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1

标像符号与一个国度的群体价值 National Symbols and Values

in 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Mon Sep 26, 2011 9:32 am
by fountainheadkc • 1.369 Posts


Kai Chen on Mao's image in America 陈凯论毛像对美国/西方的危害



陈凯博客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陈凯再版/标像符号与一个国度的群体价值
National Symbols and Values

“自由人”对抗“中国人”序列
"Free Beings" vs. "Chinese" Series

陈凯一语:Kai Chen's Words:


从中国的方块象形单音节文字到 “龙凤图腾“ 到 “毛像林立”(毛魔钞票、僵尸祭堂) 到 ”戏剧脸谱“ 到 ”金瓦红墙紫禁宫”到 “狰狞金刚”到 “五星红旗” 到 “血肉长城”、、、, 中国人的精神世界早已被专制奴役的标像符号的灭绝人性的无尽苦海而淹没。 无灵、无智、无目、无骨、无勇、无睾、无德、无创造的“宦奴娼”文化就此有了外在的代表与象征。

From the Chinese character-based syllabic language to the image of "Dragons and Phoenix", from the various masks in the Chinese opera to the omnipresent Mao portraits and statues, from golden tiles and red high walls of the Forbidden City to the Great Wall, from the scary faces of the Chinese gods/saints in the temples to the Confucius statue on Tiananmen Square..., the Chinese spiritual world has long been inundated and stifled by the oceans of despotic symbols that materialize a dehumanizing culture. Soulless, mindless, vision-less, gutless, boneless, soulless, ball-less, creativity-less Chinese "Eunuslawhores" (eunuchs, slaves, whores) who have roamed China since the first emperor/dynasty are the necessary origins of and products from such exterior symbols.


********************************************

一个国度的标像符号与其反映的群体价值
A Nation's Symbols and Values

--为什么中国进步的希望只能在中共消亡之后才能出现
Why the Despotic/Communist Symbols Must be Destroyed before A New China Can Finally Emerge

“自由人”对抗“中国人”序列
"Free Beings" vs. "Chinese" Series


by Kai Chen 陈凯

Written Monday, May 8, 2006 5:40:48 AM (Reprint 1/21/2011)

【本文是《SYMBOLS AND A NATION’S VALUES》一文的中文版,http://www.youpai.org/read.php?id=646】

有人说过一个国度所建立的标像符号可以代表一个国度的人们的价值体现,品德状态与心理特征。 在一九八九年六四天安门大屠杀二十一年后的今天,在深深的反思反省之后,我不能不说这个说法是非常确切的。

想一想那一天在你脑海中留下的情景与场面吧:

坦克、机枪、火、烟、死伤的人们、眼泪、血、哀嚎、共党罪魁们的无情的无动于衷的木雕式的脸孔、自由女神像、中国歌颂“血肉长城”的国歌、天安门城楼上毛泽东像的无情的、冷漠的,残酷的眼光、、。 二十一年之后,所有的与那一天有关的信息与形象都被中国党朝当局从人们的眼睛中与记忆中清除掉了。 “自由女神像”只在香港与美国幸存延续了下来。 怪诞的与令人难解的是中国的人们似乎也想将那些血腥的景象和那一天从他们的知觉中与灵魂中永远地消除。 中国的人们今天所谈的都是如何挣钱,如何把自己的儿女送到海外就读,如何在中国的官途权途上向上爬,如何不要扰乱由中共党政所维持的死水臭水秩序(如何维护“和谐”与“统一”)。 是的,去记忆起那些惨痛的黑暗的时刻,并用良知与理性做出结论与鉴别却实让人痛苦难受与心神不定。 是的,去承认是我们自己在几十年中赡养了,纵容了与支持了一个罪恶的与压迫我们自身的政治文化与政体制度只能使我们感到自身的渺小、卑贱、内疚、无助于无望。

当一切都过去了之后,只有那些最压迫我们,最凌辱我们的形象永存了下来: 高挂在天安门城楼上的魔鬼般的暴君的毛泽东挂像的注视,贮存毛魔僵尸的压人对专制暴政顶礼膜拜的毛纪念堂,血红的天安门城墙和那城楼上悬挂着的象征专制集权的五星国旗与国徽、、。 现在又加上了一座弘扬古典专制暴政的腐儒孔子塑像。 真可谓砒霜加氢化钠 -- “毒上加毒,不能再毒”。

