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Nickname:
Subject:


Message:
[b][/b]
[i][/i]
[u][/u]
[code][/code]
[quote][/quote]
[spoiler][/spoiler]
[url][/url]
[img][/img]
[video][/video]
Smileys
smile
smile2
spook
alien
zunge
rose
shy
clown
devil
death
sick
heart
idee
frage
blush
mad
sad
wink
frown
crazy
grin
hmm
laugh
mund
oh
rolling_eyes
oh2
shocked
cool
[pre][/pre]
Farben
[rot][/rot]
[blau][/blau]
[gruen][/gruen]
[orange][/orange]
[lila][/lila]
[weiss][/weiss]
[schwarz][/schwarz]
Security-Check*
Enter the letters here:

 
*to avoid spam
Attach file

Your reply to

RE: 给Alhambra市政厅的公开信A Protest Letter to Alhambra City Hall • Author: fountainheadkc, Fri Oct 14, 2011 7:03 am



自由还是反自由(中文)转载九喻文章
Freedom or Anti-Freedom (in Chinese)



每日一语:

你有自由的自由,但你绝没有反自由的自由。 --- 陈凯

You have freedom to be free, but you don't have freedom to be anti-freedom. --- Kai Chen

美国宪法决不是一部自杀宪法。 --- 无名者

American Constitution is never a suicide pact. --- Unknown

*****************************************

Dear Visitors:

I now paste Jiuyu's article about the incident in the Alhambra City Hall. Hope you all enjoy it.

Best. Kai Chen 陈凯

------------------------------------------------------------

JY

[size=24]从毛像事件看言论自由[/size]

Jeff Jacoby曾经在专栏里说,大众抵制纳粹标志,却对共产主义镰刀斧头听之任之。他举了英国哈里王子(Prince Harry)在私人生日party上穿装饰有纳粹万字标志的纳粹军装的例子。哈里王子的照片在媒体公布后引起广泛的抗议,他在几个月后还在为这个行为道歉。然而美国NBC电视网《Access Hollywood》节目记者Tim Vincent多次穿上带有共产主义镰刀斧头标志(hammer-and-sickle)的T恤在电视镜头里露面,但从大众到媒体对此都不置一词。

二月在美国加州华人人口众多的Alhambra市,当地市政厅举办的"庆祝农历春节"的展览上,Jeffery Ma的绘画上华盛顿头像与毛泽东投向并列,另外,Qingnian Tang的一幅绘画,出现有佩戴文化大革命标志红卫兵袖章、手举红旗的猪的形象。有当地华人不满于这些作品传达的信息,向当地政府提出了抗议。在其中一幅绘画撤下之后,四名参展人集体退出画展。Jeffery Ma对媒体说,"他们不尊重艺术品,他们不尊重艺术人。"( http://www.sgvtribune.com/news/ci_5278693)

哈里王子参加的是私人聚会,并不是公开展览。那个活动属于私人娱乐,而不是观念传达。可他的行为被普遍认为有错,至少是"品味太差"(bad taste)。但是以毛泽东和华盛顿头像并列"庆祝春节"、以文革标志"庆祝春节",作者和主办方不但不需要道歉,还指控反对者不尊重"艺术"和"艺术人"。

哈里王子大概不会想到,他当初也可以拿出"言论自由"、"个人表达自由不容干涉"的帽子来抵挡,扮演一下"个人自由"被无端侵犯的受害人,在媒体上讨几滴同情泪。

"言论自由"和"创作自由"

"言论"是每个公民每天实践的行为,"言论"要面对其他人的评判,要承担带来的后果,这是常理。以"艺术创作"的名义发布的"言论"并不比其他"言论"有更多的特权。"艺术"不是挡箭牌,什么观念,挂上"艺术"的标号,就当即免予大众评价,不承担责任了。"言论"的权利,不分高低贵贱。存在特权,就不是真正的人人平等的自由。

画展主办人陈惠萍表示:"对我来说, 这些人去吵闹(要求市府撤画), 我觉得完全没有道理。"(http://www.rfa.org/mandarin/shenrubaodao...#22269;的"道理",还是专制中共"道理"。

参展人之一的孔长安说提出抗议的居民属于"只要你做了一些我不喜欢的事,你就有错。"这话的依据在哪里?为什么抗议人不是"因为这事情有错,所以不喜欢这事情"?事实上,抗议人之一的陈凯解释了抗议的原因,他认为有的展品"利用别人的痛苦、不幸与死亡来庆祝农历年"。这是对错价值判断,不是吃酸吃甜的口味判断。他并没有说"这画颜色太绿我不喜欢,所以这画错。"

扭曲事实,大概也可以被"艺术家"当作"艺术手法"吧。

至于当地政府选择以什么方式处理,那个决定,是政府有关人士做出的。美国是民主国家,民选政府要反映选民意向。民选政府在价值观上不是中立的,而是坚定的支持民主和自由。这些原则都记载在美国宪法里,美国地方政府当然要遵守宪法的原则。

这次展览的地点,是市政府直接管理的市政厅。不在政府管理的一个场地陈列一幅展品,并不是禁止在其他地方陈列这幅展品,只要主办人愿意,这幅展品还可以在比如画廊的地方陈列。这并不伤害言论自由,只是基于政府的立场判断,在政府的场所,选择接受或拒绝某个展品。难道在市政厅摆设正面描绘希特勒的展品,才算尊重了"言论自由"?

