鬼共存,人弱鬼强,人灭鬼兴在中国人灵魂中的腐败的积累使中国文化,中国人逐渐鬼化。 吃人成了中国鬼存活的必然途径。 人性在中国已在鬼性的强大打击下不断的削弱到了残喘的地步。 中国的阴阳符在近代与马克思的辩证法苟同结合更促进了中国人的鬼化。 人的道德,人的价值进一步被贬黜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 在现代的中国人就是鬼,鬼就是人,是就是非,非就是是,白就是黑,黑就是白,真就是假,假就是真。 这阴阳符在辩证法的动力下高速旋转,将中国的恶性朝代循环推向了新的维度境界。 大多中国人不知这人鬼不分的危害,反而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地将其作为中国文化与中国人的定义而引为骄傲。

两千多年以前,正在亚洲大地战火连绵,血雨腥风地争霸权,争统一的疯狂时代,在西方发生了两个重大事件:

在希腊多音节字母文字的产生给人类带来了理性思维的工具,促使了人们在逻辑推理的抽象思维空间中加速了前进的步伐,给人们在自然与社会科学,教育,法律等领域里带来了长足的,持续的进步。

一个赤足简衣,举止温和的木匠在中东与西方掀起了一场改变人类命运里程的默默的革命:他用自己的生命造就了人的自知,自省,自我完美。 他在人类灵魂的磁场中建立了一个指北针,告知了人们他们所要遵循的绝对道德价值。 人类从此在杀人吃人的恶性漩涡中自拔了出来,走上了通往自由的希望之路。 基督后的2006年的人类里程是一个从恶性循环走向线性方向,从绝望走向希望,从黑暗走向光明,从血肉走向灵魂,从死亡走向生命,从虚无走向意义,从奴役走向自由的里程。 这是一个以人拒鬼的里程。

在基督的道德价值中,人不论在任何场合,任何环境,任何时间都用绝对的道德价值说着人话。 他深知鬼的存在和他自身原弊的存在。 但他绝不向鬼与原弊认同。 他用虔诚的忏悔与鬼与原弊分道扬镳。 他用人的语言选择了人的道路,人的方向。 这世界从此从鬼性的泥潭中跳了出来,走向了人性的,无尽希望的海洋。

然而,直到今天,十三亿中国大陆的人们仍旧被人鬼不分的鬼性所缠绕而迷茫。他们的灵魂仍旧被他们的血肉所捆绑;他们的理性仍旧被他们的单音节象形文字所束缚;他们仍旧被精神与感知的混乱所淹没。 默默地绝望是他们唯一的真实存在。 我不得不向他们发问:

如果你们能在数学中接受阿拉伯数字,在音乐中接受五线谱,为什么不能在科学,教育与法律中接受以英文为主的多音节字母文字? 如果你们能允许毛共将马克思的辩证法用枪杆子强加给你们,为什么不能主动地用你们尚存的人性去接受基督的人的洗礼,使你们从此加入人类的人的行列,加入爱与理性的行列,加入生命,希望,自由的行列,加入那用绝对道德价值作为指北针的兴人驱鬼的欢乐的自由大军的行军行列中去?!

只有当你们彻底抛弃了你们的人鬼情结之后,你们才有可能在永恒价值的立足点上, 成为不可动摇的有着坚定信念的推动历史前进的有意义的人们 --- THE UNMOVABLE MOVERS.

Scroll up

#2

RE: 人鬼谈 On Being Good or Evil

in 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Sun Oct 16, 2011 3:27 pm
by fountainheadkc • 1.369 Posts

為了台灣人民的福祉﹐民主燈塔不能滅
There is No Moral Equivalence


--- 在台灣同鄉聯誼會全美年會兩岸問題討論會上的發言

楊逢時

8/23/2008

(根據現場錄音整理編輯)

今天我很高興能有這樣的机會和大家分享一下大家都關心的問題,就是兩岸問題。在座的都是專家,我這個音樂家在這里談兩岸問題,實在是有點班門弄斧。如果講了外行話請大家多多包涵,多多指教。

我是從大陸來的,我是一個音樂家。沒學過政治學﹐經濟學完全不懂。我關心中國大陸的社會問題,兩岸人民的福祉,關心中國的人權問題,是因為作為藝術家,我覺得追求自由是最最重要的。因為沒有自由就沒有藝術。所以我把自由看成是人生最重要的。正是因為對自由的追求,使我關心這些話題。