我经常想到当中国的人们每一天从那个死神般的毛泽东的注视之下,在猩红色的五星国旗下走过,或骑着他们的单车,或在他们的汽车和公共汽车里通过长安街的时候,对那些剧毒的标像符号他们是怎么想的和感觉的。 我经常想到当人们掏出钱包抽出那带着毛像的“人民币”钞票的时候,他们是怎么想和感觉的。 我经常想到人们将如何在毛泽东的伪上帝般的塑像下告诉他们的后代他们在毛泽东的时代经过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鉴证了些什么。 我经常想到人们在六十多年的共产党统治中会记忆什么,学到什么,延续些什么、、。 他们会告诉他们的后代那些被他们自己的军队,坦克消灭压碎的人体与形象符号吗? 他们会用什么语言去形容那“自由女神像”呢? 他们怎么去解释中国的国旗、国歌代表着意味着什么呢?

见过天安门“自由女神像”的人们都会承认那个槊像是根据美国的自由女神槊像而仿造的。 两像都是女性。 两像都将火炬高举在她们头上。 两像都有美丽与尊严的外表。 但在两像的不同之处上却体现了两个社会与两种人们深刻的截然不同,甚至相反的价值取向。 美国的自由女神有着强烈的不容否认的宗教信仰内涵。 自由女神的头冠和其手中的圣经告诉我们她那不可动摇的对天良,对真理,对正义的精神信仰并确立它们是自由的基石。 她手中的象征着对未来的希望的火炬如果没有这些基石便只能是暗淡无光,毫无意义的。 只有在这火炬与圣经的联合体中,自由的象征才是真实的与有内涵的。

对照美国的自由女神,六四天安门前的中国“自由女神”即没有头冠也没有圣经。 她只用双手擎着火炬。 由于对“自由”这个字眼的避嫌与恐惧,中国的自由女神被“中国人”安上了一个“民主”的头衔:许多西方的价值词汇在中国(中文)都有着负向的内涵。 自由只是其中的一个。 信仰是另外的一个。 个人,资本主义,西方,理性,逻辑,推理等等,在中国都有着不同程度的贬义与被排斥的倾向。 然而,中国的人们完全没有理解在这自由女神手里的火炬,如果没有坚强的对真理,正义,自由与个体神圣的人权的精神信仰,决不会成为给与人们希望的光明。 在毫无精神信仰的、非理性无逻辑的人群中,这把火炬只能成为毁灭未来的手段和专制暴政的借口与遁词。 它决不会指引人们走向进步。 相反,它只会在盲目的愤怒和非理性的病态行为中,将不论新旧正邪的所有存在一起销毁。

对“中国人”对个体与自由的恐惧,鄙视与排斥,我们可以再追述的远一点,追述到中国古专制文化的标像符号 -- 那个无所不在的“龙”:

如果说当我们看到基督教的象征--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的形象,我们会深感自身的不完美,我们会深切的悔过自身,深切的反省我们自身的失行失德,并由之认识到天良与进步只有在我们真实的认识自身的作为人的缺陷,但不挠的去追求那些永恒价值的时候才会真正来到人间。 当我们看到中国的象征--“龙”的时候,我们所感到的只是我们作为个体的渺小与无助,和那不容置疑的,无所不在的,无所不能的国家、族群与政治机器的的强权。 我们从那“龙”的形象中所看到的和感到的是一个我们今天都在相信的伪真理:那就是无边无际的国权、政权、皇权、族群权是我们在道德上唯一的,去鉴别是非,好坏,真假与正义与否的准则。 正因如此,我们所见所感所接受的是软弱无力的个体意志与无法定义的群体利益对个人自由的肆无忌惮的践踏。

我们自然而然的会由中国的“龙”联想到那代表中国的,到处皆是的“长城”的形象。 这两个形象都反映了那“族群一统的皇权”在每一个“中国人”头上的巨大淫威。 这两个形象都建立在为了那个“神秘的黄色种族的存在”而必取的人的道德的沦丧、人的无穷无尽的痛苦与受难上的。 这两个形象都体现了那深刻的狭隘,闭塞,排外的群体压个体的心态情结。 这两个形象都依存在那座写着“‘我’什么都不是,‘我们’才是一切”文化碑石上的。 这两个形象对每个个人所产生的情态只有一个: 那就是强烈的恐惧感与恐慌感。 这两个形象企图对每个个人所影响而产生的行为取向只有一个: 那就是个体对群体的绝对屈从、绝对随和与崇拜。