一个展品,当然不必然要被所有的单位和个人接受。被一个单位拒绝,怎么就成了侵犯"创作自由"和"言论自由"呢?假设我经营一个画廊,我当然要按照我的想法选择展品,基于我的价值观,我的审美习惯,是否被参观者接受的考虑,等等。我自然会接受某些作品,拒绝某些作品。这和"言论自由"以及"创作自由"何干?

尊重别人的"言论自由",不等于对任何"言论"完全没有是非判断。那不是"言论自由"的捍卫者,而是黑白不分的糊涂虫。政治正确的美丽口号尽管喊,政治正确的文字游戏尽管玩。是非却不是那么容易混淆的。

"艺术"和"政治"

"艺术技巧"只是传达的手段,真正通过艺术手段传达的信息,传达的内容,才是关键。一句话怎么说,只是色彩和感染力的区别,是形的区别;具体说什么,才是本质的区别。二战之前,德国女导演Leni Riefenstahl制作的电影《意志的胜利》,和以1936年柏林奥运会为背景的《奥林匹亚》,在电影技巧的运用上,都被认为娴熟高超。但是这两部电影传达的信息,是对纳粹第三帝国的美化。这种打动人感染人的"作品",在那场导致千万无辜的生命被消灭的灾难里,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它们是艺术手法精到、美化邪恶政权的宣传品。我看样板戏电影,也注意到了其中戏剧处理和电影处理的精彩之处,可那又能说明什么呢?样板戏归根结底还是邪恶文革的宣传品。艺术技巧运用的越精彩,破坏力越大,受害人越多。

经受时间考验的伟大的艺术作品,传达的信息并不千奇百怪,而是人类普遍追求的真实,良善,美丽,正义,爱情...自古至今就是如此。艺术手法和艺术样式在丰富,而好的艺术作品所传达的信息,却并没有改变。那么把屠夫暴君头像和自由国家缔造者头像并列,究竟在传达什么信息呢?文革标志以正面形象出现在"庆祝春节"的展品里,究竟在传达什么信息呢?不是连参与展览的人都认为毛泽东侵犯个人自由吗?

谴责制造几千万平民死亡的屠夫,是每一个良心未泯的人的本分。Alhambra市长沈时康强调"那幅画没有任何影涉, 或是政治意涵在里面"(http://www.rfa.org/mandarin/shenrubaodao...#24378;调"艺术和政治不该混为一谈"(《苹果日报》-美国华人踢走毛像华裔艺术家气愤退出,20070225),是不是贼喊捉贼?是不是自己念念不忘"政治"?难道唾弃屠夫,还需要绷紧"政治"的弦吗?

一个"作品"有没有"艺术价值",不是作者自己定的。至少,作者总没有权威要求其他人接受他理解的"艺术价值"。样板戏作者可以认为他们创造了伟大不朽的"艺术品",但是在我看来,样板戏是垃圾,是毒药。

暴政一定扩张,自由需要捍卫

历史已经一再证明,暴政都是扩张性的。暴秦是扩张的,灭了六国,征服古蜀国,南越,闽越。阿拉伯王朝从中东一路打到欧洲,蒙古王朝从蒙古高原一路打到欧洲,还要征服日本。过去100年,纳粹试图征服世界,共产政权输出革命征服世界,萨达姆政权吞并科威特...只要存在自由公民,只要存在对自由的要求,极权暴政就没有安全感。无论自由世界是否把暴政当作敌人,暴政都自然把自由世界当作敌人。

暴政扩张的手段有明有暗。有时,也会打出"言论自由"的招牌,还有时,也会挂出"艺术"的幌子。中共在夺取政权之前,高喊民主自由口号,因为他们知道这套语汇被大众接受,可以用来欺骗世人。如果需要,为暴政辩护的人会毫不犹豫的用自由世界的语言扮演受害者。欺负女性的大胡子毛拉,为暴君张目的宣传机器人,都可以在电视镜头前一把鼻涕一把泪。

智慧的人不但听人怎么说,更会看人怎么做。

伊朗前专制头子哈塔米2006年9月被哈佛大学邀请演讲。他也谈和平宽容,还控诉美国以色列。可是他统治的伊朗,不同政见者被镇压,同性恋被吊死。美国和以色列却并没有发生这种事情。真正的受害者被消灭了声音甚至身体,施害者倒在控诉。施害者自己的嘴没有被封,而请他们当座上宾,成全了懦夫的"勇敢"和"正义"。

中共国每天都有损害"言论自由"和"创作自由"的事件发生,比如不久前中共宣传部禁止了八本书的出版和销售。这才是实实在在的侵犯"言论自由"。

作热爱"言论自由"状的马建文们,应该是站在抗议中共禁书的最前列吧。


2007-03-11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Visitors
0 Members and 1 Guest are online.

We welcome our newest member: ancientgroundhog
Board Statistics
The forum has 901 topics and 2596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