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1

盐湖城/一个宦奴娼的自白 Confession of a Eunuslawhore

in 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Sat Oct 15, 2011 9:20 am
by fountainheadkc • 1.369 Posts



http://english.ntdtv.com/?c=164&a=2608

The Confession/Portrait of a Eunuch-Slave-Whore

Folks:

This is a thorough confession and portrait of a Eunaslawhore - Eunach-Slave-Whore all rolled into one. I paste it here for you to have some fun and to understand what a zombie thinks like and behaves like.

Enjoy it. Best. Kai Chen


--------------------------------------------------------



香香嘴,臭臭腚,硬硬吊 - 满足人体洞穴的功能是一个中国人生命的意义
Satisfying the functions of one's body cavities - The meaning of life for a Chinese person.

---------------------------------------------------------

今天Utah反藏独,迎奥运集会日记和感想。(转载)

[同主题阅读] [版面:犹他州] [作者:mama123] , 2008年04月21日02:09:18

mama123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发信人: mama123 (boy), 信区: Utah
标 题: 今天Utah反藏独,迎奥运集会日记和感想。(转载)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Apr 21 02:09:18 2008)

April 21
今天Utah反藏独,迎奥运集会日记和感想。
以流水账方式记载今天的集会。
今天盐湖城天气突然变冷,狂风大作.整个上午几乎见不到太阳.天气可谓不太理想.
可是今天的
抗臧独,迎奥运游行集会活动可谓是圆满成功.今天有很多意外和感动的事情.令我
内心至今也没有平静.

昨天上网看到天气预报说今天盐湖城雷雪天气,大风,而且温度最低接近冰点. 早上
9点多起来发现果然天气十分不好.穿着夹克衫去车里拿了几块牌子就把我冻得够呛
. 我当时就担心今天上午10点到2点的反臧独,迎奥运集会会不会没有几个人去? 当
时就想,那我更应该去,于是赶紧又制作了几个标语. 匆匆出发. 开车到了盐湖城图
书馆广场附近,看到了上百面五星红旗迎风招展,原来他们很多人这么早就来了. 我
是很惊喜,很兴奋. 迅速停好车,带着自己制作的4个牌子,8个标语奔到广场和他们
会合. 广场上锣鼓喧天,红旗飘扬,标语,展板到处都是,很多人还穿着一样的迎奥运
的T-shirt,可见我们的准备工作做得不错,在此对所有组织这件事情的人表示感谢.
广场上的人们都兴高采烈, 大家好像是在开一个big party. 看到了很多美女啊,真
是在盐湖城这么久从来没有看到这么多中国人,从来没有看到这么多美女. 虽然有
些人没有带足够的衣服, 有的女生甚至只穿着裙子, 腿暴露在寒风中,冻得瑟瑟发
抖, 但是也没有看到人离开. 广场上响起了一阵阵响亮的歌声, 此起彼伏. 大家齐
声唱完了歌唱祖国之后又开始唱国歌,唱完了国歌唱我的中国心. 气氛十分热烈.
广场上的人越来越多了,气氛越来越热烈. 我开始就感到奇怪了,一个小小的盐湖城
怎么会来这么多中国人呢? 后来才知道,很多Uath Sate University的中国人从200
公里以外的北utah赶过来了. 很多标语,很多展板都是他们制作. 也有很多从100公
里外的BYU赶过来了. 不由为中国人感到骄傲起来. 这次活动购买T-shirt, 购买红
旗,展板等等一切费用都是我们自己自愿捐款.这次我也捐了20美金. 大中老板还给
我们送来了很多八宝粥,矿泉水等等. 前不久的春节,中国发生冰雪灾,我们utah大
学的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就组织过捐款,utah就几百中国人,大多数还是一些贫穷的
留学生们,总共就捐了10000多美金. 我当时也捐了50美金. 我们中国人平时看起来
像一盘散沙,但是如果国家民族处于危难,我们中华民族就团结得像是一家人一样.
中国人无论在哪里都有一颗赤诚的中国心.

