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Nickname:
Subject:


Message:
[b][/b]
[i][/i]
[u][/u]
[code][/code]
[quote][/quote]
[spoiler][/spoiler]
[url][/url]
[img][/img]
[video][/video]
Smileys
smile
smile2
spook
alien
zunge
rose
shy
clown
devil
death
sick
heart
idee
frage
blush
mad
sad
wink
frown
crazy
grin
hmm
laugh
mund
oh
rolling_eyes
oh2
shocked
cool
[pre][/pre]
Farben
[rot][/rot]
[blau][/blau]
[gruen][/gruen]
[orange][/orange]
[lila][/lila]
[weiss][/weiss]
[schwarz][/schwarz]
Security-Check*
Enter the letters here:

 
*to avoid spam
Attach file

Your reply to

从“文字笼罐”到“文字狱” From Chinese Language to Despotism • Author: fountainheadkc, Mon Sep 26, 2011 2:52 pm


陈凯访谈/解读中文语言的专制密码 Decipher Despotism in Chinese Language


Kai Chen Protests Confucius Classroom 陈凯抗议“孔学堂”



陈凯博客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从“文字笼罐”到“文字狱”
From Chinese Language to Despotism/Tyranny

从中国文字的虚无特质到中国专制文化的虚无特质 – 看中国单音节形象文字与中国专制政治文化的必然联系
From Nihilism in Chinese Language to Nihilism in Chinese Political Culture

“自由人”对抗“中国人”序列
"Free Beings" vs. "Chinese" Series


By Kai Chen 陈凯 (Written 5/18/2006 Reprint 9/4/2011)

将这一话题提出实有如有人大叫“皇帝没有穿衣服”一样,定会引起哗然大波。 但我想在人们在恼怒成羞,或恼羞成怒之后,定睛定神地仔细看一看,也许一些人会静下来想一想。 也许一些人会反思反省一下,意识到也许自己的意识形成确实受到了中国单音节形象文字的负向影响与滕缚。

我想我现在的尝试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开拓: 试图用一种以虚无作特质的文字去阐述一个真实存在的概念。 按逻辑这有如用笼子去解放概念,用镣铐去使奴隶自由。 我曾用英文阐述过这个观点。 那并不难, 基于英文的内在的自由,抽象,逻辑,定义与附义的特质。 英文作底与说英文的人们也很容易懂得我的观点。 但用一种病语去分析,阐述此语的病态,却需要相当的努力,耐心,小心,技巧与勇气。 我决定还是试一下,因为我的读者与听众是运用此病语的人们,(虽然他们的大多数还没有意识到)也是深受其害的人们。

如果说语言文字是运送、交流信息知识的,内附价值体系的运送工具(Vehicle),中国单音节象形文字有如一辆辆悬空的“笼罐”式无马,无辕,无轮的旧马车。 说“笼”是因为它的囚禁人的思维的特质。但人在笼中最少还能向外看。我用“罐”是指人进入这个牢中后连向外看的可能都被杜绝了。 只有很少的光线可以透过“哈哈玻璃”进入罐内。 自罐中向外望,所有的事物都是畸形的伪物,无一真实。 说“旧”是因为中国文字的甲骨,巫术符号的几千年古源。 说“马车”是因为它起码还是一种语言文字。 说“悬空”是因为它既不前行,也无方向。 说无马是因为它没有始动力。 说无辕是因为它无从依附。 说无轮是说它无路可行。

在此我给这旧马车加一个力,那就是我。 我也给它加上一个辕与轮,那就是我的自知。 我也给这马车一条实路,那就是英文作底。 我现在试图用我的力量与自知在英文的底线上将一个真实的概念向前拖。 我不知结果会如何。 但我尽力而为。

中文的基点有两大特性:

1. 中文的“不可再造”性: 中文有50,000 多字,全是中国人祖先创造遗留下来的。 没有任何个人可以造字。
2. 改造中文的“官方”性: 只有代表整体的政府,如中共政权,才可简化文字并用权力传播它。

基于这两大性质,我可用逻辑引申为: 中文创始的前提是人的不自由化、 非个体化与奴役化。 这个前提是:世界上所有的知识与概念已被中国的祖先所发现,所创造。所有后来的中国人只是去记忆,去继承,去遵循,去服从。大部分中国人都认为人没有个人意志,也无个人选择,他只是环境,文化,制度的产物。 这种对人的认识与他们对中文文字的无能为力,和他们的被传统文字,文化奴役感质为相关。 所以讲中文作为中国专制文化制度的帮凶是不为过的。