我曾在1978年随中国国家篮球队来美比赛并访问了五个城市,其中之一是美国首都华盛顿。 几年以前我又再度游览了这个城市。 我深思了在华盛顿的那些政府建筑与纪念美国国父们的标像符号。 我不光对它们的魅力与辉煌而惊叹不已,我更欣赏由它们的造型而代表的、无形的深刻意义与内涵。 就是那些深刻的意义内涵使我今天骄傲的宣称: “我是个纯粹的美国人。 我生来就从不是一个“中国人”(党朝奴)。 我生来就已经是一个“美国人”(自由人)。 只是我生错了地方。”

白宅 (the White House) (并不是由“中国人”专制意念曲解而译为的“白宫”)与美国国会大厦是用一种开放的形式而建立的:它们反映了美国宪政政体的合法性来自自由的个体与民主程序。 它们的大门是向民众敞开的。 但美国最高法院建筑却截然不同:它并不自开放形式而建,也不对公众开放。它反映了宪法与法律绝不应受公众数量和公众政治的影响。 宪法与法律应是正义的与客观的,并只对上苍/绝对道德与良知/理性负责的。 由此社会才有道德指南,历史才有“向前演进”的方向(而绝非“原地打转”的“驴拉磨与抽陀螺”)。 华盛顿纪念碑的简单设计使我联想到美国首届总统决立新律而拒绝了那些劝他称王称帝的所有建议。 林肯纪念堂用它那独特的风格向人们大声宣告着美国的价值--“所有人被(上苍)创来平等”。 杰弗逊纪念堂使我联想到美国的宪政精神与它所倡导的人类永恒的价值--“生命,自由,与对幸福的向往与追求”。 面对这些美国价值的象征,不论你来自何方,你都会感到你个体人生的宝贵与存在的意义,你都会感到人的创造精神的伟大,你都会对人类走向未来与进步充满希望。

只瞟一眼美中两国的国旗你便看出两种国度所代表的两种截然相反的价值:美国国旗的红蓝白三色与其五十个同样大小的星代表着联邦精神,代表着平等(在上苍与法律面前),自由,正义与勇气。 中共党朝的国旗则用它的猩红色,用它的四个小黄星围绕着一个大黄星宣扬着它的专制族群价值: 流血杀人,国家强权,民靠政府,种族(大汉)优先,个体服从群体,等级至上,盲目屈从、、。 一个有灵有智的人不能不问: 如果一个政府能将其执政机构建在像(俄国)克林姆林宫或(中国)紫禁宫里的时候,这将给与其民众及其心态什么样的信号与影响呢? 除去使其国度的民众感到这个政府与其前权贵者的沙皇与皇帝毫无区别,还能有什么呢? 这真是一个公正与残酷的公断与结局:斯大林与毛泽东正是这个无情的逻辑的必然引申。

面对中国的所有古今专制标像符号,一个“中国人”能感到什么呢?

混淆与混乱,非理性,残忍,迷信,朝代循环,无尽的流血,专制,绝望,消极与无奈,遐想与逃避,病态幻觉,无法无天,头脑奴化,群压个与个依群,拆墙脚与毁灭,压抑智慧天才,打击创造 ,盲目追从,欣赏糊涂与无知、、。 我还可以列出许多,这里就不多叙。

且不说中国传统专制的标像符号,就从1949年起自中共党朝掌权之后所建立的标像符号谈起,不能不让人哀叹不止: 毛象林立,红旗招展,魔尸纪念堂,百万人大广场,大阅兵,大会堂,大字报 ,大游行,大跃进,大革命,大标语,人民二字满天飞、、等等。 这些标像符号进一步强化了中国人的病态心理情结,使他们更感到个体的渺小与无奈无助。 对现实、对自我的憎恶与对过去的幻觉憧憬使他们走到了“默默绝望”的深渊。