图书馆广场周围很多警察严阵以待,逐渐看到了一些记者. 大概10:40左右,乐教授
开始发表演讲. 乐教授还是我的老乡.我们俩家就相隔大概10多公里. 我对他这个
演讲十分钦佩. 后来警察来了说不许用扩音器. 演讲结束之后,我们又是开始唱歌.
突然发现很多人往一个方向涌,我跟着凑过去看了一下,然来是臧独分子来了. 他们
人比较少,大概5,60人的样子,举着4面西藏的雪山狮子旗. 大多数是一些长得很像
墨西哥人的妇女和小孩. 当然还跟着一些美国人. 我们人群里很多人当时就想过去
对他们抗议,被警察制止. 只好呆在广场上.后来听说他们是在我们广场对面那个教
堂背面的广场.于是我就悄悄地绕过警察,因为警察不允许我们集体过去是因为我们
这次集会是以集体名义申请的,集体名义申请的集会不允许抗议.抗议只能是个人行
为. 所以我一个人单独过去是没有问题的. 我走到那个教堂后面果然看到了那群人
. 于是我举着几个牌子,一个上面写着"Tibetans and Hans are Brothers and
Sisters",一个写着"Don't be used as a tool to split our China.",一个写
着"Human rights!= Freedom of burning and killing.",一个写着“Beijing
Olympics Welcome you.”
钻到他们里面,站到他
们演讲的讲台边上高举着我的牌子. 我发现他们人群里有三分之一是美国白人. 这
时有几个美国白人很可恶,他们一个人不停地用一面藏旗把我的牌子挡着,我走到哪
里,他也走到那里. 另一个美国白人不停地推我走. 我不理睬. 另一个美国白女人
问我怎么看待西藏问题,我说"Tibet are freed from Dalai's slavery and
Theocracy.",她说"I know.", 我说"They are lying.", 白女说:"yes, I know.".
后来好几个好像是西藏的人跑过来说"Do you know what's writing on your
boards?". 他们以为我像他们某些人一样不懂英语.我问他们"Have you ever been
to Tibet?". 他们有一个人大声说,"Of course, I was born there.". 这时警察
过来了,看到我身边的人越来越多,就让我站在另外一个树下, 我过去一看,发现了
7,8个中国人. 我们都很团结. 后来看到臧独这边一个高个子的男人上去做演讲,
声音宏亮,英语还不错. 中国这边立刻就有几个人认出那个人来了,那个名叫陈凯,
是以前八一篮球队的主力. 原来是一个法轮功. 独轮运们和某些老美们可真是臭味
相投啊. 陈凯光论演讲还不错,下面一帮臧独们都很high. 不过这个家伙满嘴没有
一句真话,大概就是中国没有人权,中国在哪里,哪里杀了几百万,中国侵略这个地方
杀了几百万,中国人都是killer等等. 该人讲了一个小时,我手都冻麻了,好几次大
风都差点把我手上的牌子吹走了.
藏青会的讲完了,民运讲,民运讲完了大概是台独
讲,台独讲完了法轮功讲,法轮功讲完了大概是臧妇会讲,臧妇会完了是美国公民讲,
美国人讲完了是小孩讲,小孩讲完了是美国NGO讲,NGO讲完了是学生讲等等. 话题差
不多一样,中国没有人权,中国屠杀了多少多少人,中国人没有资格举办奥运会,大讲
特讲最近中国在西藏制造了多少屠杀,多少人被关起来如何如何等等等等. 我们的
人也越来越多了,我们大声地喊"Liar, You are Liar.".有些姐妹们开始大声喊着
和他们对话. 他们也大声地回应,并且做出一些下流地动作. 两边气氛变得热烈起
来,警察过来了,要我们走. 我们说我们是独自过来抗议的,不是组织过来的.警察说
我们就是组织的. 然后非要我们走.我们就走了. 回到图书馆广场之后,发现图书馆
广场上人群没有散.大家还在喊一些口号,唱歌. 一些媒体继续在照相,继续在采访.
后来我发现一个牌子上写着"Stop Lying about Tibet". 感觉很不错,我拿着牌子
又跑到臧独分子的教堂的广场上,不过发现他们大部分人都走了. 隐约失望. 这时
听到非常响亮的争吵声.跑过去一看一个脸上画着一小面五星红旗的中国大哥和老
外干上了.中国大哥情绪十分激动. 大声喊着"I support Chinese government, I
support China.", 老美说,"Do you support the killing in Tian'anmen
Square? The tanks killed the students.",中国大哥大声喊"How about the Los
Angels movement? What did the government do?", 老美说"Let's talk about
the Tian'anmen Square. Do you think it is the truth.",中国大哥不予理睬,
大声重复他的话. 我插了几句话想要解释,谈谈我的看法,不过终究没有能够解释清
楚.那种氛围下,交流根本不太可能. 那个老美也很生气,大声喊着"Tian'anmen
Square" 走了. 我也往回走.路上突然发现臧独那边还有一辆法轮功的车子.上面用
中文写着"法轮大法.",心里暗骂"我靠,真是垃圾啊.".

