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Nickname:
Subject:


Message:
[b][/b]
[i][/i]
[u][/u]
[code][/code]
[quote][/quote]
[spoiler][/spoiler]
[url][/url]
[img][/img]
[video][/video]
Smileys
smile
smile2
spook
alien
zunge
rose
shy
clown
devil
death
sick
heart
idee
frage
blush
mad
sad
wink
frown
crazy
grin
hmm
laugh
mund
oh
rolling_eyes
oh2
shocked
cool
[pre][/pre]
Farben
[rot][/rot]
[blau][/blau]
[gruen][/gruen]
[orange][/orange]
[lila][/lila]
[weiss][/weiss]
[schwarz][/schwarz]
Security-Check*
Enter the letters here:

 
*to avoid spam
Attach file

Your reply to

RE: 从文字笼罐到文字狱 From Chinese Language to Despotism • Author: fountainheadkc, Fri Jan 20, 2012 8:47 am



陈凯博客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中国的汉字本质上只是一种巫术
Chinese Characters are Witchcraft


第一哲学

(2010-02-02 12:56:13)转载▼标签: 汉字文字教祖宗崇拜人治法治上帝契约宗教信仰杂谈

【测字、道教符咒至今还是信仰】

从祖宗崇拜到文字崇拜:中国社会的祸根

只有改造汉字,才能改造中国(二)

1、祖宗崇拜与文字崇拜的关系

中国有祖宗崇拜,这是大家都知道的。然而,对中国有文字崇拜,很多人并不清楚。因为前者是至今仍然可以观察到的社会现实,而后者需要进行一定的学理分析,方可领会。

那么,祖宗崇拜与文字崇拜,谁先谁后?我认为,文字崇拜在先,祖宗崇拜在后。但是,祖宗崇拜一旦形成,它就与文字崇拜狼狈为奸了,以致二者互为表里。祖宗崇拜不断地强化文字崇拜,最后形成中国独有的文字教。而中国历代愈演愈烈的文字狱,则是文字教的必然结果。中国传统文化的主干孔儒学说,就是例证。

孔子是文字狱的创始人!或者说,孔子为后世的文字狱早已埋下伏笔。为尊者讳,为亲者讳,为贤者讳此语出自《春秋公羊传闵公元年》,这是孔子编纂删定《春秋》时的原则和态度。

2、祖宗崇拜祸害无穷

中国的祖宗崇拜历史悠久,可以上溯至传说中的尧舜禹时代。祖宗崇拜,是古代中国人背离世界的开始,也是中国人主动抛弃上帝信仰的开始。需要知道的是,4000多年前的尧舜禹时代也是人类共同的大洪水时代的末期。那个时候的世界,地球人之间的紧密联系程度,也许比我们所能想象的还要高很多。很可能的一件事是:人们共享一种古老的语言,而且大家都信奉上帝。

然而,由于地理条件、人种等非常复杂的原因,古代中国从尧舜禹时代开始,就逐渐地脱离了西方。当腓尼基字母畅行欧亚大陆的时候,中国正在发展自己的象形文字系统。而祖宗崇拜又与中国文字的起源与定型密切相关。中国王朝历史的起点夏、商、周,成就中国几千年的社会、政治、经济、文化面貌,至今仍无根本改变。例如,夏朝一开始就奠定了家天下的国家形态。而文字从最初的符号变成甲骨文这种相当成熟的样子,是在商朝。而中国人的家族宗法伦理体系,则形成于周朝。自周以后,中国人本质上是不信教的。因为祖宗崇拜的左右力量实在大得惊人!至少从这个意义上说,孔子的确是一个蠢货。

要说清楚这几个问题,需要大量的史实论证,这是本博今后几篇文章的事情,这里只谈祖宗崇拜对中国社会产生的祸害。实际上,关于这一点,我在以前的文章《中国人穷得只剩下家了》中已有初步说明,这里再概述一次。

在政治上,祖宗崇拜导致家天下。在经济上,祖宗崇拜导致中国只有家族企业所谓国有企业不过是它的变种。在产权上,祖宗崇拜导致产权的死亡,而无法进入契约状态。我们应该知道,产权只有在不断变化的契约状态之中才是活动的。在文化上,祖宗崇拜导致知识无法传承,例如中医的经验知识就是一门难以传承的地方性、个人性的知识。在伦理上,祖宗崇拜导致了中国人在普世伦理上的缺失。等等等等。至今,整个中国社会仍然被这种祖宗崇拜下的家族势力所控制。

而所谓祖宗崇拜决非忠孝文化那么简单,其背后是中国人对于普世伦理的漠视。在现代社会,很多人也许并不怎么孝敬父母了,然而,祖宗崇拜仍然是生效的。因为无论后代如何不孝,父母都会穷其一生地为后代积累资产,所以,后代即使不孝,中国的父母们也不会将自己的积累奉献给社会。这就是祖宗崇拜在现实生活中的支配性。因为,它是所有中国人最初的历史记忆。而这个记忆又与中国人的文字崇拜紧密相关。

