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Nickname:
Subject:


Message:
[b][/b]
[i][/i]
[u][/u]
[code][/code]
[quote][/quote]
[spoiler][/spoiler]
[url][/url]
[img][/img]
[video][/video]
Smileys
smile
smile2
spook
alien
zunge
rose
shy
clown
devil
death
sick
heart
idee
frage
blush
mad
sad
wink
frown
crazy
grin
hmm
laugh
mund
oh
rolling_eyes
oh2
shocked
cool
[pre][/pre]
Farben
[rot][/rot]
[blau][/blau]
[gruen][/gruen]
[orange][/orange]
[lila][/lila]
[weiss][/weiss]
[schwarz][/schwarz]
Security-Check*
Enter the letters here:

 
*to avoid spam
Attach file

Your reply to

RE: 共后时代的标像符号及语言/一些构想 • Author: ksk, Sat Nov 26, 2011 10:03 am

“1. 国号:
首先,我不认为有重新强制性设立一个新的被迫合并的国家的需要。即使按照现在支那任何除北京之外的多数个体的真实意见,亦是互相仇恨,互相排斥,互相基于小圈子如家门,街道,乡,县,市,省,甚至不同companies(or corps.),不同兴趣爱好,来划分亲近关系和拉拢打击欺压的居多。
至于北京人,他们亦是这样仇恨排挤打压,但在中央集权体制下他们可能会是首都,以及在现今事实下其作为体制中最高等人的情况,其可能会支持搞一个新的中央集权实体。

The New Nation's Title:

My Own View: United Federation of East Asia (UFEA) ”
此名字仍有待商酌。
原因:
1.新名需突出各entities的主体性和主权性,以对抗支那二千年的大一统和中央集权思想,以及集体主义;那么,在命名上即应该体现出这一点。
因此,命名上应该改Federation为States。如果新的政治实体们的确是以英语为official language,那么它们应该,也必须培养各国意识,那么如果用这个词,可以使它们在文化上培养新的各国意识。
同时,在constitution上,可以直接照搬USA的,但必须加上两条:
(1)新的政治实体组合不为邦联亦不为联邦,而是属于自由加入自由离开的国际组织。包括一开始的加入或不加入亦是自由的。各国享有完全的主权。(此一条款另一方面亦可解决如今美国联邦中央政府规模和权力不断扩大的问题)
(2)如果此政治实体组合内的任一实体或任一些实体们的自由离去权被此国际组织所阻止,此一实体或此一些实体们有完全的权利进行一切包括武装手段的反抗。

另外,还是关于这个east asia。我认为这个名字要不得。因为太广了。支那一向有大中华(大支那猪圈)主义,包括这种主义相关的政治策略和文化。这种主义,不但想把现在的支那纳入其统治,亦想将整个东亚纳入其统治。而此种命名,将会在文化上为新政治实体们继续埋下这一文化毒根。举个例子,对于相当多的普通支人来说,“南支那海”的这个名字已足以让其在文化上觉得南支那海(包括其岛屿们)天生即是支那的。这也是为什么前几个月www.change.org 有个投票,主要是东南亚国家人,想改“南支那海”为“南亚洲海”的原因。同样,“东支那海”须改为“东亚洲海”。
我认为新名的要点:
1.不能用老名:中华(支那),原因同下,另一原因是不能与支那淫民共咳国或支那冥国扯上关系。
2.不能带“中”字(废除支文化的世界中心观念)
3.既然是英语为official language,那么cina或china皆可
4.在完全支语向完全英语的过渡阶段,需要用一个新的支文名字,不能让支人看到china即联想到“中国”。需建立新的英-支联想。华夏(虽然我认为其配不上此二字所代表的原意),震旦,唐土,(此二名为古代日本对支称呼)皆可;但我认为最好的名字莫不过于“支那”
1.支那二字语源自cina,本身与cina,china同根(这样可在语言过渡时期的英语-支语关联上达到一种同源性)
2.其本身意义亦无侮辱性,在一开始的历史阶段亦无侮辱性。在古代,不但日本人称支那为支那,支那人自己亦称支那为支那,请看唐玄宗《题梵书》一诗:“鹤立蛇形势未休,五天文字鬼神愁。支那弟子无言语,穿耳胡僧笑点头。”在近代,支那一词在日支两国都曾经不是侮辱性的词。相反,还有些褒义。一如明治维新志士高杉晋作的汉诗“单身尝到支那邦,火舰飞走大东洋。交语汉鞑与英佛,欲舍我短学彼长”。支那当时的留学生,尤其是反对清朝统治的革命家们,也以支那标志出身国。1902年,章太炎等在日本东京发起《支那亡国二百四十二年纪念会》。1904年,宋教仁在东京创办了名叫《二十世纪之支那》的杂志。梁启超在1899年写的《忧国与爱国》中也有日本人称支那人为“支那人”的纪录。另如孙中山的革命伙伴,日本人梅屋庄吉,在辛亥革命成功后在日本发起成立“支那共和国公认期成同盟会”,敦促日本政府承认支那冥国,此时的支那也显然没有侮辱之意。
支那此词之所以变成一个侮辱性的词,完全是由于两次日支战争时,日本不愿称支那为带有极端愚蠢的支那中心主义和蔑视他国(大中华主义:大中华圈【支本土】小中华圈【朝鲜越南】,蛮夷圈【日本和其它东亚国】,禽兽圈【东亚之外】http://zh.wikipedia.org/wiki/%E4%B8%AD%E...#65289;的“中华”,因此支那一词在支那人那里成了贬义词。你亦可以说这是一种由于支那人极端狭隘和封闭的意淫而造成的贬义词。
更多:http://zh.wikipedia.org/wiki/%E6%94%AF%E9%82%A3_(%E6%97%A5%E8%AF%AD)
3.在为“支那”这一支那人自己搞出来的贬义词来正名的时候,亦可顺便破解与这个词相关的如大支那主义,和仇日complex。
4.不必担心普通支人对这个新名字的接受度。在大破之时,只要有知识阶层的主流的引领(虽然我不喜欢用引领这种精英主义的文化背景的词,不过这是支那的事实),普通人重新接受这个词是不难的。何况这个词本身亦的确没有侮辱义,同时如前所述曾经在古代和近代都是中性偏褒义的词,最重要的是古代和近代的支那人都认同这个词。

