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1

转载/破解共产党与孔夫子的伪联盟 Communism and Confucianism United

in 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Mon Apr 09, 2012 7:26 am
by fountainheadkc • 1.369 Posts



陈凯博客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破解共产党与孔夫子的伪联盟
Communism and Confucianism United


-评庄万寿《中国民族主义与文化霸权》

作者:余杰
2012-04-08 16:34:16

二零一二年伊始,中共党魁胡锦涛在新年讲话中宣称,要大力建设中国文化,发起一场文化战争,对抗西方文化和敌对势力的侵蚀。那么,根本没有思想自由和言论自由的中国能够建设什么样的文化呢?胸无半点墨的胡锦涛的配方,无非就是用共产党的瓶子装孔夫子的酒。中国传统文化的代表人物孔子,在文革被毛泽东打翻在地,孔庙被砸,孔坟被挖,孔老二是臭老九的老祖宗。如今,孔子又被抬出来作为中国的国家名片,共产党却不曾向孔子道过歉。中共不敢在全球广设毛泽东学院,却以重金建造孔子学院,因为胡锦涛清楚地知道:毛已是茅坑中臭不可闻的石头,孔子却是西方人愿意品尝的香饽饽。所以,以孔代毛是其权宜之计。

对于共产党与孔夫子的伪联盟,对于共产党硬实力和软实力两手抓的策略,台湾前辈学者庄万寿看得一清二楚。他精辟地指出:今日中国继承昔日满清的势力圈而严加武力控制,加以政治不民主,经济畸形发展,而激化民族、阶级矛盾,一年多达十余万次的群众抗争,共产主义的伦理早已瓦解,而企图用孔子来麻醉,但又不能解决共党与儒家伦理的冲突。介入、干预国际社会的政经、军事的硬实力,以及积极推动中国语文、孔儒文化的软实力,可以天下畏之,并骗取中国人民的虚荣与支持。庄万寿曾在日本、韩国和台湾多所大学任教,担任过台湾教授协会会长,对中国历史文化和台湾思想文化有精深的研究,还主编过中学国文教科书。为唤醒受民族主义荼毒的两岸民众,这位年逾古稀之年的学者积多年之力写出《中国民族主义与文化霸权》一书。这本书堪称华人世界第一本从古典文本严谨地去瓦解中国民族神话的著作,是这个时代的警世钟。

空间、民族、政治、思想:民族主义之四个系统

这本著作最突出的贡献在于,作者解析出中国民族主义的结构有四个系统:第一,是空间,中国是天下的中心,而又不断膨胀,天下一统属于中国。第二,是民族,所谓的华夏族,也就是近代以来演化而成的中华民族,是最优秀的人,四方夷狄禽兽不如,故而必须接受教化。第三,是政治,即中央集权的天朝,四夷必须朝贡,天朝有征伐的权力。第四,是思想,统治者用孔子儒家及其典籍,以亲疏阶级伦理来巩固王权。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将孔子神格化,不能批评。这四个环环相扣的系统,经历了五四运动的冲击而不垮,窒息了中国新文化新思想的发展。

以此四个系统来观察今天中共的统治,虽然中国人西装革履,城市车水马龙,手机和网络高度普及,温家宝津津乐道普世价值,似乎已经与西方接轨,但在骨子里,这四个系统却千年不变。不管满清还是北洋,无论国民党还是共产党,剥去面具之后,都是同一颗东方专制主义的心脏。尤其是今天的共产党,其统治的合法性,一是靠经济增长,二是靠民族主义。普通中国人的思维方式,亦不曾摆脱这四个系统的束缚,视大中华为理所当然。

六四之后,中国的传统文化热在屠杀的血泊中逐渐升温。中国知识分子的一个通病就是,一旦在现实中受到打击,便躲进传统文化的桃花源,所谓达则兼善天下,穷则独善其身。他们对国学的悉心把玩与当局高扬爱国主义的文化政策不谋而合。被动的躲避与逍遥,逐渐演变为主动的投靠与合作。进入胡锦涛时代,孔子被党中央选中成为民族主义代言人,于丹在央视百家讲坛将孔子阐释成国家主义者,毛左代表人物孔庆东一边歌颂老毛一边以孔子后裔自居,新左派学者甘阳用儒家社会主义包装中共日渐暴虐的统治群魔乱舞,好不热闹。

