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Nickname:
Subject:


Message:
[b][/b]
[i][/i]
[u][/u]
[code][/code]
[quote][/quote]
[spoiler][/spoiler]
[url][/url]
[img][/img]
[video][/video]
Smileys
smile
smile2
spook
alien
zunge
rose
shy
clown
devil
death
sick
heart
idee
frage
blush
mad
sad
wink
frown
crazy
grin
hmm
laugh
mund
oh
rolling_eyes
oh2
shocked
cool
[pre][/pre]
Farben
[rot][/rot]
[blau][/blau]
[gruen][/gruen]
[orange][/orange]
[lila][/lila]
[weiss][/weiss]
[schwarz][/schwarz]
Security-Check*
Enter the letters here:

 
*to avoid spam
Attach file

Your reply to

RE: 观看陈凯四集视频“我的路” "My Way"-Kai Chen Story • Author: fountainheadkc, Sat Dec 17, 2011 10:04 am

我的路(第四集): 奥运启示录

【大纪元8月27日讯】前言

在今天纷繁变化的中国,每个人都在竭尽所能寻找幸福。有人说,它在别人认可的目光中,在一些叫做地位和金钱的东西里。但为了别人眼里的成功,我们被迫放弃了心灵中一致的价值。当寻求自由的心灵在历次所谓的运动中被消灭殆尽时,茫茫人海,凭良知而获得成就,并得到完整幸福的人,便成为稀有,无法让人相信他的存在。今天,我们为您找到了前中国国家男篮名将--陈凯,作为这稀有的一例,为您讲述他寻找真实存在的幸福的故事。

第四集 奥运启示录

奥运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传统,也是一个主张。它强调发挥每个人的天才,每个人他把他的天才充分发挥出来。在一个公平的环境里去竞争。人类社会就应该这样,不要压抑每个人的天才。你这个人有这样天才,他那个人有他那个人的天。姚明身高有二米三十,你身高五尺。你打球肯定打不了他。这个并不是上帝不公平。上帝非常非常公平。他有他的天才,你有你的天才,你发挥你的优势,他发挥他的优势。在不同领域去竞争。这是个非常好的主意。因为人们都能进入一种奥运的精神里面,人就真正能进入一种公平竞争,进入一种平等,人人皆兄弟的一种概念。我们并不在种族上或者在文化背景各方面去歧视其他人。我们在一个公平环境里,竞争比高低。今年我输了,明年我不一定输,下一年---,是一个非常好的主意。我对奥运是非常支持,而且一直支持。我从运动员的角度,我希望奥运会成功。很多运动员有优异的表现,能表现人类精神的伟大,表现人的天才,表现人对未知的冲击,人对自身限度的冲击。每次世界记录的刷新,都是对自身限度的冲击。

奥运会本身的精神,是一个非常正向的精神,是一个个体争取自由的精神。但是,邪恶的政权想利用奥运会为自己的非法政权取得合法性,同时在这个时候腐蚀全世界人的良知。用这种在一个专制社会所举行的奥运,进行一种灵魂上的侵略。在当时美国所送到德国的这个体育代表团里,有两名犹太裔的运动员,当时在德国的纳粹专制政权的这个强烈抗议之下,美国的体育代表团出于自己的懦弱也好,道德的混乱也好,就驱逐了犹太运动员来自体育代表团之外。这是对世界上所有有良知的社会一个借鉴。

1936年的时候,希特勒曾试图利用奥运会为他的种族主义的理论奠定基点,但是奥运本身的自由精神打破了他的这种东西。杰西 欧文斯,美国的黑人运动员,在这个奥运会上取得了四枚金牌,希特勒拒绝跟他握手。人们就用自身优异的举动,打破了这种种族主义的一种谬论。