早上聽了兩位貴賓的演講。我也注意到﹐今天大會的主題是"民主燈塔的台灣﹐和平共榮的中華"。兩位貴賓的演講我听了很有啟發,但是我覺得他們主要是在講後面一句"和平共榮",我想趁這個机會講一講前面那一句話,就是"民主燈塔"。我在這里提几個問題,拋磚引玉,我們大家一起來討論。

第一個問題﹐我想問大家,在這個世界上,有沒有任何一個民主社會的國家是由共產黨領導的,有沒有這樣一個例子?(眾答:沒有)沒有,确實是沒有。因為共產黨,"共產"這個名字已經規定了他的特性,他是要消滅階級,消滅私有制,要國家集權,他不可能走向民主。就像東歐的共產黨,都是先崩潰了國家才走上民主的道路的﹐是不是?那么中國會不會是個例外呢?中國人會不會就是和別人不一樣呢﹖ 我覺得,不可能。共產黨的特性,已經註定了他不可能領導一個國家走上民主。認為共產黨會轉型﹐領道中國走上民主﹐是一個幻想。那就讓我們來看下一個問題。

第二個問題就是﹐國民黨和共產黨的本質區別在哪里?這兩個黨是不是"哥哥"和"弟弟"的關系?(眾笑。編者註﹕早上貴賓演講有把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稱為兄弟關係) 因為常常聽到有的朋友說,國民黨也有威權的時候﹐也有專制的時候,台灣也經歷了白色恐怖,但現在他經濟開放了,又開放了黨禁,走上了民主。是不是共產黨現在也在經歷這個過程,他最後也會走上民主?大家在談論這個問題的時候我覺得,似乎忽視了一個最最重要的問題,最最根本的問題,就是這兩個黨有沒有根本的區別,如果有﹐他的根本區別在哪?我覺得這個根本區別是這兩個黨建黨的初衷是完全不一樣的,他的根基是完全不一樣的。國民黨建黨的時候沒有說要消滅階級吧﹖他沒有說要消滅私有制吧﹖他是承認私有制的,他是保護私有制的。但共產黨從馬克思的共產黨宣言開始,就是要消滅階級,消滅私有制。國民黨宣揚的是三民主義,共產黨宣揚的是共產主義。正是他們這個本質的區別使這兩個黨不可能走上同一條道路。國民黨因為尊重、承認私有制,保護私有制,所以在一定程度上,他會尊重人的一些基本的權利。隨著社會的進步,隨著人民對民主的追求,他會努力一步一步地走上民主的道路﹐這是順理成章的,和他的理念是吻合的,因為三民主義是中華民國建國的根基。所以當台灣走上民主的時候,國民黨不需要垮台,也不需要改名字。他可以繼續和其他政黨公平競爭。因為實現民主正是他所要走向的道路。專制不是他的最終目的。那么再看共產黨,他是要消滅私有制,消滅階級,所以就必然會導致國家集權,這是和民主水火不容的。除非他改名字。現在國民黨很多高官到中國大陸去,哪一位去問問胡錦濤,你能不能改名字呢﹖你現在不是也"市場"化了嗎,也開始"資本主義"了嗎,共產主義不是名存實亡了嗎﹖那么我們改個名字好不好﹖大家都高興。你看他會不會改。我覺得他不會改,絕對不會改,因為改名字就意味著他要放棄專制,放棄一黨專制,放棄消滅私有制這個目標。他改名字也就等于共產黨滅亡。所以共產黨和民主是水火不容,共產黨必須下台,國家才能走向民主。

