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Nickname:
Subject:


Message:
[b][/b]
[i][/i]
[u][/u]
[code][/code]
[quote][/quote]
[spoiler][/spoiler]
[url][/url]
[img][/img]
[video][/video]
Smileys
smile
smile2
spook
alien
zunge
rose
shy
clown
devil
death
sick
heart
idee
frage
blush
mad
sad
wink
frown
crazy
grin
hmm
laugh
mund
oh
rolling_eyes
oh2
shocked
cool
[pre][/pre]
Farben
[rot][/rot]
[blau][/blau]
[gruen][/gruen]
[orange][/orange]
[lila][/lila]
[weiss][/weiss]
[schwarz][/schwarz]
Security-Check*
Enter the letters here:

 
*to avoid spam
Attach file

Your reply to

RE: 屎虼螂的颂歌 Sing in Praise of Dung Beetles • Author: fountainheadkc, Tue Sep 27, 2011 8:39 am

陈凯博客: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从“母”与“狗”谈“国”与“家”
From “Mother”and “Dog” to talk about “State” and “Family”

“自由人”对抗“中国人”序列
“Free Being” vs. “Chinese” Series


陈凯 Kai Chen (Written 1/12/2011, Reprint 7/28/2011)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是那些“爱国而贬人虐人”的“中国人”常挂在嘴头上的、为自己的道德虚无与道德腐败奠基的俗用借口。 但他们从不去问:如果你的父母每天强奸虐待你,你觉得他们是“丑”还是“恶”? 你如果因为要顺服腐儒“伦礼”而拒绝分辨“丑贫”与“邪恶”,那你又是什么人,是什么样的一种存在?

有一点良知理性的人不难看出:那些高叫着“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的人们不过是患了严重“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持伦礼而反道德的“宦奴娼”而已。 真实是:他们在用“奴不嫌主恶”去为自己将来“做主虐人”奠基找托词;他们在用“狗依家咬人”为自己的反道德与无道德的每一天的犯罪的、虐人虐己的行为奠基找托词。

我从来就反对将“国”(nation,country,state, regime, dynasty, party-state…)与“家”(family, home)等同去定位我的个体认同。 但腐儒的“忠孝”的反道德“伦礼”用洗脑与暴力杀人将“国”与“家”重锤打造在一起。 “忠孝节义”说到底不过是“以国反人(以群体反个体)”,“以老反少(以过去反未来)”,“以男反女(以生理反选择)”,“以‘亲疏’反‘正邪’(以虚无反存在)”的腐朽专制的“主奴心态”的投射而已。 今天中共党奴朝的“尊孔”与历朝历代的“独尊儒术”同出一辙 --- 用反道德的“伦礼”去消灭每一个个体的良知与理性,将“自由人”用“腐儒阉割术”变成“宦奴娼”的“中国人”。

将“国”视为母亲父亲是所有专制社会的写照: 纳粹德国称希特勒的国度为“父亲国”(Fatherland)。 共产国度如前苏联与现中共党奴朝称斯大林与毛泽东的国度为“母亲国”(Motherland)。 “中国人”又独出心裁地发明了“祖国”(Ancestral land),旨在将“祖宗”与“专制”在基因上嫁接为一体,使专制极权永远融入“中国人”的血液。 今天的“中国人”就是这种畸形变异的、用反道德的专制基因工程(腐儒社会主义)孕育出来的无灵、无智、无勇、无自由、无幸福的、“精明的小人社会”的“宦奴娼”。

看一看“中国人”的“家”是一个什么样的畸形变态的“囚灵囚智囚人性”的牢笼,你就会懂得为什么“中国人”的“国”是一个专制奴役的社会了。 在一个“中国人”的家庭里,父母与子女从没有过“分离阶段”。 这与自由国度与社会的家庭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在美国,子女到了十八岁就被视为成人(adult),他/她从此要为自身的行为负责并承担所有作为成人的法律与道德责任。 在犹太人的家庭中有子女的“过渡成人节”(Bar Mitzvah)。 在庆祝这个节日时成人们嘱托勉励他们的子女们要独立自由地去生活并勇敢地去选择与承担个体责任。 然而在“中国人”的家庭中,从没有过自由、独立与承担个体责任的概念。 “腐儒奴们”永远在父母的庇护,监督与虐待下苟且偷生。 【家、春、秋】的小说就是描述在这种“腐儒家庭”中人们的非人生活的。 在今天的“中国人”家庭中,又有多少子女有意愿、勇气与能力独立于他们的父母家族呢? 有多少“中国人”的新富们不是他们家族与父母权威的畸形产物呢? “我爸是李刚”绝不只是中共党朝的产物,而是华语系人们几千年专制王朝的腐儒文化的产物,只不过今天的中共用反自由反人性的、来自西方的反西方的马列与社会主义给自己的“国家”打一个新的包装罢了。 “中国人”离了“中国”便不知道自己是谁、便无所适从。“中国人”离了“国家”与政府便去担心“乱”,担心下一顿饭从哪来。 宣扬自由国度的“合同政府与有限政府”的“自由人”哲学对于倾心于腐儒伦礼的“中国人”来说不过是“对蟑螂弹琴”而已。 (对牛弹琴牛还能多产点儿奶。)对于一个“中国人”来说:人可有可无,“国家”不可不无。 为了“国家(国与家)”去“虐人、贬人、灭人”对“中国人来说是荣耀,而不是耻辱。 为了生存去撒谎、去偷、去骗、去抢、去杀人、去虐人、去献媚、去送红包、去撅起屁股来让权贵们操、、、也是“中国人”不得不为的“中国特色”而已。

专制的“国家”要基于专制腐儒的“忠孝”伦礼将反自由、反独立、反个体的基因打入每一个“自由人”的血液,使他们蜕变为反自由的“中国人”。 只要“中国人”存在一天,华语系的人们便无法摆脱专制的桎梏。 掀起一场以“自由人”对抗“中国人”的文化反思反省浪潮是个体的“人”从奴役走向自由,从绝望走向希望、从虚无走向存在的一个开始。 我希望每一个华语系的个体付出努力与代价走出“中国人”的虚无认同,走入“自由人”的真实存在,走入独立与尊严的个体认同。 请懂得这一真理: 没有你内在的“自由人”,没有你的真实的、道德的个体认同,就绝不会有什么“新中国”。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Visitors
0 Members and 2 Guests are online.

We welcome our newest member: ancientgroundhog
Board Statistics
The forum has 957 topics and 1499 posts.