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Nickname:
Subject:


Message:
[b][/b]
[i][/i]
[u][/u]
[code][/code]
[quote][/quote]
[spoiler][/spoiler]
[url][/url]
[img][/img]
[video][/video]
Smileys
smile
smile2
spook
alien
zunge
rose
shy
clown
devil
death
sick
heart
idee
frage
blush
mad
sad
wink
frown
crazy
grin
hmm
laugh
mund
oh
rolling_eyes
oh2
shocked
cool
[pre][/pre]
Farben
[rot][/rot]
[blau][/blau]
[gruen][/gruen]
[orange][/orange]
[lila][/lila]
[weiss][/weiss]
[schwarz][/schwarz]
Security-Check*
Enter the letters here:

 
*to avoid spam
Attach file

Your reply to

RE: 毛像不除,人灵焉复 Destruction of Mao’s Image is a Must • Author: fountainheadkc, Sat Oct 15, 2011 4:51 pm


德國Grey使用毛澤東、希特勒、本拉登形象作避孕套廣告 German Commercial

甦曉康︰從德國經驗看文革
Contrast between Germany and China


"毛澤東的畫像還掛在天安門城樓上、他的遺體還躺在對面的紀念堂里——請一個德國知識分子設想一下,假如二戰之後希特勒在德國還仍然享有這樣的待遇,德國民族還能反省第三帝國對猶太人的罪行嗎?他們還有能力認識“為什麼大多數人違反最基本的道德原則,而跟著偉大領袖走”嗎?中國官方在最權威的公共空間保護著這個“象征”,就保護了每一個文革參與者心里的“小毛澤東”——“同謀與受害者”這個雙重身份就不會瓦解;毛澤東就依然俯視著中國,而在他的注視之下,人們就不必理會受害者;而且,文革之後的一幕幕歷史,又一再加固了必須保住“毛澤東”這塊神牌的思路,因為他就是這個政權的來源。其實問題沒有那麼深奧︰德國民族跟著希特勒毀滅過一次,中國則沒有。"

作者 : 甦曉康 2009-10-21 3:00 AM

官方在最權威的公共空間保護著毛澤東這個“象征”,就保護了每一個文革參與者心里的“小毛澤東”——“同謀與受害者”這個雙重身份就不會瓦解;文革之後又一再加固了必須保住“毛澤東”這塊神牌的思路,因為他就是這個政權的來源。

今年法蘭克福書展很熱鬧。胡杰制作的卞仲雲死難紀錄片《我雖死去》,被譯成德語上了書展,由一個小出版社譯制,主人叫施威德茨克(Wolfgang M. Schwiedrzik),據說曾經是個“毛分子”,他的妻子則是大名鼎鼎的維也納大學漢學家甦珊娜·魏格林(Susanne Weigelin-Schwiedrzik),文革期間留學北京,學的是中共黨史。據說他們夫婦看了這個紀錄片,很震動,找到芝加哥大學的王友琴,聯絡上胡杰。

魏格林教授還寫過一篇《如何面對文化革命的歷史》,在網上很流行。自然,此文拿德國經驗(納粹)跟中國的文革經驗作對比,無疑極有價值,尤其她作的是關于罪與責的對比。我想,沒有哪個民族比德國人更有資格談這個問題。

同謀與受害的兩面性︰中德類比

假如我的理解無誤,她的一個重要觀點是︰希特勒曾使每一個崇拜者獲得滿足,由此也導致所有德國人都自覺是受害者,而拒絕面對真正的受害者;這種同謀者與受害者的“雙重身份”或“兩面性”,曾是一個重大障礙。

這種“雙重身份”的德國式尷尬,套用到中國官方的身上,果真非常合適——“存活下來”的鄧小平為首的整個中共體制,它的全部官員(走資派),當然也包括“保爹保媽”的高干子弟們,既是毛澤東的受害者,也是他的幫凶;更典型的,還要算是“副統帥”林彪集團、“小爬蟲”王關戚等,但沒能存活下來;不知道“四人幫”和陳伯達是不是也可以算上?其實在一定意義上,他們也是“受害者”——那就要看德國人怎麼界定戈林元帥和黨衛軍首領希姆萊。

