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Nickname:
Subject:


Message:
[b][/b]
[i][/i]
[u][/u]
[code][/code]
[quote][/quote]
[spoiler][/spoiler]
[url][/url]
[img][/img]
[video][/video]
Smileys
smile
smile2
spook
alien
zunge
rose
shy
clown
devil
death
sick
heart
idee
frage
blush
mad
sad
wink
frown
crazy
grin
hmm
laugh
mund
oh
rolling_eyes
oh2
shocked
cool
[pre][/pre]
Farben
[rot][/rot]
[blau][/blau]
[gruen][/gruen]
[orange][/orange]
[lila][/lila]
[weiss][/weiss]
[schwarz][/schwarz]
Security-Check*
Enter the letters here:

 
*to avoid spam
Attach file

Your reply to

RE: 陈凯再版/自由谈 Kai Chen/On Freedom • Author: fountainheadkc, Tue Sep 27, 2011 8:23 am

陈凯博客: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民主谈--中国,美国民主观对照
On Democracy - Contrast between China and America


“自由人”对抗“中国人”序列
"Free Beings" vs. "Chinese" Series


By Kai Chen 陈凯 (Reprint 7/21/2011)

“什么是民主?” 我问着我周围的人们。 我是在1989年五月的天安门广场上。 在人山人海的广场上,人们打着各种各样的有着“民主”字样的标号旗帜。 “那还不好说: 民主就是人民当家作主呗!”

“过去的四十年,人民不是一直也在当家作主吗?” 我挑逗地问道。 “你们的当家作主与他们的当家作主有什么区别?”


...,随即是使人尴尬的沉默,窘迫。人潮涌了过来,把我们简短的对话冲断了。 从那时起我一直在思考着那简短的对话。

即我的“自由谈”后,我也想从中美民主观的对照略谈“民主”,也就将那简短的对话在十七年后,在这里再继续下去。

自由(Freedom)在中国是一个脏字,忌字,贬字。 但“民主”却在中国享有不同的地位: 中共政权也将“民主”(Democracy)一字泛用,滥用,俗用,反用。 中共专制政权甚至精心制造了如“人民民主专政”,“社会主义民主”,“民主集中制”等等现代专制名词,旨在用“民主”二字为其政权增加合法性。 可见“民主”已成了一个不容抵制,不容否认的世界性的价值取向词汇。 胡锦涛来美访问时也曾宣称没有民主就没有现代化,虽然这个宣称只在美国用英文广播了,但没有用中文向中国大陆广播,我们仍可以说即使中共也不敢将此词贬义化。

不光是中国,似乎全世界的专制者们也都对“民主”二字视以青睐:巴勒斯坦用民主将哈马斯推上了台;伊朗也用民主将一个叫嚣灭绝以色列的疯子捧上了权力宝座。 我们也不要忘记希特勒也是民选上台的。 这些用“每人一票,只有一次”的民主上台的专制疯子们用选举作为他们的合法性的依据,实行他们屠杀,毁灭的非人反人的政策。 是什么让民主变成了非人,反人,杀人的工具被疯子们用来实现他们不可告人的野心的呢? 让我们对中文“民主”二字做一个大略的剖析吧:

民主(Democracy) 一字的英文定义有几个:

1、由多数原则而受制于人们的政府。(Government by the people via rule of majority)

这里我将people译作人们而不译作人民是有原因的: 在英文

里people是一个价值中性字复数质,意为人们是个人的组合。 在中国“人民”二字是由价值取向的。 基于中文本身的内在弊病,也就是中文名词没有复数与单数之别,动词也不反映复数与单数之别,“人民”在中文中与“个人”同样作为一个有机的,不可分割的实体而出现。 这种浑浊的文字现象为中国的专制文化奠定了强大的基点。 法西斯,纳粹的理论基点也在于此: 它们都将群体作为一个有机的,有生命的,超人基天的实体。 个体在这种理论中只是一个数字,是可有可无的附属物。 这些极权主义常将工蜂与蜂王的关系作为它们的理论比喻。

“民”在中文中从来就附有价值取向: 传统中民有“子民”意,政府有“父母官”意,两者相辅相成。 民在中文里有道德含义:为民者良,不为民者恶。 谁是民? 中国人从不问,也不知,更不想知。 中国人只知皇,官,政代表民,管民,制民,喂民。 近代中国“人民”更成了满天飞的滥词。 只要是人民的就是好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与“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 高挂天安门城楼就是中国人神志不清,是非不明,昏头胀脑的伪道德价值的写照。 Citizen 在中国被译为“公民”,(“国民”应更确切)既然一切“公”的东西就是好的,“公”与“民”合在一起就更有价值感。 没有人问既有公民,为何没有私民。 人们只知既然公民是好,私民一定是坏。

2、自我管理的政体 (Self-Government)。

“自我”(Self, Ego)的概念在中国从未出现。 “自知”(Self – Awareness) 从不在中国人的意识中。 “他知”是中 国人自我鉴定的标准。 在中国“个人自我定位”(Self-Identity)从未出现。 从他人眼睛中看自我,由群体为自己定位是中国人伪存在,真虚无的特征与基点。 既无自我,何谓存在,更不要说“自我管理”。