3、文字崇拜:中国的汉字本质上只是一种巫术

中国文字是中国文化的核心密码。因为中国文字体现了古代中国文明之初的原始宗教信仰。在这一点上,与西方迥然相异。西方的字母的形成,源自世俗生活的需要,它们在形体上与宗教信仰无关,而只是工具性的符号,以组成句子,再以句子记录生活。

因此,洪堡特把西方拼音文字称为语言的文字,把中国的表意文字称为思想的文字。他认为图像文字的汉字已经成为汉语自身的一个内在的成分,汉字乃汉语一个实质的成分。中国人要省察语言的一般问题时,是必须扣紧汉字问题的。我认为,要把汉字改为字母文字,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甲骨文是以卜辞的形式出现的。这说明,中国文字是对宗教信仰的替代。我们都知道,中国缺乏比较系统化的神话。而神话是一个民族创造欲望与创造意识的体现。对于文字的崇拜,使得中国的先民们个性不能充分地张扬,创造意识与想象力受到压抑。为什么仓颉造字的时候天雨粟,鬼夜哭?因为从此诈伪萌生。而其根源是:文字出现之后,天人之际也就是神人之际,从此告别了人人沟通时代,而走向了独断沟通时代。(参见,马新、齐涛:《中国远古社会史论》)天人之际的沟通逐渐被巫觋阶层所垄断了。而这些巫觋阶层,最后往往都成了古代中国成千上万的小国的首领。

中国早期宗教体系的形成主要体现在萨满式宗教观的建立上。张光直认为,中国古代文明是所谓萨满式的文明。他说:中国古代的萨满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的,我们还不清楚,但至少在仰韶时代我们已有巫师的具体迹象了。萨满式宗教的主要基点是把世界划分为天地神人等不同的层次,只有巫觋能从中沟通。中国萨满式的宗教体系成为以后中国传统道教以及其他民间宗教信仰的基本源头。

汉字在形成上的特点,跟西方的几乎相反。西方的表音文字一开始是以古埃及字母的形式出现的。接着,在原有的各种文字、字母的基础上,擅长商业的腓尼基人发明了22个让整个古代世界受益的字母。无论古埃及字母,还是腓尼基字母,它们都排除了作为生活工具的文字在使用上的垄断性。古埃及象形文字曾经被控制在祭祀或书吏阶层手中,结果,迫使下层的文盲贫苦百姓不得不发明自己的文字,于是古埃及字母出现了。腓尼基字母的发明也是基于同样的道理:为了生存,为了生意,为了契约。

所以,我在上一篇文章中就已经指出:上帝并非仅仅是宗教信仰,他更是一种人类文明出现之初的精神立法,是不同人群应当共同遵守的契约。西方人的所谓原罪观,说到底就是一种对于守信精神的强调。上帝面前人人平等,实质上就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合同就是法律的表现。而中国的象形文字,还有世界其他的象形文字,则是一种精神垄断,它无法体现人人平等。所以,著名语言学家王力认为:西方语言是法治的语言,中国语言是人治的语言。

4、汉字世界最美是个大忽悠

去年10月份,我在云南丽江的一个景点遇到了一位东巴(纳西族对其社会中少数知识分子的敬称),他赠给我一个字条,汉字是祝全家平安幸福,背面是东巴文(纳西族的象形文字,其历史可能比甲骨文还悠久)。这位有学问的东巴曾经与费孝通长谈过本民族的文化,以致后者叹息我国对东巴文化重视远远不够,他告诉我,汉字的幸福很不合理,而东巴文的幸福是这样的象形文字:一颗通畅的心脏,一个笑开的嘴巴。

这个真实的故事告诉我们:文字只是文字,在不同的象形文字之中,也许不应该区分什么谁丑谁美。还是世界著名语言学家索绪尔说得好:语言有一种独立于文字的口述传统。可惜的是,以此标准,中国人似乎没有语言传统,而只有几千年不变的文字传统。他认为,文字本质上外在于语言的内在系统。文字掩盖了语言的外观,它不是一件外衣,而是一种伪装。言语与文字是两种不同的符号系统;再现前者是后者存在的惟一理由。

至少在文字与语言的关系上看,我赞同余世存认为中国人是类人孩的看法。由于中国人的文字崇拜,中国人至今心智未开。由于鼓吹汉字世界最美而受到较多学术批评的申小龙教授认为,汉语的句子思维不是焦点透视方法,而是采用散点透视方法,形成独特的流水句的格局。对此,新西兰哲学教授孔宪中认为,假如汉语是流水句的格局,那我自己身为中国人会觉得很耻辱,因为流水格局是单纯的。孔宪中认为,这种格局五到十岁的孩子都会。(参见,申小龙:《汉语与中国文化》)