那么接下來的第三個問題就是,民主國家与中共專制這樣一個政權的交流和來往,是否必然會導致中共民主化呢?我們先來看歷史。東歐共產國家在崩潰之前,有沒有像中國現在几十年的開放,有沒有像中國這樣和西方接触交流了几十年,受西方的影響呢?沒有。可他在一夜之間就崩潰了是不是﹖他崩潰前是基本封閉的。所以不是說他封閉了就不能走上民主,因為西方社會對他的壓力,民主對專制的抗爭,使他放棄了共產主義。我們現在和中國交流,我不是一概反對和共產黨交流,你可以去交流。但是我覺得交流的時候要有原則,不能放棄原則。和共產國家的交流就像投資一樣,可能有回報,但也有風險。是不是這樣﹖你在影響他的時候,他也在影響你。如果你不堅持原則,你能影響他什么呢?現有很多西方人﹐美國、台灣的商人去中國做生意,為了利益,他們放棄了原則,去符合中共的一些利益,有的幫著中共做打擊异己分子的工具,像Yahoo!這個事件大家都很熟﹐就是個例子。有些西方人看到了問題﹐在報上寫文章﹐提出了一個尖銳的問題﹐即交流的結果是他們更像我們﹐還是我們更像他們﹖我想﹐台灣在跟中共打交道的時候,在交流的時候,希望能夠清楚地意識到這一點﹐也應該有一個相對的策略﹐否則的話,台灣的民主,台灣的福祉都會受到影響。

根據前面講到的三點,我想講一講現在台灣提出的一系列的政策、口號。我自己本人說實在的,對這些政策口號,為了台灣人民我是有一定的擔懮的。現在有一些比較流行的說法,比如"政經分离","擱置分歧","善意和解","兩岸雙贏"。我真是要請教大家﹐政經能分离嗎?廖教授是專家,政治學專家,要請教你。我不太懂,但是我想說,從個人的生活的基本常識來講,政治和經濟好像沒辦法分吧﹖我真是覺得沒辦法分。怎么分?更不要說﹐大家應該都知道﹐在中國大陸是共產党領導一切,從上到下,從大到小,什么事他都管。就說最近的奧運吧,你們看哪一個國家辦個奧運能辦成全國的政治運動﹖每一個地方﹐到處都是為了奧運怎么樣、為了奧運怎么樣﹐為了奧運一切要讓路。這是什么?這是政治。連小孩長得漂不漂亮都和國家利益有關,是不是這樣?(眾笑) 誰在台前唱歌,誰在台后唱歌,都要由中央領導人點頭說可以還是不可以,他連這都管,你說你經濟怎么跟他分离?他怎么可能不管你呢?体育和政治在中國永遠不可能分開,經濟又怎么可能分開?我覺得政客提出"政經分离"是自欺欺人,是對老百姓不負責任。作為老百姓的我們心里應該有個數。因為我是藝術家,我可能不太懂這個策略是怎么回事,我只是從本能直覺來講,我覺得是不太可能分离的。

那么"擱置分歧"又是什么意思?我覺得,從道理上講﹐有問題就該解決,是不是?治根治本,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擱置分歧,是不是說把困難留到後面去,留給後人,我們現在不管它﹖我覺得這是對兩岸人民,對我們的後人是一种不負責任的策略、說法。舉個例子,大家都應該承認,現在中國的環境非常糟,環境污染非常的嚴重。可這不是這几年造成的﹐是不是﹖而是五十年代,半個世紀前,從大躍進,共產黨与天斗与地斗就開始的。那時候造成的後果由我們來承擔了。那么今天同理,我們把分歧擱置,是不是讓我們的後代去承擔我們今天擱置的困難,而且更嚴重呢?我覺得這是不負責任的說法,是短視,是為了眼前的利益。政客這樣講,是他的策略也好,商人這樣講,是為他的利益也好﹐作為老百姓,我們心里應該要清楚。