3、一个由人们从定时自由选举产生代表的形式并由此直接或不直接授权政府的政体。(A government in which the supreme power is vested in the people and exercised by them directly or indirectly through a system of representation usually involving periodically held free election)
“自由”,“选举”,“授权”, “直接”等概念从未在中国的过去与现代产生过。 因此这个定义的“民主”也与中国无缘。

4、由普通人们为源而形成的政治权力架构。(The common people especially when constituting the source of political authority)
“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暴力政治”,“高压行政”历来是中国的文化传统中政治精髓。 普通人们从未在中国的政治架构中有任何的影响,更不要说以他们为政治本源。

5、无自上而下的传交权力,无人为所定的阶级区分与等级特权。 (The absence of hereditary or arbitrary class distinction or privileges) 这个定义我想我不用说人们也都清楚这与中国所谓的民主不但毫无关联,而且正是其相反。

我们现在简单解义中国的俗化“民主”。

中国的“民主”可以基本解义为 “政以民主人”。 “民”从来都是“皇”,“政”,“国”用来“主”人的工具。 中国的形象文字与其非逻辑排列造词造成了中国人对西方抽象词汇释义的反解。 而“人构民主政”则是民主(Democracy)的基本原义。 个人是民的基本单元,也是民主政治的始发点。 没有个人的民是虚无的伪民。 没有自由的政体是虚无的伪政体。 没有人的国是虚无的伪国。 没有个人人权的民主是虚无的伪民主。 逻辑就是这么简单。

中国的单音节形象文字从一开始就是搅混水的发动机。 实质与表象被这台强大的搅拌机搅成了污泥浊水的酱, 盛在了“中国”这个大酱缸里。 中国的人们幼稚而糊涂的认为:只要有了表象就会有实质;只要有了格式便会有内涵;只要用了“民主”一字便有了民主;只要有了书写的宪法便是宪政国体;只要有了警察,法院便有了法制;只要有了政府与主席便有了国度;只要有了语言便自然会有创造。 更坏的是,甚至中国人所建的表象也是千疮百孔的假象,犹如他们想用竹篮提水一样。 中文文字就是这样一个永远盛不到水的竹篮。 世世代代的中国改革者们历尽千辛万苦,抛头颅洒热血的奋斗着,想用那竹篮子将价值的源泉汲到中国干涸的,充满毒素的大地上,试图让他们带到这块土地上的民主种子生根发芽。 但他们没有意识到他们的工具最多只能盛到一些有毒的干涸的土。 那自由,民主的种子永远不能在这干涸的毒土中成活发芽。 更不用说期待它们结出营养人类的果实。 当他们的一切努力都成为泡影的时候,他们发现在那毒土的竹篮中,只茂盛地生长着一种植物 -- 毒害人的灵魂的精神鸦片。

中国的人们在吸食这种精神鸦片成瘾之后,幻觉地做着画餅充饥的美梦。 他们幻想着那没有人的民,没有个的群,没有本与根的树,没有自由的民主,没有人权的宪政,没有目的的团结,没有意义的统一,没有价值的国度,没有创造的生产,没有头脑的思考,没有灵魂的正义,没有鉴别的道德,没有上帝的天国。

中国的“民”成了主“人”的主宰;中国的“民”成了专制统治压抑个人的强力武器;中国的“民”成了奴役个体与自身的太上皇。 中国的“民主”应该叫做“政主”,“皇主”,“汉主”,“党主”,压抑少数与个人的“多数人的暴政”。

在美国(西方)定义里的民主政治并不是一个乌托邦式的幻想的完美政体。 民主政治只是进步社会的必要前提。民主为其社会与文化提供了一面镜子。 人们在这面镜子中看到自身的形象,行为与动机。 作为民主必要前提的分权,司法独立,言论,新闻自由更提供了社会的透明度,使人们清晰的认知着自身的价值取向,使人们对他们的选择无法逃避。 民主并不产生完美社会。民主只对社会的进步提供可能。 这就如同自由并不能保证人的幸福,只对人的幸福提供可能一样。 专制的政体不可能产生进步的机制,也不可能对社会的进步提供任何的可能。

中国的专制政体正是对真正民主的反动。 它将永远在朝代的循环中停滞不前。 不管它的专制语言中有多少“民主”的字眼,都不能掩盖它邪恶的实质。 遗憾的是由于中国单音节象形文字的内在弊端,许多中国人被骗人的表象所蒙蔽,不能建立鉴别价值的道德准则,不能建立洞察内涵实质的能力,至今难以自拔。

在1989天安门的人群里,我没有看到人对自由,对灵魂,对上帝的尊崇。 我只看到了人对民的畏惧,我只看到了民对人的主宰。 我没有看到人的自知,自尊,自省,自悟,自强。 我只看到了人的自卑,自贬,自逃,自欺,自怕。 我不相信没有自我的个人会组成有意义,有建树的群体。 我不相信依靠虚无的个人而组成的群体会有真正的民主。 我不相信一个建立在灵智两残,毒瘾成性的人上的社会会是一个进步的社会。

我也不相信一个迷恋“竹篮汲水”的文化会使自由民主的种子萌芽。

让我们重新思考我们的价值,我们的工具吧。 让我们用崭新的工具去建立那崭新的价值吧。 只有那时,“民主”(Democracy)才是真正的人的建造,才具有真实的意义。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Visitors
0 Members and 3 Guests are online.

We welcome our newest member: ancientgroundhog
Board Statistics
The forum has 899 topics and 2068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