我一直认为即使在中共倒后,中国的人们仍面临着重大的重建一个健康道德的政治文化与经济结构,重建“个体认同”的良知心态的挑战。 被中国古代与现代的各种专制标像符号所强化的腐朽的病态文化心理情结是不容忽视的,在建立新的自由社会时的重大障碍与阻挠。 事情在变好之前可能会变得更坏。 这绝不意味我支持中共党朝的继续延喘:中共党朝必先倒,中国才有可能有转机的希望与“向前演进“的机会。 中共党朝不倒,不光没有转机的可能,中国人们的事态、心态、德态必然每况愈下。

“倒共”只能是一场“革命”: 销毁去除毛像、毛尸、国旗、国徽、国歌等专制极权的标像符号不可能不是一场深刻的“文化心态的革命”。 “共后”的新政府决不能放置在“紫禁宫”。 天安门广场也决不能再成为“群压个”的炫耀武力与流血的政治广场。 恶性“朝代循环”(驴拉磨、抽陀螺)决不能在中国再重演。 “三权分立”的联邦宪政一定要用全新的标像符号与建筑群来完整地体现。 新的“自由文化”主导的社会一定要建立新的标像符号(歌曲、口号、旗帜、色彩、服装、标志、塑像、建筑、等等)。

当一个“中国人”站在天安门前毛像下的时候,不管他怎样否认,在他的良心深处他都会承认他眼前的那个形象就是人类与中国历史上最大的、反人类的、杀害了迫害了无数无辜的罪犯。 在毛泽东与中共党朝的罪恶统治下,人的灵魂与心态受到了极大的摧残与扭曲。 今天“中国人”已堕落到不识好坏,不辨真假,不知是非,毫无正义感,胆小如鼠的、灵智至残的怪物。 当人们在毛的邪恶僵尸前尊敬地、小心翼翼地走过时,你能说他们的灵魂与理性是健全的吗? 当五星血旗飘扬在你头上的时候,你在想什么? 当你面对那个张牙舞爪的中国“龙”的形象的时候,你又感到了什么? 是爱吗? 是进步吗? 是宽容吗? 是幸福吗? 是创造吗? 是自省自悟吗? 你作为一个“中国人”在看到、想到我所提及的这些标像符号的时候,感觉如何呢?

事实往往与我们想象的逻辑结果所不同: 大部分“中国人”在看着国旗,听着“血肉长城”的国歌的时候感到热血沸腾,骄傲无比。 但一个有良知,有思维,有逻辑理性,有正义感与尊严的个人本应对此感到巨大的耻辱,巨大的反悔,巨大的悲哀,巨大的愤怒,并由此而产生巨大的动力去摈弃旧文化、旧心态以开拓新的道路。 不言而喻,在此“婊子牌坊”的两极心态与“人鬼情结”导致着“中国人”的精神分裂症与双重人格: 他们可以在白天向美国大使馆扔石头表愤怒,但在晚上去美国大使馆排队签证,奋勇争先。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人?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 他是一个存在还是一个虚无? 世人可见。

醒醒吧,人们! 意识到我们灵魂中的堕落与腐败吧! 只有首先意识到这种堕落与腐败我们才有可能重新建立人的天良与尊严,回到“造人造物的上苍”面前。 只有在中共党朝消亡之后(历史已清楚证实没有一个专制政权可以自己改革、改良。)我们才能最终将那天安门城楼上的屠夫罪犯的魔像,和那具在天安门广场上的被人血浸泡的罪恶的魔尸,才能将那专制血旗与“血肉”国歌,以及由它们所代表的专制暴政在我们灵魂中的污染与压迫统统送进历史的垃圾箱里去。 那时,当我们消除了那些象征腐朽压迫、专制极权的标像符号以后,我们才能开始清洗素毒我们的心态,才能开始谈论未来,才能决然抛弃恶性专制朝代的循环,在道德指南之下向前、向未知、向希望迈进。


Last edited Mon Dec 26, 2011 11:17 am | Scroll up

#2

RE: 标像符号与一个国度的群体价值 National Symbols and Values

in 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Sun Oct 09, 2011 3:05 pm
by fountainheadkc • 1.369 Posts

大陆读者:

正义和自由

作者:方舟

【大纪元11月22日讯】(一)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草木一秋,生命短暂。然而,草木并没有因此消亡,因为很多草木个体通过自己的种子,将自己复制出来,一代一代,生生不息。

植物的种子,就是常见的果实。果核是植物的生殖细胞,蕴含着生命的基因,基因通过无休止地复制自己,从而使得自己不朽。从生理的角度看,生殖细胞是生物体中唯一不死的细胞。果肉,这个果实的重要部分,是附属物,只是果核、生殖细胞的营养基。

