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Nickname:
Subject:


Message:
[b][/b]
[i][/i]
[u][/u]
[code][/code]
[quote][/quote]
[spoiler][/spoiler]
[url][/url]
[img][/img]
[video][/video]
Smileys
smile
smile2
spook
alien
zunge
rose
shy
clown
devil
death
sick
heart
idee
frage
blush
mad
sad
wink
frown
crazy
grin
hmm
laugh
mund
oh
rolling_eyes
oh2
shocked
cool
[pre][/pre]
Farben
[rot][/rot]
[blau][/blau]
[gruen][/gruen]
[orange][/orange]
[lila][/lila]
[weiss][/weiss]
[schwarz][/schwarz]
Security-Check*
Enter the letters here:

 
*to avoid spam
Attach file

Your reply to

RE: 陈凯再版/自由谈 Kai Chen/On Freedom • Author: fountainheadkc, Fri Jun 01, 2012 10:16 am

林琳:论专制束缚下的自由

作者:林琳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点击数:60 更新时间:5/3/2012 9:16:09 PM

很多人自以为自己是自由的,自由的在思想,自由的在言论,自由的在否定或肯定某种价值,某种制度。束缚似乎没有被感知,至少束缚的感知不是那么强烈,表现为:在专制的铁笼中还有心情炫耀或调侃被请去喝茶,想象着与专制者平起平坐,化干戈为玉帛。这些人总是在不自觉中流露出对现实的满足不再疲于生计,可以腾出一些时间进行思索,思索证明自己存在的方式或价值,用以区别其他的人,其他的生存方式。

我不知道我的爱犬是否幸福,但是我总以为这是我给他的最大的幸福,我几乎可以满足他的一切他的一切在我看来无外乎是:想到户外玩儿,想吃些肉,想找到一只正在发情的小母狗。这些幸福,我都可以满足我以为他也会满足。可如果站在他的角度考虑问题,我真的不能确定他是否也会像我一样的意识到这是最大的幸福?这种幸福实际上是给予的幸福,是我自以为的幸福我的幸福。这不仅是一厢情愿的,强制性的将幸福赋予爱犬而丝毫不用考虑他是否也认可这种幸福,更为关键的或许是:我自认为的,毋容置疑的给予及对这种给予的评价是否真的没有一点问题?我为什么认为这种给与是幸福而不是相反?有一件事证明我的这一疑问并非空穴来风,我认为的美味远不及人的排泄物更能勾起爱犬的食欲,这说明了什么?显然,在我的内心深处,已经有一种先验的思维方式与评价体系,对此,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从来没有去追问,它什么时候进入到我的内心,通过什么方式让我习惯于他的主宰,自觉自愿的选择去依附?我为什么不曾觉察,不曾质疑它的目的性?联想到人类之间的关系,也有这样的问题:将给与与幸福概念化,标准化之后,这些被固化的东西很可能就是一种最真实的束缚或是奴役。

社会作为一个系统,是个性的消亡而非以个体为基础,两者之间最真实的表现是排斥,是斗争,系统不过为排斥与斗争提供了可能,没有这个社会的系统作为平台,排斥与斗争没有可能发生。可我们受到的教育却不是这样,我们已经习惯于某种先验的价值为了系统的稳定运行要避免排斥与斗争。这种先验的价值这样的说道:我并没有完全否认个别的存在,个别的价值,这可以通过如下方式来证明:我思的方式,我为的方式,表达的方式,与众不同的方式,这些方式都足以保证你们是一个孤立的,个别的,独特的存在。可系统却刻意的不去告诉另外一个事实:当所有人都认可这些证明方式并接受这样的评价体系时,这些方式及这一评价体系就具有了普遍性特征我的存在,只能在普遍性中得到证实或者说我的存在需要他的存在来解释,来证明。一切证明我的东西都会遇到他的质疑我思故我在是思者本人的一种证明方式自以为可以证明自己的方式,要么这种证明不具有普遍性,要么这种方式只能证明思考着本人(笛卡尔本人)而不能要求所有其他的人都适用这样的证明方式。普遍性会使个性消亡,而个性在没有普遍性认可的前提下,是否真实的存在成为一个不解的谜。就是这个谜,让我们陷入两难,用毕生来实现自我却对系统无能为力我们无论如何也摆脱不掉系统的束缚不管是我思,我为,或是多么的与众不同,自由(可能还包括自由这种价值本身)在这种系统的思维习惯与评价体系下荡然无存。