“9. 禁毛像与共产标像符号:”
这点完全无法认同。
原因:
既然是个自由的国家,那么言论自由必须保证。言论自由并不代表只去保护“在某种价值观下认为是正确或者是真理”的言论;相反,美国的言论自由的意义是要让所有言论都能说出来(当然别人愿不愿意听是另一回事)
同时,这将牵涉到4个问题:
1.言论自由的目的论或手段论
你是把言论自由作为达到“在某种价值观下认为是正确或者是真理”的手段;还是言论自由本身即是目的?
如果只是作为手段,那一旦出现如猪肉毛或希特勒这样的人物,或者某一种党派或势力,它完全可以以“终极真理已经掌握,不再需要言论自由”的理由来废除言论自由。
2.你自己本身的逻辑问题。
一个人不能一边不断的宣扬言论自由,but meanwhile以某种理由来宣扬限制言论自由。这本身即是一个逻辑混乱的问题。
我能部分的(现在的一般情况下,世界上没有一个人能100%的理解另一个人)理解你对communism的感情,但这个问题请你用英语,用理性来思考。
“立法宣布在公共场合展示毛像及共产标志(如镰刀斧头,中共国旗等等)为非法,如同今日德国立法宣布在公共场合展示希特勒像与纳粹符为非法一样。”
如果某些个体和组织只是宣扬某种思想,而并没有真正的去打破法律,这完全属于美国的言论自由保护的范围内,你既然一直宣称美国的自由(包括言论自由),美国的价值,为何此时反而搞双重标准?

“新国度的个体如在公共场合展示毛像与共产标志应按法律受到罚款、劳役服务等处罚。”连以言获罪和强制劳役都出来了。
你一直在谈人权,可是以人权的标准,强制劳役本身是一种缺乏人权的表现。
现在的美国早已废除强制劳役(义务兵役)40年了,为何你现在却又提倡这个事?搞得像新加坡那个支那威权主义(authoritarianism)国家一样。

3.美国自由和德国(欧陆)自由的问题。
你是更喜欢美国的自由标准,还是更喜欢德国(欧陆)的大政府的,西左的,authoritarianism,将个体视为政府的subject和property的,collectivism的和极端愚蠢的nationalism的自由?
虽然你一直宣扬美国的自由标准,但在对communism的态度上,我觉得你更喜欢德国(欧陆)的。或者你是双重标准。

4.the faith to free competition in speech field
美国言论自由标准背后的理论是言论自由竞争的必要性,包括各种不同观点同时存在的必要性,以及优胜劣汰性,以及最重要的,所有个体的知情权。不知你是否真的对这个有信心?
另外,从事实上来看,去ban什么言论是最无助于解决问题的;相反,应该展开全社会范围内的讨论和争论(建立在solid论据上和事实,以及用理性来reasoning的争论),这才是更好的解决问题的方法。去banXX,正是没有自信的表现。
需记住,相对于其(自由的)浪漫面而言,自由更是有代价的。然而,我们能通过自由而获利的,远远大于其代价。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Visitors
0 Members and 5 Guests are online.

We welcome our newest member: ancientgroundhog
Board Statistics
The forum has 900 topics and 2069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