另外,我的直觉是这个老美和其它的一些老美还是不同的,他似乎对中国了解很多,
而且他似乎也希望交流,希望了解我们的看法. 后来我们回到图书馆的广场上,我们
中国人还在欢呼,还在喊口号"Dalai,Liar",还在唱歌,大家都兴高采烈,如同过节.
路上偶尔有人路过对我们树大拇指,或者说"Good Work.",人群里每次都是一片欢呼
. 这时那个老美过来了, 喊了两句"Tian'anmen Square.". 我们人群里也是一片欢
呼. 我在想中国人这边为什么欢呼呢? 可能某些中国人误以为他说我们就像是在天
安门庆祝?
突然人群里一个人拉了我一下,他告诉我,说那边有媒体采访,让我把我的牌子"Stop
Lying about Tibet."举过去,作为背景.我就过去了,媒体正在采访乐教授,其它几
个人也很快加入过来当背景.我们一边做背景,一遍树起大拇指,表示乐教授说得很
好.

后来臧独那边人过来了,就在我们对面路上抗议.两帮人马隔路相望.我们这边本来
略有疲倦的人们
一下子又斗志昂扬了. 臧独那边人马这次已经由起初的60来人变成20来人了,而且
大都是一些妇女和小孩. 很多美国白人和一些民运,法轮功,台独的人都走了. 我们
这边则是依然有数百人.他们总共有4面雪山狮子旗,我们则是有数百面大大小小的
五星红旗.
下面就是两军对垒,互相喊口号.我们喊"Dalai,Liar".数百人高声大喊,声音可谓雄
壮. 他们也喊"Hu Jintao是Liar.", ft,半中文的. 我们喊"Dalai, cheater",他们
喊"Hujintao 是 killer". 我们说"We can not hear you.", 确实听不清楚,他们
人太少了. 他们喊"Shame on Chinese.",我们不能喊"Shame on Tibetans",所以我
们喊"Shame on you.". 气势不可谓不宏大. 他们有些人就坐在地上,我们就
喊"Stand up","Looser".他们不理. 我们一个个都是情绪激昂. 其中也看到了一些
6,70的中国老太太,老大爷们,也是热情澎湃,手上挥舞着国旗,像年轻人一样. 真是非
常美丽
得老人.
我们这边一直是锣鼓喧天,他们那边有些人把抢来的中国国旗撕碎了绑在腿上,跳来
跳去. 马路两边两帮部队都基本上没有任何人越界,都只在本地喊口号,做动作.突
然几辆车载满中国国旗,开着喇叭从路中开过,人群里一阵欢呼. 载满中国国旗的车
也越来越多,轮流从路上穿过,汽车喇叭声每次都能让中国人群里响起一阵欢呼. 很
快发现他们那边四面臧旗只变成两面了. 很快就发现一辆举着两面臧旗的车也从马
路上开着喇叭穿过,臧独那边也是阵欢呼. 很快,臧独的车被警察拦下来了, 我们这
边车已经有7,8辆了吧,载着国旗一次次穿过马路. 很快发现警察去他们那边警告他
们,因为他们一些人在我们车队通过时候抢我们车上的中国国旗,然后拿去侮辱. 他
们被警告,我们确实很高兴.