植物的根、茎、叶,也是附属物,它们只是果核得以成功复制的工具。动物也是如此,肉体仅仅是生殖细胞成功复制的工具。动物为食物、为交配而刀杀,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将自己的生殖细胞、生命基因传播、繁衍下去。

大体上,人和动物、植物是一样的,是两条腿的包着果核的果肉。说“大体”,是因为,人和动、植物并不完全一致,而是存在差别,这个差别就是,人在为事业其实是为性而奔波、奋斗时,有时会停下来,想一想:“自己的行为、自己的存在究竟有什么意义”?──尽管这个古老问题至今没有一定的答案,但是,当你的脑海里闪现出“意义”这个东西时,证明你还是一个人。只要是人,就会想过这个问题,区别在于,想得多少而已。

人在思考“意义”的时候,其实是超越了自己的肉体,在半空中俯瞰自己,这是人类特有的。这个能超脱肉体的东西,就是灵。灵是人类理性的源头,理性使人类具有了认知客观规律的能力,人类因而就具有了一种“主动性”,从而不再像动植物一样完全“被动地”被生命规律(性规律)所支配。这个“主动性”最显著的例子,就是人类认识了火的规律,从此,举着火把的人,被光芒笼罩着,成为自然界的主宰。

但是,人的肉体却具有动物性,它摆脱不了被生命规律、性规律奴役的“被动性”,这就产生了矛盾和痛苦──主动性和被动性的冲突带来的痛苦。这里的“主动性”和“被动性”,在宗教里称为“灵”与“肉”,在哲学里面被称为“自由”和“必然”。这里的“主动性”就是政治上耳熟能详的“自由”的实质。

人的理性,不断剖析着自然,包括人的本身,肉体和精神,甚至理性本身。人类的理性很强,但是它也是有局限的,这个局限就是,当他将矛头对准理性自身时,就会陷入逻辑上的二律背反,当他将矛头对准自己的源头──灵时,就会产生失重眩晕。理性的局限,也就是人的局限。局限的根源在于,灵不是“自产”,不是“进化”来的,而是外来的。灵不是“进化”产物的另一个“证据”,表现在灵的另外一个表象上:人的羞耻心、道德感。羞耻心是道德感的源头。人的羞耻心、道德感,显然不是“进化”的产物,因为他对自己的肉体及肉体延续,对生命规律不是顺从而是相悖的,甚至是自戕的,极端的例子就是很多服侍道德、修灵的宗教徒都是绝育的。

灵是理性的母体,也是道德的母体,而自由、正义则分别是理性、道德的属性,因此,自由与正义总是相伴的,是一体的两面,是一本的两性。

(二)

面对灵与肉、主动性与被动性、自由与奴役的冲突,为了消除这种冲突带来的痛苦,人类要么否定灵,要么否定肉。否定灵,就诞生了“弃圣废智”“返璞归真”的道教和犬儒(准确的翻译,应该是“狗道”,是欧洲版的低级道教);否定肉,就诞生了佛教。基督教正视这种冲突,引导肉体顺从灵;儒教也正视这种冲突,但引导灵顺从肉。

以儒教道教为主体的中国宗教,是一种成功的无神论宗教,是一种最大限度地否定灵的宗教。儒教是引导人类的理性为生孩子、延续血脉服务,道教则是教导人们怎样全身避害、肉体成仙。它们成全了人的肉体,而否定了人的灵。

灵是人和动物的根本区别,否定了灵,中国人就和动物没有什么区别:弱肉强食,尔虞我诈。中国人也有爱,但和动物一样,严格遵循着血缘原则,只爱自己的孩子和亲人。“亲亲”,正是儒教核心“仁”的实质。

动物是不自由的,它们的肉体受着生命(性)规律的奴役。中国人是人,也有灵的,但是这种灵,表现在他们不仅自己肉体受着生命规律的奴役,他们还需要自己的精神被奴役,否则,他们的灵魂得不到安宁。人的灵魂需要有归宿,中国人抽像逻辑思维欠缺,只相信动物似的感性,他们不相信看不到的东西,只相信能看到的东西,所谓”眼见为实“,所以,他们总是把魔术当成“特异功能”,将暴君当成神。中国人渴望暴君来蹂躏自己的灵魂,暴君死了,他们如丧考妣;在远离暴君的自由国土,他们还会对暴君念念不忘。也就是说,中国人的灵,中国人的自由,恰恰是追求被奴役!

