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1

“求同存异”vs. “求真助异灭邪恶”

in 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Mon Sep 26, 2011 10:43 am
by fountainheadkc • 1.369 Posts



陈凯博客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求同存异”vs. “求真助异灭邪恶”
“Pursuing Unity” vs. “Pursuing Truth”

“自由人”对抗“中国人”序列
"Free Beings" vs. "Chinese" Series

陈凯 Kai Chen
(Written 9/15/2010, Reprint 8/4/2011)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只有(追求)真实才能使你自由”(“Only Truth Shall Set You Free.”)。 基督的铭言奠定了人类道德的指南,导致了世界从人吃人的恶性漩涡中解放了出来,走上了漫长曲折的但由于道德方向与绝对价值的指引而不断进步的2010年。 可是在中文系文化的人群中,人们仍旧停滞在“求同存异”、“不患寡患不均”的专制文化心态中。 专制的“求同”而贬“求真”、“求均”而贬“价值”、“求统”而贬“道德方向”的群体心态不光导致了人的奴化、儒化、鬼化、虚无化,也是今日中共党奴朝维系其政权伪合法性的基点与万金油。

我在一些反共的媒体上常常看到、听到这些由于中文本身的专制特质与中文系人们被习惯的专制词汇奴役而产生的病态语言,如“大家”、“百姓”、“民族”、“弱势群体”、“公平”、“大同”等等。 “求同存异”与“不患寡患不均”等腐儒共产口号也常常被人们无意识地或下意识地挂在口头。 对绝大多数的中文系人们来说: 存在的就是合理的,传统的就是应被继承的,真实与正义并不是被上苍(神)与其本身鉴定的而是被多数人、被传统与祖宗造出的习惯文化、被强权与枪杆子决定的。

用专制的语言词汇与专制的概念去将自己从奴役中解脱出来犹如“揪发助飞”一样,是一个自欺欺人的蠢行。 我在“最佳社会的四大要素”(个体价值、基督精神、联邦宪政、英文语言)(Four Essentials - Individualism, Christianity, Constitutional Federalism/Republic and English Language) 一文中所阐述的“起飞”的自由人与自由社会所必备的基本条件绝不是凭空而造的。 没有自身产生能量的“发动机”(个体)、没有燃烧所必需的“氧气”、“光”与“方向仪”(基督精神)、没有翅膀机翼(联邦宪政)、没有燃料(英文语言),那些奢望着自由幸福而不愿付出代价的、善走捷径而误入歧途的人们只能在做着“画饼充饥”的美梦中,在寻求由吸食古代与现代专制者们精心炮制的“精神白面与鸦片”所产生的幻觉高潮中,在被虐与虐人的奴性的“斯德哥尔摩症”的朝代循环中无望与绝望地苟存下去。 在“自杀他杀”的“绝望崖”下,中文系的人们像“活死人”一样世世代代地遵循着孔儒的反“道德万有引力”的“只要你一跳起来就可以飞”的蠢人、懒人、伪人的伪逻辑: 那“绝望崖”下堆满了中文系人们的尸骨。 然而,人们不断地告诫着自己(那些拿着鞭子敦促他们跳崖的主子们也不断地呼吁着他们)“我们没有飞起来并不是因为我们的祖宗们没有发现“道德的万有引力”并因此发明了飞机;我们没有飞起来只是因为我们跳崖的姿势还不完美;只有我们心诚并尊崇祖宗的教诲,总有一天我们会飞起来”。 那崖下的尸骨由此越堆越高、、。

无怪乎中共政权的每次危机都可以在中文系人群中的“求同求均求统求祖”中找到共鸣与维系其统治的民族主义、种族主义的排外狂热而缓解。 “保钓鱼岛运动”、反美反日(尽管美日是自由社会)、返古复祖弘扬中华、孔子学院课堂、反台独藏独、爱国教会、等等都是中共党奴朝极为有效的、鞭笞人们跳下“绝望崖”的、抱住专制集权的良方妙药。

“求同”伪价值是与“求真”的真价值背道而驰的。 “求均”的伪价值是与“求创造”的真价值背道而驰的。 “求统”的伪价值是与“求自由”的真价值背道而驰的。 “求脸面”的伪价值是与“求尊严”的真价值背道而驰的。 “求爱国爱民族”的伪价值是与“求正义”的真价值背道而驰的。 用反价值与伪价值去反对共产专制有如用HIV去治疗艾滋病,有如用白面鸦片去治疗脑残,有如用砒霜去治疗血毒症。

走入“个体价值,基督精神,联邦宪政与英文语言”的四大要素去“求真、求自由、求正义、求尊严、求创造、求真实道德与价值”绝不是可以用“走捷径”的“揪发助飞”来实现完成的。 通向自由与幸福的路是真实的、曲折的、漫长的和要付出重大代价的。 但通向自由与幸福的路的方向只有一个、也是你可以在一秒钟就可以决定的。 你要是真的想飞起来,那你一定要遵循上苍(神)的“道德万有引力”,用你艰辛的努力去创造与运用飞起来的必要条件:飞行器、指南针、发动机、光与氧、导向盘与纯的燃料。 “作奴作主”还是“作自由人”, “在绝望的陀螺中永远旋转下去”还是“勇敢地在未知的海洋中向希望进发”,选择是你的,责任是你的,代价也必须是你自己要付的。

请记住: 这世界上没有任何其它的存在能比真实的自由与幸福使你感到振奋、感到价值与成就、感到爱与永恒。


Last edited Thu Oct 20, 2011 9:01 am | Scroll up

#2

RE: “求同存异”vs. “求真助异灭邪恶”

in 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Thu Oct 20, 2011 9:02 am
by fountainheadkc • 1.369 Posts