講到"善意和解",這個話,讓我心里有點不是很舒服。我可能比較動感情。我不知道你去代表誰和解﹖和誰和解?首先,應該知道﹐人民之間是沒有仇的。大陸人民、台灣人民,我們之間是從來沒有仇的。我們沒有敵意啊,是政治把我們強行分离的﹐是嗎?既然沒有仇,沒有敵意﹐我們談什么和解呢?你和誰和解呢?是不是一個黨和一個殺了無數中國無辜老百姓的這樣一個政黨去和解?多少人為了國民黨﹐多少人為了中華民國捐軀﹐又有多少大陸人為此毀掉一生最寶貴的時光﹐你有資格和權力為這些人去和解嗎﹖而且﹐這個殺了成千上萬的黨至今沒為他們的罪行有一絲一毫的懺悔﹐你去和他和解這合適嗎﹖悲哀嗎﹖兇手從未認錯﹐"和解"從何談起﹖再說,我覺得要和解應該有個基礎,這個基礎就是對等,要平等。你覺得我們平等嗎?對等嗎?國民黨去大陸談判,連個黨旗都拿不出來。馬總統不能叫馬總統,只能叫馬先生。中華民國國旗,不能挂。在這种很不平等的條件下,談和解能有什么意義,起到什么作用呢?我要講一點感情性的話,我最近看到不少從大陸勞改營生存下來的一些人的見證,觸目惊心。那些故事里有90%以上的人,不是因為他們曾經是國民黨黨員,就是曾經在民國政府裡做過事,或者是他的親人在台灣,他們就受到迫害,受盡折磨﹐真是家破人亡啊。我不知道在台灣白色恐怖嚴重的慘烈程度,但是你如果聽到這些見證,你真是不敢相信,共產黨怎么能對待自己的人民同胞這么慘酷。有的就是因為家里有人是國民黨,小孩就不能上學,剝奪了一切生存權。有個人講了這麼個故事,他在監獄里認識了一個人曾經是國民黨的特工,大陸淪陷的時候那個人留了下來,當然後來就被抓到了監獄里去。他說那個人是真正的英雄,因為很多人進去以後就受不了折磨,認罪啊,悔改啊,叫做什么就做什么。但是那個人堅持自己的理念,堅持認為三民主義是對的,堅持反共,最後他找了根筷子,插進了自己的心臟,自殺。我聽了心里非常難過。我想,今天國民黨的元老,國民黨的高層到大陸去,和這個殺了這么多人的共產黨握手的時候,你心里有沒有那么一點點對這些殉難者的負擔?你去拜祖墳,拜祖先的時候,有沒有想到為這麼多為中華民國捐軀的將士哀悼一下呢?提都不敢提。我覺得很難過。這是政治嗎?我覺得這不是政治,這是良心,這是原則。不管你是政治家也好,但人是應該有原則的。

再來談談"雙贏"問題。雙贏是什么意思?雙贏,共榮。大家應該承認這一點,台灣是民主社會,是民主制度。大陸是專制制度,是國家集權。那么你現在跟他談雙贏,那意思是不是說,民主和專制要雙贏呢?有可能嗎?我只覺得說,要不就是民主戰胜專制,要不就是專制戰胜民主。民主專制不可能雙贏。人民都是非常善良的,總是從好處想。在和中共交流的時候,也會無意中把中共政權,這個不是人民選出來的政權,當成了一個正常的民主社會的政府來對待。"和解"啊,"善意"啊,"妥協"啊,我覺得這些都是在一個民主制度框架下,大家遵循的一個原則,一種游戲規則。但是一個民主制度,一個專制制度,一個是民選的,一票一票由人民選出來的代表人民的政府,和一個不是人民選出來的,專制的政府,去談這些和解,能達到什么目的呢?

最後,我覺得﹐兩岸的問題,關鍵是意識形態的不同。這個分裂不是族群的分裂,也不是地區、地域的分裂,是意識形態的分裂,是三民主義与馬克思主義,三民主義与共產主義的分裂。說到底﹐是民主與專制的分裂。我們要解決兩岸問題,就應該解決這個意識形態的問題,這是最重要的問題。這個問題不解決,我們永遠達不到我們最終的幸福和自由。

最近我又看到一個比較新的口號,叫作"求大同,存小异",那么在這里要請教,這個"大同"是什么,"小异"是什么?那麼如果有"大异"怎么辦呢?(眾笑) 民主和專制這個不同算"小异"還是"大异"?我三月份有幸去了台灣,觀摩了台灣的選舉,我真是非常的欣慰,看到台灣的民主慢慢的開始成熟,我非常的欣慰。我在想,台灣有這么好的一個政治財富,為什么不用呢?現在說台灣是民主的燈塔,燈塔是什么意思?照明是不是﹖照明黑暗﹐照亮對岸。你為什么不用呢?你現在說"休兵"。"休兵"是什么意思?我也不太清楚,听上去好像就是算了,我們投降吧。"休兵"和"燈塔"我覺得是對立的。我實在是希望台灣這個民主的燈塔能起作用,不能說我這個燈塔怕刺到人家眼睛,人家覺得難過,害怕他有什么反應,我赶快先把燈滅了,一個燈塔滅了還有什么作用呢?我真誠地希望在座的都能意識到,台灣人民最終的福祉和安全,在於中國大陸走上民主,中國大陸的民主化才是台灣民主的保障﹐自由的保障。為了台灣人民的福祉﹐這個民主的燈塔不能滅。我希望一個國家的領導人﹐一個政治家﹐要有一個遠大的目標和理想﹐而不是一切為了眼前的利益。"Freedom is not free"﹐我們必須要堅持民主對專制的抗爭。也就是正義與邪惡這種道義上的抗爭。我還是這樣堅信,民主和專制不可能雙贏,不可能共榮,民主必須戰胜專制,讓我們一起努力來促使我們兩岸人民都能走上民主的道路。謝謝。(掌聲。同時有人在高喊﹕"我不同意你的觀點﹗你要發動戰爭呀﹖﹗你要發動戰爭呀﹖﹗")
--------------------------------------------------