(三)

今天,在美国,没有“希特勒餐馆”“斯大林餐馆”“墨索里尼餐馆”,但是却有“毛泽东餐馆”,这不能不说是另一种“中国特色”。

美国的法律很全面,但是也不可能包罗一切。美国没有以希特勒、斯大林、墨索里尼等人命名的商业,主要的原因是它们会受到道德的谴责和受害者的反对,而美国的价值观又是这些反对者的后盾。但是,以毛命名的商业活动,在美国却可畅行无阻,甚至受到华人的青睐,这不能不说是华人基本价值观的缺乏,正义感的缺乏。

正义和自由是一体两面,不可分割的。没有正义感的华人,是不配享有自由的。怀念暴君的自由,追求被奴役的自由,不是正义而是邪恶,因此,它不是真正的自由。这种追求奴役的“自由”是与自由精神背道而驰的,是不道德的,是应该受到谴责的,尤其是那些深受毛共专制之害的人们的谴责的。

华人并不都是怀念暴君的,在美国洛杉矶,有几个华人团体,在用自己的行动,抵制着以毛命名的商业活动,这是令人尊敬和欣慰的。他们走向街头,发出勇敢的声音,在向专制文化说:NO!他们是华人的榜样。华人、中国人,应该勇敢一些,要做盐做光,就不能蜷缩于教会中自我安慰,而要敢于表达自己的正义。“政教分离”,是政府和教会分离,而不是政治和宗教分离。政治和宗教两者从来没有分离过,也不可能真正的分离。曲解“政教分离”,是一种别有用心。


(http://www.dajiyuan.com)

Scroll up

#3

RE: 标像符号与一个国度的群体价值 National Symbols and Values

in 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Tue Nov 29, 2011 9:06 am
by fountainheadkc • 1.369 Posts



陈凯博客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对基督的儒化与佛化--华人的信仰病态一观
Confucianizing Christianity – A Typical Chinese Pathology


作奴的“中国人”用虚无对抗存在
How Chinese Use Nihilism against Existence


“自由人”对抗“中国人”序列
“Free Beings” vs. “Chinese” Series


By Kai Chen 陈凯 5/8/11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中国人”用虚无对抗存在,用奴役对抗自由,用受害者无奈与苦难的绝望对抗自由人对尊严与幸福的追求早已不是什么新闻。 但那些来西方反西方,用自由灭自由的“中国人”试图用佛家儒教解义基督精神的丑态怪象仍常使我哭笑不得,不知是想用呕吐来表达我的恶心,还是想用唾辱来表达我的愤怒。

就像许多“反共人士”总想将“个体自由”从他们的“民主”中删除一样,华语系的所谓“基督徒们”也总是想将“个体自由意志与个体价值”从基督精神中删除。

你(如果你懂英文)只要到华语系的教堂去听一下看一下就会知道用英文传教/祈祷与用中文传教/祈祷的根本区别了。 “上帝”(Supreme Emperor)与“原罪”(Original Crime)是与英文的God 与“Sin”的原义截然相反的。 God (In one definition - Short for Goodness, 上苍的一个定义--“好”的简称)是有其基督精神的道德含义在其中的:真实,爱,宽容,基于自由的人的幸福与快乐(Joy)是基督精神的内涵实质。 信仰、理性、情感、欲望、自由意志、个体独特是God/上苍在造人的时候就赋予人的深含意义的特质。 消灭/诋毁/否认/扭曲这些God/上苍所赋予的特质是对God/上苍的消灭、诋毁、否认与扭曲。 无怪乎华语系的“基督徒们”往往为自己的物质利益祈祷,而英语系的人们则往往为真实的精神价值祈祷。 (你难道没有想过为什么“中国人”向往“繁荣、昌盛、统一、和谐、、, 而“美国人”则对“正义与自由”不懈地追求?)