陈凯博客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从“平反六四”看华人理性与自省力的缺失
Thoughts From "Righting the Name"

“自由人”对抗“中国人”序列
"Free Beings" vs. "Chinese" Series

陈凯 Kai Chen
(Written 8/31/2010, Reprint 8/7/2011)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今年 (2010)六月四日我参与了在中共(党奴)国洛杉矶领事馆前的纪念抗议活动。 一些著名的六四参与者们也出席了这个活动。 在抗议的人群中人们举着“平反六四”的标语牌。 扩音器里持续地播放着“血染的风采”(一个中共宣传电影中的主题曲)。

我猛然感到极不协调,有一种要呕吐的感觉。 作为一个六四的见证人,我在1989 的天安门广场上有过同样的感觉: 当我听到学生民众们唱着“国际歌”与“国歌 – 义勇军进行曲”的时候,那种极不协调的令人恶心发笑的感受使我头皮发麻,马上想从人群中的麻木、虚幻、奴性的肮脏中逃出去。 然而我没有逃出去。 我懂得人们不可能再长期的奴役中马上找的自己的语言与表达。 人们需要时间、需要意愿、勇气与理性智慧去理解正在发生的一切。

然而二十一年过后,我看到的是同样的语言,听到的是同样的音乐歌曲。 我的心中脑中仍旧充满着同样的恶心与不认同。 难道人们在这二十一年中没有一点自省进步吗? 难道人们的灵魂与理性 – 上苍赋予每一个人的内在所有都被某种邪恶的文化惯性所彻底地阉割了吗? 难道人们仍旧拒绝承担每一个个体在中共邪恶政体持续作恶杀人中的道德责任吗? 难道我们真是行尸走肉般的“宦奴娼”吗? 难道每一个毒瘾成性的“鸦片白面”徒们只是想用铲除“贩毒制毒者”来医治所谓群体与自己的吸毒症吗? 难道这种理性与自省力的完全缺失不会导致“寻找救星与新的更强力毒品”的另一个悲剧性的邪恶专制吗?

我决定我不能沉默。 我要讲几句。 我不能成为这种令人作呕的麻木文化中的一员: 我拿起了麦克风用英语阐述了我的如上看法。 可是在我还没有完全讲完的时候,那些打着“平反六四”口号的人们就不耐烦地宣叫着打断了我的发言。 奴隶们用“反皇帝而保卫皇权”誓死捍卫着奴役自身的奴役制。 这一次我在“血染的风采”的崇尚专制奴役的乐曲中快步离开了现场。 我彻底地懂得了“中国”不光是“不可救”的,不光是“不能救”的,也是“不应该救”的。

当人们拒绝用对上苍(良知)的尊崇去拯救每一个个体自身的灵魂的时候,“国家”、“民族”、“百姓”、“人民”等等虚无的概念口号不过是每一个族群奴隶逃避个体自由与个体道德责任的盔甲与借口罢了。 在中王朝奴役文化中,每一个奴隶早就习惯了被“环境”、“族群”、“祖宗”、“文化”、“政府”、“强权者”定义。 在一个没有信仰与对上苍的(相信人是被上苍所创、人的不可被剥夺的权利是被上苍所赐)的尊崇的奴役文化中,人们(每一个个体)当然要从群体、民族、强权与奴役或被奴役中寻找生命的意义。 “平反六四”自然地成为了中奴朝的人们在群体与强权中寻找自身意义的引申。 这并不奇怪。 奇怪的与令人作呕的是二十一年过后的今天,人们仍拒绝去寻找奴役制的基点原因。 人们仍旧对真实逃避与恐惧而不是追求。

追求真实不光需要意愿与智慧。 追求真实更需要勇气与付出代价的精神: 基督的最伟大的铭言是“只有(追求)真实才能使你自由”。 中文语言系的人们: 你真的想追求自由吗? 如果你真想追求自由与随之而来的得到真实幸福的可能,你就要首先驱除自身的恐惧感。 真实会将你来到你从未涉足的未知的海洋中去。 人类的希望绝不是在你的专制祖先制造的千疮百孔的、即将倾覆的破帆船上。 鼓起你的勇气,摈弃那个奴役的破帆船,跳到未知的希望的海洋中畅游探索。 你会碰到危险因为追求意味着探险。 你会呛水、疲劳与烦恼,因为你的理性肌肉与良知道德的自省已经在奴役的破帆船上萎缩的太久了。 但生命、自由与对真实幸福的追求在召唤着你。 那个最强大的、人的不懈的冲动是上苍植在每一个被造个体的心中的。 没有这个对真实的追求,你会永远陷在无奈绝望的泥潭中,渴望着新的救世主们为你制造新的精神鸦片与白面。 你只会在幻觉迷梦中寻找“为国捐躯”的伪高潮。 你的内在、灵魂、良知、智慧与理性只会默默地继续萎缩与死亡。

建立新的语言、重组新的词汇与表达、创出新的艺术形式、重归上苍(良知道德)的怀抱是所有中文语言系的人们的当务之急。

加速中共党奴朝的死亡,而绝非“救国救奴救主救族”,是每一个追求真实的、崇尚自由的人的、理性与良知的唯一希望之路。 “平反六四”—“让杀你父母强奸你妻女的刽子手去为你恢复名誉地位”不光暴露了你的理性的混乱、迷茫与精神错乱,也暴露了你道德与良知的腐败与完全的缺失。 也许中文语言系的人们更应该问的是: 你是否愿意鼓起勇气清晰你自身的理性、拯救你自身的灵魂?!

Scroll up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Visitors
0 Members and 5 Guests are online.

We welcome our newest member: ancientgroundhog
Board Statistics
The forum has 894 topics and 1428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