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Nickname:
Subject:


Message:
[b][/b]
[i][/i]
[u][/u]
[code][/code]
[quote][/quote]
[spoiler][/spoiler]
[url][/url]
[img][/img]
[video][/video]
Smileys
smile
smile2
spook
alien
zunge
rose
shy
clown
devil
death
flash
sick
heart
idee
frage
blush
smokin
mad
sad
wink
frown
crazy
grin
hmm
laugh
mund
oh
rolling_eyes
lil
oh2
shocked
cool
[mail][/mail]
[pre][/pre]
Farben
[rot][/rot]
[blau][/blau]
[gruen][/gruen]
[orange][/orange]
[lila][/lila]
[weiss][/weiss]
[schwarz][/schwarz]
Security-Check*
Enter the letters here:

 
*to avoid spam
Attach file

Your reply to

RE: 从“文字笼罐”到“文字狱” From Chinese Language to Despotism • Author: fountainheadkc, Sat Nov 26, 2011 9:15 am

汉语的精髓是褒贬赞骂
Chinese Language is a Very Emotional Language


陈凯博客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林思(2009-10-31 11:47:50)

http://gahxk6666.blog.163.com/blog/stati...00993184110675/

 本来早想回复芦笛先生的商榷,可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一来我写文章速度较慢,尚未练成芦先生“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的神功,二来最近公司的工作很忙,有几天从早上6点工作到晚上11点,真可谓筋疲力尽。

 没想到最近芦笛先生因为我而得罪了不平先生,很让我感到不安和歉意。在这里我想送给芦先生庄子的三句话:“井蛙不可以语于海者,拘于虚也;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笃于时也;曲士不可以语于道者,束于教也。”通博古典的芦笛先生自然是深通其义,不过为了便于大家理解,不妨多事将庄子这三句话翻译成现代文:“井里的青蛙不能他和谈论大海,因为他被居住的地方所局限;夏天的虫子不能和他谈论寒冰,因为他被生活的时间所约制;见识寡陋的人不能和他谈论深奥的道理,因为他被礼仪教义所束缚。”

 芦笛先生最近写的两帖《遗传,还是传统?》和《也谈中文作为一种艺术语言》,我在这里暂先主要回复后帖,前帖将在另文回复。另外读了芦先生大作论丑陋的大陆人之十三的《文人无行》,很是感慨。有位先辈曾谆谆教导我:“在中国说真话吃亏,说假话占便宜”,林副主席也教导我们说:“不说假话,办不了大事”。看来此话还真是一句顶一万句,在中国谁因为说假话而吃过亏?

 毛泽东写过一首《蝶恋花》的三流诗词:“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扬直上重霄九。问讯吴刚何所有,吴刚捧出桂花酒,,,”。本来共产党人是无神论者,在诗词中描写“吴刚”“嫦娥”这样的鬼神是不合适的。可是郭沫若等无行文人,却要肉麻地吹捧毛泽东:“主席把自己的思想感情借他们的假想的存在来形象化了。主席的思想感情是绝对真实的,忠魂和神仙则是假想的,所以主席的词是革命的现实主义与革命的浪漫主义的结合”。

 如果郭沫若是个不通诗词的老粗,写出这样的赞语也还算有一点真情。而郭沫若本人写的词,要好过毛泽东百倍,所以郭沫若赞词全是违心的假话。不过郭沫若的假话却是“一字千金”,郭沫若等无行文人靠贩卖这些假话,房子、车子、票子什么都有了。其实凭芦笛先生的文才,到中国去贩卖谎文媚字的话,早就是坐着“奔驰 ”在长安街上飞奔的“芦老”了,哪会是现在这样靠两条肉腿奔驰的“老芦” 呢?

 在中国最值钱的东西就是假话,假话是“一字千金”,而真话则是“一字万唾”。贩卖假话的聪明人,房子、车子、票子应有尽有;乱说真话的傻子,则被千夫指、万众骂。“说真话吃亏,说假话占便宜”,真是中国一句颠之不破的真理呀。可惜总有些悟性低的人,傻乎乎地在网上乱说真话,什么好处没有捞到不说,反倒换回成吨的啐骂。我提醒那些准备在网上兜售真话的人,最好事先预备一把雨伞,以便对付骂口飞沫的狂风暴雨。芦先生称中国是“谎言之邦”,真是一点没错。

