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Nickname:
Subject:


Message:
[b][/b]
[i][/i]
[u][/u]
[code][/code]
[quote][/quote]
[spoiler][/spoiler]
[url][/url]
[img][/img]
[video][/video]
Smileys
smile
smile2
spook
alien
zunge
rose
shy
clown
devil
death
sick
heart
idee
frage
blush
mad
sad
wink
frown
crazy
grin
hmm
laugh
mund
oh
rolling_eyes
oh2
shocked
cool
[pre][/pre]
Farben
[rot][/rot]
[blau][/blau]
[gruen][/gruen]
[orange][/orange]
[lila][/lila]
[weiss][/weiss]
[schwarz][/schwarz]
Security-Check*
Enter the letters here:

 
*to avoid spam
Attach file

Your reply to

RE: 屎虼螂的颂歌 Sing in Praise of Dung Beetles • Author: fountainheadkc, Tue Oct 18, 2011 8:10 am



陈凯博客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从“纳粹”、“伊粹” 到“儒粹”
From National Socialism to Islamic Socialism to Confucian Socialism (From "Nazi" to "Iszi" to "Conzi")

用反自由的“泛族群”社会主义起义造反-埃及与中国专制解析
Using Anti-Freedom Collectivism against Despotic Tyranny

“自由人”对抗“中国人”序列
“Free Beings” vs. “Chinese” Series


陈凯 Kai Chen (Written 2/7/2011, Reprint 5/21/2011)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反自由、无自由的“民主”比赤裸裸的专制更邪恶阴毒: 它用选票给暴政反人的政体披上了一层蒙人混脑的“合法”的外衣与盔甲。 希特勒、哈马斯(Hamas)、查韦斯(Hugo Chavez)仅是这种“选票极权”的几个例子。

从过去的希特勒德国的“纳粹”"Nazi"(National Socialism)到今天的以埃及造反为代表的“伊粹”“Iszi"(Islamic Socialism)到中共党朝正在堆积的“儒粹”"Conzi"(Confucian Socialism),且不提前两者的“反犹”,它们的共同基点都是建筑在反自由、反个体、反价值、反良知、反美、反资本主义自由经济的“泛族群社会主义”上的。

今天在埃及发生的“蜕变革命”的主要成分是反犹反美的“泛伊斯兰主义者们”(包括“穆斯林兄弟会”Muslim Brotherhood)与反资本主义的左派社会主义的青年激进分子们。 它们的合伙不只是反穆巴拉克的专制暴政,更隐含的目标是要建立所谓的“泛伊斯兰社会主义”的同盟。 难怪美国及西方的左派们也迫不及待地要求穆巴拉克下台并标榜埃及的造反革命为“民主行动”(Pro-Democracy)。 用世界大乱来削弱、推倒美国的力量与领导地位并建立所谓“世界新秩序”(New World Order)一直是自冷战以来西方左派、中共党朝与所有世界专制力量不遗余力的图谋。 中东的动荡着实带给了这些自由的敌人们一个绝佳的机会。

在华语系的文化圈子中,一个有趣的与令人发笑作呕的现象是:那些声称热爱美国价值与自由的所谓“右派”、“保守派”人士们突然与那些崇尚中国传统专制的“儒粹”反共人士们和西方/美国的左派社会主义者们结为一体,大声标榜埃及的“泛伊斯兰社会主义”革命是世界民主的榜样,是中国未来用“泛华儒粹”社会主义推倒共产极权的榜样。 2011年的埃及纵然不是1979年的伊朗。 2011年的埃及更不是1989年的天安门。 崇尚美国自由价值的,被中共坦克压成碎片的“自由女神塑像”绝不会出现在今天的埃及。

今天主导天安门广场的标志除了毛泽东的腐尸与魔像外,是一座孔子的塑像。 当代的极权与古代的专制混为一体,堪称极具“中国特色”的“儒粹主义”的绝妙写照。 中共党朝的“孔子学院”、“孔子课堂”、“孔子塑像”打碎了海外反共人士们的伪道德制高点 – “泛华与爱国”,将这两者的争斗搅混/低俗成“权力斗争”。 既然两者都“爱国”,都“尊孔”,都在用“宏大的虚无/统一/泛华”去贬低、逃避、诋毁与憎恨个体自由与人的尊严,那人数、强权、枪杆子就成了争斗的基点交合。 无怪乎那些追求“儒粹”社会主义的“群体奴”、“文化奴”、“环境奴”们都在打击、贬低、淡化刘晓波的精髓与实质 – 崇尚自由与西方的人的价值,反对中国的当代极权与传统专制文化。 连那些所谓刘晓波的伪支持者们也都用他们不赞同刘晓波的“反中国专制文化”的实质作为他们与刘分道扬镳的骄傲夸口。 他们支持刘晓波不过是因为刘是华人,有一张黄皮肤,说华语,是“族群一员”罢了。

“儒粹” "Conzi"(Confucian Socialism)正在华语系人们的文化心态中形成,如同今天正在崛起的“伊粹”"Iszi"(Islamic Socialism)一样,它正在挑战以美国为代表的自由价值与对人的尊严的崇尚。 当今反共人士们对“儒粹”的妥协与认同是对“共后”自由社会逐渐形成的重大威胁与障碍。 反共人士们的伪道德制高点 – “泛华与爱国”早已被真实击的粉碎。 所谓的“中共不是中国”早已是虚无的“大一统”心态的变形重演。 “人”、“个体”、“自由”、“正义”、“尊严”早就被崇尚“儒粹”的中共与“泛华”的反共的人士们抛到一边。 “走捷径”的崇权心态早就成了华语系人们共同的专制情结。 台湾的蓝营对“大中国”(泛华)的统一 诉求与绿营的“族群至上”的狭隘心态至终归结到了“反美”、反自由的浊流之中。

自基督文明导向的文化开始以来,人类已走过了2011 个年头。 尽管人类的里程经过了各种曲折与艰险。 整个人类的走向是在基督的“只有真实才能使你自由”(Only truth shall set you free)的道德指南下逐渐从奴役走向自由,从仇恨走向爱与宽容,从绝望走向希望。 美国及其代表的自由价值就是基督文化精神的巅峰。 我虽然对人类的未来充满乐观与希望,我不对中国共后的前景报大的期待。 原因在于我所遇到的反共人士们几乎无一不是对“儒粹” "Conzi"(Confucian Socialism)迷恋钟情的人们,几乎无一不是用宏大的虚无逃避真实的存在,用族群认同逃避/诋毁个体认同的懦夫小人。 一个伟大的社会首先是一个道德的价值社会。 一个伟大的族群是不可能由渺小的、虚无的、毫无个体认同与个体价值的人所组成。 一个追求“儒粹”的、由“宦奴娼”所组成的社会/族群/政体只能是一个“抽陀螺”的、“驴拉磨”的无尽的恶性循环的朝代。 连方向都找不到也不感兴趣去寻找的人们是没有希望的人们。 “活死人”与“吸血鬼”就是中国未来/共后的“儒粹”社会的必然产物。

由美国代表的基督精神与自由价值早就为人类指出了方向。 你有勇气去选择走自由的路吗? 你有意愿付出代价去争取你真实的幸福吗? 如果你有,请你现在就做出选择: 摈弃“中国人”的族群认同,做一个勇担责任与风险的、有良知与真实信仰的自由人。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Visitors
0 Members and 2 Guests are online.

We welcome our newest member: ancientgroundhog
Board Statistics
The forum has 957 topics and 1499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