另一个引申是:由于这两种性质,中国人的个性从一开始就被灭绝在摇篮里了。 中国人对群体与政府的尊崇是绝对的和来自官方的绝对的文字垄断权上的。

中国人的无神崇祖的现象从其始就与中国文字的僵化,绝对性相关,基于中文的不可再造性。 中文的创始者从一开始就没有将中国人视为自由的个体。 这种文字产生的基点并不是将语言作为工具,将人作为自由的,主动的,独立的个体去发挥,解放人的创造力的,而是将人作为被动的,消极的奴隶去控制,限制与奴化侍皇,侍群的。 当一个中国的孩子拿起毛笔临摹他祖先的笔法的时候 就是他在开始编织奴役自己的牢笼的时候。从那一刻起,残忍地与必然地,已经没有人将他作为一个自由人。 他自己也将自己的自由锁在那“笼罐”的悬空马车里了。 他将对那灵魂与头脑的自我禁锢付出沉重的代价。 如果他有意愿,能力与勇气,他也要用时间与巨大的努力去打破那他祖先留下的,他自己编造的灵智牢笼,寻求再生。 那是多大的浪费呀! 且不说事实证实只有极少数的人能打破中文的强大禁锢。

我现在用一点篇幅去阐述中文的具体弊病:

1. 由于人的生理局限,在五万中文字中,只有五千中文字是常用字。在几千年人类知识的积累中,已经超载的中文字在近代又受到了信息爆炸的巨大冲击。 字义的超载量已远远超出每个中文字的在古代的原设计值。 一字多义,多字一义,一音多字,一字多音,更将原来定义化就低的中文字进一步浑浊化。 每一辆旧马车其实已在这信息爆炸中被炸得粉碎。 或者说每一辆旧马车的过度超载已将中文字浑义,淡义到近于无义,虚义,甚至反义的地步。 试图用这旧马车去装载航天穿梭机只是一个病态人的臆想幻梦。

仅举“法治”一词为例: 人们从不分“法治”与“法制”之间的区别。我也不知他们之间有何区别。 但在英文中,“Rule of Law”与“Rule by Law”是反义。 前者有“人以法治政”,后者有“政以法制人”的含义。 两词的中译都是“法治”(或法制),孰不知前者是民主中的成分,后者是专制的定义。既不知什么是“法治”,何谓“法治人治”之争。 中国古代的“法家”应解为“君以法治人”,“儒家”应解为“君以礼治人”。两者都以维君权为目的,无本质区别。“儒法之争”也只是虚无的“权力之争”而已,旨在蒙人混脑。

这种“混义”,“反义”造成了中文的“不赋义”或“泛赋义”性。 任何人都可以将任何字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歪释曲解,随机而用,使中文完全成为主观文字。 这种主观文字只能被定义为“虚无文字”/“专制文字”,因为只有那些手握枪杆子的人才有“语言权”并为他们虚设的伪词汇定义。 基此而言,任何的虚无文字只能作为玩弄“文字游戏”的专制者的专权刑具,而绝不能成为建树未来的民主者的追求自由的客观工具。

2. 基于人脑两半球的感知分工,中文用形象文字的表象加义输入人的抽象半脑,造成表象与抽象实质在思维时的颠倒与混乱。中国人在辩论,交流时不能在抽象实质的理性空间交锋,而常常沦落到猜忌与人身攻击的权力斗争的泥坑里,沦落到“救脸护皮”的俗套中,就是这个道理。 中文基其形象表达本应输入在人的艺术创作半脑中,这种“理,艺”的冲突输入就是“黄河浑水”的源泉。

由于冲突输入而导致的思维混乱大大降低了中国人自由,独立的程度与人格人质。 群体的专制(大政府,无社会)便成为了暂时维持表面秩序的唯一共有选择。

3. 中文中在名词与动词上无复数单数之分。 这直接导致了中国人误将复数群体作为不可分的有机单元。 个附群,群压个,个群不分便成为了与法西斯,纳粹理论有同无异的逻辑特质。人可有可无。 国不可不无。

4.中文字动词缺少时态。 这导致了中国人思维方向性的经常混乱。 过去,现在与将来在中国人的思维中常常颠三倒四,严重危害了中国人的客观历史感。

5. 因中文文字音形分离,儿童学习中文字时只通过记忆。这导致了中国儿童晚期阅读,往往比英文儿童晚三年。人的创造力来自拆散组合。 中文因不给人拆散组合的机会而窒息人的创造力。

6. 由于中文的不定义性,多义性,主观性与虚无性,中文绝不可作为科学与法律语言。 从古至今中国在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领域里是真空,与中文的虚无性因果相关。

7. 简化中文只是掩耳盗铃之技,解决不了中文的本质的单音节形象弊症,解决不了中文固有的虚无性。

8. 中文的形象构成与音字分离的特性造成了人们在信息组织与储存(information organization and storage)、信息查找与抽取(indexation)、概念形成与创造(concept development and creation)、新概念的表达(new concept expression)等至关重要的精神理性领域中的重大与不可逾越的障碍。