奥运自由衫运动

陈凯自二零零七年八月开始的奥运自由衫全球运动,跑过了四大洲,十个城市,这十个城市:洛杉矶,三藩市,温哥华,温尼辟克,纽约,华盛顿,墨尔本,悉尼,柏林和台北。

我发起这个运动,是想把奥运的精神真实的表达出来。奥运的精神本身是自由的精神。我想自由衫能在奥运期间进入中国,告诉所有的中国人也好,告诉世界上所有的人也好,到中国去参加运动会的运动员也好,旅游者也好,运动爱好者也好,他们到中国去的时候,并不是给中国的政治, 中国非人的政治和非法的政府站在一起,而被他们所利用。你到天安门广场的时候穿上这个奥运衫,或者你在比赛场上穿上这个奥运衫,或者你在旅游的时候穿上奥运衫。你向世界的人证实,你跟中国那些爱好自由的人是站在一起的,并不是跟专制站在一起。即使你参加这个奥运会,你是用道德的立场去参加这个奥运会,我去参加奥运会是我用穿上奥运自由衫这个举动,告诉世界上所有的人,我是为了自由而参加这个奥运会,而不是为了专制才参加这个奥运会。我是跟这些爱好自由的人站在一起,而不是为了中国邪恶的政权站场,或者是为他们所利用所服务,为他们的合法性为他们的合法化所找某种藉口。

最近有一些西方的体育代表团, 甚至做出举动告诉他们的运动员,到北京他们参加奥运会的时候,不要说任何话,不要说任何激怒共产党的话,那么他们在受到世界舆论的谴责之后他们又转弯了,又说运动员有言论自由。所以我说在道德上是没有灰暗面的,不是黑就是白,在这个时候每个人在道德上的都要非常非常清晰。我觉得非常重要的是我把这个理念:真理、正义、自由、和尊严讲出来的时候,其实我在讲的是信仰,其实我讲的是对信仰的追求,你如果不想相信有真理的话,为什么要科学,如果你不相信有正义的话,为什么要法院,如果你不相信有自由的话,为什么要追求幸福,如果你不相信人有尊严的话,永远会受到屈辱。

最近跑的这一趟我感触很深,我从台北 郑南荣纪念馆起跑,经过八公里跑到了台北的自由广场,自由广场那儿有一个牌坊我把它叫做自由门,在冒雨跑过的时候,我看到自由门的时候,我当时掉眼泪了,我说真的在一个说中文的环境里面居然有一个自由的社会,崇尚自由的价值。我希望将来的天安门广场,能够有一个自由女神的像,而且把天安门广场,重新命名为自由广场。

第二个就是我在柏林进行自由长跑的时候。这是1936年的奥运会场址。我想希特勒当时是从这里走过,这是非常有历史意义的地方。从这儿我要跑到柏林墙,这个意义在什么地方,从一种道德的混乱和道德的腐败,我要一直走到道德的清晰,走到一种道德的勇气,由于这种道德的清晰和道德的勇气,导致了德国的人民他们能够推翻这种专制政权,导致柏林墙的垮台。

我完成这个跑步以后我感觉非常非常有意义。我觉得将来有一天,等共产政权垮台以后,那么在中国的大地上也会建立一个纪念碑。这个纪念碑会纪念所有在中国受害的人,千千万万的人,无名的人,没有名的,无辜的人。我觉得今天到这儿来我觉得很有意义,我觉得也很激动,我希望所有的人都记住,有一天,人们会从专制达到自由。在那一天的时候我会回到中国去,也会跑一个自由长跑,那么在那个时候,会缅怀所有在中国被共产党迫害的人,无辜的死亡的人,我觉得这一天会来到,而且很快。

人权圣火

我觉得人权圣火跟我这个运动几乎是同时发起的,这是不谋而合的一件事情,当这件事出来了以后我马上就感到它在道德是跟我一致的。尤其是在今天非常缺少在中国的运动界里能有一些正义的声音出来。中国前运动员们,前教练员们几乎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谴责中共或者对中共的今天的利用奥运会为自己的合法性,这样一种邪恶的现象做出任何的声明,都没有。我觉得如果他们没有,我觉得我应该站出来。你知道,我曾经说过这个,我说:如果你周围都是黑暗的话,那就把自己变成一个火炬,照亮所有人通向自由的这个路程。

陈凯(在三藩市人权圣火传递仪式上的演讲): 我梦想有一天我手举着这把自由的火炬登上长城,我将高举双手,向整个世界激情地 高呼,感谢神的力量,我们终于自由了, 我们终于自由了!