这样持续,一直到2点多,开始收拾准备离开。看到了很多熟人,我认为大概会来
的人这次差不多都看到了。将要走时又看到那个喊“Tian'anmen Square”的美国人
还在图书馆广场上,正在和一个中国哥们在谈。我走过去想跟他聊,他开始不太想
跟我聊,态度很不好,大骂说communist是独裁,是没有人权,大概想走,我就用
英语说,你知道为什么在19年前在天安门广场中国学生能够牺牲自己性命来反对政
府,争取民主,现在中国学生为什么都这么支持中国政府吗?你知道中国人的想法
吗?你知道西藏发生的事情真相吗?他一下子很感兴趣了。就和我聊起来。他说西
藏人民反对中国政府,希望独立。中国政府在西藏没有人权。 于是我跟他讲西藏
过去,说西藏以前是神权统治,是最黑暗的奴隶制。他说那是18世纪以前吧,我告
诉他这是1959年以前,我说西藏的人民过着连牲口都不如的生活。更不用谈自由和
人权, 西藏的百姓都属于Dalai等奴隶主的奴隶,就像他们的牲口。中国政府1959
年对西藏的民主改革是废除那里黑暗的奴隶制。你看到的反对中国政府的藏独分子
们是极少数一部分,他们不代表西藏。如果你想要了解真正的西藏,你应该去西藏
走走看看。去听听藏民们真正怎么想。你去问问他们愿不愿意回到以前的奴隶制去

他说他反对美国对伊拉克的战争,美国强行要给伊拉克人民民主,他反对这样。即
使佛教不好,那么藏族人民也愿意选择佛教。这是他们的选择自由。
我说,首先藏传佛教不是真正的佛教,你知道这是一个非常邪恶的宗教,它是用来
奴役西藏人民的工具。 你知道藏传佛教的神都是非常恐怖的,这些都是用来愚昧
,恐吓这些奴隶的。中国政府并没有反对藏传佛教,中国政府也没有禁止信仰藏传
佛教,这是为什么你知道藏传佛教还在中国存在的原因。中国政府只是不让它继续
成为一个奴役老百姓的工具。中国政府所做的只是让那些奴隶得到解放。 实际上
,那些藏族的奴隶他们对1959年的民主改革是非常欢迎的。不信你可以去西藏多了
解一下本地的老百姓。他们以前是奴隶,过着像牲口一样的生活。后来给他们土地
,让他们解放,他们会不满意吗?