  上面是闲聊杂谈,下面是正文。

 芦笛先生《也谈中文作为一种艺术语言》一文中的很多观点我都赞同,特别是“中文的美,美在它的模糊上头”一节,犹为精辟。但在这里还是主要谈谈我和芦先生观点的不同之处。

 我认为汉语和英文的最大区别之一,莫过于汉语的褒义词和贬义词很多,而中性词却很少。相反英文基本上都是中性词,褒义词和贬义词则很少。汉语文化的精髓其实就是“褒”“贬”二字。自从我们的老祖宗发明了褒君子、贬小人的“春秋笔法”,中华文化就一直贯穿着“褒”和“贬”的主线,把人物分成“忠”和“奸” 两派。“褒忠者、贬奸者”一直成为中国历代文人最大的责任和义务,如果有人敢违反中华文化中“褒忠贬奸”这一条铁则,就一定会被斥为“不是中国人”。

 西方文化崇尚公正客观的“公正性”,中华文化却强调“褒忠贬奸”的偏向性,即所谓“一边倒”的表现手法。为了强调鲜明立场,中国人创造了很多褒贬之词。谈到政治问题时,汉语的每一句话似乎都带有褒贬之义的偏向性。比如我们只能说 “美国敌视中国”,这样才能表现作为一个中国人的立场,如果有人反过来说: “中国敌视美国”,那肯定不会认为是中国人说的。然而欧美人谈到中国时,就不会用“敌视”这样带有浓厚感情色彩的贬义词。

 再比如“抗日战争”是个褒义词,我们从字面上就可以直观地明白这场战争是中国正义,日本非正义。而中国的“抗日战争”翻译成英文,就变成非常罗嗦的the War of Resistance Against Japan,这显然不符合英文的表达习惯。而英文则用“中日战争”Sino-Japanese War这样简洁的中性词,我们从字面上无法直接看出谁正义、谁非正义。西方人用“第二次世界大战”这样的中性词,而不用“抗德意日战争” 这样的褒义词,最主要的原因是西方文化中没有“褒忠贬奸”的表现手法。

 如果用“中日战争”“朝鲜战争”这样的中性词,人们还要想一想谁是正义的、谁是非正义的这个问题。而用“抗日战争”“抗美援朝”这样的褒义词,人们一看就知道谁是正义的一方,根本不会再思考正义是非的问题了。所以褒贬化的语言也扼杀了中国人的思考能力。

 在文学创作时,美化正面人物,丑化反面人物,使用褒贬手法来增强文学作品的感染力,本来是无可厚非的。可是中国人却把文学的褒贬手法,推广应用到政治、历史等领域。在中国历史上,我们看到的不是被神化的人、就是被丑化的人,却看不到真实的人。中国搞历史教育,不是意在让学生理解真实的历史事件,而是意在教导学生谁是最可爱的英雄,要歌颂赞美;谁是最可恨的奸逆,要贬斥唾骂。

  正因为中国的褒贬文化和西方的求实文化不同,中文翻成英文就要被中性化。比如汉语中的“恶霸”,翻成英文叫local tyrant,失去了中文原有的贬义。又比如蒋匪军的“匪军”,英文则硬翻成bandit troop,如果不作特别的解释,英国人还以为bandit troop是一支由职业强盗组成的强盗军团。其实“蒋匪军”倒是正规的政府军队,英美人怎么也不明白中国人为什么不喜欢如实地称呼“国民党政府军”,而喜欢用“蒋匪军”这样感情色彩十分浓厚的词汇。英美人没有用蒋匪、共匪、剿匪这样的贬义词来称呼敌军的习惯。美国独立战争时,英国人没有把临时拼凑起来的反英独立军称为“匪军”,美国人也只是中性地讲“南北战争”,没有人称林肯部队是在进行“剿匪”或“讨逆”。

 相反英文翻成中文则要被褒贬感情化。在英文中hegemony(领导权,权威)这个词本来没有什么贬义,hegemonism翻成中文却成为贬义的“霸权主义”。西方人说 “非人道”本来是中性的表述,用汉语则感情地表现为“惨无人道”。中国人喜欢用“日本鬼子”、“四人帮”等贬义词,翻成英文也变成了“日本人”、“四人集团”这样的中性说法。

 我非常赞成芦先生下面一段话:“老芦生平最怕的事,就是去看科技书或哲学书的中译本。虽然看的是母语,似乎远远不如看原文清楚明白。无论说的是多复杂的事儿,西文的句法结构一目了然,不会让你买椟还珠,把脑筋全用在弄清句子之间和句子成份之间的关系上,至于句子运载的思想反倒没工夫去琢磨了。”我本人对看中译本科技书或哲学书的痛苦也是深有体会。中文本来就不擅长表达科技哲学这样要求精确的理性叙述,所以硬译过来的中译科技哲学文章,总是让人看起来发毛。