请记住: God/上苍并没有创造希特勒、斯大林、毛泽东、、。 是“反God/上苍”创造了这些恶魔。

基督精神的伟大在于它是解放人并使人走上自由欢乐的人生的。 基督用他的受难/死亡/再生告知人们不要奢想“人间天堂”,也不要奢想“人”能成“神”。 基督用他的言行告知人们:人对自身“原弊/Sin”的自知自省是人求真、自由、幸福的基点。 基督用他的受难与死亡将人的“原弊/Sin”暴露在人自己的面前。 基督用他的再生解放了人,让人去爱,让人勇敢地去面对自身、面对真实、面对自然、面对未知,让人无畏地用基于良知的理性去探索,去走向未来与希望,去追求真实的幸福。

将God/上苍装在自己的口袋里作为工具与武器去吓唬、欺蒙、控制与奴役他人是对God/上苍的最大背叛,也是“中国人”常常走入的由“消灭自我”而产生的腐败与邪恶。 用“神佛儒”去消灭/诋毁/否认/扭曲God/上苍是典型的华语系人们对基督精神的虚无化、专制化、工具化与奴役化。 消灭人的自由意志(Free Will)是所有想奴役人、控制人的专制者们共有的特质,不论这个专制是从政府那里来,是从民族家族那里来,是从文化族群那里来,还是从教会/牧师/神父/和尚/师宗那里来。

不难看出,“中国人”的“佛”是要消灭人的自我与幸福的。 “中国人”的“儒”是要建立奴役人的信仰与文化的。 “中国人”对基督精神的“佛化”与“儒化”是族群对个体的“人”阉割而奴役的一个必然产生。

中国寺院中的八大金刚恐怖狰狞的、杀气腾腾的鬼像,中国“龙”的图腾的凶恶造型,中国“大肚弥勒佛”的虚无外表、、,无一不是用人心中的恐惧感与人对生命意义的虚无感来奴役人与控制人的。 自由、欢乐、幸福、尊严、正义等普世终极的价值由此被打入十八层地狱。 “中国人”在家中对儿童的辱骂、恐吓、屈辱就是因对腐儒等级专制与对佛家虚无人生的尊崇而衍生的。 专制奴役的文化就此被“中国人”的家庭世代延续下去。 共产邪恶不过只是延用了中国世袭专制(家庭、族群)文化,并贴上了“马克思”的标签为更“完美”的专制在几千年的“屎缸尿盆”中再加了一根强力“搅屎棍”罢了。

用“佛”与“儒”去理解God/上苍说轻了是如同用“金木水火土”去理解自然界一样,说重了是如同是用空气解渴、用画饼充饥一样。 再说重一点就好像在用炸药去建筑大厦一样。 一切都是庸人、懒人、蠢人、恶人(“善走捷径”而“误入歧途”的人)之举。 用族群意识去除个体的自由意志去谈基督精神犹如阉割自己的睾丸去达到性高潮一样。 用恐惧与惩处去除基督精神中的“爱”与“宽容”犹如用“杀人奴役人”去建立秩序一样。 用虚无与无奈人生去除基督精神中的“意义”与“存在”犹如用砒霜、白面当饭吃一样。 用“无我无私”的“大公大同”去除基督精神中的“个体与God/上苍的沟通”不过是与共产邪恶一样的,在中国“驴拉磨”与“抽陀螺”的几千年的恶性朝代循环中,在“创造又一个更完美的专制”中再晕眩虚无一次罢了。

God/上苍不是每一刻将刀架在你的脖子上,将鞭子举在你的脑袋上,将你的恐惧感持在手中作为人质而得到满足感的“控制狂”。

你愿意你的孩子们每天战战兢兢地、如履薄冰地在“人奴”所伪造的牢笼框架中,在虚无人生的无奈中,在死后上天的期待中,在每一刻都要因犯错越轨而被惩罚的恐惧中无所作为地、无幸福快乐地、无感无欲地、无自知无进步地度过他们的一生吗? 如果你选择这样度过你的一生,那无可厚非。 (真怪:“你选择”- 没有“你”,“自我”与“自由意志“,你如何选择?)但强迫任何他人,尤其是你的孩子们与你一起进入对“虚无人生”与“完美专制”的崇拜/崇尚,那就是邪恶的定义。

望每一个人深思你自身的价值,你的家庭,你的亲人,你的后代。 你懂得“你”在说什么,做什么吗?

Scroll up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Visitors
0 Members and 7 Guests are online.

We welcome our newest member: ancientgroundhog
Board Statistics
The forum has 894 topics and 1428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