他问我怎么知道西藏的真实情况。我说我来自中国,我对中国的事情了解当然比一
般人多。他问我来自西藏吗?我说不是。但是我有家在西藏的朋友,我同学里也有
西藏的。 他又问,那那些喇嘛们的想法你知道吗?我说你知道吗,那些喇嘛和达
赖都是以前的奴隶主。民主改革必然会伤害他们的利益。因为他们会失去他们的财
产,包括他们的奴隶。即使是喇嘛们,也有很多是积极支持共产党的民主改革的。
他说他大概都知道这些我说的。他说这些都是历史。那我们说现在,中国政府还是
对宗教信仰有所限制,对吗?他还问我是信仰什么。我说我不属于任何宗教,是
free thinker.他有些不屑。 我看他这么关心宗教问题,我猜想他一定是一个摩门
。摩门大多不坏。这人也不坏。在美国摩门属于对宗教问题最敏感的人。我就告诉
他,的确中国对宗教有一定限制,就好比美国也对摩门有限制。以前摩门被屠杀,
现在摩门仍然被很多人歧视,我告诉他宗教自由在那里都不是绝对的,民主也使相
对的,中国在这些方面每天都有进步,我们中国人民对这些进步感到非常高兴,这
也是为什么越来越多中国人支持政府的原因。大概是说到摩门,他一下子有点伤感
了。作为摩门,历史上也有一本血泪史的。 这时他接到一个电话,他对电话里的
人说,我正在和“Chinese sisters and brothers” 交流,听听他们心里怎么想。
哇,我一下子有一点小感动。他态度这个时候是非常好了。
然后又开始说中国政府没有人权,如果有人公开发表一句不同意政府的话就会被抓
起来,如果有商人说一句中国政府的坏话,就会被剥夺财产,禁止经商。我说你这
些都是假的。告诉你这些的人都是说谎。他们都是looser. The more they lied,
the more money they make. 他问我我父母是干什么的?我说都是农民。他说你们
家是不是很富有?我说我们家不富有,但是有足够的食物和衣服。然后我就跟他说
中国真实的情况是什么样的。我说我在中国的时候每天在网上不同意政府这个,那
个,我们很多人经常在BBS上骂政府,我们都没有人被抓起来。我们很多人不同意
政府建某条马路通过自己家门口,我们就可以在屋子外面树一个牌子,写着这条路
很stupid等等。我们也没有被抓。他半信半疑。

他又谈到天安门事件。我问你知道为什么19年前中国学生为了民主不惜牺牲来反对
政府,现在为什么如此支持政府?他说我也很惊讶。他问是不是你们年轻人因为经
济的繁荣得到了好处,所以对政府这么支持。 我说不是这样的,19年前的中国学
生和我们现在没有什么区别。19年前学生反对政府,要民主,他们一部分是因为缺
少对外面的了解。一部分是被人利用。处于当时的情况,美国政府也会这么做。现
在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来了美国,我们既了解美国也了解中国。我们知道中国政府有
很多不好的地方。但是我们政府最适合中国现在的国情。我们中国社会体制虽然某
些方面不如中国,但是他最适合现在中国的发展。而且中国社会体制在很多方面比
美国好。最重要的是,中国政府在进步,我们的民主每天都取得进步。而美国实际
上也不是真正的民主。美国的总统选举不过是两个党派轮换,美国的政治实际上被
几个财团在控制。 他似乎部分同意我的观点,
他又问我天安门事件,他说你知道多少天安门事件?天安门事件发生时候,你还是
一个孩子吧?我说是啊。我这时看到乐教授,我就对这个美国人说,乐教授是美国
大学的教授,他经历过89年的天安门事件,他当时不是一个孩子,你去听听他的看
法吧。这个美国人就去找乐教授了。

乐教授确实是有水平啊,比我强太多了。乐教授一上来就马上提到自己毕业于BYU
,原来乐教授和这个人都是摩门(LDS)。乐教授说“If you are LDS,xxxxx ”, 引
用的都是摩门经里的故事,摩门经里的人物。这个老美可是对乐教授恋恋不舍了,
乐教授要走了,这个老美就跟我说再见,跟着乐教授去了。

于是我回到家。正好下午三点。


ft,本来想记一下流水账,没想到一写就是这么多,又花了2个多小时。很多记忆里的
就略去了。

附几张照片。
今天没有带相机。所以只有别人拍了几张照片里有我。
另外,昨天周六,盐湖城马拉松比赛,我就自己制作了几个标语,准备去马拉松的
颁奖地方跟藏独们较量一下。结果跑去了,发现找不到大部队,大部队已经一个小
时以前已经撤了,马拉松的活动也基本上结束了。于是我就原路返回了。坐在回学
校的轻轨上,看到不少人,我就特地展开我的标语让那些乘客们看“No politics
for our Olympics any more”,"Beijing Olympics welcome you"之类的标语。
还照了几张照片,加上昨天在家制作标语时候拍了几张照片一并贴上。

Scroll up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Visitors
0 Members and 4 Guests are online.

We welcome our newest member: ancientgroundhog
Board Statistics
The forum has 894 topics and 1428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