毛蔣怎可相提並論

陈凯 2008 年7月7 日

2007 年2月,我曾在阿罕布拉市对当地中国画家将毛像与华盛顿像并列展在市政厅提出抗议。 市政官员由此将其画像撤下。 就此我曾向记者说明将毛像与华盛顿像并列只说明某些中国人的道德混乱与道德腐败。

一个人将什么并列做比较在相当程度上表明一个人道德的清晰度。 最近我在右派网里发现我的一些反共朋友们将毛共与蒋介石并列,将毛共与孙中山并列,将中共与法轮功并列、、。 我为此深感不安。 我直觉地感到在人们的道德与理性中有一个盲点,有一个对自由事业有害的浑浊的盲点。 我愿意在此用一点篇幅表达我的看法并澄清一些概念。 虽然我很少用中文写作,但我觉得这是一个重要的话题。 我愿就此做出努力。

我岳父在几年前死于癌症。 他去世之前我曾给了他最后一次拥抱。 我感到了他在化疗后的虚弱。 我知道他的身体已不能承受化疗所带来的负向作用。 很有可能他的死和化疗带来的负向所用有着直接的关系。 化疗很有可能加速了他的死亡。 我父亲在1988年死于脑溢血。 我一直有着对医生当时疗法的质疑:在我父亲中风之后血液稀释剂有可能造成了他脑溢血的并发症状。 究竟是谁(什么)导致了我岳父和我父亲的死亡? 非理性与情感导致的解释是医生,药剂与疗法导致了他们的死亡。 而理性与道德(真实)的解释则是癌细胞与脑血管破裂导致了他们的死亡。

我常常想到为什么在美国相当多的一些人们今天竟将麦卡锡五十年代的反共努力说成像比共产癌症更可怕和有害的事件。 难道反共的独裁者们如蒋介石,全斗焕,皮诺切、、比斯大林,毛泽东,金正日,卡斯特罗等共产独夫们更危险更有害?!这些反共的独裁者们何时公开宣称自己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自由世界的敌人,是资本主义掘墓人?! 那些被西方左派动辄就拿来指责的导致所谓中世纪黑暗的罗马教廷何时公开诋毁过基督的教义?! 恰恰是共产邪恶一直公开宣称自己是宗教,信仰自由的死敌。 恰恰是共产邪恶一直公开宣称自己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自由民主社会的天敌。 恰恰是共产邪恶一直公开宣称只有无神论的共产专制暴政才是中国与世界人们 的救星。 不论从质的本性到量 的危害,以共产为首的,包括纳粹在内的无神论的邪恶 (在20 世纪导致了超过一亿无辜人们的死亡)都无法与反共的独裁者们(或极端的教会领袖们)的危害相提并论。 手术、化疗、放射疗法都会在治疗癌症的过程与努力中导致流血、伤害良性细胞、甚至极端的负作用会导致被治疗者死亡。 但我要一再地提示人们:千万不要将不完美的人的医治手段与癌细胞相提并论。 千万不要把反共的独裁者们与共产独夫们相提并论。 千万不要把人的原弊与由这些原弊所导致的危害与反人类的共产纳粹的罪行相提并论。