我思实际上从一开始就陷入到特定的背景中,陷入到先验的系统中语言、知识、逻辑、对象、价值的限定中。而这些限定根深蒂固,成为我思的基础,所谓的我思的个性、自由就只能淹没在结构、系统、范畴之中,而无法真实的得到实现。我思是一种个性体验,但是,这种体验先天不足,太理性,太常规,太和风细雨,太因循守旧。形式与内容都被固化,在不知不觉中,心甘情愿的被自我固化,所谓挣脱固化,获得自由的努力都是徒劳的,非但无法接近自由,反而与自由渐行渐远,并随着时间的推移,成为一种习惯一种屈从于被精英们认可的标准化习惯,承认既定的社会秩序,既定的社会等级,再为这些既定的东西贴上一些文明、现代、进步、理性、和平等诸如此类的标签,用以约束其他人。

有一种谎言叫善意的谎言或真实的谎言,这些谎言似乎无需解释,无需证明。谎言本不是真实,披上真实与善良的外衣无非是赋予谎言以价值。和平在专制下就是一个最真实的谎言,可偏偏有那么多人将这种善良的谎言大张旗鼓,乐此不疲的为其披上一件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价值外衣招摇过市,愚弄那些被奴役的人,让这些人自觉的接受、认同这种价值的至高无上的地位这一地位,在这些人看来,是先验的,无需考证的,毋容置疑的。自由甚至于所谓的民主在这样的谎言中消失,仅存的我不过是和平这一价值下的奴隶还不断的,善意的告诫我要接受,忍耐这个奴隶地位,否则,奴隶也做不成,早早的下地狱这个社会就是这样的不可思议,一方面在不断的,花样翻新的制造、固化约束,极力的在掩盖奴役的事实,另一方面又在不断的传播着文明、社会、自由在进步的谎言,编织着一幅绚丽多彩的人生画卷而那些已经坐稳了奴隶地位的精英们,正是固化约束,传播谎言的主力推手。这些人正在现实的帮助专制统治者固化秩序、固化概念、固化价值、固化法、固化道德、固化善良与恶固化他们可以固化的一切而这一切固化所要达到的现实与长远目标就是剥夺别人自由,确立奴隶主的永恒地位让那些奴隶们永久的去哀鸣这种哀鸣声是奴隶主最想听到的,最能证明自我价值的优美旋律!所有对固化的反抗与挣脱,都会被认为是偏离系统、理性轨道的行为,被指责为疯子,成为疯子后奴役者就有了更多的理由对其进行惩罚将这种貌似公正的惩罚,强制性的加到这些疯子的身上而那些固化秩序的推手,所偶然表现的同情,人道,就显得那样的虚伪、卑鄙、滑稽、可笑。

西方的民主制度也不过是至今为止人类发现的最不坏的制度,而不是最好的制度,对这一制度尚且有改善的余地与可能,更何况中国的专制制度还有什么不可以打破?!遗憾的是,一些人非但不去劝慰人们努力的减少或挣脱束缚,反而在推波助澜的为束缚或增加的束缚(如失踪法)寻找更为动听、迷人的理由,不断的要人们节制自己以适应这种既定的秩序,既定的强加的幸福。这些束缚及幸福的推手,总要装扮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摸样,总要披上一件真理或知识的外衣,总表现的那么善良,那样真诚,那样高瞻远瞩,有时又显得那样无辜呕心沥血的做了那么多好事,多么不容易,却还有非议他们在苛责奴隶,苛责奴隶的宽容度,苛责奴隶的素质,苛责奴隶良心,这些奴隶为何不为恩赐的幸福而流泪,为何不心甘情愿的为伟大的进步,为动听的谎言而高歌?

专制束缚下没有自由,请不要为束缚寻找理由,也别将这种束缚下的幸福当作一件赠品强迫我们接受。要么你撕下伪装,理直气壮地告知:专制的系统容不得自由;要么你解除一切束缚,恢复本应属于我们的自由。二者择其一,没有什么中间道路好走。不管你是否愿意,人类追求自由,打破束缚的决心与勇气不会因为不断变换的面容或凶残或善良而有所改变,有所止息。

至于我们,自由的追求者,要敢于运用自己的理性(康德语)来质疑、挑战、挣脱那些来自于某种奇境的天赐之物对我们的束缚这种束缚有时表现为权力,有时表现为知识,但是更多的时候,两者交织在一起我们可能很注意对权力的防范却忽略了对不加质疑的知识的防范。很有可能,这种知识(不过是奴役的理由)才是我们真正难于逾越的障碍,难于战胜的、最危险的敌手。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Visitors
0 Members and 1 Guest are online.

We welcome our newest member: ancientgroundhog
Board Statistics
The forum has 957 topics and 1499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