中文对人的异化是中国专制文化,中国专制制度对人的异化的基点组成环节。 中文早就应该进入文字考古博物馆里去,早就应该只作为艺术供人研究与欣赏,而绝不能作为工具为人所用创造未来。

中国人的祖先,由于形象文字的输入和限制,对自然界的认知只能停滞在表象的“金,木,水,火,土”上,而用不能借逻辑的力量走入分子,原子,电子,中子的层次上。 也就如中国的五音乐理,简谱在音乐领域中永远写不出表达多层次的人的心灵感情的宏伟的交响乐章,只有西乐“五线谱”才能承此大任。 再者,你可以想象如没有阿拉伯数字(1、2、3、4、、),你能用中文的“一,二,三,四、、”去产生与研究数学吗?

以英文为主的西方多音节字母文字是符合人的生理结构的“人”的文字。 它以抽象符号的自由组合与拆散组词、赋义输入人脑的抽象、理性的语言半球。人由此自由于表象与实质的输入冲突。 它以人的自由,独立为前提而设。它是为人服务的交流,储藏工具。 任何人可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出于任何目的将字母拆散组合,自造新字去表达新创造,新概念,用不着任何人的许可。 它的内在的逻辑性,定义性,客观性使它成为理想的科学与法律语言。 它是自由的语言,解放人的创造力的语言,表达人性,人的灵智的语言。 它是道德的语言。

用英文取代中文,成为中国人共用的法律、科学、教育语言,成为中国人走入人性,走向未来的工具,已是理不容辞,德不容辞,大势所趋。 陷在“国粹”的怪圈里的,崇祖拜中文的人们应该醒醒了。 请用你们头脑中的人性特质去思考,用逻辑,理性,道德去反省反思,而不要用你们的脸面,肤色,文化习性与虚无的群体认同去思考。 1+1 在任何人的脑子里都等于2。

请加入人的行列。在那人的行列中,只有自由与尊严,没有耻辱。


--------------------------------------------------------------------------------

陈凯博客: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陈凯再版: 从“人”字看中国专制价值与奴役制文化
Kai Chen Reprint: From Chinese Character “人”to See Despotic Mindset


“自由人”对抗“中国人”序列
“Free Beings" vs. "Chinese" Series

Kai Chen 陈凯 (2007-1-21 Written, 9/4/2011 Reprint)

有一点良知的中国人都会承认那个不容否认的事实:“中国人”不把人当作人。

人在中国被当作任人杀戳的牲畜,被当作任人利用的工具,被当作在一步机器中任人放置的部件。人在中国被当作政府的负担。尤其是在一胎制之后,中国人更被作为一种污染被政府控制以至灭绝。 在文化与哲学上我们也应该承认,虽然有时我们还不能用语言表达,在中国“人”只被看作血肉之躯,只被看作是毫无意义的,瞬息即逝的影像。 每一个在中国的个人都像是每一个中国字一样,自身并不立义。他一定要与其他人合为群体才似乎给自身附意义。那些不知为何拒绝承认中国的单音节象形文字与中国人不把人当人有关的人,应该有起码的良知承认最少这是一个事实。

为人民服务,为国家服务,为民族服务早已成为“中国人”人生的唯一意义。 中国的运动员,中国的知识分子,中国的官员, 中国的普通人都逃不脱这个虚无与奴役的模式。从文革时人为救集体财产而死而伤,到今天中国奥运运动员为祖国争光,一切人的行为都是围绕着人用人、人压人、人虐人、人杀人去为人所创造的东西服务,为语言,为文化,为皇帝, 为政权,为国家尽忠服务,而不是相反。 这与西方的自由文化/价值形成鲜明的对照。

这个病态的“人为其所创造的环境献身服务的怪诞邪像”直到今天仍没有被提到“中国人”的知觉中来, 仍没有被作为人的基本状态的重大扭曲而被提出,而被辩论,而被讨论与阐述。 这难道不是一个怪现象吗? 这难道不是一个最大的邪恶吗?

为什么几千年来“中国人”不把人当作人?为什么“中国人”只把人当作血肉之躯的表像,而从没把人看作有思有灵的、自由的、天赋人权的实体?为什么“中国人”从没有领悟过独特的、与畜与物不同的、人的抽象概念?为什么“中国人”只注重表像如“脸”、“皮”、“他人印象”、“群体感情”、“社会地位”,而从不注重作为一个完整宇宙,作为一个自始自终的个人的尊严,幸福,独立与自由呢? 为什么“中国人”从不领悟将人作为达到目的的手段是不道德的,是邪恶的定义呢?为什么“中国人”永远是一群毫无灵魂的躯壳、一群行尸走肉的吸血鬼、一群为族群作奴而虐人与自虐的“宦奴娼”呢? 为什么“中国人”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吃掉那些灵魂尚存的人,直到所有的人都变成魔鬼呢?