现在中共指责世界上的这些团体,要求对中共实行的这些反人类的一些罪行(有所交代),指责这些人士也好,团体也好,说他们是把奥运政治化。我觉得这简直是一个强盗,抢了一辈子,做了一辈子的孽,突然大喊有人偷东西。

毛泽东所有的著作里面都讲的是文艺为政治服务,体育为政治服务。在六十年代的时候中共在世界体坛上是不被承认的。那个时候他们自己组织了一个叫做“新兴力量运动会”,那个时候是在雅加达举行的。七十年初期的时候,周恩来提出体育为政治服务,周恩来和中共政权就已经发现体育对他们来说是一个至宝。可以在相当的程度上打开他们的外交困境。也就是说用体育的形式,所谓的这种非政治化的一种形式,去搞他们的政治。乒乓外交导致了尼克森1972年的访华。这些都是跟政治有关系的。中共真正有取得奥运会的权利是在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但是它在1980年抵制了,那中国真正加入奥运会的时候是在1984年的洛杉矶的奥运会,全部是跟政治有关系的。包括这一次的奥运会,一个非法的罪犯集团组成的政权,用几十亿美元的投资,去赢得奥运在中国的主办权。本身就是一个极端的政治化的一个举动。其实我们今天所做的事情只不过是要还事情于原来的面目,真正我们做的事情,真正是把奥运还到奥运本来的精神。

如果能够穿上这个运动衫参加我的跑的话,他一定在道德上做出了重大的选择,同时也承担了相当的风险。当然有些人会侮辱我,会在我的论坛上写东西来骂我。我不会被个所吓倒,认为这个东西就代表中国的未来。我认为我代表中国的未来,我们这些有真实的道德理念的人代表中国的未来。即使我们现在是少数,即使我们现在只有几个人,即使我们只有几个人默默的进行长跑,穿着奥运自由衫向所有人在解释中共政府的罪恶,向他们暴露中国政府的罪恶。包括对法论功的迫害,非法移植人体器官,贩卖人体器官。包括对基督徒的迫害、包括对西藏喇嘛的迫害。这些现象都说明中共政权目前是一个非常虚弱的政权,非常虚弱的政权。它需要奥运会来为它做一个所谓的假的道德支撑。如果全世界人都认为我们有资格可以搞奥运会,我们肯定是合法的,我们肯定是道德的。不是这样。所以我希望,将来的国际奥运组织也会定一个规矩,定一种法律,立一个法,这个世界上没有进行选举产生的政府,没有资格举办奥运会。

一个人的力量

按照很多人的标准来说的话,我是一个非常有成就的人。我想做的事情基本都做了。我在中国我要打篮球的话我打到最高水准。我到了美国的话,我想上学的话我也会在大学毕业。我如果想写一本书的话,我会写本书把它出版。你为什么要搞“奥运自由衫”这个运动?

我对这些人的回答是,这个也可能是上帝的呼唤也可能是良心的呼唤,当我意识到我真正自由的时候,我也意识到我真正做人的职责。当我意识到我是一个自由的幸福的人的时候,我更不能容忍在世界上有这种奴役人的制度、奴役人的社会存在。因为一个自由人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去奴役别人,也绝对不会允许别人去奴役自己。一个奴隶的社会一个专制的社会往往是奴隶们去奴役其他人。一个被奴役的人一个不自由的人他奴役其他人虐待其他人的可能性非常大。所以 当我意识到我是一个自由人的时候,我有义不容辞的责任,我有德不容辞的责任。在道德上,我要看到世界上有不公平的现象,我就要站出来。这包括在美国也一样, 参加陪审团啊,我看到社会上有不公正的现象,我也去参加一些活动。一个自由人绝对不是袖手旁观的人。一个奴隶他看到别的奴隶受欺压他觉得很正常,他会袖手旁观。