  英文追求语言的精确性,而中文则追求语言的褒贬性。中国人善于用文字来进行 “口诛笔伐”,却不善于用文字进行“客观评述”。最近在中文网上,人们不遗余力地笔伐李登辉,贬称李登辉为“李灯灰”、“日本狗”之类,却很少看到站在中间立场上介绍李登辉其人其事的文章。好象大部分中国人上网的目的和兴趣似乎就是为了“口诛笔伐”,搞大批判,根本没有兴趣进行冷静求实的探讨和交换思想。

 汉语经过汉代的“赋”,两晋的“玄谈”以后,形成了一种华而不实的文风。文章里尽是堆砌美丽的词藻,却没有什么具体的内容。比如司马相如的“赋”写到洛阳纸贵的地步,却没有任何具体的思想内涵。到了中唐以后,韩愈、柳宗元、欧阳修等人发起了古文复兴运动,提倡写简朴达意的“古文”,反对花哨做作的“今文 ”,也算是中国历史上一次文艺复兴运动。

 我希望现在网上也能发起一次古文复兴运动,把网文复古到“五四”时代。“五四”时期的争论文章,固然言词激烈,但还没有出现“丧家狗”等骂语,这些话直到 1930年代才洋洋登场。鲁迅固然骂人,但也还没有写过“撒尿当镜子照”这样的粗人秽语。直到毛主席写出“不须放屁”这样的工农兵粗话,成为全国中小学必读诗词之后,中国人才把最后一块见不得人的脏皮也搬上了文坛,还自得其乐。

 汉语本身就是一种追求褒贬性、不善于进行公正客观评述的语言。用汉语写政论文章,自然比较容易出现煽情的倾向,因为汉语中的中性词毕竟太少了一些。是汉语的褒贬性、模糊性造成了中国人的缺乏理性?还是中国人缺乏理性才创造出汉语这样缺乏客观性的语言?这又是一个“先有鸡先有蛋”的问题。如果说一个学生的学习成绩不好是因为后天努力不够,人们一般还可以接受,但如果说该学生学习成绩不好是因为先天不足,就往往要被人指骂。

 记得以前在中学里学过半点辩证法:凡事都有内因和外因,内因为主,外因为辅,外因通过内因起作用。按照辩证法,中国人的遗传基因缺少理性思维是内因,汉语和中华文化太具感性是外因,外因通过内因起作用,所以造就了现在一批缺乏理性雍智的中国人。不知芦先生是否赞成这个辩证法的三段论。

  补遗

  关于中文词多还是英文词多的问题,就不得不谈到中文和英文的词汇计算方法。比如英文的individual(个人,个人的)、 individualism(个人主义)、 individualistic(个人主义的)、individualist(个人主义者)就是单独的四个词,而中文只有“个人”和“主义”两个独立词,其它都是合成词。按照英文字典的计词方法,动辄几十万词,而按照中文的计词方法,只有5千个常用字和2万个基本词汇,其它词汇都可以通过这些基本字词来合成。

 正由于汉文和英文的构词方法不同,明治时期的日本人翻译西方著作时,在怎样用汉字来表示欧文词汇的问题上,遇到了极大的困难。日本人把英文后缀“- ism”翻成“主义”,如Materialism(唯物主义)、Capitalism(资本主义)、 Nationalism(民族主义);把英文后缀“-er”翻成“家”,如Thinker(思想家)、 Writer(作家)、Painter(画家);英文后缀“-ist”也翻成“家”,如Scientist (科学家)、Capitalist(资本家)、Artist(艺术家)。后来中国人也照搬日本人发明的这种翻译方法,把Revisionism翻成“修正主义”,把Revelutionist翻成 “革命家”。

  不过这种方法却不适用于把中文逆翻为英文,英文有Marxism(马克思主义)、 Leninism(列宁主义)、可是把“毛泽东主义”写成Mao Zedongism,英美人是无法看懂的,所以只好称Mao Zedong Thought(毛泽东思想)。中国人自创的洋式新词 “洋奴哲学”、“爬行主义”,也很难“复原”为英文。还有中国政治家的一些所谓名言:“两条腿走路”、“摸着石头过河”等,很难原汁原味地译成英文。

 本来东方文化和西方文化就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体系,走东西方文化相结合的道路是行不通的,就象中国搞了多年“中西医相结合”不见成效一样。
------------------------------------------------------------
陈凯博客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南郭西游戏作:疯狂汉语
The Madness of Chinese Language


(2011-02-14 18:57:19)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20.shtml#Bottom

要是全世界的人都说汉语,你认为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会容易得多吗?