对岸的庄万寿对这一切了然于心。他指出,今天的中国共产党已无马克思主义的成分,陶醉于大国崛起的氛围中,于全球投资办理数以百计的孔子学院。读经运动,祭孔大典,此起彼伏,祭文中有小康初成,大同在梦,欣逢盛世,强国威风之类的词句,难掩暴发户志得意满的心态。但是,长远来看,民族主义无法解决中国内部的矛盾,更难以阻挡全球民主化大潮。

在中国大陆,也有少数坚持自由之思想,独立之人格的知识分子,有着与庄万寿类似的思考。九十年代末,暮年破门成为自由主义旗帜的李慎之指出,中国传统文化就是专制文化。而李慎之悟到这一真理比刘晓波晚了十年。刘晓波早在八十年代末便直截了当地指出:源远流长的文化就像一身俗不可耐的古装,除了作为陈列品之外,便毫无用处。说的挖苦点,中国人在近代世界上不是作为人,而是作为奴隶生活的。刘晓波对传统文化的否定,在当时看来石破天惊:对传统文化我全面否定。我认为中国传统文化早该后继无人。刘晓波三十年恒定不变的反传统文化的立场,不仅是一种学术立场,更是一种生命立场。即便是对传统文化抱有温情的学者余世存,亦承认此一事实:刘晓波是真诚的,他对以儒学为核心的传统文化的憎恶建基于个人至上的生命价值。这也正是庄万寿写作此书挑破民族主义和传统文化脓疮的原因所在,庄万寿反复强调,他的每篇文章都是基于个人的尊严。

《公羊传》之大一统与王阳明之屠杀哲学

《中国民族主义与文化霸权》一书,还有两处道前人所未道的创见,值得进一步介绍和讨论。

其一,作者拈出中国古代的重要典籍《公羊传》,分析其大一统思想的形成。贯通于《公羊传》中的核心观念是:天下归天子管辖,理论上天子拥有已知天下的主权。天子居天下中央,武力可以直接统治的地方,泛称中国;中国的四方,武力偶尔可及的,被迫称臣,视为外番属国。这就是从皇帝到奴隶都深信不疑的天朝思想。

美国学者魏特夫在《东方专制主义》一书中提出,中国的中央集权制度是因为治水的需要而形成的。庄万寿不同意这个观点,他认为,作为儒学核心经典《公羊传》中的华夷之辨与大一统观,才是让中国必须中央集权下去的主因。

大一统之观念,比共产主义和毛泽东思想更深深扎根于中国人心中。中共的外交政策,很少遵循马列主义中国际主义的理论,而大都从大一统思想出发。如中共对越南的惩戒之战,中共对东南亚诸邻国的蔑视心态,均源于此。中国即便实现了民主制度,要厘清大一统思想,尚需刮骨去毒。

其二,作者对在儒家历史上承前启后的大人物王阳明的人格、思想、事功作了全面而深入的批判,尤其指出王阳明的同化与屠杀哲学贻害无穷,与今日之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族非我类,其心必异的理念相似。王阳明认为,天理是至高无上的,强盗违反天理,是冥顽不化,无药可救,因此不得不杀之,非我杀之,乃天杀之也。既然强盗可杀之,那么背叛朝廷的反贼更可杀之,所以他充当了朝廷剿灭南方民族的急先锋。

王阳明被视为实现了儒家立言、立功、立德三大理想的圣贤。王阳明之思想,也影响了中国近代以来的若干政治人物,从康梁到蒋介石、毛泽东,均是王迷。蒋介石口称基督徒,毛泽东者以马列主义者自居,但两人实际上都是王阳明的信徒,以及王阳明屠杀哲学的继承者。