为什么我会做这样的事情,当然我的经历是我的原动力。我在中国的这种挣扎也好、奋斗也好、成功也好,脱离中国整个的奴役的思维方式,当然是我今天做这个事情的一个背景, 也不是全部。因为我一直不相信人是他环境的奴隶,我也不相信人是文化的奴隶,我相信人是自由的精神体。

我在中国克服的东西,经常有很多人不可想像,一个人能有这么大一个动力而且这么大的毅力去克服这些简直不可想像的阻力。那时我想也是: One in the Billion odds一百万多少人中才会有这么一个例子。 后来我就把它掐成:One in the Billion.

英文里 一比十亿 有两层含义,一个是很少的人会做这件事,另外一层含义是他是一个很普通的人,但是他做了一个很不普通的事情。这个用一比十亿的概念同时也用人生的意义去解释,就是当你认识到你存在的意义的时候,你真正已经完成了你人生最重大最重大的一件事。我常常说,十亿个虚无他的价值永远比不上一个真实的存在,如果一个人是真正追求自由、追求幸福、追求真理的时候,他不会考虑那些没有价值的人的鉴定,或者没有价值的人对他是什么看法。

有很多人他在生活中根本没有什么价值。他会说:陈凯,你搞这个事,你是不是想骗钱啊?你搞这个事,你是不是想有名啊?我有过名,我也根本不在乎。 你搞这个事是不是想出风头啊?他们说这些话,就证实他们不知道我这个人究竟是什么人,他也不知道我的价值。

英语里有一句话:I am only one, but I am not alone. 我只是一个人但是我并不孤独。因为我知道我跟真实的理念是站在一起。也有一句话在讲,什么是多数,你的良知加上你个人就是一个多数。说得非常非常深刻,所以不要考虑在生理上肉体上的多数,要考虑在理念上的多数,在道德上的多数。我觉得在这方面的话,如果你能够走到这样一种精神状态的话,你不会想的太多的。而且我非常感谢我的妻子,她说:我为你感到骄傲,并且我非常欣赏你。

我听了这个话,我就觉得这已经够了,对我来说的话,我所得到的东西已经太多了。我在中国曾经想过,是不是我被上帝诅咒了,让我经历这么多东西,现在我认识到,我是被祝福的。我现在非常坦然,没有什么内心的折磨、恐惧、害怕。害怕一个人走这个路。甚至我想过,我到一个陌生的城市里,决定在那儿跑一下,没有一个人会出来,那我就自己去跑,也可能在那个时候,正是我个人最伟大的时刻。 所以我在这方面不考虑很多,会怎么样,我只考虑应该怎么做。

我希望人们在生活中不要放弃,不要放弃自己的这种对未来的憧憬,对希望的一种渴望,对自由的一种追求,千万不要放弃。坚守你的信念,一直追求,付出你的代价。你不会失望的。

当你得到自由的时候,你就会发现你所得到的大大大大大大超出你所付出的,是非常值得的一个追求。我也希望所有的那些,尤其是在中国生活的人们,经常处于一种悲观、失望或一种绝望的状态,有很多人说很多的中国人生活在一种叫作默默的绝望之中。默默的绝望就是他每天也都在说话、也都在吃饭,但是他内心没有一点希望。他只是一个肉体上的存活,肉体上一种活动。你要真正的消灭一种内心的一种绝望,一种默默的绝望的时候,就要付出代价,就要把你的眼光放在这些永恒的追求上,追求这些 价值,不要怕。这个代价是非常值得的,当你得到以后,你就会发现,你付出的是很少的,你得到的太多了。

我今天出来跑,只不过就是告诉人们这一点,就是说如果我可以自由,如果我可以有尊严,可以得到幸福,你也可以。 (http://www.dajiyuan.com)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Visitors
0 Members and 3 Guests are online.

We welcome our newest member: ancientgroundhog
Board Statistics
The forum has 899 topics and 2068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