对于象形文字与汉字的缺点,西方大哲多有论述。例如卢梭在《语言起源论》中写道:描画物体适合于野蛮民族;使用字句式的符号适合于原始民族;使用字母适合于文明民族。这三种书写方式与人类据此组成民族的三种不同状态完全对应。

黑格尔说过:一种语言,假如它具有丰富的逻辑词汇,即对思维规定本身有专门的词汇,那就是它的优点;中国语言的成就,据说还简直没有,或很少达到这种地步。中华民族的象形文字仅仅适合对这个民族的精神文化进行诠释。此文,这种文字是为一个民族的极少数人、为那些占领精神文化的专门领域的人保留的。

黑格尔认为,拼音文字是精神的文字,是对其他文字尤其是象形文字的扬弃。莱布尼茨赞扬过非表音文字,他曾说聋哑人可以运用这种文字。黑格尔并不赞同他的观点。不过,他认为非表音文字可以成为一种辅助:阅读象形文字就自为地成了聋子的阅读和哑巴的书写。

当然,也有不少人为汉字鸣冤叫屈。例如当代著名哲学家德里达在《论文字学》中大力抨击表音文字的逻各斯中心主义、西方中心主义,而主张汉字拯救世界。关于这一点,本博以后再予论述。我认为,德里达是为了解构而解构,他的观点是错误的。

我认同五四时期那批有识之士的见解。可惜,现在的人们的学问大多数不如那个时候。他们的声音振聋发聩,遗憾的是他们现在都成了耳边风。在吴稚晖主张取消汉字之后,钱玄同高喊:欲废孔学,不可不先废汉文;欲驱除一般人之幼稚的、野蛮的、顽固的思想,尤不可不先废汉文。鲁迅说:方块汉字真是愚民政策的利器,汉字也是中国劳苦大众身上的一个结核,病菌都潜伏在里面,倘不首先除去它,结果只有自己死。瞿秋白说:汉字真正是世界上最龌龊、最混蛋的中世纪茅坑。傅斯年说:中国文字的起源是极野蛮,形状是极奇异,认识是极不便,应用是极不经济,真是又笨、又粗、牛鬼蛇神的文字,真是天下第一不方便的器具。

5、绝大多数中国人并不认识汉字

认识汉字,不能糊涂。汉字的秘密,在于中国的远古历史。只要看到了历史的真相,汉字就可以剥掉所谓的神秘色彩。这样,汉字就不可能成为一种人们崇拜、敬畏或恐惧的对象。如此,文字狱才会退出历史舞台。从而,打开当今中国言论自由的社会格局。

台湾学者龚鹏程在《文化符号学:中国社会的肌理与文化法则》一书的序言中写道:谈中国传统文化与社会,谁都明白儒道释三教乃其骨干,脱离三教而论之,便成蹈虚。但仅说三教,其实仍是不够的。虽然当今之世,求能通晓三教者,殆已难觅其人。然三教之外,中国却还有两大传统是不能不予掌握的,那是什么呢?一是文,二是侠。文是由文字崇拜、文人阶层、文学艺术等所形成之相关文化状况;侠是由侠客崇拜而造就的社会肌理。不知此,即不能体会中国人的行动、思维与感情,亦不能切察中国社会之底蕴。犹如不知武士之历史、阶层及精神就不可能了解日本;仅知基督教而不知骑士制度与传统,即不能深入欧洲的文化那样。欲明中国,须知五教:儒、道、释、文、侠。

龚鹏程认为:在哲学方面,我认为中国的思考,系以字为单位;解释字,乃我国哲学的主要方法与基本形态。而这一点,却与西方大异其趣。西洋哲学,是以分析句子为主的。他说:中国人特有的道教,事实上正是一种文字教。与道教灵宝派所谓无文不光,无文不明,无文不立,无文不成,无文不度,无文不生命相似,文字被视为一切生成变化的枢纽与力量。故书写文章,可以同时是一种文学活动,也是宗教行为。

我对龚鹏程的文字教一说深表认同,但是,对其赞美汉字以及和稀泥的做法则不以为然。龚鹏程认为,五教关系不是分立的,彼此参互交摄,文在其中。文极重要,却最难理解。实际上,文字教在先,而且可能领先几千年。而五教的其它四教:儒、道、释、侠,都是作秀的门面。因为主宰中国人精神的里子,是文字教带来的诚惶诚恐。而要真正看清楚这一点并不难。因为中国人的信仰几千年没有任何变化那就是:没有信仰!

文字教遮蔽了语言!没有共同语言,何来契约,又何来信仰?

让我们继续走进历史的深处

(后面将要论述的是:中国人为什么会有祖宗崇拜?作为中国人的精神符号的汉字,为什么是如此鸟样?文字崇拜与祖宗崇拜的深层次关系,尤其是,古代中国人为什么主动抛弃西方,等等。)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Visitors
0 Members and 4 Guests are online.

We welcome our newest member: ancientgroundhog
Board Statistics
The forum has 957 topics and 1499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