王阳明是王霸杂交的典型人物,以王道占领道德制高点,以霸道达成现实事功。用学者李劼的话说,王道就是孔儒的纲常伦理,是中国文官传统的主要精神支柱;霸道就是韩非子式的权谋,并经由《三国演义》为全体中国人所烂熟于心,成为宫廷政变、草莽造反、江山争夺、王朝易手的权术智术。蒋毛学王阳明,便是从这两个方面来学。

大一统是一种反民主、反自由的邪教。信奉大一统观念的中国人并不热爱和平。庄万寿指出:二千多年来为着中国天子的大一统,付出的代价,无以复加,吞并了多少民族,消灭了多少族群。中国中央的统治者除了要以武力征服成千上万的族群,还要以武力去维持长时间的统治。东亚大陆成为永不休止的杀戮战场,尤其中央版图愈来愈大,则战争愈来愈多,规模愈来愈大,使东亚人民沉溺于一场永难觉醒的噩梦。此时此刻,还不反省,更待何时?

关切中国民主化:从六四到《零八宪章》

独立于国民党虚幻的中国想像和民进党的鸵鸟政策之外,庄万寿深切关注中国的民主化进程。因为他深知,中国不民主,台湾无安全。早在六四屠杀之际,他便撰文谴责中共之暴行。而当中国知识分子发布《零八宪章》之时,他亦撰文声援。

或许庄万寿没有细读过刘晓波的著述,否则他一定会惊叹刘晓波是他的知己。同样是批判民族主义,庄万寿主要从剖析中国古代典籍入手,刘晓波更多是从中国当下现实生活截取素材。与庄万寿一样,刘晓波思考的重点,是人何以为人,人的自由、尊严和权利为何不可剥夺;而不是作为中国人,应当具有哪些中国人的特性。刘晓波强调:在中国,很少有人强调作为一个人的选择,倒是天天能听到作为炎黄子孙的选择,这样,抽象的民族群体代替了具体的个体,不是每个中国人作为人,经过自己思考后的选择,而是中华民族这个抽象的群体在替每个中国人选择。这与其说是爱国主义、民族自尊,不如说是民族虚荣对个体自由的扼杀。显而易见,这也是庄万寿全书的一条主线。

对于《零八宪章》,庄万寿也提出一些建设性意见。他指出,《零八宪章》有三个欠缺之处。第一,没有全盘否定共产主义。第二,仍然提及中华民族这个子虚乌有的概念,中华民族其实是一个虚拟民族,是大汉族霸权主义的基础。第三,没有提及公民(住民)自决的原则。公民(住民)原则是联合国人权公约的重要指标,即便在一个国家内部,只要公民投票通过,某一区域即可实现分离独立。捷克与斯洛伐克的分家便是这样的和平分手。独立并非万恶不赦的负面价值,而是与自由相印证的正面价值。

庄万寿的这三个看法当然都没有错,以我对刘晓波的了解,我相信刘晓波也会同意。不过,正如我在《光照黑暗:刘晓波传》一书中指出的那样,《零八宪章》不是个人的作品,为了吸引尽可能多的签名,不得不求同去异,取最大公约数。而即便是中国的异议知识分子中,有刘晓波和庄万寿对民族主义和传统文化全盘批判思想的人亦是少数。所以,《零八宪章》最远只能走到建立中华联邦共和国这一步,而未能明确提出公民(住民)自决之原则。刘晓波的思想早已走了这么远,只是当代中国的大部分知识分子都未能走这么远。

马列主义已溃不成军,中共的垮台也指日可待,但是,民族主义毒素、大一统思想,并不会随着政权的更迭和政党的变迁而灰飞烟灭。所以,这还将是一场极为漫长的战斗,像庄万寿和刘晓波这样博学深思、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斗士,当然是越多越好。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2012-04-05
http://www.rfa.org/mandarin/zhuanlan/wen...2012143255.html

Scroll up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Visitors
0 Members and 8 Guests are online.

We welcome our newest member: ancientgroundhog
Board Statistics
The forum has 894 topics and 1428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