  让我们勇敢面对吧!——汉语是一门疯狂的语言。

穷光蛋指的不是蛋;糊涂虫并非一条虫。鸡眼长在人脚上,猫眼安在房门中,龙眼可以吃,飞眼可以抛。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鸡窝里倒能飞出金凤凰。老板不见得老,秘书也不是书。一个人可以是笑面虎,可以是中山狼,可以是哈巴狗,可以是独眼龙,如果是女人,还可以是母老虎,可以是狐狸精。奇怪的是,你的岳父是泰山,妻子是山荆,生下的儿子却是小犬。铁观音不是菩萨,仙人掌不是手掌,孔方兄也叫不得哥哥;寿星呆在地上,银河悬在空中。强奸妇女要判有期徒刑,强奸民意却可以不负责任。

  我们太自以为是了,天天将汉语信手拈来,不以为意。如果我们细细观察它的矛盾之处,就会发现,飞贼不会飞,方向盘是圆的,红尘既非红色,亦非尘土。为什么阁下指的是你,在下指的是我?蛋糕里有鸡蛋,米糕里有米粉,糟糕里有什么?如果江河湖海都有水,那么法治沙漠是否也有水?官员进贡,商贾贿赂,盗贼销赃,赌鬼赖账,都跟贝大爷脱不了干系,可是贤女守贞,贱汉负心又干贝大爷何事?一个人没有钱只好打光棍打白条打秋风,有了钱可以打关节打官腔打哈哈,老婆孩子可以打,先锋下手也可以打?我们是不是有点疯疯傻傻?

  我们可以吃老本吃闲饭吃白食,也可以吃食堂吃饭店吃馆子,甚至吃山吃水吃父母!有时候吃苦吃力吃惊我们都愿意,就是不愿意吃闭门羹吃哑巴亏。吃一堑可以长一智,吃不了还得兜着走。考试怕吃鸭蛋,谈恋爱怕吃醋。吃了别人豆腐,人家请你吃官司;吃了百姓劳保,政府请你吃枪子。无论有形无形,正面反面,我们一律通吃!

  红花入籍为药,芍药原本是花,杜鹃亦花亦鸟。鸡蛋里可以挑骨头,癞蛤蟆总想吃天鹅肉,两个人能穿一条裤子一鼻孔出气。煮熟的鸭子嘴硬,吃人家的嘴软。人人都喜欢戴高帽子,没有人愿意戴绿帽子。

   有时候我不禁想,所有说汉语的人都得送进疯人院去,因为他们胡言乱语,夹缠不清!哪一门语言里有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用家道表示家境,而道家表示门派?牲畜表示动物畜牲用来骂人?上面指上头而面上则是脸上?手下可以下手而下人却不甘人下?你在哪种语言里看到马屁可以拍,风景可以杀,牛角尖可以钻,话匣子可以打开,东风可以借,西北风可以喝,枕边风可以吹?怎么向前看表示的是未来,往后看表示的还是未来?为什么目前表示现在,从前表示的又是过去?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前事不忘,后事之师;那么前生孽债,后生可畏?回首前尘,步人后尘?当一门语言里出现中国队大胜荷兰队是他们赢,中国队大败荷兰队还是他们赢;出现厂长上车间其实也是他下车间;出现领导不会领导干事只能干事,你只得佩服它的神经病也让人费神经。

  汉语是人发明的,不是电脑生成的。它反映的是人性中的创造成分,是人性使然,而非不通人性。因此,当我们把灯灭了,灯照样可以用;当我们把人灭了,他就从地球上消失了。当我结束停当,我准备去参加朋友聚会;当我结束这篇文章,我不准备再写下去了。

Fotos hochladen

Zugriffsanfrage von


Diese Seite versucht auf deinen addPics.com Account zuzugreifen.
Aus Sicherheitsgrόnden, erlaubt addPics.com nur den Zugriff von autorisierten Webseiten. Wenn du dieser Webseite vertraust, kannst du mit einem Klick auf den folgenden Link, den Zugriff erlauben.

autorisieren Aktualisieren

Bitte logge dich mit deinem bereits existierenden Account auf addPics.com ein.


Jetz einloggen!
Neu laden!


Dem Beitrag angehδngte Bilder


- noch keine Bilder angehδngt.

oder ein bereits hochgeladenes diesem Beitrag hinzufόgen.
Nach Ordner filtern: Ordner bearbeiten
  • Mit deiner Emailadresse, verwaltest du all deine Bilder auf addPics.com
  • diese Nutzung von addPics.com ist fόr dich kostenlos!
  • weitere Informationen findest du hier


Mit dem Upload gebe ich mein Einverstδndnis, dass meine E-Mail von addPics.com fόr werbliche Zwecke zum Erhalt von Newslettern genutzt wird. Die E-Mail wird nicht an Dritte weitergegeben und der Newsletter kann jederzeit per E-Mail an unsubscribe@addpics.com abgemeldet werden.

Mit anderen addPics.com Account anmelden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Visitors
0 Members and 3 Guests are online.

We welcome our newest member: ancientgroundhog
Board Statistics
The forum has 896 topics and 1435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