让我们从那个简单的中文字“人”开始吧:

“人”,由于中文字本身的形象性质,是中文中唯一描述人的中文字。这与崇尚人的价值/自由的英文形成鲜明对照。在英文中描述与阐述人的名词有很多。如:human, human being, humanoid, man, individual 等等。这个“人”的中文字样:行走中的两条腿,无头无身无手 -- 一个无所作为的行走肉体,就是“中国人”从古至今对人的理解与定义:一个毫无抽象意义的物理存像。 它只占有物理空间。 这个“人”是“中国人”唯一依赖的代表人的形象信号/符号输入。 “众”是由三个物理形象的“人”组成。 由此可见,通过形象文字输入的物理表像,而不是通过抽象文字输入的抽象的实质意义去认知“人”,成为“中国人”对人理解的焦点中心。

由于中文的形象输入而形成的“中国人”对“人”的非人理解对中国人的心理/心态模式形成了深远的、重大的负面恶性影响。它直接导致了“中国人”的非人心态和由其而引起的虚无与虐待心理情结。 在“中国人”的心态情结中,人不过是毫无意义的血肉形体。 毛泽东曾威胁要用牺牲一半中国人口的方式,通过战争称霸世界。 今天的中国“一胎制”也将人作为党朝中国的负担。 解决人口负担已成为所谓“中华民族振兴”的必要途径。 如果你懂得“中国人”如何理解“人”对待“人”的话,你就会懂得“中国人”对“人”的暴政是不足为奇的。 对他们来说,“人”不过是长者两条腿的物理形象,没有感情,没有思想理念,没有尊严,没有精神渴望,没有任何意义、、。 他/它们的唯一意义与作用就是:有如中国的国歌所高声唱赞的 “用他们的血肉筑起一座新的长城 ”。

吃人一直是“中国人”历史的一部分。 从古至今,从泄恨到用人体制药,到饥荒食人,到今天的掠用贩卖人体器官,人的非人化与人的道德沦丧一直伴随着“中国人”的历史。 臭名远扬的“中国人”对动物的残忍只不过是“中国人”对人的残忍的一个延伸罢了。

在这个非人化与人的沦丧的过程中,只有一个伪价值成为“中国人”的存在焦点 - “国/族”。 对“中国人”来言,“国/族”就是“上帝”。 一个“崇国崇族”的文化就此形成并打烙成为所有“中国人”的个体认同。 既然一个两腿存物并没有任何意义,“中国人”对意义的追求就集中在那看不见摸不着的,但又无所不在,无所不能的“国/族”里了。 全部“中国人”的传统道德都集中在“忠于皇上与国家”与“忠于民族与政府”。 几乎所有中国的歌都是歌颂皇帝与国家(祖国与民族)的。所有“中国人”的伪价值就是:如果没有国/族/皇/政,个人就毫无意义。 所有中国的寓言与古话都在宣扬“大河有水小河满,大河无水小河干”。 从没有人怀疑过这种逻辑并向此发问“大河的水是从哪儿来的”。如果有人敢怀疑与发问,他就是汉奸,叛徒,败类,民族大敌。 专制的实质就是这样的被伪价值保护着,宣扬着,传播到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头脑中。 唯权主义和极权主义就这样在这块被无数血肉之尸滋养的“中国人”的非人沃土上昌盛兴旺,循环不已。

在中国存活的人们并没有真正的生命:存在被虚无窒息了;混日子与寻求长生不老淹没了人对生命意义的追求和对精神满足的渴望;人身洞穴的生理活动压倒了人类头脑的功能;教育成为了制造一代又一代“精忠报国”的政府奴隶的手段。 这些皇权的奴隶们既没有独立精神,更没有创造能力。“脸“,“皮”,“钱”与“权力” 早已成为“中国人“的真实定义。

人性 -- 个人与真实的人早已从有了象形的中文字“人“的那一天在中国逐渐淡漠与消失。 自从有了中国的象形单音节文字以后,中国的非人化便在加速。 我们难道还在期待用这种促進非人化的象形文字去建设一个真正的人的未来吗?

------------------------------------------------------------------------------------------

Comments:

From Tony: Genius, inspiring! Want to read more on it. Can you write more detailed article on it?

Reply by Kai Chen:

Tony:

If you want to learn more about this subject, you can visit these links:

从“文字笼罐”到“文字狱” From Chinese Language to Despotism

Flying Dragon on defects of Chinese language:

http://blog.sina.com.cn/u/1540139145

Book Link 书籍连锁: (William Hannas)

http://www.amazon.ca/Asias-Orthographic-...s/dp/082481892X

http://www.upenn.edu/pennpress/book/13905.html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Visitors
0 Members and 3 Guests are online.

We welcome our newest member: ancientgroundhog
Board Statistics
The forum has 899 topics and 2068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