至于民間,魏格林認為處于一種“記憶群體”分散、割裂狀態,大家各取所需、相互攻訐,因為“每一個人、每一個曾經參加過運動的階層、每一個政治團體都要從歷 史經驗中尋找出能夠支撐重建其自尊的東西,同時又要設法忘卻與此目的不相關的東西”。這個觀察很準確,但是沒說原因——因為她不會知道,這恰好是官方所樂 見的一個局面。

毛澤東殺的都是本民族同類

說實話,西方漢學家看中國或中國歷史,總會給人感覺隔了一層什麼,何況文革這種雲山霧罩的歷史呢?魏格林能看到這個份兒上,已經是“火眼金楮”。不過,我還是想指出她某種“隔”的東西。

首先,主席與元首的區別——德國人跟希特勒的關系,與中國人跟毛澤東的關系,最不一樣的地方,是毛澤東從來沒有讓所有中國人都“自我滿足”、自豪過,恰好相反,這位梟雄在每一次不同的政治運動中,依次讓不同的社會階層跌入地獄,飽嘗挫折感、罪惡感、“另冊”感,他用“運動”群眾的這個法寶,變著花樣挑動中國老百姓互相批斗,把中國變成一座“古羅馬斗獸場”;“與人奮斗,其樂無窮”——這是希特勒絕對沒有的一種興趣,大概漢學家們也很難了解,若是曾經霧里看花地崇拜過毛澤東的,就更難了。

還有一層不同。納粹歧視非日耳曼人,專殺猶太人,也有個專用名詞,叫著“種族滅絕”(genocide);可是斯大林、毛澤東殺的大多是自己黨內的競爭者、 自己民族和國家的老百姓,這該叫個啥,好像還沒人發明個詞出來。這個區別,不是沒有意義的,因為它使“同謀加受害者”的雙重身份,更加曖昧,直接影響魏格林說的整個民族的“道德記憶重建”。

“全民族遺忘運動”

不可忽視的還有,在現實體制層面,第三帝國徹底崩潰,希特勒沒有任何繼承者存活下來,這使得德國人的反省沒有任何制度的阻力。這在中國恰好是一個相反的情形。魏格林問道︰“年輕一代為何不起來強烈要求公開討論文革的問題,這是一個難以理解的現象”。可是,為什麼她沒有問︰“中國當局為什麼至今不允許公開討 論文革?”而且,中國當局在“六四”以後所竭力施行的“全民族遺忘運動”,難道是國際社會和西方漢學界視而不見的嗎?今天中國的年輕人,除了還知道毛澤東是誰,對劉少奇、林彪、四人幫等一概聞所未聞,連二十年前的趙紫陽都很少有人知道了。這麼一個民族,你還指望她有道德記憶,不是異想天開嗎?

毛澤東的畫像還掛在天安門城樓上、他的遺體還躺在對面的紀念堂里——請一個德國知識分子設想一下,假如二戰之後希特勒在德國還仍然享有這樣的待遇,德國民族還能反省第三帝國對猶太人的罪行嗎?他們還有能力認識“為什麼大多數人違反最基本的道德原則,而跟著偉大領袖走”嗎?中國官方在最權威的公共空間保護著這個“象征”,就保護了每一個文革參與者心里的“小毛澤東”——“同謀與受害者”這個雙重身份就不會瓦解;毛澤東就依然俯視著中國,而在他的注視之下,人們就不必理會受害者;而且,文革之後的一幕幕歷史,又一再加固了必須保住“毛澤東”這塊神牌的思路,因為他就是這個政權的來源。其實問題沒有那麼深奧︰德國民族跟著希特勒毀滅過一次,中國則沒有。

(原載《動向》雜志2009年10月號)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Visitors
0 Members and 5 Guests are online.

We welcome our newest member: ancientgroundhog
Board Statistics
The forum has 900 topics and 2069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