我叔叔李邦训曾是台湾的空军英雄。 在蒋介石六十年代的反共复国的政治纲领下,他曾多次冒着生命危险驾驶侦察机去大陆执行任务。 但在今天的台湾,反共、抗共、灭共已被蓝绿两营的恐共、逃共、媚共,亲共所代替。 当年反共的侦察机已被今天两岸通航的客机所代替。 癌细胞不光没有被消灭;癌细胞正在蔓延猖獗。 当年的手术医师已被贬为邪恶的代表。 癌细胞被人们的幻觉视为无害而被容忍甚至引进。 我叔叔的反共功绩也由于台湾的反蒋浪潮被人们撩至一边、不再提起。 一个沾满着艾滋病毒的娼妓竟然成功地用强大、统一、繁荣、北京奥运的胭脂将自己打点起来,吸引着众多的世人,尤其是台湾的已忘却了共产邪恶的人们与她做爱性交。

近来一个常常被人们忽视的但特别需要提起人们警觉的现象是: 不像毛邓江的时代,中共党政已不将反共作为迫害打击异见,攻击他人的罪名了。 在苏俄倒台后的全球范围的厌共,疲共的心态文化中,中共基于其保命的直觉,只将所有的敌对力量,尤其是在国内外的华人敌对力量取罪名为反华。 如继续将反共作为罪名,中共将进一步暴露他们自己早已知道并为之过敏的中共党政的非合法性及由其犯下的一系列反人类罪行。 道德相对与文化平等(不幸的是西方的左派们也似乎对此价值的混乱深表青睐)已成为中共的口头禅。 许多来到西方、美国的华人们也对此遥相呼应,将自己在自由社会中的不顺与挫折归咎于美国的所谓邪恶(种族歧视、弱肉强食、贫富不均、、)以逃避自己在一个自由社会中的个体责任。 一时间在中共的宣传与人们的道德混乱中,世界上所有的国家,所有的政府,所有的制度,(不止是共产暴政)都被视为邪恶的。 在人们的幻觉中,尤其是在像中国这样一个没有道德信仰的、只崇拜强权等级的价值真空的文化传统中,似乎一切都是虚无与毫无价值的。 似乎所有的国家、制度都平等在邪恶和人的败坏与绝望上。 在这样一种幻觉中,真正的邪恶得以脱逃与巩固。 所有人们的自由选择也都成了只不过是在不同的邪恶中选择其一罢了。 真理、正义、自由、尊严这些人类的普世终极价值在被中共精神白面洗脑后的人群中变成了全然的虚无。

既然没有人相信人世间有真实的与好的,也就不会有人去付出代价去追求真实的与好的。 既然美国与中国都是邪恶的,那自然中国的愤青们、愤老们就选择与黄皮肤的代表祖宗的邪恶人们认同并站在一起。 既然民独轮也都不是好东西,那我们还是维持着中共党政保险。 起码我们现在有饭吃。 没有中共我们还不知道饭从哪来呢。 像这样的不被强奸就不能生育,没有乱伦就无法成家的论调正充斥着被东方虚无文化统治多年的华人的头脑与精神。 今天一些反共人士的共蒋等同、共国(国民党)等同、共法(法轮功)等同、共左等同的论调在相当程度上不自觉地用道德的不清晰帮助了中共,延续了中共的残喘。

世界历史已向人们证实了一点: 共产纳粹的邪恶有如癌细胞,它是无法良性化的。 你不尽快地切除消灭它,它就会无限地蔓延与攻击良性的肌体。 人们一定要将手术,化疗,放射疗法对人体良性细胞的暂时损害与癌细胞的邪恶性质严格区分。 只有保证我们的道德的清晰,分辨价值上质的不同,中共邪恶的末日才会尽快到来。 与毛泽东能相提并论的只能是像希特勒、斯大林、波尔布特、金正日一样的邪恶人士,而绝不是像孙中山,蒋介石,全斗焕,皮诺切等有罪过的瑕疵人物。 我们更不能将法轮功一样的被共产邪恶虐杀迫害的民间精神信仰团体与共产邪恶本身并列共语。 那样的看法与做法只能说明我们本身道德的混乱,甚至道德的腐败。

铲除中共的邪恶与其对自由民主的重大威胁与阻挠是我们每一个有良知的人的德不容辞的义务。 我仅在此呼吁所有反共的良知人士们结成道德、价值的统一战线,清除自身理性、道德的混乱,作出正向的努力,为早日结束中共的邪恶暴政并肩向前。

Scroll up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Visitors
0 Members and 10 Guests are online.

We welcome our newest member: ancientgroundhog
Board Statistics
The forum has 894 topics and 1428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